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Mr.R:晚安,各位年輕的小姐們。自從片桐稔先生的生日過了以後,時序不知不覺來到春夏交接的四月呢。雖然本多先生能夠擁有兩個不同性格的戀人,但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他是和他較熟悉的那位Normal克哉一起慶祝唷。

Mr.R:那麼,讓我們一同觀賞,在這一天裡,他們是怎樣慶祝的吧。

***

今天是四月十一號,星期五。

然而,坐在本多的休旅車裡的兩人目的地卻不是キクチ公司,而是在櫻瓣吹拂之中的仙台。起因在昨日下午要下班時,片桐微笑的把他們留住了。

「明天是本多君的生日呢,恰好遇上了禮拜五……你們想休個假一起出去玩嗎?」

關於為什麼片桐課長會知道他們在一起的事,那又是一年前的一個突發事件導致的結果……所幸片桐課長雖然40好幾了,卻沒有心臟方面的疾病,而且對這種事的接受度也算高,不然下場真不知道要怎麼收拾。

「聽起來是個好主意。克哉,怎麼樣?一起去趟小旅行吧。」本多露出一貫開朗的笑容。

「嗯,我們去十和田湖看櫻花好不好?」克哉有些內疚,這幾天為了御堂部長臨時加給他們的工作,克哉忙得暈頭轉向,早忘了這禮拜五是本多的生日了。正好今天也完成了工作,出去放鬆一下應該不為過吧。

「路上小心。唉,我也好想跟孩子一起去看櫻花啊……」片桐有些慨歎,但還是打起精神跟他們道別。如果當初一切都沒發生,現在的他會不會還是和妻子一起坐在櫻花樹下呢?

「那,課長,下禮拜一見,我和克哉就先走了。」本多沒聽到片桐後面的嘆息,跟片桐道別後,就跟克哉一起回家準備這三天兩夜的小小旅遊計畫。

事情就是這麼回事。

從早上大約8:30時開始趕路,在下午2:40左右本多和克哉就到了第一天的休憩處──仙台。反正他們有三天的時間,不用第一天就急急忙忙的趕到十和田湖嘛。

去了民宿放好行李後,他們兩個漫無目的的在街上亂逛。盡管只是Window Shopping,他們還是覺得滿好玩的,或許是因為身旁有深愛的人陪著,雖然沒做什麼,卻也覺得有趣──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因為被御堂壓榨太久,結果只待在東京裡沒去其他地方,看到仙台自然覺得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傍晚時分,他們相偕回到民宿,用過晚飯也沐浴過後,兩人穿著略嫌單薄的浴衣,相依在暖爐旁,看著敞開的落地窗外,庭院裡的櫻花在沁冷的夜裡像春雪般飄落,別有一種淒美。

「本多,」出神觀看良久後,克哉問出了他忍了很久的問題,「你的家人沒有催過你結婚嗎?」

「有啊,不過我哥哥一直在替我拖著。」

本多的哥哥是知道他的性取向的,但他沒有厭惡也沒有大肆張揚,只是用這種方式無言的支持他。

「為什麼問起這個?」本多由疑惑倏的轉為不安:「你的父母…在催了?」

「…嗯。他們說,都快28歲的人了,至少要帶個女朋友回家讓他們看看。」

克哉是佐伯家的獨子,家人的憂慮也是必然的,更何況佐伯家是個非常傳統的家庭,篤信傳宗接代這檔子事。

本多也知道。

所以他也沉默了下來。

窗外一陣強風襲去,櫻瓣頃刻漫天飛舞,在缺了半邊的月透著朦朧的光裡,顯得格外皎潔。

也讓人更心碎。

「如果你結婚了,我們…還是朋友嗎?」本多失了他的強勢─這種情況要人如何強勢?─他苦澀的問著。

離別不僅在秋天,春天一樣有著離愁,一樣有著心神俱滅的悲傷……離別,是每分每秒都有可能的事。

「我不知道…我明明喜歡你,要我怎麼把你只當作…朋友……」克哉閉上了眼,秀美的臉龐上是深刻的痛。

明明還有眷戀,還有愛。

怎可能控制自己,不投向情人的懷抱?

怎可能和一個沒有情感的女人同床共枕?

