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R:各位小姐們,很高興我們又見面了。這次因為情況有些特殊的緣故,導致我們剪接影片的時間長了些,而大部分的事實都是由唯一在場的第三者:麻倉佳里奈小姐所說。

Mr.R:那麼,就讓我們開始「回味」......那個晚上。

※※※

今天是慶祝我們「勝利株式會社」新產品年銷達到日本第一的慶功晚宴。不過,聽秘書課的一些大姊說,今天也是我們兩位總裁之中的御堂先生生日,晚宴好像也是另一位總裁佐伯先生所提議的。

但是杯光交錯之間,我卻遲遲沒有見到兩位晚宴的主角出現。

「麻倉小姐,佐伯先生呢?我非常期待和他定下新的一次合作呢。」向我說話的應該是哪個公司的專務,但是我實在記不起他的身分,雖然今晚名上只是公司的慶功宴,實際上不少大公司都派了人過來,已經摩拳擦掌的準備和我們開始談合作方案了。不過,這並不在我的職務範圍內。

他會問我也是理所當然,我畢竟是這個宴會的負責人。

但是、佐伯先生不提,御堂先生是絕不會遲到的。甚至佐伯先生會遲到的事也是極少數的重要事情,像是去年的意外......啊,我在想些什麼呀。應該要先聯絡總裁們才對。

「請稍等,我立刻再確認一次總裁們的位置。」我確信自己掛著職業的笑容,走到一旁撥著手機。然而,總裁們的貼身秘書已經先下班了,而總裁的手機也被關了機。

難道...出了什麼意外嗎?

我的心忍不住慌了起來。

應該、要先去找找看他們。也許只是一時忘了。雖然,我自己都不能相信記憶力驚人的兩位總裁會忘記宴會的可能。

我開始往總裁的辦公室前進。

或許,那個時候不要前進的話,對我來說可能會比較好。

只是那時候的我,完全不了解樓梯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如果知道的話...為了總裁們,或者也可以說為了我自己,我一定不會向前走。

※※※

靠近總裁辦公室的附近,有一個廢棄不用的樓梯間,平常那裡的燈泡都有些黯淡,大家都是搭明亮整潔的電梯上下樓。我是個膽小的人,所以我也不太靠近那個地方。

但是當我看見辦公室裡空無一人,正要去別的地方尋找總裁時,我卻突然聽見那裡好像有輕微的...輕微的喘息聲。

我突然萌發了一個現在讓我覺得可笑的念頭:也許那是綁架總裁的歹徒呼吸聲。

一定是的。先跟總裁在隔音良好的辦公室中打鬥,再把總裁拖出辦公室想綁架他們。

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佐伯先生被帶走!

因為這個念頭,膽小的我才有勇氣靠近樓梯間。

但是...我看到的景象,卻是──

............衣衫不整的御堂先生,被佐伯先生壓在牆上。

因為距離和角度的關係,我能夠清楚的看見他們的動作,但他們因為視線死角的原因,應該是不會發現我的。我縮在牆角,看著御堂先生臉上的紅暈,心裡充斥的...算是一片空白吧!

「御堂......嗅著鼻子刺探的人都走了,沒有閒雜人等在這裡。」佐伯先生的語調很溫柔,我從來沒聽過他用那種語調說話。

「但是,宴會需要我們去露面啊...佐伯!」御堂先生急切的話語在尾端忽然揚起,佐伯先生的手指正不容分說的探進御堂先生敞開的襯衫裡,我可以感覺的出御堂先生的身體正在輕輕的顫抖。

「那種宴會比不上我現在想做的事情重要。」佐伯先生慢條斯理的說著,輕輕吸啜著御堂先生的耳垂。

「你想做...做什麼?」御堂先生臉上的紅暈更深,但好像並不抗拒佐伯先生的擁抱。就像是...習慣了一樣。

「想要做什麼呢...我想要扯開你的襯衫,讓你的肌膚上遍佈我的吻痕,讓你的喉嚨為我的動作呻吟,讓你的思想只有我的存在......」

「笨、笨蛋!這種事...這種事,你不是每天都在做嗎?」御堂先生的聲音越來越小,到了話尾幾乎聽不太清楚。

「但是在樓梯間做這種事,你應該是第一次吧,孝典。」佐伯先生聲音裡的笑意更深了。

幾聲窸窣過後,我悄悄的再瞥過去一眼──御堂先生已經幾近全裸,而佐伯先生的西裝褲已經半褪,露出裡面碩大的性器。

看到那個東西的我,一瞬間腦內一片空白。

不,不對,我不該再偷窺下去了。總有個理由去搪塞那群大老闆們...沒錯,就說御堂先生不舒服,而佐伯先生臨時有事吧。我可以的,我可以完美的替老闆們說謊。

我絕對不要再看下去!

