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側臥在冰冷的木頭地板上,辛馨兩眼無神的望著仍在發光運作的電腦螢幕。

血不斷的從用刀子割裂的傷口噴出,將褐色的地板顏色加深,有些濺到了潔白的床單上,朵朵殷紅。

辛馨淒然笑出沙啞的笑聲,空洞的在房間裡迴盪著。

真的、做人做到這種地步,很失敗。

錢財、自尊,連清白都賠上了,到底為什麼她當初要那麼蠢?什麼都無所謂,到最後,那個男人也把她定位成「對她做什麼都會無所謂的女人」。然後、增加的回憶不再甜蜜,只有無盡無盡的痛苦……

活著,好痛苦。

像我這種女人,死了算了。

電腦螢幕上的視窗,那封E-mail的內容是毀滅她的兇手。終於終於,他要結婚了,而她,不過是他的前女友之一,一點舉足輕重的地位也沒有。她對他而言,什麼都不是……

她掙扎著,把那封E-mail關掉。她不要在死前,還看到這種討人厭的東西。

死掉吧死掉吧。在血海裡掙扎,她的意識逐漸被吞沒。

**

「笨蛋女人。」耳邊響起了一個很熟悉很熟悉的聲音。

她死了嗎?

身下不是地板堅硬的感覺,而是軟綿綿的床鋪。

她被發現,送到醫院了嗎?不要,她不要再面對這個世界了!

辛馨睜開了眼睛,但這裡卻不是有著刺鼻藥水味的醫院。

這裡還是她家,她正躺在自己的床鋪上。手腕上的傷口似乎已經經過了包紮,很痛。

說不上是什麼感覺,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

不過、是誰在照顧她?不可能是那個死鬼男友。

「辛馨小姐,妳好一點了嗎?」另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

辛馨這個時候才發現,這兩個人說的都是日文。她應該沒認識哪個日本朋友吧…?

「你們……!!不會吧?!」辛馨看到他們的真面目時,不禁嚇的瞪大了眼睛。

在、在照顧她的,竟然是她最愛玩的BL遊戲──鬼畜眼鏡裡面的角色:御堂孝典和片桐稔?!

揉了揉眼睛。她沒看錯!真的是活生生的,像從電腦螢幕走下來的「人」!

有點想昏過去。這種超現實的場景…她一定是死了沒錯!

「死了是不會有痛覺的。」門邊傳來低沉的聲音。

辛馨往門那裡一看又是一次尖叫:「眼鏡君?!」她用的是中文。

因為辛馨只會聽,發音發的慘不忍睹。

「啊,辛小姐妳醒了?先吃點東西吧,流血流的真多啊……別再做這種事了。」端著一碗拉麵走進來的是,克哉先生。

真的很詭異…眼鏡君跟克哉同時出現?!

重點是她家根本沒食材,拉麵是怎麼變出來的…?但是辛馨決定不去追究這個問題。她還沒死,難道這是死前做的夢嗎?這種夢,至少感覺上還不錯。

「好吃嗎?」隨後步入的五十嵐太一依然掛著招牌的陽光微笑。看來這碗麵是太一煮的。

「嗯嗯。」辛馨還刻意用很大的聲音吃麵,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哦,辛馨小姐已經在吃啦?」一起走進來的是本多憲二和須原秋紀。本多依然一臉朝氣的笑容,秋紀則是好奇的東張西望。

「為什麼要割腕啊?」秋紀直接了當的提出問題。

眾人沉默了一下。

「須原,你不會從頭到尾都沒搞清楚狀況吧?」打破沉默的是太一。

「克哉san來了我就跟著來了。」秋紀聳聳肩。

再度沉默五秒。辛馨也不太了解是不是要解釋一下。

要怎麼解釋?

「簡單來說,這個女人被一個爛男人玩弄加利用過後拋棄了,想不開所以自殺。」眼鏡君懶懶的代答。

辛馨只是慘然一笑,淚水又不爭氣的滑落。

原來如此。我自以為所付出的愛和犧牲,原來在旁觀者的眼中,是他對我的玩弄利用…那些情愛究竟是什麼?是什麼?

