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沒人鳥我QoQ

我幼小的心靈受創了......(最好是)

好啦是真的有一點想哭...花這麼久打出來的東西耶...

嗚嗚嗚......><

***

早上七點,寇恩家的長型餐桌已經整齊的擺滿能想的早餐類型。

法式吐司、各種三明治、英式鬆餅、中式粥品是基本的四樣,飲品更是五花八門蔚為奇觀,若說這裡是個小型buffet大概不為過。

據寇恩的說詞,早餐尚算簡約,至少只用一張長餐桌;若是晚餐時常需宴客,用上三四張桌子皆屬平常。

「默,過來。」默正打算在寇恩的對面坐下時,寇恩微笑的招手。

「嗯?…喂!我要吃早餐啦!」默一走到寇恩身邊,寇恩便把他攔腰抱起,放到一旁沒放餐點的空置餐桌上,讓他平躺著。

「默,這是輸了的代價哦……脫衣服吧。」寇恩曖昧的笑笑,又走回原本的長餐桌拿起了幾樣食物,再走到默的身邊放下,來來回回拿了好幾道餐點。

默狀似無奈的嘆了口氣,把自己光裸的身子現出,然後挺有閒情逸致的拿起寇恩拿來的烤土司開始吃起來。如果不趁現在吃,他怕等一下寇恩的懲罰會讓他沒力氣吃。

「嘿,默,這是我要吃的唷。」寇恩笑罵,心情還不錯。

「你要吃為什麼把我放在這啊?」默問,雖然他大概知道寇恩想做什麼了──恩維拉前前任的羔羊也被恩維拉這樣戲弄過。

「乖,躺好。」寇恩不直接回答默的問題,開始仔細的用食物在默的身子上拼起拼盤。

「這樣我又得洗一次了,六點才洗過晨浴而已耶……」默抱怨著,但寇恩隨即在默的嘴裡灌了一口紅酒,並且命令默不准喝下去。

人體食物拼盤大功告成,寇恩隨即吻上默的唇,先輕輕的廝磨舔吻那兩片柔軟,才撬開默的嘴,默隨即將紅酒混著自己的津液哺過寇恩的口,酸甜的葡萄風味正適合做為開胃用。

寇恩的嘴一路往下,在默的鎖骨享用了有著鹹味的法式吐司,到了默微微挺立的乳峰解決奶油義大利麵,還惡意的吸吮殘留的奶油醬汁,感受到默鮮紅的乳珠在自己的嘴裡顫動,默的下身不由自主的挺立,頂到了寇恩的腹部。

在默的肚臍迎接寇恩的是柔滑的烤布丁,寇恩毫不客氣的一口下肚,「順便」伸出舌頭意猶未竟的舔了一下「餐盤」──默頓時覺得酥麻感從腳趾一路蔓延到了寇恩舔舐的地方,情難自禁的嬌吟了一聲。

「快…快點……啊哈、我快受不了了……」

「還沒完呢……默,放在你身上的食物特別好吃呢,美味到我想要把餐盤也一起吃下去……」

寇恩把微溫的咖啡倒在默的下身,然後伸出舌頭舔淨,咖啡的苦澀染上愛慾的味道,在寇恩體內化為炙熱的熱流集中到他的下腹部,昂揚著頂著他名貴的西裝褲。

寇恩直接扯下他最愛的長褲,順手把底褲也扯下,深深的貫進默的體內。

「啊啊…嗯……拜託趕快動,我的裡面好癢喔……」默呻吟著,雙手手臂環上寇恩的頸子,腰部不斷的律動,像在渴望更多的快感。

「小騷貨…昨天才上過你,怎麼你今天還是這麼緊?」寇恩咬牙忍住想射的慾望,

「我保養得宜。」默的回答很妙。寇恩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開始在密穴裡來回衝刺。默的內壁柔軟的吸住寇恩的陽具,寇恩的男根也撐大著默的小穴,兩個人忍高潮都忍的很辛苦。