但是神開了我一個玩笑。

就在我準備悄悄離開時,我聽見御堂先生提起了我。

「這次宴會是麻倉佳里奈負責的吧?如果找不到...找不到我們,依麻倉責任心重的性格,她一定、會上來找我們的...啊、佐伯!」

聽到上司用嬌喘的聲音稱讚我,實在讓我高興不起來。

不過佐伯先生聽了御堂先生的話之後,慢慢的用銳利的眼神掃向四周。我屏氣看著佐伯先生的眼神停留在我的這塊區域後,又轉開了視線。而我的全身不禁冒出了冷汗。

「不用擔心,她不可能會看到。」佐伯先生慢條斯理的說完,抬高御堂先生的腰,性器抵著御堂先生的秘穴,就用力往前一挺!

「哈啊...啊!佐伯...啊啊......」御堂先生逸出了滿含情事意味的呻吟,我的臉熱度似乎上升了。

「孝典...哼嗯。」佐伯先生發出略粗的喘氣聲,緊緊的擁住御堂先生,我看不見他的表情。

「......這樣的姿勢好痛......」御堂先生難受的扭了一下腰,他的雙腿都掛在佐伯先生的腰間,背抵著牆壁,腰像是被折成兩半。

佐伯先生在御堂先生的耳邊低語了什麼,御堂先生臉上浮起緋紅的顏色,輕輕的舔吻著佐伯先生的脖子,他們的身體互相交纏──

「啊啊──」御堂先生連身體都浮上嫣紅,紫色的眼睛半閉,從性器射出白濁。

佐伯先生跟著悶哼,精液從他們交合的地方緩緩流下,空氣裡滿是情欲。

我的背抵著牆緩緩坐下,不敢相信我就這樣看完他們交歡的過程。

「御堂?──睡著了啊,今天這麼累嗎……」聽見佐伯先生的呢喃,裡頭包含的關心讓我的身體深深一顫。

「那麼,妳想要出來了嗎,麻倉小姐?」聽見佐伯先生冷冷的問話,我的身體又是一顫,不知道要不要出去。

我偷偷的探頭,佐伯先生擁著暈厥過去的御堂先生,頭也不回的說:「麻倉小姐,偷窺似乎很有趣嘛。」

我一時之間還沒有辦法讓大腦接收我的視線所及,只呆愣的聽著佐伯先生的話語。

「如何,麻倉小姐?妳理解我拒絕妳的理由了嗎?」佐伯先生終於回頭正眼看著我,幽藍的目光讓我不寒而慄。「妳現在是不是在想,我是個不正常的人呢?哼嗯,真可笑。」

「我沒有...」我勉強開口。

我有沒有呢?有沒有這樣想呢?

「那麼,記得自己今晚看到什麼嗎?」佐伯先生整理著御堂先生的衣服,語調很輕柔的問我。

「我什麼也沒看見,一直待在宴會裡。」直覺的,我知道自己必須這麼回答。

「很好。」佐伯先生露出微笑,我不安的低下頭。

「妳可以走了。」

之後怎麼回家的,我就記不得了。

這次也是因為那個名叫R的男人問我,我才努力去回憶那個夜晚。

對我來說,那是個很恐怖的夜晚。

如果說出來了,佐伯先生一定會殺了我。

可是R保證佐伯先生不會。

果然,佐伯先生知道我說了以後只是用思考什麼事情的表情看著窗外,還難得摘下了從來不摘下的眼鏡。

對我來說,R先生也許比佐伯先生還要神秘喔。



Mr.R:呵呵,麻倉小姐竟然對我有興趣呢。不過若是對我有興趣的話,或許會...更危險呢。

Mr.R:那麼,訪問就到此結束了,各位先生、小姐們,期待我們下個晚上的會面。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