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是雪喋血殺手們的故事唷^O^

總之這個系列就等於H啦~

這個故事我可是乖乖的寫了上集說!

赫亞跟夏斐洛的上集生不出來,反正大家大概猜的到上集的內容吧?

一般來說這系列故事都是短篇小說,可以保證的是一萬字以內。(故事總是牽絲般的越來越長...寫到最後連一開始的熱情都沒了)

下集...努力生產中Orz

最近覺得自己好色QoQ(這是第一天的事嗎?)

***


走在人潮洶湧的都市裡,呼吸著污濁的空氣,恩維拉總是有種奇怪的感覺,彷彿他的頭髮隨著風的拂弄變得越來越長,一路蜿蜒下他的肩膀、腰部,逐漸到了地面……恩維拉抬手撥弄了一下頭髮──什麼都沒有,還是那頭燦金的短髮,時下年輕人最愛的那種髮型。

恩維拉難得的皺眉,奇怪起自己的幻覺。

身為一個殺手,小小的幻覺在關鍵時刻,依然足以致命。

恩維拉是雪喋血殺手長老團的人之一,雖然年輕,但年輕代表的是體力,也是殺手最倚賴的資本之一。殺手若還需要經驗培養,早在第一次任務時就該變成一具屍體被棄屍荒野了。

雖然做的是見不得光的工作,恩維拉依舊喜歡陽光,非必要,他並不想成為夜行性動物。反正上工時,他幾乎都會用自豪的變臉技術換張臉接近羔羊。羔羊──恩維拉一向用寵溺又殘忍的語氣說出這兩個字。

騙走羔羊們的心,殺死他們時再喚出這兩個字,欣賞羔羊臨死前的表情,是恩維拉最大的癖好。

不太像殺手慣有的隱密作風,恩維拉耗時耗力,殺的不只是羔羊的身體,還有他們的愛情跟靈魂。因為這樣,恩維拉的單子反倒是不少。

但恩維拉最近卻為了自己的幻覺推了所有的單子。他不要因為該死的幻覺,賠了自己的命。只是這樣煩擾下去,恩維拉大約要賠了自己所有的信譽。

「該死的。」恩維拉低咒著,消失在人群裡。

***

這晚,恩維拉做了夢,難得的夢。因為恩維拉屬於淺眠型,夢只有在深沉的休憩中才能稀有的獲得。

「妳的頭髮真美……深沉的黑色,長得像條河似的。眼睛也好美,孤沒看過像妳一樣的黑色眼瞳呢。」

「不祥之兆?孤是祥瑞之人,強留妳也不會怎樣的。呵呵,妳是在擔心孤嗎?」

「妳沒有名字?就喚妳默姬吧。」

「默姬…妳真的美極了……妳的身體竟能白皙若此,孤從未擁有過比妳更美的姬妾……」

夢裡有一個藍髮灰眼的男子,而恩維拉是那個被稱為默姬的女子,擁有一頭蜿蜒的長髮,從不開口說話。

夢沒有做完。不知道為什麼,恩維拉就是知道。

但做了這個夢之後,恩維拉的幻覺卻消失了。莫名煩躁的他,立刻接了一個單子。

***

「默?很好,從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床伴了。」金髮碧眼的男人微笑說道。

坐在恩維拉對面的是恩維拉這次的羔羊,寇恩‧馬斯。

恩維拉扮演的是妓院的男妓,頭髮染成了黑色,眼睛也用變色隱形眼鏡弄成了黑色,頗有東方面孔的味道。寇恩雖然是大老闆,卻從不避諱自己是同性戀者的事,經常出入類似的場所。

默則是恩維拉的化名。不知道為什麼,恩維拉直覺的用了這個字。

恩維拉討厭直覺,因為直覺代表不經大腦思考。但是看見寇恩的第一眼,他卻決定了用這個名字。

靠著口技,恩維拉……默輕易的讓寇恩開口贖身。

默嬌艷的笑了。他可是很少當零號的呢,因為一號要擄獲羔羊的心也容易些,況且,羔羊這暱稱也較適合零號。重要的是,他怕痛。

但零號也沒什麼不好,甚至羔羊死前的表情會更精彩,常讓默覺得犧牲小洞是值得的。

默俯下身去,直接在老鴇面前替寇恩口交。他輕柔的逐漸含住寇恩的巨根,感覺到寇恩剛剛才滿足的陽具又逐漸勃起。

老鴇識趣的退下。

默調整了一下姿勢,靈活的舌頭舔著寇恩巨根的皺褶,故意輕輕的掃過寇恩的前端,苦澀的愛液從寇恩的前端分泌出來,寇恩的陽具頓時脹了兩倍,頂到了默的喉嚨,默有點難受,仍帶著嫵媚的神情,吞吐著寇恩。

