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篇不必去找上集在哪的文~~

簡單來說,我懶的寫上集了!我要寫H!(滾來滾去)

介紹一下人物:

攻──赫亞:商業聯盟盟主,身家不可細數,金短髮紅眼,個性霸氣,私下獨佔欲很強。

受──夏斐洛:殺手集團雪喋血的護法殺手之一,被派去除掉威脅到委託人商家的聯盟盟主赫亞(當然後來才知道這是個局),卻意外愛上赫亞,甚至自願獻身。黑長髮藍眼,個性有點彆扭,是個很專情的人。

配角──安琴:赫亞的得力手下,在赫亞旁邊才僅僅一年就發揮其實力,然而他的真實身分是──



「赫亞……求求你……」夏斐洛的雙手被縛住、拉高,綁在偏低的樑上,讓夏斐洛一絲不掛的身子吊在半空中。

赫亞冷笑,粗暴的連著算珠拔下算盤上的一根木條。

「哼哼,想不到堂堂雪喋血組織的殺手也會求饒啊?我以為只有在床上的時候,才聽得到你用「求」字呢。」

話聲剛落,赫亞驀然將手上的帶珠木條毫不留情的塞進夏斐洛美麗的菊穴。

「啊啊啊──!」算珠尖利的邊緣割破夏斐洛柔軟的內壁,鮮血暴湧而出。夏斐洛盡力的放鬆自己,好讓內壁別把那根該死的木條夾得這麼緊。

然而,放鬆過後,算珠輕輕柔柔的掃過內壁而帶來的蘇麻感覺不禁讓夏斐洛渾身起了一陣陣的舒服的顫慄。

「真淫蕩…夏斐洛,原來你做愛的時候喜歡用道具?嘖嘖…我以前都不知道呢。不過,無所謂……今夜過後,你就不存在了。」殘忍的說著,赫亞將更多的木條送進夏斐洛的體內。

「啊啊── 你、你一刀結果了我吧,拖著我……做什麼?雪喋血不可能因為我的死就放過你……還不如去想想怎麼滅了雪喋血……」夏斐洛艱難的說著,內壁已被算珠割裂了十數道傷口,只要他一放鬆,算珠引起的快感就又逼得他又一次夾緊內壁,再次承受痛楚……快感和痛苦交互折磨著夏斐洛,他的精神已經瀕臨渙散的邊緣了。

「閉嘴,我就是要折磨你,要你在我手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赫亞忽然暴怒起來,拉出所有的木條,珠子頓時四散了一地。
沒有間歇的,赫亞將自己粗長的男根刺入夏斐洛艷麗的小穴,從後抱住他來回的衝刺。夏斐洛的身體在半空搖晃著,被迫迎合著赫亞的動作。

「啊哈……嗯嗯……我不行了……好痛啊!赫亞……赫亞……啊啊……」夏斐洛的眼神迷濛,身體被酥麻的感覺佔據著,甚至不自覺的用空著的雙手套弄著自己的陽具,想要更多的快感。

「說啊,說你想要我,賤貨!」赫亞的汗水滴落,陽具被夏斐洛的內壁吸的幾乎要洩出,然而赫亞仍然一次次的頂到夏斐洛的深處。

「嗯啊…赫亞,我愛你…我想要你……求你再快一點、啊啊啊……好舒服……我愛你,赫亞,赫亞!」夏斐洛哭叫著,乞求赫亞更深的進入。

赫亞的身子震了震,但沉浸在快感的夏斐洛並沒發現。

他說了什麼?

「為什麼說愛我還要背叛我!夏斐洛!你這個口是心非的賤貨!你對幾個男人說過這種話?!」赫亞悲憤的說,力道大到夏斐洛幾乎以為自己將被貫穿。

「我的第一個男人是你啊……哈啊啊…赫亞……對不起…………」夏斐洛浪吟的聲音漸趨微弱,幾乎消失。

「夏斐洛,你說什麼?」赫亞的心神大亂,報告上不是這樣寫的!

但是夏斐洛因為剛剛算珠割裂傷口失血,又跟赫亞這樣激烈的做愛,已經休克了過去。

「夏斐洛?夏斐洛!」

***

坐在傷口感染而發高燒的夏斐洛床邊,赫亞的眼神冷凝。

「安琴!你為什麼這麼做!」

一向最信賴的部下,竟做了假報告!

夏斐洛是雪喋血的人沒錯,但夏斐洛從未以自己的身子接近獵物──除了赫亞!

