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弦月:標題根本是騙人的吧……)

(作者:小說本來就是一篇篇的唬爛啊。)


距離他們的互相告白,又過了兩個禮拜。

弦月真的開始有會精盡人亡的覺悟了,為什麼霜舞可以做那麼多次都不會累,白天還可以精神奕奕的去上課?

這樣的生活雖然有點累,對於他們兩人而言,卻還是很幸福的。

但是,他們似乎都忘了一件事……

***

在家裡的客廳裡。

「啊…霜舞……」弦月半裸的掛在霜舞的身上,雙腿無力到幾乎站不穩。

霜舞的分身仍然在弦月的花心不停的抽插,低低的喘氣道:「啊啊…再一下吧…」

就在他們同時到了愛情的天堂時,大門剛好喀拉一聲打開了。

「我回來囉……哎呀呀。」

弦月和霜舞驚訝的看向大門,然後霜舞鎮定的發言。

「媽媽,可以請妳先把門關好嗎?」

闖進來目睹這一幕的,正是他們的母親──

展夜曇。

***

「嗯,很好,任務完成。」等霜舞和弦月把身上的痕跡的清理乾淨,正襟危坐在夜曇面前時,夜曇微笑的對霜舞說道。

霜舞的眼神立時變的空洞無神,機械式的問道:「母親大人,請問想要我怎麼銷毀自己呢?」

「霜舞!你在說什麼?!」弦月恐懼的看著霜舞,那個被遺忘多時的猜測浮了上來。

霜舞是媽媽做的機器人。

他要失去霜舞了嗎?

原來一切的一切…最後,仍然是假象?

「不用這麼快,恢復吧,我不想破壞你。」但是出人意料的,夜曇卻對著霜舞下了另一個指令。

霜舞的眼神又回復了光彩,取而代之的情緒叫困惑。

「媽媽…這是為什麼?任務完成了,把我留著對妳而言不是沒有意義嗎?」

「但是,你對我的另一個兒子很有意義啊。」夜曇欣賞著弦月一開始的臉色,從蒼白逐漸變的紅潤。

畢竟這是那傢伙留下的惟一一個遺物,再怎樣討厭那死老頭還是……

夜曇陷入遙遠的回憶。

「該是讓你們知道你們是怎麼創造的了。」

***

一切的緣起自夜曇大學的時候。

夜曇是理科的天才。文科天分雖然只是平均值再高一點,理科──意謂著生物、物理、化學、地球科學和數學,她無一不通。不過,大部分教過她的老師都不知道她有生物的天份,畢竟生物算是自然科裡的背科,而夜曇對背東西的天份只算中上程度。但是,生物圖鑑和數學物理化學的公式例外。

