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http://www.otomedream.com/thread-390100-1-1.html 
撰寫者:男人毒(nanrendu) 
(如果有侵犯到著作權煩請告知)


某晚,主角與同事本多喝酒回來,準備回家.主角悶悶不樂,他白天去訪問客戶開的新店,正在盡力說服店長之時,有一個小孩子亂跑撞上了堆積的商品,主角覺得這裡太狹窄,不料他無意間說的話得罪了,男孩子的母親,客戶的太太.致使對方以進貨種類多為由,取消了大量的訂單.

主角所在的公司是MGN旗下一家分公司,最近傳出要提效益,削減業績不佳的部門的傳言,而這次,主角無疑為8課托了後腿.一想到8課負責人片桐一直關照著工作廢柴的自己.主角不知道回去要怎麼面對,更加痛苦和不安.雖然有同事的安慰,可主角內心深處對自己厭惡起來,告別本多後,他在街邊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罐啤酒,獨自坐在無人的長椅上喝悶酒.此時,一個陌生人出現在他面前,對方尋問主角,是不是有什麼煩惱,主角說出了,自己工作上不順利,那人非常奇怪,象主角如此優秀的人,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聽到他不停的誇獎自己,主角更難受了,明明對方根本就不瞭解自己這個人.他請那人走開,那個陌生人將一幅眼鏡遞給他,只要戴起它,人生就會改變.主角覺得他大概是兜售眼鏡的,試完後好讓他趕快走.就在他戴起眼鏡的同時失去了意識...

第二天,睜開眼的主角發現自己全身赤裸,與一個美少年躺在旅館的房間裡,美少年醒來之後,跟主角打招呼,你昨天晚上真"厲害",主角一頭霧水,少年離別前告訴主角,要找他的話,就去昨天見面的地方.主角回想了起來,自己昨天遇上一個陌生人,自己戴上了他給的眼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去了一家俱樂部,與搭訕自己的美少年去了旅館.主角想找那個少年一問究竟,可追出門口已經空無一人了,無奈之下,見時間還早,主角回自己家裡換了衣服,去公司上班。
主角踏著點到公司,本該提早五分鐘到公司的,而8課課長片桐個性溫和,完全不介意,本多非常開心的闖了進來,原來他意外拾到了MGN的新開發商品介紹,因為是絕密情報,本多建議片桐,8課應該把這個有競爭優勢的項目爭取過來,片桐卻以必須請示上級為由躊躇不前。

按照正常程式,專案都是由上級分配的.但是,8課的業績不好,這次被分到的項目就是1課銷售失敗的商品,使8課的外界評價更加低了,形成了惡性循環.本多表示,如果走正常管道的話,這個項目就會落到1課2課的手上,而8課永遠沒有機會.主角也認同本多的說法.現在MGN的人剛來,上級要做決定還有一段時間,只要在此前,把這事搞定就不會觸犯上邊的,本多沖了出去要直接向MGN申請,主角追上他.

兩人來到MGN,找到開發這次商品的開發部部長御堂,聽到本多的提議,御堂卻追問起情報的來源,他對精心挑選的部屬很有自信.無論本多如何解釋,他就是不認同.御堂表示本多能知道這些,無非是因為今天他的兩個人去了分公司.本多叫著投降,放低態度表示了尊敬.主角覺得,本多很會變通,一般情況下,對方就不會追究了才是。

但是御堂卻不是一般人,他繼續追問,讓本多覺得他來來意不善,拒絕透露情報來源.御堂冷笑,對於分公司各部門的情況他也是知道的,8課的業績評價為公司最後一名.他拒絕了他們,並且要把他們來這裡採取不正當手段競爭的事報告上邊.不服氣的本多採取正坐的姿式坐在辦公室拜託御堂,他要坐到御堂同意為止.禦堂要打電話內線叫警衛上來趕人,主角忙上前阻止,眼看事態已經無法控制,主角戴上了那幅眼鏡.戴眼鏡的主角精神為之一變,他首先讓本多站起來,這樣子太難看了.御堂以為他們要走人了,眼鏡君卻表示事情還沒結束,御堂又去按電話.眼鏡君趕在他前面按住了電話,他告訴御堂,如果要他放手,對方必須等他把話說完.

