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子時。
一個年約六歲的小孩顫抖的在床上。
他無法像其他同齡的小孩,在棉被裡安穩的做著美夢。
原因,藏在那越來越接近的腳步聲裡。
腳步帶來的不是父母給他的慈愛微笑,而是暴力與惡夢的象徵。
一個,喝醉酒的男人。與他的血緣緊緊相連的……
他的父親。
>>>>>>>>>>>>>>>>
「砰」那個男人推開了房門。
或者說,撞開比較恰當。
一進來,他隨手就拿起一樣東西往男孩臉上扔去。
檯燈毫不留情的飛來,竭力保持清醒的他機伶的閃了開來。
這就是他醒著的原因,迎接他父親的開場白─亂扔的東西。
「死小孩還敢睡覺?!你老子在外面工作的這麼辛苦你還敢睡?!」莫名其妙的一頓罵,男孩卻很高興。
起碼,罵不會痛。會痛的是之後的痛打。
罵越久,男孩可能被打的時間就越少。
「為什麼家裡的錢越來越少?說!是不是你拿的?好啊…你竟敢拿老子辛苦工作拿到的錢?想都別想啦!」突如其來的指控,讓男孩有些慌張。
「不是我!是你自己拿去喝酒喝掉的!」他連忙想辯解。
但是,卻讓父親惱羞成怒。
「你借了膽啦!敢罵你爸?!我先修理你一頓!」男人揚起了手。
受不了了,他再也受不了了。
不知道哪裡生出的力氣,他猛的推開那個男人,跑出了這個家。不像家的家。
他只知道要一直跑,跑走,才能活下來。
最後,他終於不支倒地。
>>>>>>>>>>>>>>>>>>
「……這裡…是天堂嗎?」男孩被一陣光亮照醒了。
他正躺在一張床上,旁邊有一個年約四十歲的婦人。
「你醒啦?我出們的時候才發現你倒在我家門口,你怎麼了?」婦人關心的問。
男孩斷斷續續的說出他被虐待的事情。
「原來如此,那你就住在我家吧!我沒有結婚,所以我可以好好照顧你。」婦人誠懇的說。
男孩流下了感激的淚水:「謝謝妳……」
>>>>>>>>>>>>>>>>>>
幾年後,在婦人的栽培下,他順利讀完學業並進入一家知名的大公司工作,在努力的工作下,他終於成為了總經理。
男孩,不,他已經是個男人了。
現在男人正看著手機裡的簡訊,那上面有一組電話號碼。
夜紅的電話號碼。
這是他經由查詢才得的電話號碼,撥出去交易成功後,意味著你的兩百萬不見,和一個人將消失在地球的表面。
全世界最好的殺人組織。夜紅的標榜。
男人的意思很明顯。他要殺人。
對象,就是那個小時候的惡夢。
經過了這麼多年,他對父親的恨仍沒有消減一絲一毫,反而更為壯大。
他一個數字一個數字的撥。
但是到最後的號碼,他卻猶豫了。
真的,沒有消減嗎?
如果不是恨,他有辦法熬完學業和工作上的壓力嗎?
就在此時,電視上的新聞主播微笑的說:「為您插撥一則新聞。某某鄉的民房瓦斯爆炸並波及旁邊的住宅,現已知死者有一名。死者名字為某某某。」
男人腦袋一陣空白。
他的眼睛,卻緊盯著那個名字。
他原本要殺的人……死了……
那瞬間他突然想大笑。
還需要什麼恨呢?他死了…他終於死了……
那剎那,所有壓在心裡的恨,終於消逝無蹤。
<<<<<<<<<<<<<<<<<<<<<<<<<<
好像有一點離題了……
祝各位大大新年快樂!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