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OS:啊啊,沒人回文,難道我的伏筆都是白寫,還是在讀者的眼中是白爛?)


(
兩樣都很糟啊Orz)


「頭好痛……」意識逐漸恢復的弦月低聲的呻吟,卻發現自己在學校後邊停腳踏車的地方。


然後,旁邊還有一個討人厭的人。


「歸羽樓…
!


「噢,學長,醒了啊。」歸羽樓的笑極度的刺眼。


「果然,目標是放在霜舞的身上嗎
?」弦月低低的說道。「應該是之前的混混搞的鬼吧?


NO,學長,你只對了一半。」歸羽樓惡意的笑笑:「這次的目標不只是霜舞學長,你也是。而且鱷魚只是一半的幕後策劃者……」


「另一半,是我。同樣的,對你有興趣的,也是我。」


「你…什麼意思
?」弦月不能明白。


之前的混混會想找霜舞報仇,這他能明白,但是歸羽樓對他有興趣,又是怎樣
?


難道,自己會受綁,不是只有牽制霜舞這麼簡單
?


「你一直在校內散發著光芒呢…學長。全校的第一名、考試品行的模範生、家境富裕的家庭、出眾的外貌……你知道嗎
?你的那個後援會,有個女生是我暗戀了很久很久的,從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時候就喜歡她了,但是她卻愛上你…加入那個會以後也沒變,她一直想找機會接近你。我在她的心目中,從來就只是最好的朋友……」怨毒的說完,歸羽樓拉出另一個眼神已經有點渙散的女孩子。


「小藝,妳不是一直想接近弦月學長嗎
?我照約定,把他帶來給妳了……小藝,小藝,高興嗎?


「羽樓,不要這樣,不要這樣。」名喚小藝的女孩子長相其實相當的漂亮,雖然跟歸羽樓那張精緻的臉相比有點略差,但也十分的清秀可人。只是小藝不知道被羽樓怎麼搞的,精神似乎有點失常,只是不斷重複「不要這樣」。


「你對她做了什麼
?」弦月皺著眉問。


「她知道我的計畫之後一直想阻止我,我只好注射一點
FM2給她,讓她安靜點。」羽樓滿不在乎的說,又笑著低頭向小藝說話:「看,高高在上的學長,主動關心妳了呢。」


「不要這樣,不要這樣,羽樓,你知道這不是我要的──」小藝的聲音轉為哀鳴,這大概是她最清醒的時刻:「求你,羽樓,停止吧,一切都還來的及啊──」


「你給她注射
FM2?!你是不是她朋友?!!」弦月不敢相信,這傢伙根本是喪心病狂了吧!


「我是瘋了,但我瘋的很快樂…為了小藝的願望,什麼都是值得的,小藝當然也得付出一點代價對吧
?反正我是藥頭,小藝就算成癮了也沒什麼關係,我多的很呢。」歸羽樓從輕笑逐漸的放肆狂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小藝,我是妳的朋友,我做什麼都是為妳好哦。」


美麗的眼睛綻放出瘋狂的光芒,歸羽樓拿出一盒藥膏快速在弦月和小藝的鼻下抹過,然後把小藝推向弦月,「小藝,好好讓他愛妳吧。」


「你
?!」弦月接住無辜的小藝,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在開始緩慢的灼熱起來,小藝也開始喃喃的說著:「好熱哦。」


「好好享受小藝的身體吧,我沒有動過她,她還是處女。」歸羽樓淒然笑笑。


「你明明心很痛,為什麼還要把她推給我
?!是男人就去追自己喜歡的女人啊!」弦月氣極。這男人怎麼這麼奇怪!


「就算追不到自己喜歡的女人,也別把她推給我要的男人好嗎
?」突然,一個聲音從前面傳來。


「霜舞
!」弦月慌忙把小藝放在地上,打算跑過去。


不過,歸羽樓卻拿一把小刀抵住弦月:「別動
!


霜舞上下打量了下歸羽樓:「嘖,只有外表沒腦袋啊
?為什麼我的敵人老是些蠢貨?


「你
!展霜舞,你不是應該去陳志剛那邊?


「說到這個,你居然讓鱷魚去綁陳至柔
?你知道有多少幫派的龍頭認她當乾女兒嗎?抓她?鱷魚那幫應該全滅了。不過志剛沒顧好弦月,這讓我挺不爽的,回頭再找他聊聊吧。」霜舞自顧自的說下去。


「陳至柔當人質是沒腦的鱷魚說的,可不是我。」當初鱷魚還說不會讓陳至柔有外界通訊的機會,不知道
GPS很好用嗎?死不相信,不關他的事。


「哦
?那麼,透明的海洛英結晶是怎麼回事?身為毒梟的你,不覺得犯這種錯有點蠢嗎?」霜舞諷刺的說。


「透明的…怎麼可能
!我拿給正華的明明是三級海洛因……」


正華是弦月班上的同學。看來放那包毒品的就是他了。


「太信任部下是你的錯。海洛因很貴呢,相較起來,古柯鹼似乎稍微便宜點嘛。雖然判的罪比海洛英輕一點……」


「你說,正華敢黑吃黑我
?!