眼鏡君開始與御堂就這次的專案應該交給哪一課開始了討論,眼鏡君反駁御堂的理由是,8課正在銷售的商品的確業績不佳,但是那原本是1課銷售失敗後,才交給8課來負責的,而且在8課接手之後,銷售反而有一點上升,這說明銷量低是1課銷售策略的問題,可是1課卻把責任都推到8課身上,一點反省都沒有.開發部這次的商品開發過於倉促,應該是為了挽回年度業績而做的,對開發部來說非常的重要.將如此重要的商品交給1課來負責經營,只會重蹈複輒而已.到時候銷售失敗,他們只會用商品本身有問題來敷衍了事,而眼鏡君對這個商品是很看好的,交給8課結果就會不同.他的話與態度打動了御堂,御堂最終鬆口,只要在三個月之內,8課的業績能達到目標額,他就把這個項目給8課,不過,如果不能達到的話,8課全體都會被處份.

當晚大家慶祝起來,目送本多與片桐離去之後,眼鏡君再次遇到了那一名黑衣陌生男子,他問對方,是不是來要回眼鏡的,男人表示,只要三個月之後,眼鏡承認主角是它的主人,他就不再收回.他將主角的眼鏡摘下之後,告誡主角本人,不要被眼鏡本身支配.主角尋問對方的名字,男人告訴他,叫自己R就可以了.
第二天,主角以為自己又睡過頭,起來才想起今天休息,不用上班.無聊之間,主角上街進了一家小店,店中的店員特別熱情,主角有些奇怪,互相介紹之後.店員太一道出,自己認得主角,他總能看到主角上下班表情嚴肅,很拼命的樣子,讓他感覺非常有趣,還會期待著猜測今天會是什麼表情.太一問主角,是不是工作的很辛苦,主角把自己的工作內容告訴了他.太一表示,其實心情開朗一點,交談的時候會更有利,得到太一的鼓勵,主角感覺輕鬆了許多.

新的一天開始,帶著愉快的心情,主角上班反而早到了,見到了上司片桐,片桐每天都早到公司,倒茶,擦桌子,做這些事本應該是年輕的下屬做的事.現在公司裡其他人對8課的人格外關注,這次的事已經傳開了.

8課全體到齊之後,片桐在會議宣佈,8課這次將負責MGN研發的新商品,按御堂的要求,週一要8課成員開會,而且必須每週都去MGN向他彙報,去MGN開會時注意不要遲到,對方是非常嚴格的人,另外,為了讓8課專心銷售新商品,MGN與公司上層已經達成一致,將以前從1課轉來的失敗商品轉回1課負責,8課的大家都松了一口氣.這次面對的客戶級別不同,要從企業入手.除了本多,大家都沒有這方面的經驗,8課只有七個人,要適應新的工作,就不能坐在辦公室了.有的成員不安起來,本多表示他可以帶沒有經驗的成員.有一個好消息,8課終於有自己的公關經費了.接待客戶的時候可以使用.最後,大叔表示,如果工作上有什麼困難,可以找身為負責人的他或者御堂.

這一周開始適應新的工作,隨著工作內容不同,會分別發生五個角色的劇情,此時可以選擇是否用眼鏡.

去MGN的彙報<御堂 孝典>:這個工作內容是課長在會議中說過的,御堂對8課的要求,必須去MGN彙報。
如果是主角,則想要請教御堂,御堂會因為主角讚歎他對商品的瞭若指掌,反而不快,被挖苦工作不夠敬業.
如果是眼鏡君,則會想借這個彙報之機為難御堂一下,他故意準備好一份資料,兩人見面眼鏡君會指出御堂給8課的資料不足,御堂表示這個細節沒有必要知道,眼鏡君對其分毫不讓的表示,既然開發方資料準備的不足,行銷方工作會受到阻礙,這是顯而易見的,他只好把這點寫到報告裡去了.趁著御堂有客戶要接待,眼鏡君借機走掉,御堂最後的表情讓他心情很愉快.

