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會一直站在你這邊。」

櫻花紛飛之下,對克哉說過這句話的他,在同一株櫻花下說──

「──我從來沒有把你當作朋友過。」

「為什麼?」

即使這樣問了,得到的答案卻讓克哉覺得無法接受。

討厭克哉獲得每一項事物的輕鬆,所以一邊跟克哉做朋友,一邊唆使全班排擠克哉。

約定好兩人要一直當對方的夥伴,卻在畢業的這一天讓誓言破滅了。

此後兩人也不會再見面了吧,升上中學以後,克哉和他就要分道揚鑣了。

──是因為不會再見到克哉,才選擇在這一天坦白嗎?那麼如果不要分開,他會不會成為克哉一輩子的好朋友?

從來沒有失敗過的自己,第一次嘗到了深深的挫折感。但是既然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也只能選擇和對方背道而行。

直到遇見那個黑衣金髮的陌生男子,聽他說:「不如將現在的這個自己完全捨棄,連同生活方式一併改變,變成一個全新的自己。」

──才發現,原來我第一次萌生了想為別人的評價改變自己的想法。

就算被整班同學討厭,克哉也沒有想過迎合他們的心意去改變自己。當然,那傢伙的支持也是原因之一,可是克哉本身從來就沒想過要把自己改成一個「大家都喜歡的克哉」。

但是那傢伙的背叛卻讓克哉有了捨棄的現在這個「我」的念頭。

(我從來就沒有要故意讓他難過。如果一定要輸給他才能當朋友的話,我也可以輸。可是為什麼他一定要背叛我?為什麼不對我坦白?他真的這麼討厭我嗎?)

然後,克哉用力握緊了那個陌生男人所給的眼鏡。

想要把那些全部忘掉,被背叛的傷口、被人嫉妒的才能也一起捨棄,只要做一個平凡人就夠了。

連那個人也遺忘吧,不要再想起來曾經他對自己有多麼溫柔了……




「是,那麼就定在15日在『月天庵』簽約……合作愉快。」

掛上電話,克哉推了推眼鏡,難得的感到疲倦。

在成為鬼畜王之後,R給了他一筆所謂「王在俗世行走所需的金錢」,克哉無可無不可的收下,拿來創了一家新公司──「Inside Black」。

IB的業務蒸蒸日上,甚至已有餘裕做老字號的和菓子店「月天庵」的重建計畫。

然而對於往返Club R與IB業務之間的這種生活,克哉卻越來越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空虛。工作或性都沒有可挑剔的地方,但是那種煩躁感卻一天一天的加重。

一定是缺了什麼吧,但是缺了什麼呢?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會想這麼多無聊事情啊。)

翻開眼前的文件,克哉試圖重新投入工作裡,揮開那些惱人的情緒。

……叩叩。

「進來。」克哉頭也不抬的說。

來人是藤田,他現在的助理。克哉覺得選人麻煩,直接就從MGN把他挖角過來了。

「佐伯先生,外面有一位您的訪客。」藤田的表情略帶困惑。

「我的訪客?是業務員嗎?」

「不是欸,他說是專程來拜訪您。」藤田遞上一張卡,「這是那位訪客的名片……」

克哉接過,卻在上面看到了一個不該出現的名字,霎時間整個身體都僵硬了──

(澤村紀次……他怎麼可能來拜訪我?同名同姓而已吧……)

拼命想要遺忘卻忘不掉的名字。

曾經的……最要好的朋友。

但是這段自以為完美的友誼,早就結束在小學的結業式,那個櫻花絢爛的早晨。

微笑說出背叛我的話的那個人。

「讓他進來吧。」

望出窗外,一片車水馬龍的忙碌景象,空虛感又在此時隱隱作痛。

對那個人無法好好握住的友誼,是從克哉手中流失的事物。或許正是因為那個人將再度和自己見面,心中的空虛才愈加明顯。

澤村紀次。

「達達」的皮鞋踏步聲在外面的走廊迴盪著,隨著接近到辦公室門口,取而代之的是多年沒有再聽過的聲音。比起之前的略高童音,現在已經是低沉的男人嗓音了。然而,其中包含的隱隱嘲諷並沒有因此而改變。