「看來是這樣沒錯。」霜舞撥了撥頭髮,愜意的看著羽樓。


「哼哼…」羽樓卻笑了:「無所謂,反正學長還是在我這邊。」


「在你那邊又如何
?」霜舞卻一臉毫不在乎的樣子。


「你不在乎他嗎
?!」羽樓有點動搖了。


霜舞只是淡漠的看著他。


「該死…
!」羽樓正在尋思能制伏霜舞的方法,卻忽然感到弦月不見了?


抬頭一看,霜舞已經似笑非笑的望著他。


「所以說,笨就是笨哪,真的相信啦
?」霜舞嘲諷的說完,足不點地的帶弦月離開了現場。握了握懷裡的錄音筆,霜舞滿意的笑笑。


但懷裡的弦月,卻心事重重。


「弦月,你沒事吧
?」到了教室的前面,霜舞關心的問著弦月。


但弦月卻抿著唇,不發一語的走進教室。


也許是受驚過度了吧
?霜舞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雖然,心的其中一塊地方,不知不覺的痛了起來。


**


「羽、羽樓。」望著看他們走後就不發一語的羽樓,小藝努力的想叫他。


「小藝……」羽樓的瘋狂不再,而變成了兩眼無神。


「對、對不起,我失敗了,我不是妳最好的朋友。」羽樓喃喃的念著。


小藝緩慢的爬過去。身體的燥熱不再,但被毒品侵蝕的身體很虛弱。


「羽樓,是我的錯,我一直沒發現你……」小藝盡量保持著清醒。毒癮一直在蠢蠢欲動,但小藝拼命的克制下來。


「小藝,妳有什麼錯
?妳只是愛他而已啊,錯的是我,是我。」羽樓悲痛的抱住她,瘋狂過後,他才發現她已多麼虛弱。


「羽樓,你還是我很好的朋友,我最喜歡羽樓了。」小藝憐惜的摸摸他的頭。


「對不起,我陪妳一起戒毒。」


「嗯,你也不要販毒了好嗎
?這樣才是我認識的、我最愛的羽樓。」


「別輕言說愛這個字,小藝…妳會害我又一次受傷的。」


「也許、我們可以試試看。」


「小藝…別可憐我。」


小藝不說話了,只是笑。


也許未來,也許他們的關係真的能進步也說不定。


這次的事情過後,小藝並不恨這樣的羽樓。因為羽樓即使瘋狂了,卻還是沒有玷汙她,抱她的力道還是很溫柔。


她想治癒羽樓眼睛裡的痛。花多久都沒有關係,小藝在心裡笑著。

 

 


**
註釋**


Q
:古柯鹼(可卡因)不是白色的嗎?


A
:這個嘛,古柯鹼有無色及白色兩種,毒品類唯一無色結晶的只有古柯鹼。為什麼要寫無色,這就是為了當伏筆啦~


古柯鹼是無色或白色片狀結晶體,海洛因則是白色結晶粉末。


Q
:古柯鹼和海洛因判的罪?


A
:古柯鹼和海洛因同屬一級毒品,其實罪應該判的一樣重。但是海洛因照作者的推測應該又比古柯鹼重一點,因為海洛因容易死人也容易上癮但不容易戒掉,相較之下古柯鹼就輕一點囉~不過也是很難戒啊~據說讓人生不如死(神曲的煉獄?)


順帶一提:


一級毒品
(海洛因、古柯鹼)


販賣、製造、運輸:死刑或無期徒刑


意圖販賣而持有: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
(七百萬元以下)


三級毒品
(FM2)


非法使他人施用:五年以上
(五百萬元以下)


施用:進勒戒所勒戒,前科登錄


小說當然不提那麼多,現實生活羽樓是要被處死的喔
!而且他又在小藝不願意的情況下讓她施用FM2,罪上加罪的勒~


Q
:古柯鹼和海洛因的價格問題?


A
:電視報的都是夾帶海洛因嘛~所以說海洛因偷帶不進來(偷帶進來還會報嗎?),價格就高啦!供需理論咩,當然還是推測……不過根據維基百科說的,海洛英是嗎啡家族裡的精製品唷~換句話說就是純度高。所以說,價格一定比較貴!


Q
:海洛因的分級?


A
海洛因按照純度而分成4級,其中1號至3號海洛因一般在較落後的地區出售,純度最高的4號海洛因多售予富庶地區。以香港為例,4號海洛因已完全取代3號海洛因,但自1990年以來,四號海洛因的純度不斷下降,現時的純度是44.97%[引用:百科]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