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的別稱叫:氣死姊姊的一百種方法之一。


話說,今天是很無聊的初四。

我們家族一起聚會在我的老家,吃飽喝足之後他們就開始了大人間的談話,因為我跟我弟都不是很會打官腔的人,所以就直接溜到樓上避難去也。

在無聊之下,我弟問我說:「喂,(←這傢伙超沒大沒小的= =)妳不是有打一篇鬼畜眼鏡的同人文嗎?那裡面在寫什麼?」

說起我弟會知道鬼畜眼鏡大略的劇情,一切都要拜他腐到不想掩飾的老姐所賜,整天在他的耳邊不停的念「眼鏡君好帥啊>///<平川先生真是太厲害了ˇˇ配音好棒好棒ˇˇˇˇ」,他就算不想知道也知道了……(列祖列宗我對不起你們Orz)

咳!總之,我弟大概知道鬼畜眼鏡裡面的角色和劇情,所以我判定他理解上沒有問題,就開始悠悠訴說往事……(什麼鬼= =)

只不過,一時大意的我居然忽略了這傢伙的惡搞功力啊!


「她知道我們的孩子死了,卻只說,『那麼,我就沒有跟你在一起生活的理由了。像你這種男人,沒有人會需要你。』然後,提著行李、扔下一張紙就走了。」片桐續說。辛馨一愣,這並沒有出現在劇情上。


記得嗎?這是Dream的其中一個橋段。

結果我弟開始發表意見了。

「然後片桐把那張紙翻開,原來是一張快過期的100元百貨公司禮卷!」

「那是離婚協議書啦!」我抗議。

我弟完全無視的說下去。

「片桐就說:啊!原來我對妳的價值,就是一張快過期的100塊禮卷嗎?」

「會不會太悲情了……?」

我為片桐感到默哀啊。



片桐笑笑,「所以,不同時間,最愛可以是不同人的。我也曾經以為,我最愛的就會是那個女人了,但我現在不再這麼認為了呀。該過的,就讓它過了吧。」



當我說到這裡的時候,我弟好像已經認定那張紙的身分了。

「妳看!明明就禮卷嘛!該過的『禮卷期限』,就讓它過了吧…妳看,多符合啊!」

「……要不是你祖宗就是我祖宗,我應該已經開始問候族譜了。」

「明明就是事實。」我弟還有點委屈。

……你委屈個鬼啊!!



不過最後,辛媽媽依依不捨要走之前卻留下了一句話,令辛馨微笑了。

「不過阿馨,我發現妳的時候,妳的手傷口就被包紮過了耶,旁邊還有一碗拉麵的碗…啊是誰來過又走啊?!也不把妳送到醫院……」辛媽媽百思不解。




「不過阿馨,我給妳一張1000元的百貨公司禮卷,拿去好好花喔。」我弟再度發揮氣死人的功力。

我已經氣到要吐血了。

不過我弟還沒掰完。

「結果辛馨一看,居然已經過期了!於是辛馨感慨的說:啊,媽,原來我連快過期的價值都沒有了!」

然後呢?

「……」

他的姐姐我,Game Over。

氣死。
 

短篇──Dream(鬼畜眼鏡同人)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