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是怎麼了呢?

總統跟前總統槓上了,大陸的人民來台灣好像就該死。

看到我們的前總統居然揚言說「大陸來的人都是共匪」,我感到非常的驚訝與心寒。

若是這樣,我想我們的論語也不必考了,國旗可以降了, 國父的遺像也能拿去燒了。

需要我說孔子原籍在哪嗎? 國父出生在哪裡嗎?我們的文化的根在哪嗎?

捍衛主權,是很崇高到可以施行暴力的理由嗎?

連國中題目都會考,「羅蘭夫人為什麼要在死前說道:『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也許我們可以替換一下用詞,「主權,主權,多少暴力假汝之名以行!」

頭很痛,全身不禁發起冷汗。

保護珍愛的事物,只剩下暴力一途嗎?

我看了幾則新聞以後,深深在感嘆。

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好人壞人能夠用國界來區分的。台灣就沒有謀殺案?台灣就很高尚了?台灣沒飆車沒火拼沒毒品沒黑心了?

有句話說,「人的前面和後面分別掛了一個袋子,前面是別人的缺點,後面是自己的缺點,於是,人們永遠只看得見別人的缺點,卻鮮少有人記得回頭望一望自己的缺點。」

我不會說新政府完全符合我的期望,但我也絕對不會把別人批評的那麼難聽。經濟不景氣是全球的,如果覺得國外工作機會滿地都是的人,請移民────前提是你找的到。

這個世界不是只剩兩個地方,你不認同一個地方,也不必說的那麼難聽;你支持一個地方,也不必全然盲從。該有的是自己的想法。

就像我現在,明明很想要用粗話去形容我的不滿,但我至少還是努力克制了;大不了回房間關上門痛罵一頓,雖然我更想痛哭一場。

可曾有哪個國家的政治是我們這般?不理智,如何要別人對我們尊重?當我們暢所欲言時,別人是不是嗤之以鼻?

我的頭很痛。

很痛很痛。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