整理資料<片桐 稔>:這個工作內容與主角以前的工作沒什麼不同,就在留在公司裡作成客戶資料,核對整理之類的。
片桐每天都在寫大量的信回復客戶,接別的課的客戶投訴電話,以及與良好關係的客戶維持聯繫,忙的不可開焦.
如果是主角去,只能和大家一樣對課長的做法比較無奈.
如果是眼鏡君去,會趁片桐接聽電話的時候,幫片桐整理幾份萬能回覆信,讓片桐每次填一下客戶名字就行了.把客戶的投訴電話轉到沒用的8課,這是這個公司其他課的人達成的共識,眼鏡君對片桐表示這種給別人擦屁股的事不要做了,片桐笑了,有你在,8課就安全了,被眼鏡君駁斥回去,他還笑著講,真不知道誰才是上司.眼鏡君也對那個笑容沒什麼法子就是了.

走訪企業客戶<本多 憲ニ>:8課的人一直是訪問客戶的分店,從沒有直接與客戶的總店談過業務,缺乏經驗,只有本多以前做過,他會以前輩的方式帶主角。
主角方面,雖然兩人與客戶談的不錯,卻沒能簽約,本多有些鬱悶,主角的分析是對方三人中有一個中年人可能才是他們之中的有決定權的人,可是沒能引起他的興趣.雖然失去這個機會.可主角還是非常感謝本多,特意帶他走訪這家比較溫和客戶,來借此消除自己的緊張感.
眼鏡君方面,會注意到坐在一旁心不在焉中年人,他會主動與中年人談話,用這次商品會有比較大的宣傳動作誘導對方,切中要害,對方正因為自己門面不夠吸引人而苦惱,眼鏡君表示一旦商品展板開始發出,他一定會第一時間給這邊.結果他們以極快的速度簽下單子,讓本多驚歎不已,眼鏡君輕笑,你還不明白嗎?那個中年人才是真正掌權的人,本多想回去覆命,可眼鏡君卻表示有那個時間不如趕往下一個客戶.而下一個客戶的名字,是眾所周知的大企業,本多聽了眼睛睜的老大.。
接待<須原 秋紀>:老實說,就是以談生意為名,用公款讓客戶吃喝玩樂.主角從來沒有做過,不過倒也不難。
主角談完生意,會看見人群中美的引人注目的少年,少年與朋友一起走後,主角卻暗暗記住了他的名字,秋紀
眼鏡君對接待的對方很是不屑,僅僅是用這種小恩小惠生意就OK了,意想不到的簡單呢,雖然對方連商品的名字都沒記住.送走客戶,遇上了秋紀,他會因為眼鏡君還記得他非常高興,雖然不舍,但因為與朋友有約,他強調一定來找自己,就離開了.

走訪零售客戶<五十嵐 太一>:這個與主角以前的工作內容是一樣的,所以很輕鬆
回家途中,遇到了太一
如果遇到的是主角,太一會鼓勵工作不順利的主角,並邀請主角.
如果遇到的是眼鏡君,太一會象孩子似的,圍著眼鏡君左看右看,他總覺得主角有些奇怪,態度也不一樣了.他開玩笑的想摘下眼鏡,被眼鏡君閃開,而且還瞪了回去,把太一嚇到,不敢再造次.他走後,眼鏡君只有一個感想,沒禮貌的小孩.


