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畢業典禮。

我沒哭,倒是導師和同學們都哭得悽悽慘慘戚戚,獨留我一人清冷。

小學時,至少回家時還哭了一場。國中畢了業,竟是未流一滴淚。

成長了,眼淚也壓抑在無盡的日子中,融進愁腸裡的苦澀。

反正很久以前,我就決定不要再悲傷了。

是不是無情,倒也不是重點。

只是感懷罷了,畢竟總有過三年青春的揮灑。

***

昨日是縣長獎學生們的照相日。

真是無趣到了極點。MP3早已不堪使用,左邊的聲音總是斷斷續續,惹得我耳膜發疼。

無聊至極,竟也想了一個故事,但沒有筆,不過只是一些幻想,倏忽即逝的那種。

後來倒是和帶隊的老師聊了起來。許是那時想將要畢業,竟也肆無忌憚的同老師談天說笑,溫柔文藝的男老師大約覺得我很煩吧?但他不以為忤,至少他臉上並未有生氣恙怒的樣子。

哎呀,以後就見不到老師了......其實老師們人都是很好的。

當初也是拿我們學校的某兩位老師當作BL的題材調劑身心呀。這也是璃心幻願的由來呢...只不過小攻老師實在太有居家好男人的形象了,自從卸了身教組長的位置,連上課學生無理的嬉鬧也視若無睹,反倒是小受老師升上身教組長的位置後越來越有鬼畜攻的味道,不時和男生(野男人)(錯)勾肩搭背,讓我們這群腐女學子暗自扼腕(妳扼什麼腕呀),更常想小攻老師一定是在暗中垂淚(人家才沒有).......

呵呵,這也是上學的樂趣之一啊......不過之後就沒有了。

啊,說到小攻小受老師們,有件事非得題不可,因為這是讓我和朋友們發誓把他們湊在一起的原因......

話說我最好的朋友兼腐女同好狐狸是班長,每個禮拜五總是需要交回點名簿,當然也會碰見小受老師。結果有一次我們就聊起來了。

阿貴:「咦?老師,你也會掛小叮噹吊飾在辦公桌旁邊喔?」

小受老師:「這是張老師(→小攻老師)的啊,小叮噹是他的最愛喔。」

我&阿貴&狐狸:「!!!!!!!!」

小叮噹是小攻老師的最愛。

小攻老師最愛的小叮噹掛在小受老師的桌邊。

這是怎樣?這是怎樣?!!!

存心要我噴血而亡嗎!(不是)

我早就知道你們一定有姦情了!從實招來吧!(大誤)

噢,事隔這麼久我還是興奮到心臟狂跳啊!!萌度滿點!!

不對,本來是要營造哀傷的氣氛,怎麼越來越搞笑...?

啊啊,不管如何,總之是畢業了。

什麼都沒了。

國中三年,終是消逝了。

但是,Memories are here.

No one can steal them now.

I won't forget!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