愛情在有利益關係下,逐漸的變質變質,酸化腐敗……

「辛馨小姐?」片桐遞給她一張面紙,標準的治癒系笑容。

「謝、謝謝你們…照、照顧我。」辛馨努力的用她超破的日語表達感謝。

「啊啊,不會。」聽得懂辛馨意思的克哉溫柔的一笑。

「那個…我想問一下你們的意見…失戀要怎麼辦?」辛馨小心翼翼的問。

「失戀就出去運動一下就好了,為什麼非得自殺不可?」有大哥哥感覺的本多說,他的表情像在安慰隔壁小妹妹丟了她最愛的洋娃娃一樣。

「失戀的話來我們Club呀!狂歡一場隔天就忘了。」秋紀對辛馨失戀後的看法。

我是要怎麼去你們的Club?辛馨有點哭笑不得。秋紀還真單純啊……

「失戀的話,就用一天把一個禮拜分的工作全部做完,做完以後絕對不會再想起來有失戀這麼一回事。」御堂…你的提議是人做的嗎?

「失戀的話就聽重金屬音樂跟著搖滾。」太一說。

「出去旅行也不錯。」克哉接在太一的後面發表意見。

「失戀?用盡手段再把那個男人搶回來就好了。」眼鏡君的手段想必是相當恐怖的。辛馨沒有他那種威勢啊……

「不過那個男人真爛,一開始眼光就應該好一點。」眼鏡君補上這句話。全部的人都同意了。

其實,我真的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愛上那個人。只是因為他的溫柔、他的英俊、他的氣質……

可是之後,一切都變了,真相根本不是表面上那樣。

那麼…為什麼還要為他繼續犧牲呢?

既然,都沒有愛的理由了。

「辛馨小姐,我算是跟你有過一樣的經歷吧。」溫柔的片桐有點感傷的回想著以前的自己。

那個夜晚,看著心愛的女人離去的自己,也是跟這個異國的小姐一樣,難過到希望自己死去。什麼都、做不好的自己。

「我曾經有個兒子,但他死去之後,我最愛的女人就離開了我。」片桐道。辛馨點點頭,這她從劇情中已經知道了。

「她知道我們的孩子死了,卻只說,『那麼,我就沒有跟你在一起生活的理由了。像你這種男人,沒有人會需要你。』然後,提著行李、扔下一張紙就走了。」片桐續說。辛馨一愣,這並沒有出現在劇情上。

但是,被所愛拋棄,這點他們都是一樣的…一樣的。

「我也不懂她,難道她不知道,為了她要我和她時時刻刻能在一起,我放棄了多少升遷的機會嗎?是她說她需要我的,為什麼又拋棄了我?我不懂她,真的不懂她。」帶著悲傷,片桐說完自己的故事:「所以我甘願待在8課,我不想再為那些沒說需要我的人展現能力,至少待在8課,我可以活的不引人注目,安靜的活著吧,反正、不會有人需要我。

但我遇到了另一個我的最愛,另一個說需要我的人…至少他這次,沒有拋棄我。」片桐笑笑,「所以,不同時間,最愛可以是不同人的。我也曾經以為,我最愛的就會是那個女人了,但我現在不再這麼認為了呀。該過的,就讓它過了吧。」