鬼御線START:
這一周還不能見到部長,選擇去本多家,吃一頓咖哩,兩人中間談到了主角上學退出排球部的事,問到退部原因時,隨便選好了。
這天,主角戴上眼鏡,參加部長與8課的會談,部長對目前的成績非常不滿,眼鏡君講,新商品才開始第一周,部長對此操之過急了,雖然能理解你害怕又重演上一回失敗的心情,但這樣急也不能改變結果.接下來眼鏡君表示,各種媒體的宣傳勢才剛剛開始,有現在的業績應該是很正常的.而新商品沒能及時到位,致使本應該售出的數字減少,眼鏡君認為,MGN內部存在問題.部長惱怒,大叔來打圓場,手機卻在此時響了,不得去接私人電話的大叔馬上離開.這引起部長的怒火,問這是誰打來的,同事回答,應該是留守8課的同事.部長繼續質問,正在開會,你們的上司連關掉手機也不懂嗎?同事為大叔辯解,因為大叔是8課負責人,所以...部長仍然責難道,自己是MGN眾多員工的上司.眼鏡君插話,如此簡單的會議,沒有必要讓所有人都來參加,有2.3個人足夠了,如果公司那邊讓客戶等待的話,會令我方失去信譽.部長只得同意他說的話.眼鏡君借機提出,下次只來2.3個人參加會議,部長勉強同意.接完電話的大叔回來後,開口道,不知道為什麼,覺得現在氣氛不錯.部長怒,你從哪裡看出來的?大叔微笑,嗯?不對嗎?部長見那人的笑容也同樣發不了火.只能說一句算了.

(事後,本多約眼鏡君上房頂聊天,談到了1課對8課非常看不起,這一回要做出成績來,讓他們好看.眼鏡君心裡想的卻是另外一些事情,他聽說,本多原來入的是1課,但好象與那裡的人處的不好,3個月後轉入8課,因此至今,本多仍對1課懷有一些執念.回頭,本多發現眼鏡君根本沒在聽自己在說什麼,而且他問起主角什麼時候開始抽煙的,眼鏡君心裡明白是從戴眼鏡開始的,不過,他不認為有向對方說明的必要.雖然本多不滿,但也不能反駁什麼.)

眼鏡君去MGN彙報銷售結果,回來時遇到同事,同事本多見到他格外高興,他聽說主角這周的銷售成績高出預定目標,眼鏡君覺得沒什麼好吃驚的.回家的路上,眼鏡君在心裡,已經不得不認同黑衣陌生男人說過的話,自己的確開始改變了.

這週末早上醒來,對部長有興趣,準備去調查一下的眼鏡君,卻在MGN門口遇到了他本人,不過,部長見到他不太高興的說.眼鏡君故意的套問之下,部長說出了,今天要與大學的朋友聚會,眼鏡君暗暗發笑.說到半途中,部長才突然醒悟過來,這些事與你無關.接著,部長得意的講,反正是你這種人一輩子都沒去過的,日本一流的啥啥啥.眼鏡君覺得,的確聽說過這家店很有名,部長可能是為了顯示自己與我們這些人不是一個等級吧.想到這裡,眼鏡君的嘴角禁不住微微上揚.眼鏡君馬上攀竿子上,他請部長帶上一起去.部長當然不肯,眼鏡君笑著說,為什麼不呢?那麼好的店,像我這種平凡的人一輩子都沒去過.(看到米?他就是這種人)部長在問過他對葡萄酒熟悉與否,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後,帶著惡意的笑,部長同意了.看出部長是想讓他去那種場合出醜,眼鏡君在心裡暗笑

到了店內,部長向他的3個大學朋友,介紹了眼鏡君,聽到是一個沒聽過的公司,幾人立刻露出了輕蔑的神情.不過,眼鏡君以謙虛的模樣博得了他們的好感,快速看了列單,眼鏡君明白自己對酒的產地之類的並不瞭解,這種場合對他不利,於是與幾人閒聊,得知道他們平時聚會都是講一些花前月下的話題,他決定問一些關於部長的事.幾人回答他,部長在大學時代已經是非常出色,與他一起工作的眼鏡君應該比他們清楚才對.眼鏡君趁機與他們一番誇獎,部長笑著阻止他們這講,但免不了得意之色.有人提起,他們中有一個與部長同樣進入MGN的叫本城的人,為什麼沒來?部長表示,那人2年前已經辭職了.眼鏡君暗暗記住了一個名字,本城.

