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個漫漫長夜。
他拿起桌上擺著的槍,冷漠的對著目標的太陽穴,扣下板機。
近距離射擊之下,鮮血和腦漿四射,濺到了他的身上。
「再見了……親愛的妻子。」他冷冷吐出話語。
他的嬌妻遺體緩緩倒下,至死仍不知為何丈夫要殺死自己。
很簡單的原因。
「因為,我是殺手。」他終於微笑。
只是,那個笑…冷的像冰。
>>>>>>>>>>>>>>>>>
「完成了?你都沒有下不了手嗎?」回報組織任務已完成時,負責人微感訝異。
「……殺手殺人,不需要猶豫。」他。
「說的很好。」負責人沒再多說什麼。
>>>>>>>>>>>>>>>>>
他是個被父母拋棄的小孩。
從小,他就被帶到「夜紅」這個殺人的組織,他唯一會的技能,就是殺人。
不需要任何的情感,他就像一台完美的機器。他結婚,也只是為了掩飾身分。
世界上,只有強者和弱者之分。
而強者可以對弱者做的,就是把他們送進天堂。
他就是那種強者。
他一直是這麼認為的…直到他殺了一個女人。
他的親生母親。
>>>>>>>>>>>>>>>>>
因為血緣的牽絆,他即使不靠DNA的技術也知道,她是他的母親。
那一次下手他仍然沒有猶豫,一如他的座右銘。
然而,他卻開始感到厭倦。
強者把弱者都殺死以後,還要做什麼呢?
他不知道。
>>>>>>>>>>>>>>>>>
墨黑的夜晚。
他拿著一把銀亮的刀。
這是他第一次拿著刀,也是最後一次。
「殺手殺人,不需要猶豫。」他一笑,把刀刺進了他自己的胸膛。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