也許夜曇上輩子是達文西。大學的老師都這樣開玩笑的說。

夜曇十七歲就直接跳級到了大學,然後就在待了一年以後又進了研究所。

然後就這樣,遇到了那個一輩子都被她叫做死老頭的那個人。

殷望陽。

望陽是她的研究所指導教授,只不過很不幸的,從一見面開始,他們兩個就不對盤。

「研究所不是乳臭未乾的小鬼待得下去的地方。」殷望陽冷冷的說。

「研究所也不需要一個老頭整天在那說教不動手。」夜曇也非常冷淡的說道。

在一旁看的同學們似乎都看到夜曇和望陽的眼神相交迸出了火花…當然不會是一見鍾情。

「我才三十四歲!」

「都差了十六歲了,你敢說你對我而言不是老頭?」

「死小鬼!」

「死老頭!」

夜曇的研究所生涯就在這樣的對話中開始了。

就這樣,一邊做實驗,一邊不停的鬥嘴,過了兩年以後,夜曇終於論文過了望陽銳利的眼睛,即將從研究所畢業了。

就在夜曇要畢業的前一天,望陽卻反常的約她去喝酒。

「死老頭,你可不要酒後亂性啊。」

「死小鬼,會這樣的是妳吧。」

「呿,我酒量好得很。喂,幹嘛找我出來啊,被女朋友甩喔?」

「我才沒女朋友那種麻煩的生物。小鬼,等妳畢業了,誰來陪我吵架?」

「你有被虐狂哦?這麼喜歡吵?」

「只是我會覺得滿無聊的而已啊。妳不會嗎?」

「哎呀…說的也是。」

「乾脆我們來結婚好了。」

「白癡…你聽過哪一對新郎新娘是為了吵架結婚的?」

「不然還有更好天天在一起吵架的辦法嗎?」

「哼。看你可憐,我就大發慈悲救你一命,陪你天天吵架好了。」

「死小鬼…等結婚後妳就等著被我罵哭吧!」

「死老頭,你就不要被我嗆到離家出走!」

然後他們就結婚了。

當然了,雙方的家長是不知道原因的。

後來他們又這樣過了十幾年。他們的容貌因為一次實驗被射線照射產生異變,從未衰老過。

直到有一天,望陽跟她打了個賭。

「死小鬼,我們來比賽吧!看誰的作品最完美!」

「比就比啊!說吧,題目是什麼?」

「製造人類!」

這就是弦月和霜舞產生的由來,也是望陽死去的原因。因為在製造弦月的過程裡,望陽竟然在他從事科學的過程裡第一次失誤了。但這個失誤卻也要了望陽的命。

這也是弦月身子特別弱的原因,因為望陽還沒把弦月的免疫系統做完全,所以弦月只能算是個「半成品」。

唯一幸運的,是夜曇還來的及見望陽最後一面。

「老頭,你還沒完成比賽耶!棄權不是科學家該有的行為喔!」夜曇難忍悲傷。

到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愛情,是否已經太晚?

「夜…夜曇,幫我叫他…弦月。」

弦月未滿。總是有塊缺憾。

遺憾的,是沒辦法再待在夜曇的身邊吧。

這也是望陽第一次叫夜曇的名字。

「殷望陽!給我好起來!」

「對不起…還有,我愛妳。」

然後,望陽就走了。

「笨蛋…我才終於發現你還滿帥的耶……」握著望陽逐漸冰冷的手,夜曇低聲說。

之後一邊撫養弦月長大,夜曇也一邊做出了基因改造者──霜舞。不過為了以防萬一,她加了一片控制晶片在霜舞的腦袋,也告訴霜舞任務完成就會被銷毀的事,算是給霜舞一個心理準備。

因為當初是比賽「完美人類」,所以夜曇做的性別是男生,這樣才能在床上的時候也保持完美的攻之地位。

事情就是這個樣子。

***

「所以說,我還是贏了唷,死老頭。哈哈哈~」夜曇得意的仰天大笑。

「所以說,當初我覺得有陰謀,果然是真的。」弦月萬分無奈。

「所以說,媽媽,妳現在打算怎麼辦?」霜舞問。

「哦,對了,我回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啦。哪,就是存摺跟提款卡和現金,我決定搬到那死老頭的墳墓旁邊去天天嘲笑他,叫他每天想罵我都不行。」夜曇把她說的東西都扔到了桌上,輕鬆的又揹起她的行李:「嘿呀~兒子們,拜拜囉。」

弦月和霜舞相視一眼。

「我想媽媽應該很愛他吧。」

「嗯。至少我們沒有失去對方,還真是幸運。」

兩個人的手不知不覺的握在一起。

「我愛你。」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恭喜啊XD

    寫完啦XD
    (↑又不是你寫的幹嘛那麼開心...)
    雖然我還沒有從頭開始看 Orz
    總之恭喜你XD
    (↑因為我老是寫不完啊T^T...)
    (每次都放著本文不寫跑去寫番外...囧)
    (不然就是隔了一段時間看了不滿意又重寫....)
  • 哈哈~我也很慶幸自己有寫完故事的一天(遠目)
    這一篇寫的還滿順的,大概是因為拼命想搞笑的關係(?)
    也祝你的小說能順利完成喔XDD
    如果無聊的話這篇也會寫幾篇外篇吧...不過應該是BG向的就是了.....

    朝歌 於 2008/02/28 15: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