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et in L.A.※
坐在飯店提供的車上,看著夕陽暈染出漸次的色彩,紅、橙、黃,分離的清清楚楚,卻又是相融在逐漸暗下的天幕裡。一排整齊的棕櫚樹,在最後的霞光中曳出淡而長的影子。

近一點兒的景是工整的房屋。若說街道是格線,房子即是位於格子內色彩各異的棋子。道路縱橫交錯而延伸向看似無盡的遠方,那是通往地平線的旅程。

車子行走間,穿梭過無數的高架橋,出橋的那一霎那,天空瞬時無垠般展開,潑灑出一幅名為洛杉磯落日的水彩畫──連綿的細緻景物,遠處是不絕的山巒。那便是只在書上理論般矗立的洛磯山脈嗎?籠於霧裡似隱若現,臥眠在天地相交的一線間。

逐日行駛,落磯山脈屏蔽了落日,只透露了一絲餘暉。沉淪下山脈,那輪紅日一點一點的消失,微光黯淡下來。接下來的時間,屬於夜。

※A Night of Las Vegas※
隨著遊覽車入了城,放眼望去,霓虹燦爛了一城,宣告這裡屬於迷幻與沉淪。遊客的眼將被她的燈光眩目;遊客的耳將只能聽進Casino裡執掌命運的機器聲;遊客的手將只懂得投下賭注;遊客的心將被名為Las Vegas的城市束縛。

紙醉金迷是這裡的寫照。每個賭徒的表情都多變:狂喜,懊喪,猶豫,無法置信……。那面部所產生的最精采表情,代表命運女神微笑的一瞬間──只是女神微笑的含意,操縱賭徒們一夕致富,或是傾家蕩產。

除去賭博的場所,Las Vegas也有充滿藝術的一面,例如凱薩宮裡面完美的希臘雕像噴水池。選擇希臘諸神作為主題值得遊客會心一笑,正因希臘諸神是最有人性的神明,也更適合詮釋Las Vegas;又如Ballegio的大廳,上方天花板那五彩荷葉的設計令人目眩神迷;甚至還有縮小版本的巴黎鐵塔、凱旋門等,每個遊客必定驚艷不已。

所謂的Show亦是Vegas吸引人潮的一點。其中最有名的一定是Ballegio的O秀和水舞。O秀無緣得見,但水舞的華麗與壯觀就已使人心神俱醉。隨著音樂的流洩,水柱柔美的擺動交錯,但在齊齊衝上夜空時又是如此壯闊而震撼人心!水面下的燈光並非多彩的霓虹,不過是淡淡的黃光時明時滅,卻讓人沉醉;水柱嬌媚的一轉,比世上的任何一位舞孃都讓遊客目不轉睛。波光粼粼,在夜下流轉在每一雙湖畔的眼裡。
有什麼能夠捕捉住這種美?即使錄影也無法攝出全景,遑論拍出那種在人群裡無聲流轉的感動。甚至,連一句「太美了!」都說不出來,只能發出單音節「噢!」「哇!」的聲音,表達萬分之一心中的驚嘆!

對於Las Vegas之夜的印象,大約便是如此了。其餘的,就埋藏在記憶裡吧。

※渴望憐憫的姿態※
開往大峽谷的路上是沙漠的地帶,凝視廣袤的黃沙,不禁想起「牧羊少年奇幻之旅」裡對沙漠所描述的讚嘆,「沙漠讓人覺得渺小,因此變得沉默。」

車子在顛簸的土路上前進,揚起漫漫塵土,路的兩旁全是因之而起的白煙,甚至連空調似乎也飄著沙土的味道。固然這是一種不便,但也是當地保護大峽谷的徹底,為了大峽谷的原始面貌得以傳世,這一點輕微的不適也不是那麼難以忍受。

行經一段路程時,兩旁的沙地上生長著一種奇特的植物,類似木本植物的枝幹,枝末卻是仙人掌的模樣。導遊稱這種植物為「約書亞樹」,傳說這些樹是在沙漠裡即將渴死的旅人們,翹首祈求上帝賜給他們飲水,以便能撐過這段無水的路程。於是上帝降下了一道雷,把旅人們變為約書亞樹的姿態,所以這種植物的模樣才會像是向上蒼祈求憐憫的人。

車子不斷前進,沙地上也出現更多的約書亞樹。跟大部分低矮的沙漠植物比起來,約書亞樹算是相當高大。他們的枝幹扭曲盤節,掙扎著仰望上天,希冀神能降下活命的甘霖。所有的約書亞樹──除去枝幹斷折的──末端神似仙人掌的部分無一不直指著天空。他們不甘心的質問上帝為何是自己擁有這種命運,又矛盾的希望自己能活下去。即使是以植物的姿態,困苦的生長在荒礫中,還是不想要死去──

惆悵而嘆息,為了它們艱苦的命運。或許唯一能拯救他們的,也就只有當初把他們變成植物的上帝了。只是,上帝究竟要什麼時候才會幫助他們解脫呢?或者說:上帝,真的會幫他們解脫嗎?



※後記※
這是旅行的隨筆再修了一下以後發出來的,所以都有點短。

我真的不擅長散文。(死)

不過美西真的是滿好玩的啦,有時間要去一下唷。

最後一定要大喊:TonyRami的肋排萬歲!Rio的Buffet萬歲!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