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中午去了餐廳吃飯,因為我家是主婚人所以是第一個到的。
結果電動玩一玩,很沒義氣的沒電了。
雖然我們有帶充電器,但是沒插頭我們也沒辦法。結果我弟去找了我媽以後,帶著我去了一個有插頭的地方坐著,一邊充電一邊玩。
餐廳的客人漸漸多了起來,有一個伯伯就對我說妳坐錯位置了,這是宗親的位置喔。然後就把我們趕走了。
然後我們也不知道要坐哪裡,就在餐廳四處遊蕩。好不容易又找到了個有插頭的地方坐下來。
玩一玩,前菜─炸湯圓上來了。看著那道我最愛的菜我口水都快滴下來了,但是因為我不確定爸媽是不是坐這,萬一不是我等於是吃掉了別人的那一份,所以我就拼命忍下來。
然後飲料緊接著上桌,連我弟也有點按捺不住。
之後我輕聲問我弟:「喂,我們去問媽媽要坐哪。」
我弟點頭。然後我就去找了我媽。我媽那個時候很忙,就叫我爸帶我們坐。結果我爸帶了我們姐弟以後也找不到座位,再回去原本的一看...連原本的也被坐走了。
我爸只好帶著我弟到一旁較簡陋的桌子坐著。
我忍不住苦笑:「不但沒食物,連插頭也沒了。」
過沒多久,一個侍者走過來說:「對不起,這裡是素食區。」
我們只好讓開,我弟也苦笑了:「現在連椅子也沒了。」
我爸聽到以後又帶我們再重新找座位,但在放眼望去全是人,哪有位子芳蹤?
晃啊晃的,我弟突然說:「為什麼我們是主人卻沒位子坐?」
我聽到後趴在他肩膀笑,笑我們的處境:為什麼我們是主人卻沒位子坐?
之後勉強又開了一桌我們才坐定,我媽我爸去主桌坐時瞥見PSP,順手拿走:「吃飯專心吃,別玩電動。」
我和弟面面相覷,心裡想的都是同一句話:PSP也沒了。
過不了多久我媽又來,說我爸想照顧我弟,叫我跟爸換位子。
我拒絕了,因為我弟。如果放他在這麼簡陋的地方我卻在主桌,他心裡一定很不平衡......
結果我媽不死心,問我弟:「不然我跟你換位子?」
我弟卻一口答應了:「好。」
我呆呆的看著他。
看著他們換位子,我不知道為什麼,鼻子紅了。
後來上菜差不多一半的時候我弟回來看我。
我跟他說:「我覺得我們比剛剛更慘。雖然我們先後喪失了食物、插頭、椅子、PSP,但是那過程中起碼我們彼此都擁有彼此。現在,我們卻連彼此也沒有了......。」
他看了我一下,突然走掉。過了一下,他又重新拿著PSP走回。「跟媽要的。」,他說。
一會兒媽走回,看見弟占了她的位子,就叫他回去坐好。我弟堅持不要,我媽拗不過他,只好順了他的意,把位子換回來。
我笑了:「你受到我的話感動啦?」
我弟彆扭:「有...一點啦。」
我很開心,起碼,那個最重要的人又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