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勒…從我看見段考分數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今年的年假離我遠去了。

我媽非常沉痛的問:「之前妳是全校第四名,為什麼現在是全班第四名呢?妳每天這樣補習看書搞的那麼辛苦,到底得到什麼?」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我得到一些什麼。
我要說,其實我家小孩真的在讀書上比別家小孩來的詭異,人家是小孩抱爸媽大腿哀求不要去補習,我家是媽媽抱女兒手臂要她不要補那麼多,然後爸爸只說「我會提供金錢上的支持」就去跟兒子歡樂的玩封魔獵人(順帶一提,我媽也有玩,就我沒有而已)。我家小弟冷言諷一句「每下愈況,江郎才盡」就投入電腦的世界(他當然能這麼說,畢竟他這次第二名)。
話題拉回來吧,如同我媽所說,我考了個第四名,全校已經不知道排到哪去。
怎麼說呢?其實有點麻木了。似乎在三上第一次落到第二名以後,我就開始越來越差。心,也從一開始的痛苦憤恨,變到現在的麻木不仁。
嘴上當然是抱怨這次題目出太難、XX老師多OX的話,心裡知道,不是的。
我弱了下來,為了我不知道的原因。
或許真的是雜緒太多、不夠用功、沉迷小說……都有可能。
可是我總歸一句後,卻覺得,是我自己變了。
我以前不會想把錯推卸給別人的、或說,我以前會一直一直在意成績,對每次段考小心翼翼,考差了第一句先說的一定是「我白癡啊這種豬頭題目也錯真是丁丁到極點」,絕對不是現在的麻木。
比起之前考差的窒息感,現在的麻木更叫我害怕。
我怎麼了?
我不知道。
所以,只能拼命規劃自己的時間,強迫自己連年假也不得閒。這不是治根的辦法我知道,因為我的麻木還是沒有消失,獰笑著在我的心靈深處。
是不是壓力過大了我也不知道。事實上,我對自己一無所知,有時候甚至為了什麼理由傷悲快樂哭泣微笑我都不知道,標準不經大腦思考。其實那些東西一個呼吸間就可以沒有,一句話間就可以遺忘,我不大明白自己是要為了什麼心情起伏那麼大。是不是這種觀念才讓我忘懷成績高低?余亦不曉。
這樣思緒紛紛擾擾,也難怪成績不如人意了吧。鎮日渾渾噩噩,玩日愒歲,孟子云:「求學,惟其放心而已矣。」我卻連自己的心在哪,都是一片茫然。沒有心又如何放呀?如何精益學業呢?
現在我只能靠時間了。是否有毅力完成都是個謎。
未來還有基測呢。
黑洞、黑白的明天在等著我。
就是這樣,喵。(灰暗)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