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虐身情節有,慎...雖然沒有鬼畜到哪裡...果然還是圖鬼畜得多......)



「先敬我們居然可以平和的坐在對方的面前。」澤村笑著舉起手中的玻璃杯,薄酒萊的酒液在柔和的燈光下閃出如紅寶石般美麗的色澤。

「確實值得敬一杯。」克哉半自嘲的說。當初明明也下定決心不要再和眼前這傢伙有任何瓜葛,結果為了生意果然還是得拋下以前的不悅。

克哉不動聲色的啜飲著酒,等著澤村先開口。

然而直到主菜上來前,澤村都只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克哉也不表現出急躁的態度,亦不主動開啟對話,只順著澤村的話尾接下去。

「克哉,你現在的嗜好是什麼啊?」

「排球,偶爾會有一兩次去排球俱樂部裡找人玩。」

「哦?聽說你大學時期進了排球社團嘛。」

「沒錯。你的興趣又變成什麼了?」

「咯咯……只是微不足道的興趣罷了,我喜歡收集時鐘,新舊都無所謂。」

「時鐘?」

「是啊,將時鐘固定在那一瞬間,似乎就擁有可以控制時間的能力了……你認為我不是這種人嗎?」

「不,以我的認知,你確實是這種人沒錯。」

「承蒙你的認可了。」

──諸如此類的對話。

克哉知道澤村想要套出他的話,了解他現在最可能被動搖的弱點在哪裡,並且依照Crystal Trust的一貫作風,澤村肯定也已經調查過他在小學以後的經歷。

因此,克哉在面對澤村的問話時,盡挑一些大概已經被調查得一清二楚的事情回答。澤村好像也意識到這點,輕笑起來。

「你對我的防衛心真重啊,克哉。」

「是嗎,我以為我們聊得還算愉快呢。」

「哼哼。克哉,你原本是在MGN的行銷公司菊池的第八課擔任Sales對吧?」

「沒錯,後來我自己出來創業了。」

「MGN的……御堂部長,和你過從甚密,不是嗎?」

「哦?」即使聽見御堂的名字,克哉也沒有因此動搖,「過從甚密,怎麼說?」

「你們似乎已經是可以直接登堂入室的關係呢。那一晚,你們兩人啜飲的紅酒,不會是我們現在喝的這一支吧?」

「賠罪的禮物,當然不能只是薄酒萊而已啊。」克哉勾起了一絲微笑,晃著酒杯的手指沒有一絲顫抖。

澤村的笑容隱退了。克哉的話裡隱含著「跟御堂沒有上司下屬以外的關係」還有「跟澤村的聚會不需要太過用心」兩個含義。

「那麼,御堂先生的下落,你也不關心嗎?」

「下落?御堂先生怎麼了?」

「他無故離職了,似乎沒有人能夠找得到他呢。」澤村恢復笑意,瞇細了眼看克哉的反應。

克哉當然知道御堂在哪裡。他現在是鬼畜王,御堂已經變成了他養在Club R的奴隸之一。「原來是這樣。你還特地去關心御堂部長,真是謝謝你。我想,御堂部長一定也非常感激你。」

「……」澤村沒有回應。克哉倒是悠閒的切割著送上來的主菜羊排,算算時間差不多了,才微笑的問了一句:「你不吃嗎?」

「……你沒有以前那麼天真單純了,克哉。」澤村終於開始拿起刀叉,不知道是諷刺或是稱讚的說了一句。克哉笑而不答。

「澤村,你有短暫的留美經歷對吧?」局勢換成克哉占上風,克哉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是啊,」澤村一邊挑出辣椒一邊反問道,「怎麼了?」

「如果哪一天我要出差去美國,也許就能參考你的意見了,不是嗎?」

「好啊,如果你願意的話。」

(澤村這傢伙……還是沒放棄他的計劃嗎。那麼,正合我意。)

「克哉,你常來這裡嗎?這家店的菜色還滿不錯。」又換成了澤村主動開口。

「沒有,只有應酬時才來過幾次。」

話才說完,克哉就觀察到澤村似乎放鬆下來了。

不過,幾次要套熟跟酒保的交情對克哉而言可是易如反掌。

澤村應該很常來這裡,否則點主餐的速度不會這麼快,也不可能知道要先把埋在西班牙海鮮飯裡的辣椒先挑出來。這是代表說澤村每次攻擊「獵物」的時候,都是來這個地方嗎?

