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穿了,不過只是心情差勁。

總覺得在校刊意外得名以後,我的幻覺反而愈顯嚴重起來。

心裡好幾股的哭聲,或嗚咽、或哭號,還有哭到沒有聲音,只能讓淚珠滑下。

「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呢?」

然後一波波洶湧的故事,一次次走在陽光下也寒顫遍體。

「不要丟下我──」每一個故事,嚎叫的都是這一句話。

我知道我的心情愈來愈難以控制了。

常常笑到出淚的下一秒,便是面無表情。

還可以感覺到那滴淚懸在我的睫毛上,猶豫著要不要掉下去。

我好累,好累,好累。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