「許久不見了,克哉。過得好嗎?」

克哉轉過身,面向門口。

一樣是一頭柔順的藍黑短髮,細長的眼和克哉有些相似。果然是他,離自己而去的,最要好的朋友。

澤村自顧自的說下去:「14年沒有再見面了吧?從那一天以後。如何,之後的學校新生活過得愉快嗎?」

「你並不在乎我的回答吧,你自己又過得怎麼樣?」克哉看著澤村伸到面前的手,敷衍的握了一下。

「過的算不錯呢,克哉。」澤村露出像貓一般的微笑。

「我就省略我的恭賀了。拜你之賜,我在新學校過的是非常普通的日子,交到的也都是些正常的朋友,這都要感謝你臨別的話啊。」克哉唇角揚起,語中帶刺的反擊回去。

「哼……能這樣獨立一人發展到現在這樣的公司規模,說明你的能力還是沒有退步嘛。──這樣更好,談生意不需要跟個頭腦不清楚的人談,我可受不了中學時你的那副模樣。」

腦海中似乎掠過一個資訊,快的克哉甚至來不及意識到該去分析。克哉決定暫且擱下,先面對澤村話中的第一個訊息。

「生意?Crystal Trust不是跨國公司嗎,我們這種小規模的公司,應該引不起你們的興趣才對。」剛剛看過名片以後,他已經注意到澤村的公司了。Crystal Trust是非常有名的跨國公司,專門收購企業再加以整合然後賣出。但也有不少關於它收購的負面傳言,譬如利用原公司負責人的私生活資訊,威脅負責人不得不賣出自己可能花了一輩子所打造的心血。

「不,能以這麼小規模的公司而收入這麼多的營業額,確實是有值得矚目的價值。」澤村故意否定克哉所言般,大力褒獎著IB。

「聽你的語氣,顯然不是針對我們的公司本身,難不成……」克哉腦海快速掃過最近公司發生的大事件,「跟月天庵有關?」

「反應得真快啊。正確來說,是你們將要在月天庵推出的新商品Doris。事實上,我們公司正在投資『汀堂』……聽過汀堂嗎?」

「當然。」

汀堂和月天庵一樣,也是從江戶時期就開始開店的老牌和菓子鋪。

「我們研發部預計在汀堂推出的商品Slender,性質和你們的Doris非常相近,同樣都是標榜在享用和菓子的甜膩以後仍能保持纖瘦身材的飲料。」澤村解釋著,克哉不動聲色的聽,對於這個第一次聽到的消息感到驚訝。

(他是怎麼知道我們正在開發的飲料性質?是我們這邊的公司,還是月天庵的人洩漏了機密?)

「是嗎。不過我們的Doris應該會比你們早一步推出,貴公司預計要中斷計畫了嗎?」

「不可能,我們日本支部已經投資大量金錢在汀堂的Slender上面了,無論如何不可能終止。」

「喔?也就是說,Slender會和我們的Doris競爭?不過到時候,我不會放棄提告的機會,兩個商品各方面都太相近了,是個巨大的威脅呢。」

「我們當然也不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澤村又笑了,帶著一絲不懷好意,「我們所希望的結果,是你們能夠退出與月天庵的合作案,停掉Doris的生產。」

「你應該也了解,辦不到。」月天庵是IB規模能更擴大的案子,如果在這個時候放棄,不但必須承受成本損失,同時也會賠上商譽,根本是自殺的行為。

「我想也是。」澤村像是想到了什麼,輕笑起來,「我打算再多談一些相關的細節,希望可以折衷出對我們公司都最有利的方案。不如今晚到酒店讓我招待吧,克哉?我們也這麼久沒有好好說過話了。」

克哉凝視著澤村,試圖看出澤村的目的。

心底大概也有數,畢竟他同樣做過這種事。

(想要用這種方式設計我……澤村,你並不了解現在的這個我,我已經捨棄「之前的我」的態度了。)

「隨你吧。時間和地點呢?」

澤村把寫著時間地點的小紙條放在克哉辦公桌上後,笑著說了一句「失禮了」以後,隨即轉過身離開了。

克哉再度看向落地窗外。空虛感已在不知何時消褪了,逐漸升上的是輕微的高昂感與興奮。獵人在捕捉獵物時,總是會不由自主感覺到難以言喻的快感。







克哉x紀次故事第一話!XD

自己感覺是節奏有點偏快,看看以後能不能修正......

下一話就有H囉,是說我覺得克哉被我寫得太溫柔了啦>w<

不過我是很想要把克哉弄的對紀次特別溫柔啦XDD



這個故事是以鬼畜眼鏡裡的No.31結局「鬼畜王」做為延伸出來的故事,所以我打算把它寫成鬼畜眼鏡R的No.22結局形式,不過因為時間上的關係,不可能真的寫出7、8萬字的小說啦,我超懶的(遠)

然後裡面的物品當然不可能全部和R設定一樣啦,有些會改,因為克哉現在是獨自一人了嘛......(景物依舊,人事全非?)(誤)

然後我個人覺得王道太重的人不要看我這篇會比較好,因為這是鬼畜王的結局延伸嘛,克哉對其他原主角的態度是把他們當奴隸唷,不過大概只有御堂會偶爾被我提出來說說吧(奴隸後宮的代表?)(被打)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
  • 萌萌萌

    劇情的感覺很好,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克澤果然就是要這種氛圍=w=

    鬼畜王的延伸嗎,我最喜歡這種了~
    鬼畜眼鏡的每條路線,真的都很有愛,
    雖然比較喜歡眼鏡克哉,可是心底沒有王道。
    結論 我超適合看這篇文 XD
  • 克澤飯又冒出一個了XD

    朝歌 於 2010/11/20 1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