「啊啊、哼嗯…哈啊啊……寇恩,你肯定搞死過很多男人!」默咬牙切齒的說。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寇恩的汗水滴落在默的身上。

倒挺準的,默在快感一波波的衝擊模糊的想。跟我搞過的男人都會死,寇恩,不會例外,雖然寇恩真的是他碰過最能讓他欲仙欲死的男人。

但是想到要寇恩死,默卻意外的對這念頭感到強烈的排斥。

『前生已經負了他,今生,我要自己選擇屬於我和他的命運……』驀然,默的腦海浮現了一個女聲,悲憐的語氣讓默的思考一頓。

她是誰?那個他…又是誰?

然而高潮的快感席捲了默最後的理智,他放浪的叫喊,至於奇異的女聲,就這樣被他壓到腦海的底層。

***

「出門小心啊,不要太累撞到柱子。」看著腳步虛軟,已經重換了一套衣褲的寇恩,默帶點幸災樂禍的說道,雖然他自己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沒你的烏鴉嘴保佑的話,我想我應該沒那麼離譜。」寇恩沒好氣的說。

默的動作突地一頓,臉色沒來由的沉下。

「怎麼了?」身為生意人的寇恩敏感的察覺默的情緒變化。

「沒什麼。」只一秒,默的臉又回復了原先欠人修理的樣子。

「那我走了,回家等我繼續分個勝負。」寇恩懶的多問,坐上司機等候多時的豪華轎車去公司。

確定寇恩已經走遠,默才進去別墅裡頭。

***

拷貝完寇恩電腦裡所有的商業資料,再用快速的手法換了一片遊戲的片子當做幌子──預防監視器的存在,默準備來個小憩。

商業資料也是雇主要的,那個人打算趁寇恩死掉時搗毀寇恩的公司,真是打的好算盤。只是莫名的,默開始厭惡起這個沒見過面的雇主。

搞什麼?自己公司拼不過別人的就乾脆耍暗殺手段?他誰不挑挑到寇恩幹什麼?從寇恩的電腦資料看起來,寇恩的帳清清楚楚,一絲不苟,絕不浪費一毛錢在無謂的應酬交際上,報出洽商的餐廳也都是極富盛名的正當飯店,連家酒家都沒有。

看來寇恩雖然私生活不太檢點,公事時卻從不馬虎。默挺欣賞這種人的,相對的討厭搞偷偷摸摸手段的雇主,也有點自我厭惡。

真是夠了,這年頭專殺好人就是了。

發現到自己滿腦子轉著「不要殺寇恩」念頭的默怔了一下。不對,寇恩是好是壞並不關他的事,這是Case,不應該有個人情感的。再說,他又不是沒殺過好人,前前前任的羔羊不也是個仁君,還不是讓他奉政敵之託殺了?

睡覺吧,大概是太累了才有這種奇怪的念頭。

但是默沒想到,他又做了夢,而且,他終於聽見了默姬的聲音……

「默姬…快醒醒!叛軍賊子已經攻入宮城了!跟孤走秘道避難吧!」

「如果你先走的話,不是可以逃的比較快嗎?為什麼要來找我?」

「因為,孤愛妳啊……默姬?!」

「如果你不來、如果你先走……我就不必選擇要不要殺你了……為什麼不先走!為什麼要讓我痛!」

「孤…終究是孤身一人嗎……?默姬…為什麼要殺孤?」

「我不能不殺你,但我可以選擇陪你。」

「呵…至少孤得到妳的愛了……只是…咳咳…唔──」

「眺悔…來生,我賠你今生我該給你的。我…先走了……」

「默姬!」

刀刃刺進身體內該有的痛楚,默沒感受到。

當心更痛的時候,什麼痛苦也理會不了吧?

