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已經錯兩題了。
全身泛著一股緊張的顫慄感。

讀了三年,汲汲營營的,不過為求此刻金榜題名。
Pressure。
抽空上網,不過發洩情緒。
好像自己,總是落敗的一方。
但我沒有後路了。
再退一步,即是深淵。
無望的深淵。

第一天的路走完了。
第二天的路,還很漫長。
我不想笑了。
沒有笑的理由,何必牽動嘴角?
困難的想逃脫絲線織成的網。
成績為緯、未來為經的網。

若是成績差了,大約,我也沒有存在的理由。

命運總是如此玩弄著我。
但凡是人,總要依歸它的指引,不論那通往何處。
但在逃脫命運的同時,我又信仰著上帝的光。
是不是很矛盾?我亦不知為何。
只是,崇敬的,看著光。
然後信仰。

明天如何,未知。
現在的我,只餘下疲倦。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