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月OS:識人不清啊啊啊──)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十點半,在夜曇偷笑的催促下,弦月臉色蒼白的跟神色自若的霜舞一起送入洞房…呃,寢室。

兩個人的臉色呈現完全相反的對比,夜曇簡直要被他們搞到斷氣了…笑到斷氣。

「夜深了,早點睡啊,兩個人要相親相愛,不要在半夜出現肢體語言哦。」夜曇『慈愛的』笑著,但是弦月只感到一片毛骨悚然。

「媽,拜託妳不要用這種笑容,我覺得我好像被陷害了……」看起來就是有陰謀的樣子,妳就算想抱孫子孫女也不是這個樣子的方式啊!弦月欲哭無淚。

兒啊,你的直覺真準,的確是有陰謀沒錯,乖乖被為母的陷害吧。夜曇當然不會說出心中的這句話。

「孩子,這是你的錯覺啦,我要怎麼陷害你呢?」夜曇詭異的笑著,將他們兩個很大力的推入房間以後,碰的一聲以後,喀,房門反鎖。

霜舞倒是自在,率先爬上了床,弦月還在猶豫的時候,霜舞一臉純真又無辜的問:「弦月哥哥,為什麼不上床?時間差不多了哦。」

什、什麼?

當一個美女用這種表情說這種話的時候,他才不信柳下惠還能坐懷不亂!

更何況我只是個凡人而已呀──饒了我行不行──

弦月的心正在哀嚎中。

「霜舞啊,上床這種事不論對哪個男人都不能亂說……」尤其是夜黑風高的晚上。「我不上去是不想害妳啊!」

萬一以後霜舞的貞節毀了,不就是自己的錯?

「哦?」霜舞突然露出跟她剛剛的純真截然不同的魅惑表情。

那個表情,怎麼很像某人……弦月驀的掠過一絲不安。


「弦月,都是男的,你到底在顧慮什‧麼‧呢?」


霜舞的話簡直好比一個原子彈的威力,轟的在弦月腦海裡炸開。

男的…男的…霜舞是男的…霜舞是‧男‧的?!!

「你是男人?」

「當然啊,貨真價實喔。」霜舞把襯衫很豪邁的扯開,裡面的軀體雖然瘦卻很結實,百分百純男性。

啊勒…那我剛剛是在幹嘛?耍白癡?吐血。

弦月完全尷尬。丟臉耶!

不過在不經意又觀察到一次霜舞的身體後,弦月整個身體霎時變得更為僵硬。自己身體的熱流居然開始往下腹部集中?!

飢不擇食了嗎…我在幹嘛啊!

「我、我先去一下洗手間,你先睡吧,襯衫也換一件好了。」弦月丟下這句話以後衝到房間附屬的衛浴間,蓮蓬頭的水聲嘩啦啦的傳來。

霜舞聳聳肩,微微笑了一下。啊啊,真是好玩呢。

**

弦月任冷水沖過身軀,好一會兒那異樣的熱流才消失。

為什麼…看到霜舞那精瘦的身體,會有慾望呢?居然不由自主的想像那美麗的身體和自己白皙的身軀纏綿的樣子……

搞什麼!弦月煩躁的抓過蓮蓬頭,連腦袋也一起沖冷水,不讓自己再想下去。

腦子慢慢冷靜下來後,弦月開始在思考一些事情。

從來就沒聽過老媽那裡有過親戚,初二也沒回去過,為什麼就突然跑出一個霜舞?而且他總覺得,霜舞的笑容,和媽媽其實非常的像…之前會覺得是美麗,其實是沒注意底下掩蓋一層狐狸的眼神。

該不會…霜舞是老媽做的…機‧器‧人?!!

不過難道是AI的?媽媽並不是手上有著遙控器啊……

展夜曇這個女人是不可以用常理判斷的,越不可能的是她反而常常做出來讓大家大吃一驚,也難怪弦月會這樣想。不過AI對展夜曇來說是17歲研究所畢業時就會做的東西,做那種東西跟『那個人』比,夜曇還會覺得丟臉。

夜曇可是集理化科學生物三項全能於一身啊。跨科對她而言,是惟一能贏過『那個人』的辦法。

當然了,弦月是不知道的。

「好吧!就這樣決定了,我要找出霜舞的真面目!」

在浴室的弦月發下了豪語。

放鳥過來吧!媽媽!

**

既然是男的,弦月就沒太大的顧慮了。躺上床,他正想入睡時,卻被一雙自後頭來的手抱住。霜舞。

「…?」

「對不起哦…我習慣抱著東西睡覺。」霜舞的聲音滿是抱歉,並立刻放開了弦月。

「沒關係啊,我不介意。」弦月覺得沒什麼。都是男的咩。

男的也可以幹很多事啊,弦月。看穿弦月的想法的霜舞在心中嘆息。

「謝謝你,弦月。」霜舞的修長雙手輕柔的再度環住弦月,將臉靠在弦月臉龐輕聲的說,他的氣息直撲弦月的臉頰。身體力行心中的想法一向是他展霜舞的原則,雖然這個原則才剛剛出來不到一天而已……

「唔…嗯。」霜舞的懷抱很舒服,弦月很快就昏昏欲睡。他一點也沒發現這姿勢多麼的曖昧。

呵呵,真是…可愛。

**

第二天的早晨。

「唔啊…早。」梳洗完畢的弦月仍有點睡意,走往餐桌準備坐在穿好制服的霜舞旁邊。

等等…穿好制服的霜舞?

「霜舞?你怎麼會……」弦月嚇到說不出話。

神啊!不要吧!祢整我整的還不夠嗎?!

夜曇看到弦月的樣子暗自的奸笑。我會這麼簡單放過你嗎?孩子?

「你昨天沒認真聽我說話哦。我昨天就說了,霜舞會跟你『一起去上學』,而且他對路況不熟,所以你要跟他一起走。」慢條斯理的嚥下最後一口麥片,夜曇說道。

「什麼?!」上帝…祢真的要斷我後路……

弦月絕望了。那、那個恐怖的組織一定會……

不過,深淵底下還有深淵。

「而且呀,校長非常『好心』的把你們編在同一班哦。」夜曇笑吟吟的補述。

妳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妳是那間學校最大的贊助者!弦月快咬牙切齒了。

媽媽明明就知道到時候一定會害我和霜舞被……

「好啦好啦,上學要遲到囉,拜拜啦!」夜曇依然保持著笑容揮手目送飄著鬼火的弦月和乖乖跟著弦月的霜舞出門。

啊啊,對了,反正死老頭的忌日也快到了,我就…嗯。

決定了!

愉快的夜曇關上家門,哼著歌走回了房間。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