「嗯…默,你是我碰過口技最好的男人…我不在青樓射兩次的,走,跟我回我家。」寇恩難耐的打橫抱起默,走往司機等待的地方。

默始終艷笑著。但眼神,卻從一開始的波瀾不驚,突然轉為複雜──

最好的……嗎?

***

車內的隔音黑色玻璃一升起,寇恩的手便不安分的伸進默的衣服裡,開始套弄默的男根,默舒服的嬌吟,更讓寇恩難耐慾火,差點不顧司機還在現場就跟默做愛。

糾纏的到了目的地──床上,寇恩和默早就一路從大門脫衣服脫到房門外,兩個人已經一絲不掛。

「默…你全濕了……」寇恩狂野的吻著默,默的嘴裡還有他精液的味道,更讓寇恩興奮的理智盡失。

「唔…嗯哼…你要讓我把剛剛的做完,還是直接插了我?」默放浪的問,長指撫觸著寇恩的胸膛,挑逗的圈住寇恩的紅珠。

「你都濕了,再幫我吸的話,你自己會先射吧?我可不允許你比我早到高潮啊。」寇恩把默壓到床上,默的腰抬了起來,自己露出了小穴,臉上滿是春色的說:「那是當然的啊,我的自制力可是很強的。」

「哼哼,自制力很強會像現在這麼淫蕩啊?我倒要看看你沒了自制力的樣子!」寇恩邪肆的笑著,用力一挺,深深的埋入默已被自己流出的愛液弄濕的小洞。

「啊啊、啊哈…為什麼你一頂就是那個點啊!」默的媚叫讓寇恩更加的興奮了,那裏脹大到了極限,讓默的臉痛苦和快感交織。

寇恩嚙咬著默的白頸,「默,你好緊…怎麼能夠這麼緊…你根本是要男人死在你身上!」

「謝謝誇獎,如果能贏你會讓我更高興。」默的手指緊抓著寇恩的肩膀,輕輕的把氣息吹在寇恩的耳朵旁。

「別想!」寇恩力道一次次的加大,默忍不住呻吟:「啊啊…哼啊……不行啊嗯,你這麼快……算犯規…啊啊…哈啊……我快不行了……」

「騷貨…真不愧是青樓出身的,表情真夠淫的!」寇恩興奮的說,直白的煽情話語,讓默難耐的射出。

寇恩也立刻釋放忍耐已久的精液,身上沾黏著寇恩和自己精液的默顯得格外的性感。

「你輸了,默。」寇恩微笑。

「竟然輸了……說吧,你要什麼啊?我可是被你包了耶,手下留情一點。」默因為浪吟而沙啞的聲音顯的媚惑力十足,寇恩馬上想到了處罰方法。

「洗一洗身子,我們先去吃飯吧……默,我想,你會在我家待得夠久。」寇恩邪魅的說道,看來他非常滿意默的技巧。

「如果你沒踢我出去的話,我會在你身邊一輩子。」默的話語一逸出,兩人頓時怔愣了一下。

似曾相識的一句諾言……

***

當晚,睡在寇恩身邊的默又做了夢。

「默姬,皇后的位子定是非妳莫屬了,孤只愛妳,今生也只會立妳為后!」

「默姬,叫出來啊,妳的聲音很好聽的…總是讓孤興奮……跟妳做愛一直都是孤最享受的時候……」

「默姬,跟孤在一起一輩子吧。」

跟孤在一起一輩子吧。

說的角色,倒是顛倒了過來呀……

默睜開了眼,現在不過清晨四點而已,寇恩仍舊睡著。以一般的殺手來說,這是最好的下手時機;但默從不一般。

況且,默有預感,困擾著他的幻覺,肯定和寇恩有關。

最重要的是,寇恩做愛的技巧,真的夠棒啊。默忍不住微笑了。

***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