想到澤村居然把他也看成那種輕易到手的獵物,克哉不禁輕微煩躁起來。

(……我會讓你了解,我不會再被你欺騙了。)

用什麼手段都可以,這是澤村應得的!

「兩位,這是餐後酒。」吃得差不多時,侍者送上了香檳。

待侍者的腳步聲逐漸遠離,澤村的嘴角又揚起了一抹笑意,克哉的表情則沒有半分變動。

「澤村,輪我敬你了。敬……你和我可以平和的吃到現在,如何?」

「當然了,敬今晚,克哉。」

輕微的碰撞過酒杯後,兩人一飲而盡。

「……!這是……」酒液才剛滑入喉嚨,澤村似乎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

克哉慢條斯理的摸出放在西裝口袋裡預備好的萬能解藥,露出了邪佞的笑容:「哎呀,澤村,我們居然做了同一件事情啊。」

「克哉……!」

克哉站起身來,看著全身無力,意識卻還清醒的澤村,繼續說道:「澤村,明明知道我已經不可能被你的計謀設計,居然還有勇氣坐在我面前按你原本的計畫行事,我不得不感到佩服呢。」

「你早就……全都知道了?」澤村仍然瞪視著克哉。他的額上冒出了冷汗,似乎試圖掙扎,但是藥效讓他只能清醒的看著自己即將被凌辱的命運。

「哼嗯。作為這樣的你的獎賞,『今天』我就不使用拘束具了。」克哉翻找著澤村的公事包,抽出一根馬尾鞭,「我就使用你帶來的物品,讓你體會被我當作獵物的滋味吧。」

扯開澤村的西裝,皮帶落在地上,西裝褲和內裡也被扯下,轉瞬間澤村下半身已經一絲不掛,雙腿也被克哉分開,整個人倒在冰冷的酒店地板上。

「停止……!」

「哼哼,澤村,你不正想要這樣子對待我嗎?如果你不甘心,那麼就想辦法復仇。」

「你今天做過的事,我一定會全部奉還,你最好現在給我收手。」

「──這是你原本今晚想要我說出的台詞?嘛,無所謂,我等你。」

克哉倒轉了馬尾鞭,毫不留情的插入澤村的秘穴。因為巨大的痛苦,澤村白皙的臉上再度冒出了冷汗,但是澤村緊咬著下唇,堅決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克哉反而笑了。剛調教的奴隸總是特別不聽話,雖然這裡沒有Club R裡面齊備的調教道具,但是痛楚會讓奴隸屈服。

用力抽出了馬尾鞭,「啪啪」兩聲,澤村的下腹頓時出現了鞭痕。

(這是你應得的,澤村!不要反抗我!)

