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是畢業生領獎代表的排練。

望著四周肅穆的人群,忽然有種不真實感。

真的要告別國中了。

國小時不甚在意,因為知道國中同一學區的大家,還是能夠見面。

現今,卻是茫然。國中畢業後,同學們總會去別處展翼,分數是一道牆,隔開國中三年的喜怒哀樂和友情。

總要散的,天下無不散的筵席。

只是迷惘,和一些的不捨。

畢業後,大約也見不到他了。想當初,小三的青澀歲月,心中總暗暗假想他是我的敵人。燁...嗎?我從未這樣叫過你,因為你該是我的敵人,我從未跟你說過多少言詞,大概連朋友也算不上。

但是當我看到你的校排日漸下跌,我的心也逐漸下沉。

我想衝到你面前,要你振作起來,把我的成績蓋過。

你曾經是我的敵人。

但只是曾經了。

今天看見你,竟沒有任何的波紋盪漾。只是漠然。

是你選擇了墮落的,燁。

或許見不到你的消沉,反而對我是種仁慈。

我不能想像你的成績跌落校排的百名外。

其實也不關我的事。但你是我的敵人,曾經拼了命只為追上你腳步的敵人。

我只是不希望看你這般沉墮。

也許我喜歡過你?但小學往事,對我已是模糊一片的記憶。當中印象深刻的,大概也只剩對你強烈的執著。

比寫功課的速度、比集卡的速度、比誰的成績高......好強好勝,我不惜耗盡一切也要贏你。

然後你輸了。

然後你消失在我的敵人名單內。

如果沒有對你的競爭,我不可能竄上前三名。

照這樣看來,我可能還必須感謝你。

希望畢了業以後,你會變得更強,重新贏過我。

我不在乎輸,我其實也只是跟你競爭那份快感罷了,沒有對手,比賽也沒有意義。

話說回來,我也找到新的競爭對手了,辣椒。

還有狐狸。他們都夠強,我跟他們纏鬥了三年,還是屈居他們之下考了個第三名。

很好玩。

但我卻突然沒來由的懷念你。

或許只是要畢業了的關係。

嗯,或許。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