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考卷上看過這樣的一個故事。


夜鶯為情所苦,日益憔悴,她幽幽的向森林之神問:「不愛,苦;愛之亦苦。應該如何?」
神回答:「不愛,無怨;愛之,無憾。」


看完後,感觸頗有,險些連考卷也忘了寫。(這有點本末倒置就是了)

當處在兩難的時候,該愛,或是不愛?


舉我們國中生的例子吧。現在是個師長都耳提面命殷殷切切要我們讀好書的時候,不幸的是上帝也那麼恰好把春心蕩漾的青春期造在這個時候,真的是有點兒不湊巧。這時就分成了兩派:一派堅持轟轟烈烈的愛情,此刻不渝;一派黯然神傷的分手,感嘆相見恨早。

其實我挺佩服那些放了膽也放了心去愛一場的同學們。或許他們在老師眼中是叛逆的,然而這又何嘗不是一次經驗?雖然真的很少很少對情人真正熬過全程──基測前和基測後。基測前尚易,基測後一分可以隔開兩個人,見面機會少了,又是有多少男人忍的住相思,多少女孩耐得住寂寞?況且不再同校後話題也少了,疑心病不知怎的也重了,幾句爭吵打罵就可能斷送掉三年感情,傷心流淚必然啊!唉,問世間情為何物呵!直叫人生死相許,柔腸寸斷!若是當初不愛,是否無怨?

另一群同學相對在老師眼中就是迷途知返的羔羊,誰又了解背後幾十個夜裡的暗自神傷?躲在棉被裡嚶嚶哭泣,埋怨長輩為了所謂前途葬送自己綺麗愛情。望著風采不減的伊人,心中的後悔愁怨又要如何深重呀!將來或許是有了個好前途好歸宿,但總也不時想著當初的情愛是否會比現在更加美好,或許真是一句話:「摘不到的星子總是最明亮的」,紅玫瑰、白玫瑰的故事還少了嗎?總是那份遺憾,化做濃郁的相思。

似乎怎麼做,都不圓滿?

所以、我對愛情,一直在逃避。

我選了,一直都不愛。

不想傷痛,就,逃吧。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