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弦月:為什麼把我們擱了兩個月以後突然想寫我們?我演的很累耶。)

(霜舞:你的意思是…你對我的情感都是假的嗎?)

(弦月:…我又沒這樣說。)

(霜舞:但是你心裡這樣想。(咬手帕))

(作者:夠了喔你們,我當導演兼編劇兼製作沒拿錢都沒叫了,你們吵什麼吵?)


最近,幾乎全班都知道,弦月在跟霜舞生氣。

霜舞遞東西給他,他再也沒也多跟霜舞聊上幾句;霜舞跟其他人聊天時,他會假裝有事而匆忙走開;放學的時候,弦月也沒再跟霜舞一起走了。

全班─包括不干涉學生間事務的輝儀─都很好奇:為什麼?

不過盡管弦月對霜舞這麼冷,霜舞還是假裝沒發現似的繼續跟弦月聊天,繼續把弦月也扯來加入話題,繼續拉著弦月一起走。

每個同學都暗自佩服霜舞的無視(厚臉皮?)功力。

啊,不算是每個,因為正華在霜舞交出錄音筆之後就被強迫轉學了。沒什麼人懷念他。至於小藝跟羽樓,他們兩個一起從人間消失了,小藝的家長氣得說要告羽樓誘拐未成年少女,也是這個時候,弦月和霜舞才知道羽樓是貧民窟的孤兒,根本沒有家長,社福機構連管一下都懶,放任羽樓去慢慢墮落。

很久之後,霜舞透過網路得知羽樓和小藝逃到了香港,居然還在那被一對夫婦誤以為孤兒收養。此是後話了。

不過現在的弦月沒有什麼心思去管那對朋友情侶。

他煩自己的事就煩不完了。

弦月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硬要跟霜舞賭氣這麼久。他明明知道那只是權宜之計,為什麼看到霜舞那種淡漠的眼神,聽到霜舞用那種不在乎的聲音說話,他會難過生氣呢?

如果霜舞著急的表現出在意的樣子,最後弦月一定會真的被當人質好讓羽樓脫身。萬一羽樓瘋狂一起,把自己殺了好看霜舞悲傷的樣子都有可能。如果霜舞一失去理智,自己就會陷入危險,這種事弦月也知道。

可是…自己就是會傷心、會難過啊……

為什麼?為什麼?

就因為霜舞的眼神?

他的眼神,淡漠的眼神,對自己的傷害很大嗎?

那種不在乎,一副自己怎樣都跟他無關的眼神…啊啊,別再想了別再想了……

腦海裡,卻沒辦法的浮出一次又一次那種傷人的眼神。

「嗚…咳!咳!啊啊,不要再想了啊……」躲在浴室裡,弦月讓自己隨著衝下的水聲哭泣,甚至哭的嗆咳起來,只覺得頭很痛,心也在刺痛著。

那樣的眼神,真實的教人椎心,弦月根本沒辦法再回去以前緊緊相依的生活。

為什麼?誰來告訴他呢?

只是迷惘。

**

霜舞感到很煩躁。

他幾乎不能忍受弦月這樣的疏離,弦月躲在實驗室裡,他知道。可是他不能進去,因為他跟夜曇說好出了實驗室就不會再回去了。

想必夜曇不知道弦月能進得去實驗室。

但是弦月不僅在學校表現那種不冷不熱的態度,甚至在家裡也不讓霜舞抱了,她總是淡淡的回一句:「人總是該學習不依賴人生活的。」

霜舞很難過。

弦月是在被綁了之後才這樣的。所以在羽樓和小藝要逃走之前,霜舞去找過他們。怎麼查到的,就是靠志剛的幫忙了。

「你到底對弦月幹了什麼?」霜舞問。

「我可沒給他碰毒啊,他只碰到我的麻醉藥跟春藥。」羽樓戒備的看著霜舞,護著小藝,「是你的問題吧。」

「我沒做什麼吧。」霜舞努力回想。在他看來,每一步驟都很合情合裡啊?