第二日,主角在MGN的門口見到部長正與其他人說話,明白自己以平時的個性無法應對,他戴上眼鏡.眼鏡君和部長就昨天的招待客氣一番,部長馬上走掉.被人突然從背後猛的一拍,眼鏡掉了出來,主角打回原形,原來是本多與他打招呼,主角忙把眼鏡拾起來,本多以為部長方才又對主角說過什麼,主角卻說只是打個招呼罷了.在會上,部長表示,這周的成績不錯,實力得到肯定,本多與片桐都很高興,只有主角感覺到有一絲不安.部長接著說,他要把銷售定額上升,其實給這邊的數字與實際要達成的目標相差很遠,他要把數字調整回原來的數量.大家分別接過來看了之後,都發覺數字大的令人吃驚.主角在回想之後發覺,就以目前的市場同類產品來看,也沒有完成過的先例.冷笑之後,部長表示,以這邊優秀的銷售實力,當然能達成才對.不等本多反對,部長繼續說,不過,最開始的約定還要是遵守,原定的三個月時間不變,目前還有2個月,如果不在預定時間內完成這次的目標的話,8課仍會被解散,千萬別忘了這點.就是這些,好好加油吧.部長得意的離開後,先發做的是本多,對方根本就是想除掉8課,片桐忙著勸阻他,大家陷入混亂之中,站在一旁的主角卻意識到,其實部長想除掉的,想羞辱的物件,是自己.何況這件事對於部長本人沒有任何損失.主角覺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戴上了眼鏡.眼鏡君要去向部長交涉,讓他收回成命,本多想一起去,被眼鏡君拒絕,他讓本多與片桐回去後,不要把定額上升的事告訴其他人,以免發生混亂.而自己一個人前往了MGN,部長的辦公室.

在MGN辦公室,眼鏡君請部長收回方才的決定,部長以與他無關,這是銷售方的工作為由拒絕,沉默半響之後,從部長得意的侮辱性質的反問中,眼鏡君小聲自言自語,的確如自己預想的一樣.部長看來是在等著這一刻污辱他的機會.部長開始從眼鏡君的身上挑刺,這可不是來拜託別人的態度.眼鏡君笑著應對過去,對不起,自己著急了而已.眼鏡君表示以前招惹部長不快之處,只要今天能讓部長回心轉意,將定額改回原來的數額,無論是要他怎麼補償都可以.考慮了一會兒,部長惡意的笑著,提出招待我就可以了,不過,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請客喝酒這種招待喔.部長將時間與旅館名字寫下來,丟給眼鏡君.回到公司,本多與片桐都非常關心事情的進展,眼鏡君表示已經談妥,對方會收回前言,不過,自己要招待他,這是對方提出的條件.比起定額,招待反而比較容易,眼鏡君對安慰兩人,自己有把握.在兩人擔心的注視下,他緩緩離開.

根據打探來的位址,眼鏡君來到部長的家,部長見到他大吃一驚,眼鏡君表示沒必要勞動部長大駕上旅館,他親自上門.眼鏡君帶來了上好的葡萄酒,部長喝了酒後表示,你不會以為用這種東西就行了吧,他所不知道的是,眼鏡君在他喝下第一口酒時,心裡已經有底了.此時,部長開始站不住腳,知道這次勢在必得的眼鏡,再也不用裝樣子.他推倒部長,拉開領帶,脫了衣服,綁起雙手.....,並打開DV拍下了全過程,事後,眼鏡笑著告訴部長,這個DV他會留做紀念,修正數額的事,還要有勞你了.最後,他取走了放置的房門鑰匙,留下了意味深長的話.我們之間的關係,現在才剛剛開始...