該過的,就讓他過了吧。

過了吧。

房間裡其他的人都默默的,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

「那麼,我們該走了。妳還是去醫院一趟比較好。」打破沉默的是本多,他本來就不擅於在這種沉重的氣氛下沉默,應該說他根本不會有心事可言。

「你們…要走了?」辛馨驚訝,還有點不捨。

「妳只要打開電腦,就看的到我們。」御堂終於露出了稍微溫暖的笑意,「不用不捨。」

「不要再做笨蛋做的事了,振作起來吧,軟弱不是我們要看到的景象。」眼鏡君跟著道。

「我們還期待從電腦螢幕的後方看到妳呢。」太一笑笑的,穿過人群,首先走到電腦螢幕前,螢幕的光一閃,消失。御堂也和眼鏡君一起離開了。

「啊,有空要來我的Club玩喔!不過別亂吃其他人給妳的東西啦!只有我給的才可以吃!」看見眼鏡君離開,秋紀急急說完後同樣離去。

「嗯…那,我走了。多多保重。」溫和的笑笑,克哉和憲二也一起走了。

「真可惜妳沒吃到我的包子,我來不及做。啊,對了,分散注意力也是失戀後的一個辦法喔,妳可以養小貓小狗之類的…別棄養就是了。」治癒系笑容再度開放一次後,片桐也走了。

看著再度空蕩蕩的房間,辛馨突然感到一陣疲倦湧上,她隨即沉沉睡去。

真像是,夢呢。

**

再度醒來,卻是在醫院裡。

「辛小姐…還好妳的母親及時發現妳,下次別再做傻事了,生命是很珍貴的。」護士見她醒來,忍不住對她說教。

「啊,妳媽媽來了,那麼我就先走了。」瞥見辛媽媽著急的身影,護士體貼的留下他們在單人病房裡。

「哎唷,阿馨啊,是出了什麼事情,也不跟媽媽講,要自殺啊…媽媽的心肝寶貝唷……」看到辛馨神智清醒,辛媽媽喜極而泣。要不是她剛好想燉個豬腳給阿馨,今天見到阿馨就是在棺材裡了。

「媽……」辛馨有點愧疚。

憑什麼要為了一個不愛她的男人,讓愛她的人那麼傷心?

她不會再傻了。

不過最後,辛媽媽依依不捨要走之前卻留下了一句話,令辛馨微笑了。

「不過阿馨,我發現妳的時候,妳的手傷口就被包紮過了耶,旁邊還有一碗拉麵的碗…啊是誰來過又走啊?!也不把妳送到醫院……」辛媽媽百思不解。

辛馨只是笑,因為她知道是誰。

謝謝他們,真的。

**

(幾年後)

那次自殺過後,辛馨真的出去踏過幾次青,在PUB裡玩過幾次,聽著重金屬音樂飆工作,全心投入工作讓她的能力獲得上司青睞,破格當了公司的第一位女副總。她也養了一隻小貓,滿足她自己「被需要」的感覺。

男朋友…喔不,前任男朋友聽說以後,威脅辛馨跟他復合,也不想想自己還有家室。辛馨只是淡淡的告訴自己的專屬女律師整件事的經過,然後說,「告他威脅人身自由。」

不出幾個月,前男友居然被辛馨的強悍女律師告到傾家蕩產,辛馨暗自咋舌。那個女律師知道辛馨被始亂終棄後氣的好像被拋棄的人是她,拼命想辦法告死那個男的,所以說女人團結力量大啊。

在那個男人打來求情後,辛馨只是淡淡的告訴他,「該過的,就讓他過了吧。別跟我要舊情,我對你沒那種東西。」

噙著笑,辛馨直接掛上電話。

轉身,她走回原本在玩的電腦螢幕前面,每一個俊美的男人,不約而同的在螢幕後方,對著她微笑。

在冬日的午後,一切都很美好。
THE END

延伸閱讀(?)
 

Dream的幕後花絮(?)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嗚喔~
    好棒的感覺>/////////<
    (大笑)

    P.S.新年快樂阿!(←會不會太晚啦...)
  • 謝謝你的迴響啊!!(超感動)
    我以為已經沒人要回我的文了OTL

    朝歌 於 2008/02/11 16:38 回覆

  • helen112986
  • 好酷的寫法

    半夜來亂找鬼畜眼鏡的文XDD
    這種描寫方法很有趣呢
    新年快樂 恭喜發財^^
  • 謝謝^^
    這是我在除夕大人的唱歌(魔音穿腦?)中想到的文~不過寫的沒有草稿原本的感覺就是了Orz
    新年快樂唷~

    朝歌 於 2008/02/12 22: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