「學長,羽樓沒說錯,原因真的是你。不過如果弦月學長是因為你的話,那麼,你該感到高興了。」小藝微笑的看著他。她覺得,她應該知道為什麼。

「那樣的眼神,如果換做是我來承受,我也是受不了呢。」小藝輕聲的呢喃。

「哦……我不會的。」離小藝最近的羽樓聽到了,抱緊了她。

啊啊,在沒冷戰之前,他也是這樣的抱著弦月啊。霜舞想。

霜舞並沒聽到小藝的最後一句話。

「我會回去想想的。好好過生活吧,不見了。」霜舞準備離去。

「不問我們去哪裡?」羽樓不相信。這麼簡單就可以擺脫他了?

「最好別讓我查到呢。我不問,你們自己藏好。」霜舞頭回都沒回,直接離去。

**

見過羽樓他們以後,又過了兩天。

這兩天哩,霜舞還是沒有察覺為什麼。他太理智了,唯一的情感就是對弦月的喜歡。

終於在沒辦法之下,霜舞不得以求助了看起來應該很厲害的某人。

**

弦月在慢慢冷靜下來後,終於覺得就算生氣,這麼久也該夠了吧。

「霜舞同學?」被他問到的同學似乎非常驚訝弦月會主動問起霜舞的下落:「哦,我剛剛看到他好像在涼亭那裡。也許你可以去那裡試看看。」

「謝謝。」弦月道了謝,無奈的看男同學驚嚇的跑去宣傳「弦月要跟霜舞復合了」的消息,真是的,要不要再加一句破鏡重圓算了?

慢慢走向涼亭,弦月在思考要怎麼跟霜舞說話。

「我們和好吧。」好像怪怪的。

「今天晚餐我們一起去餐廳吃。」不過也不知道不負責任的媽媽什麼時候回來,生活費要不要省點比較好?

「對不起,我不應該跟你冷戰。」可是弦月不覺得自己有錯。

就這樣左思右想的,弦月到了涼亭。

然後他全身發冷。

霜舞坐在那裡,跟至柔有說有笑的。不時一起大笑,霜舞有時也認真的聽至柔說話,他從沒看過霜舞這麼專注。

騙人的。騙人的。

弦月覺得有一股酸味在心中蔓延。

即使我跟你冷戰,對你也不痛不癢。

然後你還跟別的女生笑的那麼開心。

嫉妒…他在嫉妒至柔嗎……?

原來是這樣。原來、他會生氣的原因是這樣。

在極度的心痛中,弦月終於發現……

原來不知不覺中,他愛上霜舞了。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rett
  • 雖然我還沒有時間拜讀大人的這部作品
    (↑怎麼搞的放假比沒放假還要忙...)
    我還是要說...
    看到這篇開頭的OS我大笑了
    (噗)
  • 大人您辛苦了(肅然起敬)
    我們老師這次寒輔上一上居然忘了出寒假作業~所以算賺到一次吧?
    不過補習班還是很沒良心Orz

    朝歌 於 2008/02/11 16:42 回覆

  • Everett
  • 國三啊....(摸下巴)
    這時期老師們一定都在洗腦你們
    "熬過這段時間就輕鬆了"對吧......
    (↑被洗腦過的人Orz)

    (高三會更糟糕→小小聲的說)

    雖然我很想說上了大學就"由你玩四年"
    但是那絕對絕對是騙‧人‧的!!!(指)

    加油吧!(拍肩)
  • 沒錯沒錯~
    現在滿習班也是無良的說「問問題到12點也沒關係哦」,真是罔顧學生回家安全啊(泣)

    高三啊˙˙(遠目)我能不能念到都要看基測了T_T

    我媽叫我大學自力更生...要輕鬆是不可能的......

    我會努力的!!(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用?)

    朝歌 於 2008/02/11 20:2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