第二天早上,眼鏡君上班後,本多來問昨天招待的情況,眼鏡君表示已經搞定,本多問到他使用的手段時,眼鏡君自然不會告訴他.兩人去MGN見部長,眼鏡君向部長表示昨天的夜晚過的非常愉快,兩人詭異的氣氛,引起本多的好奇,他叫部長下次聚會一定要叫上他.周未,眼鏡君叫上本多,去找部長.部長見到他們大驚,眼鏡君以本多想來見識一下為由,就這樣把他帶來了.本多想來是因為,他怎麼向眼鏡君打聽都沒有套到,他與部長突然關係大進的方法,而他對他們那次愉快的聚會非常有興趣.部長無奈拿出酒來招待他們,本多覺得部長這個人還不錯.部長出來時問他們在聊什麼那麼開心,結果兩人居然回答是在聊部長,部長馬上有些動搖.本多繼續問那天的事,部長用眼鏡君拿來好酒這個爛理由,把本多的問題給塘塞過去.晚上,本多倒頭睡去,眼鏡君見叫不醒他,馬上動身去房間內,找到藉故不回的部長,他在本多的酒裡做手腳正是等著這一刻.在眼鏡君半威脅半強迫下,部長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難逃,他問為什麼要找上自己,眼鏡君講,他很想看到象部長人生完美,自我感覺良好的臉,因為痛苦和屈辱扭曲的樣子.本多次日醒來後,眼鏡君表示部長醉了之後,已經被他放到房間裡去睡了,兩人直接離開.

這一天,主角洗澡之後,對著鏡子中的自己,他對戴上眼鏡的自己的事非常困擾,最後他還是覺得,還是改變了的自己比較好.這次的MGN會議上,主角出色的業績表現,讓MGN的人發出了聘請,部長在一旁企圖阻止被無視,有些狼狽.主角婉言謝絕後,NGN的人表示,只要哪天回心轉意,隨時可以進入MGN.

這周,眼鏡君做為行銷方代表,部長做為策劃方代表,準備參加重要會議.開會前,在眼鏡君威脅下,部長不得不在體內放入跳蛋出席會議.會議其間,在眼鏡君惡意的操作下,部長無法繼續朗讀商品介紹,引起上司的注意,此時,眼鏡君挺身而出,假意關心,把部長替下,自己主持了會議,會後,人們得出眼鏡君與部長同樣優異的評價.獨自留在會議室的眼鏡君與部長,再次上演征服與反抗的好戲.一直想要擊潰部長的精神的眼鏡君,直到最後也沒看到他的服從,非常不快.

三個月已到,R晚上來找主角,主角表示自己還要再用一段時間,R笑著離去了.

這個週末,眼鏡君去找部長,卻發現人不在,公寓管理員說,部長穿著西裝出門去了,居然休息日還在工作,眼鏡君於是是去了MGN.正遇上MGN會議時認識的MGN人員藤田,從他口中,眼鏡君打探到部長在當上部長以前,曾經有一個同期的競爭對手本城,部長不顧同學情面,用出色的業績得到了部長這個位子,而那個人卻辭職了.回到家後,這晚,主角卻失眠了,開始反省自己最近以來的行為.第二天,托著一夜沒休息好的身體上班,眼鏡君精神不佳,8課的人們都非常關心他,因為現在他可以說是8課的頂樑柱.為了讓他們安心,眼鏡君表示,只是自己沒睡好罷了.雖然人們散去了,但眼鏡君卻覺得自己的內心不時會有主角的想法,兩個人漸漸混雜在了一起,無心多想,他繼續工作.

這天,去MGN找部長的眼鏡君卻沒見到他的人,明明知道他就在裡面,可就是對自己避而不見.眼鏡君提前到了部長的住處,等待他回家.將到家後的部長丟到床上,質問.為什麼騙自己不在?在眼鏡君逼迫下,部長大聲抗議,我會這麼樣是理所當然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你把我的生活搞的一團糟,功勞也被你搶了,我花了多少功夫才得到今天這個位置.你沒有把這一切都毀掉的權力.眼鏡君卻冷笑的指出,部長今天的地位,本身就是從自己的同學手上搶到的,部長終於被說中心事.這次懲罰之後,眼鏡君還是沒有從部長那裡得到服從.明明只要肯求自己,自己就會住手的,眼鏡君輕拍已經失神的那個人的臉,如果你一定要繼續逞強下去,我就奪走你的一切好了.眼鏡君暗暗發恨道.