怎可能不在夜闌人靜時,想著愛人在每一次激情過後的和自己的喁喁私語?

愛的越深,分手後的每次見面,都只會傷的更重。

克哉不想受傷。

可是眼前,只有一條路能讓克哉選擇。

「克哉…你有沒有想過坦白?」本多又問。

「我父親他太守舊了,決不會接受的。」克哉低著頭。

本多覺得,克哉有點聲調不穩的感覺。

他低下頭,吻住了克哉,在嘴裡漾開一股鹹澀的味道。

本多憐惜的用指腹抹去克哉的淚痕。「克哉…別想那麼多了。今晚,看櫻花吧。」

不要再管現實如何了。

至少我們兩人,現在還在一起。我們,還未別離。

「對不起,今天是你生日,我卻哭了。」克哉的眼眶依然泛紅。

本多把暖爐移開了些,攬著克哉的腰。

「其實呀,」本多忽地岔開了話題,「在大概兩個禮拜前吧,我家附近也有一株櫻花開了唷。但那時看的跟現在比起來,卻沒有這麼漂亮。」

「東北的櫻花比較美嗎?」克哉莞爾了。

「不是。都是櫻花,能差到哪去?」本多笑著。「是因為,多了你陪我看櫻花的關係。」

「本多……」克哉怔了。

「吶,克哉,以後每年都陪我來一次這裡吧。」本多的笑容裡,永遠不存有陰霾。

只要每年能有一天像這樣獨處,一起看這樣美麗的櫻花,那不就夠了嗎?

何必要強留什麼呢?

「嗯,明年再一起來吧。」克哉終於笑了。

把對方一直烙印在自己的心上,就永遠不會別離。

只要始終牽掛著對方,婚姻又是什麼阻礙?

只要願意,只要真心的話,

愛,永遠長存。

*

Mr.R:哎呀,想不到這兩人也有如此感性的一面哪。不過,也許事情是會有轉機的呢,每個人心中總是會有年少時留下的遺憾啊……做父親的,也不會希望自己的孩子和自己一樣抱著心痛走完漫長的人生吧?

Mr.R:那,下次再見面的時候,就是九月二十九日,御堂孝典的生日了。各位小姐們應該猜得出御堂部長和誰共同度過生日吧。呵呵,九月二十九日時,期待我們依然在夜晚相遇……

*

寫完了………………………………………………(默)

我對本多真的沒有愛。(默)

這一篇寫到中間時不知為何趴在桌上拼命笑,真是糟糕啊,明明是悲劇不是嗎?

最後那幾句話真是背德……(遠)

為什麼這篇沒有H?

請注意,地點是「民宿」,在人家家裡做真的很不良……(喂)


話說,御堂美人的構想真的很難想。

把十個天馬行空不著邊際胡思亂想的點子刪刪刪到最後,我總算是挑了三個點子出來。不過我再怎麼愛眼鏡X御堂這對,還是沒那個耐性寫三篇,所以……

1.西雅圖

2.公司的晚宴

3.夜店

請無聊經過的讀者幫我選一個題材吧!請善用留言在這邊文章的下面留下你想看的故事編碼!(反正只是打個數字嘛,舉手之勞謝謝)

5/26截止。(希望不要沒半個人留XDD)

故事當然是在9/29發表囉。

話說那麼早就寫是有原因的,9月御堂,10月秋紀,11月太一,12月克哉(自P萬歲XD)……每個月都趕一篇文實在太困難了,靈感不是每天都上門的。(遠)

最後…謝謝您的收看,9/29號同一時間請準時收看下集,拜拜!(基測啊…)(飄)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kylain
  • 你不喜歡本多啊XD?
    我覺得他還不錯的說~
    (我朋友好像也對本多沒什麼愛XD)

    眼鏡X御堂篇的,我覺得以"公司的晚宴"還不錯XDDDD
    不過還是看要由月遙你最後想怎麼寫啦XDDD (說廢話)
  • 我對兄貴的興趣不大~
    本多在我心中的排名大概是第六名吧...

    嗯嗯,謝謝你的意見~
    其實三個我都寫得出來,但是不保證一定寫得很好˙˙
    所以才要徵求意見嘛XD

    朝歌 於 2008/04/13 07: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