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重感冒了──然而不幸的,我在即將邁入2008的前幾天中獎,而且更慘的是,這個日子意味該死的模擬考。

拖著病體寫模擬考卷真的會有想仰天長嘆的感覺,特別是右手拿筆計算數學,左手拼命抽衛生紙安葬死掉的白血球的時候已經悲觀到覺得會被師長家人拿菜刀追殺…不過正所謂抬頭看時間,低頭寫考卷,考場的時間緊迫盯人,哪來的美國時間仰天長歎?嘆完就可以準備一下收屍了……

哎,至少可以確定這次的自己絕對不是為賦新辭強說愁了。國三學子,成績的壓力、拿著成績單的膽顫心驚、考差的無奈和被迫放棄許多嗜好的痛苦,又怎是一個愁字了得呵!囊螢映雪刺股偷光,每個都是吾人學子的典範,每個背後都有幾十張紙的心酸啊!求學有笑有淚,有「瘋」有「累」,真的不能單怪我們新世代草莓族,精神耗弱撐不下了,憂鬱症躁鬱症文明病自殺不是一個個給課本講義逼出來的嗎?精神線隨時處於緊繃狀態,就怕成績單一個紅字割斷;十個學生有九個近視;每個都在比半夜看書看到幾點…說真格的人格分裂根本是正常現象。

每個人都在競爭,只為了往後混口飯吃。我真的很好奇,上古時代的人類也是那麼辛苦嗎?他們勞力我們勞心,我們也沒輕鬆到哪去。現代人的一生,花個十幾二十年去泡在課本堆裡,然後再花個幾十年跟長官同事下屬勾心鬥角,庸庸碌碌為了之後的頤養天年──說穿了就是等死。運氣一個不好子女不孝,沒人養還是其次,親耳聽到他們討論怎麼分遺產才叫悲慘。

到底有什麼意義?這樣的人生有什麼好活的?

有時候真的會很累。但是,還是要打起精神拼下去。

國三的學生,悲哀就是這個樣子。算了,就當作我只為了小說而活好了,螻蟻般的苟活下去吧,即使有時候會懷疑意義在哪裡。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