這天,眼鏡君被部長的上司叫到MGN,對方直接提出想要聘用主角,眼鏡君表示自己的成績也有部長的功勞,上司卻表示,他對部長已經失望了,他覺得只有眼鏡君才是他渴望的人才.再次來到部長家,部長見到他之後,卻逃到了浴室,眼鏡君破門而入.部長此時已經再也受不了,自己的一切漸漸被一一奪走,他哭著求他放過自己.離開部長的家後,眼鏡君回想起,部長哭泣的臉,卻感覺不到高興,反而有些難受.這傢伙應該快到極限了吧.他想.

次日,眼鏡君在MGN門口見到了部長,對方精神恍惚,眼鏡君將暈倒的部長抱在懷裡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部長的身體已經如此的輕,沒有好好吃飯,看來也沒有睡好的樣子,有些惱怒這個人怎麼連自己都照顧不好,但是,隨即想到,他會變成這樣子的原因,只有那個了...

見到部長醒過來,眼鏡君有些後悔了,早在他醒來前就走掉就好了,因為他現在感覺到,他現在會變成這樣,完全是因為自己.眼鏡君讓他注意休息,準備走,部長感到奇怪,眼鏡君卻說,已經變得軟弱的他抱起來無趣(嘴硬的傢伙).部長卻笑了起來,我現在的樣子,你滿意了?聽說你被MGN邀請,太好了,你過來的話,我的地位說不定就會被你奪走,然後爬到我的上面去吧.眼鏡君回答他,他的對手是那個優秀完美的男人,而不是現在的部長.想要奪取部長的地位,沒有必要用手段,自己以實力奪取足矣.

回到公司,大家為業績突破預定目標非常高興,當員工問起,關於他升入MGN的傳聞,眼鏡君默認了.大家要好好祝賀一番.另外,聽聞部長就要被換掉了.只有眼鏡君心裡清楚,為什麼部長會被換掉,現在只有他知道部長的人現在在哪裡.來到部長的家,部長被束縛在器具上,他已經被眼鏡君囚禁3天了.每天留言電話上的新資訊在漸漸的減少,照這樣下去,部長與外界的一切關係都會消失.眼鏡君說,你總是反抗我才會變成這樣.部長非常憤怒,別想讓我服從你.你這是犯罪.眼鏡君回應道,如果你能向員警,向公司說的話,儘量去說好了.可惜,你連這個房間都出不去.現在你連生死都掌握在我手裡.

數日後,禦堂隨著囚禁的時間持續,漸漸絕望.直到這一天,佐伯再也聽不到他的叫駡聲.禦堂雖然睜著眼睛,卻什麼都沒有在看,呆若木雞的他,唯一有反應的是對佐伯要對他施加虐待的恐懼.這樣子的御堂,就是我所希望的結果?佐伯捫心自問。你不恨我嗎?御堂顫抖的嘴唇裡只是念著:救救我……

佐伯終於想通了,就算是無路可逃,御堂選擇逃避自我,也沒有選擇自己。看著流著淚的他,佐伯終於放開了束縛。

我一直以為只要奪走你的一切,就能得到你。御堂孝典,我想要的,是你的心。如果更早一點發覺,我喜歡上你就好了。

我會銷毀那個影像,從此以後我們除了工作上的合作,再也沒有任何關係,我以後再也不會到這裡來了.佐伯這樣說著,獨自離去.他走出公寓,佐伯再次見到了R,他要將眼鏡還給他,這個眼鏡對他來說,已經沒有用了.R卻表示,戴不戴眼鏡,佐伯的自身已經改變,這個眼鏡如果他不想要了,隨便他怎麼處置都可以.R離去後,佐伯摘下了眼鏡,又戴上,他感覺沒有任何變化.這樣也好.佐伯自言自語.在拿到眼鏡的時候,就決定了選擇這樣人生.這才像他自己.