赫亞想起夏斐洛自願獻身的那個夜晚,夏斐洛眼裡的快樂……

夏斐洛,我能不能……假設你把我當成特別的存在?假裝你說你愛我,是真的……

被押著的安琴不馴的抬起頭,「主人,你沉迷的太深了!我可以假裝視而不見夏斐洛的感情,但我不能看不見你的!如果你沒有沉的這麼深,我或許不會在意……」

「安琴……你愛他,對不對?」突然,一直高燒不退的夏斐洛竟醒了過來,悽楚的問。

赫亞猛然回頭看向夏斐洛,安琴大吼:「不用你管!你這個間諜!」

「我知道你愛他……從我發現你這樣專注的看著赫亞的背影,我就知道了。殺手的靈敏力,本來就該高點。」夏斐洛自嘲一笑,即便他有著殺手的直覺,愛人要設計自己時,卻渾然未知。

「所以,安琴,你設計我跟夏斐洛,就為了你愛我?」赫亞陰狠的盯著安琴的雙眼。

「我沒有設計!夏斐洛本來就是雪喋血的人!」安琴怨恨的說道。

「我脫離了,安琴教主,或許你該回你的辦公室看看?」夏斐洛居然微微的笑了起來。

現場幾乎每個人都是一臉驚愕,安琴的驚駭更甚,但他馬上壓下情緒,冷靜的說:「夏斐洛,你瘋了?我是赫亞的屬下,可不是你口中的教主。」

「安琴教主,你的耳飾。你在跟我下了命令以後,忘了拿下來了。」夏斐洛輕輕的說。

「你……!」安琴驚慌起來。自己竟犯了這樣不可疏忽的錯!

赫亞當然也認得雪喋血教主的傳教之寶,紫艷晶耳環。

「安琴,你究竟是什麼居心?」赫亞怒問。

「我只是想留在你身邊。」安琴完全消失了那股氣勢,低低的說道。「若是出賣一個殺手,就能換到你的信任,那麼就出賣吧。」

「於是你安排夏斐洛到我身邊,然後再伺機告訴我夏斐洛是雪喋血的人。」赫亞懂了安琴的心機。「作假報告,只不過是嫉妒夏斐洛……」

安琴微微一笑。「沒錯。我輸了,今後,雪喋血就交給夏斐洛吧……教主輸給底下的人,教主之位也得讓出,雖然我非常不甘心──」

話聲未落盡,安琴已吐出一大口艷紅的血,身軀緩緩倒下。

「安琴!」赫亞愣住了。安琴…自殺?

「赫亞…說你愛我,好嗎?看在我當了你一年的屬下分上……」安琴偏過頭來看著赫亞。

「對不起,我不能。」赫亞溫柔的看著夏斐洛。

「原來,原來我早就輸了。哈哈哈──」原來他早已輸的徹底,在赫亞的心中,夏斐洛的分量早贏過了他!

笑聲漸止,安琴閉上了眼,流下最後一滴淚水。

希望來生的時候,我是你最愛的那個人。

夏斐洛帶著悲傷看著安琴死去。

教主,我為你奉獻了幾乎一輩子,我只想保留最後那麼一點東西。

赫亞只是木然的看著安琴,然後指揮其他屬下帶走安琴的屍身,用左右手的禮節隆葬。

一切,終於落了幕。

***

「赫亞,雪喋血的殺手們要怎麼辦啊?我不想管耶。」過了幾天,夏斐洛煩惱的來找赫亞。

啊,說的也是,安琴死後夏斐洛就是教主了。

「給我好了。」赫亞決定了那些殺手的用途。

之後赫亞開了一家武術學館,老師就是那些「前」殺手們。因為雪喋血的入教有受過嚴格的精選,每個殺手都是才貌雙全,倒吸引了不少客人,也讓赫亞海削了一筆龐大的學費。

過了幾個月以後,赫亞默不吭聲的跟夏斐洛結了婚,兩人從此過著……你追我打的幸福日子。

「你到底要不要再說一遍我愛你?」赫亞拼命追著夏斐洛,纏著他再說一次愛的誓言。

「不要!」夏斐洛一邊跑一邊微笑。

反正知道就好了,如果再說一次,他真怕會被衝動的赫亞押上床。

不過生氣的赫亞為了給他懲罰,最後還是瘋狂的愛了他一次,夏斐洛真覺得最難消受酷男恩啊~

但,這就是幸福吧?

望著氣急敗壞的赫亞,夏斐洛無聲的說了三個字──



End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