默姬死了。眺悔,那個藍髮灰眼的皇帝也大限不遠。

無以言喻的心痛……默從夢裡驚醒,痛苦的捂住心口。

「眺悔…寇恩──我該還給你的,今生我會償還……」默喃喃的念著。

眺悔…眺悔……你給我的愛太重了,至少,我該還你一條命。

今生,我還給寇恩。

來生,我們再一起吧?

默銷毀了寇恩的商業資料拷貝片,替寇恩的資料做好防護程序,把密碼傳了簡訊給寇恩。

蕭索的,默走出寇恩的家門,回首望了望之後,默不再回頭,奔返雪喋血的總部。

***

「恩維拉!你瘋了?」掩著白紗的教主一向平淡的聲音出現震驚,原因在恩維拉的請求。

「請教主用我的命,換下寇恩的命,拒絕那個人的案子。」恩維拉平靜的再說了一遍,眼睛始終盯著教主耳上的艷紫色耳環。

「為何對寇恩‧馬斯痴心若此?」教主恢復了冷靜的聲音,層層的白紗望不清教主的表情。

「我前世欠他的。」恩維拉說道。

「恩維拉,別耍嘴皮子。」教主警告的說。

「前朝最後一個皇帝衛眺悔是他的前世,我是衛眺悔的皇后默姬。」

「那個有名的女刺客皇后……是你?衛眺悔,那個昏君是寇恩‧馬斯?」教主嘆息,「恩維拉,你可能太累了。」

「你可以讓我接受回朔催眠,我沒說謊;還有,不要說眺悔是昏君,他不是!」恩維拉當殺手的七年人生裡,第一次對教主頂嘴。

「傳言默姬最後是殉情而死,並非被衛眺悔反擊,看起來是真的。」教主冷哼。「罷,看在你身為長老的份上,我答應你;但是,你要自我了斷,且需自毀容貌,你可願意?」

恩維拉緊抿著唇,抽出小刀,在自己的臉上畫下深深的一刀,原本俊美的容貌頓時被毀。

「去別的地方死吧,自己想想怎麼埋葬自己。」教主揮揮手臂,不再管他。

臉上血泉噴湧,恩維拉腳步仍穩穩的走離。

「謝謝您……」

教主依稀聽見恩維拉的低聲話語。

恩維拉的深情,讓教主想起了自己。

「這藥膏在恩維拉自殺以後的一刻鐘內塗上傷口;藥粉灑在恩維拉臉上的傷。別讓他發現是我做的,把他送回寇恩‧馬斯家。」教主輕聲對身邊的心腹吩咐。心腹領命而去。

教主沉重的嘆氣。他憐憫了寇恩和恩維拉的愛情,誰能夠…憐憫他……?

赫亞……

***

「默?想什麼呀,出神啦?」寇恩輕聲的喚著今日的新娘子──默。

寇恩和默都愛慘了對方,最後乾脆痛快的結了婚,省的將來又出什麼亂子。

現在,「恩維拉」已經死了,活下來的,是默。

默大概猜的到是哪個人有能力治癒他心口的刀傷和臉上的傷,他不懂為什麼,但他感謝他。

教主……

「沒啊,在想我們是不是該換一下床上的地位?」默邪佞的微笑。

可惜笑不到一分鐘,笑容就跳槽去了寇恩那裡,默只有無力嬌吟的份。

「真卑鄙……」

「呵呵,你只有被我吃的份,吃我等下輩子吧!」

下輩子啊?

笑容重新綻放在默的臉上,他主動吻住了寇恩。

好啊,你前輩子的愛我還了,下輩子換你還我囉。

記得啊,誓約的期限,是生生世世。


END


***

唔啊──結束的有點草...

不過看到逼近6000字的稿我就崩潰了...(掩面)

錯字麻煩幫我挑一下嘿^^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嘎啦啦
  • 哇阿啊啊~
    超好看的><
  • 是說這篇已經是好舊的稿了說(遠目)
    謝謝XD

    朝歌 於 2010/02/14 17: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