白色的空間裡,女孩兩眼無神的坐著。
身穿白衣的人們急切的詢問著女孩事情,而女孩一概以聳肩作為回答。
因為她在忙,忙著說話。
「凱文」是一個在她腦海裡的男孩。她的很多想法常與凱文的不謀而合。但她也知道,凱文和她,是不同的人。

「那些人真的很煩耶,*的,明明就沒有什麼另一個人格,還說什麼要吃藥。」女孩不滿的向凱文抱怨。

「曦,妳別管他們啦,他們不值得妳管。」凱文。

「可是他們逼我要吃藥,浪費我的時間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副作用。」曦討厭被逼迫。

「沒關係啦,反正不管發生什麼事,我會跟妳一起面對。」凱文笑。


「因為我們,是以靈魂相伴的朋友啊......」


吃藥的那一天。
曦吃下藥後,頭先是像被撞擊一般,繼而是一陣暈眩。

「凱文?你在哪......」曦慌張的想尋求協助,卻發現......
凱文正慢慢從她身體被...抽離?

「曦,我要先走一步了...」她感到凱文艱澀的笑著:「我隱瞞了很多事沒有告訴妳...包括..我是妳的黑暗面。」

「我沒想到藥竟然能真的把我去除...算了,我唯一慶幸的是...藥是去除掉我.....」凱文的聲音斷斷續續的。

「別難過,妳以後會..遇到妳另一個好朋友的......但妳別和他走太近,妳會因他而死......別問我我怎麼知道,沒時間了......」

「曦,活下去...祝妳幸福。」凱文的聲音,到此而已。
然後...消失.........

「不要走!」曦恐懼的大喊,耳邊卻只有醫護人員著急的詢問她怎麼了的聲音。
睜眼,頰邊早已爬滿淚水。

「曦小姐,妳還好嗎?」見她終於睜眼,醫生急忙問道。
好?失去了一部份自己,還會好?

「請你們出去,我需要休息。」曦的眼,只剩漠然。
醫護們相視一眼,便離開病房。
只剩下曦,無聲的泣血。
哀悼她的,已經失去的愛情。

出院的那一天。
曦提著笨重的行李,在大廳辦理出院手續。
辦好後,她發現手上的重量頓輕。
轉過頭,她看向那一個志工,他俊朗的笑讓她不討厭。
名牌上寫著他的名字,葉。
「妳好,我幫妳提。」葉笑的燦爛。
這個笑,開啟了另一個,關於友誼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