一年後,佐伯已經是MGN的部長,可是他沒有再見到御堂,那天後,御堂就從MGN辭職,從公寓搬走,再也沒有人知道他的消息.佐伯想要成立自己的公司,如今的他追求著更高的權力,對MGN已經沒有興趣,比起現在的地位,他更喜歡指揮支配別人.今天,是他臨走之前做的最後一個工作,與一個小公司L&B的人會面時,他見到了那個男人,
佐伯主動上前打招呼:初次見面。
御堂與他禮節性的打招呼,兩人交換了名片。佐伯看到上面寫的是L&B的策劃。
完成工作後,天色已晚,下起雪來.佐伯看到雪,他突然有些感傷.
是見到那傢伙的緣故嗎?他問自己.正在他思索的時候,卻發現御堂正向他走來.佐伯問他是不是還有什麼忘記的,
御堂卻說,不是關於工作上的事.
應該是想找自己報仇吧?佐伯想,
看到吞吞吐吐的御堂握起了拳頭.就讓他揍一回好了.佐伯心道.他等了一會兒,御堂只是沉默著.
如果沒事的話,我要回去了.佐伯轉身走掉.
佐伯!御堂追上佐伯問:為什麼在剛才介紹的時候,要說我們是初次見面?
佐伯向御堂表示,自己與他只有工作上的關係,除此以外,不會再有任何瓜葛。這樣對你比較好吧,你不是已經重新站起來了嗎?我不會再對你怎麼樣了。你能恢復到以前的生活就好,所有的一切都結束了。我們已經毫無關係的話,請不要做多餘的事。
御堂說:我聽說,本來MGN這個專案能合作的公司很多,是你中途插手,把合作的機會給了L&B。難道不是因為你知道我正在這家公司工作嗎?
是又如何?佐伯反問.只能說原因是一半對一半吧,佐伯心裡想,他在看策劃書時的確注意到了御堂的名字.不過,他並沒有想到御堂就在這個公司做事.因為見到御堂的名字,決定採用了這個策劃倒也是事實.
御堂有些哽咽的說,他在佐伯走後,賣掉房子,辭去工作,把所有與佐伯有關的一切都拋棄掉...但是,還是無法忘記,佐伯的身影在他的心中無法消失.在今天再次見到佐伯,他終於明白了無法忘記的原因,因為那是對他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佐伯大吃一驚,你在說什麼?
御堂說:我也覺得,我在說傻話。
我對你做過什麼,你根本沒有可能忘記吧?你不恨我嗎?佐伯問.
豈止是恨,我甚至想殺了你.御堂回答.可是…為什麼你在那個時候,對我說喜歡我?
佐伯有些狼狽:你都聽到了?
都是因為你對我說了那些話,我就算想忘記,也根本忘記不了吧?我的心被你刻上你的印記,現如今…現如今,不要再說什麼一切都當沒發生過……
此時,佐伯奪走了禦堂的聲音,長長的接吻後.
為什麼突然間吻我?御堂問,
佐伯擁抱著御堂,討厭我的吻嗎?
不是,當然不是.御堂有些拘謹,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這麼突然.
佐伯讓御堂說一次告白,因為他的告白,對方已經以一年前聽過了.御堂小聲說了一句喜歡你,佐伯說,我聽不到.御堂大了一點聲音.我喜歡你.

互相確定心意之後,兩人到旅館相擁.第二天早上,佐伯告訴御堂,讓他再工作一個月就辭掉現在的公司的工作,反正這個專案讓誰來做都可以,而佐伯下個月將要辭去MGN的工作,成立一家新的公司.無論是什麼,只要跟著我,還有什麼是得不到的.御堂好像很受不了他,你還是那麼過度自信,你都沒考慮過我拒絕嗎?你會來的.佐伯笑著說.御堂呼了一口氣,看在像你這樣自信過剩的傢伙,如果被拒絕的話太可憐了的份上,沒辦法了.兩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