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自習時間,在弦月的教室裡。

「各位同學,這是我們新來的學生展霜舞,大家要相處愉快哦。霜舞,先自我介紹吧?」學校出名的冰山美女老師──曾輝儀,不愧是冰山美女,看了霜舞的美貌居然還能維持住禮儀,沒笑的像有些班上女同學一樣花癡。

外表溫和的弦月某些時候內心的想法也挺狠的。這個嘛,有其母必有其子,環境重要的很唷。身教是很偉大的。

另一方面的霜舞已經開始介紹自己了:「嗯…我的生日是10/31,家父家母幾個月前車禍…過世了,因為某些因素,所以我只能先投靠展阿姨…她是我父親的妹妹。能得到她的幫助,我真的很感謝她。而且弦月也是個好人,很照顧我……嗯,大概就是這樣。」

霜舞的語調情感用的非常之好,連輝儀聽到他父母雙亡的時候眼睛都有點微微的濕潤了。

「真是太不幸了…好吧,既然你跟弦月同學很熟,那麼就讓你坐在弦月同學的旁邊吧。」輝儀做出安排。

霜舞綻出了迷醉人心的笑。「真是太謝謝您了。」

弦月瞥了那群女生一眼,而其中有個帶某組織識別證的女孩,嘴角揚起了笑容。

完了。

**

噹噹噹……下課鐘響。

老師前腳才踏出教室,所有同學們立刻『暴動』,圍著霜舞問東問西。

「你現在是住弦月家嗎?」

「殷同學跟你睡一起?」

「你們是不是已經抱過了?」

「哦哦哦──接吻預定什麼時候?!」

夠了沒啊你們!那群腐到某種地步的女同學就算了,為什麼連男同學都跟著湊過去挖八卦?弦月自暴自棄的走出鬧哄哄的教室。

「女主角走出去了!」

我#@$#%$^%%#$%#!!誰是女主角啊!我是男的!!!

弦月乾脆摀著耳朵跑出去了。

沒想到,更糟的還在後面……

**

「哎。」弦月嘆氣。

這就是所謂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嗎?是說他殷弦月是造了什麼孽呀……

「弦月?你不舒服嗎?」耳邊驀的響起關懷的聲音。

「霜舞…你怎麼突破重圍的?」弦月有點驚訝。

剛剛他明明看到霜舞的四周人山人海的……

「我只是跟他們說,我要去找你。」霜舞聳聳肩。「然後那群女生就很興奮的幫我清空路道啊。」

很好,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啦……弦月的哀怨更深了。

接下來,一定是……

「弦月學長,聽說又有新的追求者不知死活的糾纏您?」身為『耽美王道弦月後援會』副會長,無時無刻像跟蹤狂跟在弦月背後的陳至柔從樹的後方走出,臉上閃亮亮的笑容像在說「誰膽子那麼大?」。

不過,一看到長髮飄逸的霜舞,至柔的臉上立刻換上了評估的表情,那種對某種事物的狂熱專注眼神,連霜舞都有點被嚇到了。

雖然聽母親說過這個組織,不過她有說這個組織的人眼神那麼恐怖嗎?霜舞暗忖。不過,沒有什麼關係。我要的,誰也干涉不了我。就算母親說計畫中止,我也會繼續下去。因為我,對弦月有了興趣,呵呵。

帶著笑容,霜舞對至柔微微點了個頭:「學妹嗎?妳好,初次見面。」

在旁邊的弦月乾脆摀著眼睛假裝沒看到。

啊啊,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這下好了吧……

至柔總算滿意的點了點頭,向樹的後方宣布,「各位姊妹,我們的任務終於完成了!下一階段,就是將霜舞學長和弦月學長湊成一對!」

從樹的後方瞬間走出了更多同樣別著識別證的學姐學妹們,弦月真懷疑一棵樹的樹幹遮掩的了這麼多人嗎?

「是!」眾女生一齊回答,聲音比閱兵還響亮。

至柔高興的再點點頭。啊,他們兩個站在一起的畫面真像風景,不知道在晚上的時候他們的愛情會如何發展……嘿嘿嘿嘿。

「等一下!」突然,另一個雄壯的聲音出現了。陳志剛從藏著的樹叢跑了進來。剛才他一直都待在樹叢後方準備看這個小白臉被自家妹子無情的出局掉,想不到至柔卻很高興的說要把他們湊在一起?!

開什麼玩笑啊!他怎樣都不會讓弦月跟這個男的在一起!

「為什麼選他不選我?!」志剛不滿的看著至柔。

「因為他的黑色長髮帶有魅惑的氣息,你的沒有(看起來比較像快當兵的那種平頭);因為他的眼睛是誘惑的紫色鳳眼,你的眼睛太有戾氣(黑社會老大都常見的那種);他看起來適合跟弦月學長依偎著在長白山上看裊裊雲霧,你看起來比較適合跟個刺青的女人一起拿著槍出生入死,如果讓弦月學長跟你在一起,弄得不好你一失手,弦月學長就會被敵人抓去輪X(雖然輪X的情節夠血淚,但就饒了弦月學長吧)。」至柔非常乾脆的劈哩啪啦說出了一串理由。有些話是至柔內心的OS,不過她覺得對哥哥脆弱的心靈還是不要那麼狠比較好。

雖然說出來的話就已經非常有殺傷力了……

「X的!算什麼鳥理由!」暴怒的志剛完全不想接受妹子毫不留情的『理由』。

SHIT,他怎樣都要把弦月搶回來!

「小白臉,如果有種的話……」志剛的話還沒說完,霜舞不客氣的打斷:「不好意思,這位混混先生,我有名字,我叫展霜舞。下挑戰書也要先說對方的名字吧。」

「你…好,展霜舞,今天有種的話,放學側門見,還有我叫陳志剛,不是啥混混先生!!」志剛非常不爽。他活到這麼大,第一次有人敢插他的話!

「單挑?」霜舞挑了挑眉。既然人家是黑道,搞不好帶個幾十個人圍毆。他不是打不過,只是總得評估一下對方的實力。

不過,意外的。「單挑,這個只是我的個人問題,我親自解決。還有,不帶武器,靠體術決鬥。」志剛完全不想以多勝少。

哦。「那好,放學側門見。」霜舞乾脆的答應了。

「喂喂,你們不要吧……」被忽略的弦月有點不安。萬一、霜舞受傷了怎麼辦呢?

「哈,不錯呀,男人間的三角戀再加上愛情決鬥……」說到這裡至柔整個人就萌起來了。

「妹,不要光顧著笑,幫我把這附近的幫派全調開,要鬧事滾去別的地方。」清空場地是必要的。

「嗄…好啦。哦對了,哥,不要打傷霜舞的臉喔。」至柔有點遺憾看不到這場戲。

我就是想打壞他的臉啊!志剛在心中吶喊。

不過他表面上還是應付了一下:「好啦好啦,我會手下留情。」

霜舞聽到只是微笑了一下。

誰留情,還不知道呢。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