「看起來你似乎還不了解我要施加在你身上的是什麼事物。」

「施加給我的事物……?」

「我不只是打算折磨你,做為以前和現在的報復而已。」克哉冷笑,又揮動了一次馬尾鞭。

「嗚……!」

「我要你臣服於我。澤村,你沒有逃避的選擇,因為這就已經是你的選擇!」再度用力的倒插馬尾鞭進入澤村的身體裡,「叫出來!」

「你這個變態!我輸了,不代表我不會贏回來!」澤村狠狠的說道。

「你不聽從我的命令,打算要我用別的物品懲罰你嗎?」

「混帳!」

啪!又是一聲,鞭在澤村的敏感處之上,澤村終於痛得忍不住叫了出來。

「你已經違抗我太多次了,澤村。」克哉冷冷的拉出同樣放在澤村公事包裡的假陽具,放進香檳酒杯裡沾滿酒液後,毫不留情的送進澤村的秘道,然後按下開關。

「嗚……啊啊……嗯……」假陽具開始無情的在澤村的體內攪動著,澤村的陽具瞬時就挺立起來,分泌出興奮的透明液體。

「身體很快樂吧?你真是淫蕩啊,澤村。」

「哈……啊啊啊……克……哉……停下……來!」

「那可不行,你的懲罰怎麼可以只有這樣呢。」

高潮才正要開始──克哉笑著的眼彷彿正這麼說著。

以前的背叛,還有現在的試圖設計。他會好好讓澤村知道,什麼是最痛苦的天堂。

「澤村,沒想到你連跳蛋也帶來,那麼我就物盡其用了。」

將跳蛋貼到澤村胸前的兩朵紅蕾、下腹的敏感地帶和大腿內側,克哉如同王一般俯視著閉緊眼睛,別過臉去的澤村。克哉伸手迫使澤村回過頭來並張開眼睛,看見他眼睛裡表面的不屈和深沉的恐懼,下午所感覺到的快感再度升上心頭。

克哉在澤村的注視下,按下跳蛋的開關。

「嗚啊啊啊……!住手──」

克哉捏住了澤村的挺立,不讓澤村直接射出來。

「哼……快樂嗎?還是覺得受到屈辱呢?身體背叛自己的滋味如何?」

「閉嘴……」

克哉加強了跳蛋和假陽具的力道,澤村的身體變得潮紅,眼睫上閃著身體的慾望產生的淚液。

克哉再度揚起邪惡的笑容。

(既然你這麼想要射,我就利用這一點粉碎你。)

「要射可以喔,澤村。但是,我要你射在這張紙上面。」

「什麼……」

澤村張開了眼,瞪著克哉拿到眼前的紙。

那是放在澤村公事包裡,Crystal Trust和汀堂的合約書。

「克哉!」澤村大吼,但是因為一直忍住不發出聲音,反而在出聲時帶有沙啞的艷麗感。

「哼哼哼……」克哉愉悅的笑著,把另一張紙撕得粉碎,那上面擬著Inside Black主動終止Doris一切相關計畫的條約,應該是澤村打算在折辱克哉以後逼他簽下的合約。

「澤村,這是我今晚特別給的仁慈,只要你射在這張合約書上面,我就放過你。」克哉停止了笑聲,笑容卻轉為更加殘酷。

「如果……我,不射呢……」看來澤村盡管被快感一次又一次的衝擊,仍然努力保持最後一絲清醒。

「你不射的話,我就真的進入你的體內。還是說,你想要我?」克哉開始鬆開自己的領帶。

他讓澤村自己握住自己的陽具,把紙攤在他的面前,好整以暇的說:「讓你自己選擇吧,澤村。你要今晚在我的身下成為我的玩物,或者是射在公司重要的合約上面?」

「……!」澤村的表情極度痛苦,正是這樣的表情,讓克哉更有征服的快感。

本來那樣一直嘲諷克哉太過天真的表情,終於臣服了。

沒有違抗的餘地,沒有所謂的讓步。存在的關係只有支配與被支配,搶奪的自然也是那一個支配的地位而已。

(而你,沒有勝利的機會,澤村,我仍然贏了你。)








同人小說第二話......

話說貼上來的第二篇要斷在哪真是痛苦的事OTL

我還是不夠鬼畜(遠)

是說真正的H其實超短.......



然後最近發現還不少人不喜歡紀次欸。

紀次明明很萌啊──?

大概是因為他欺負可愛的御堂桑吧XDD

哎呀呀,就算他欺負了御堂桑,用的手段也不會比克哉鬼畜啊XDDD

不過寫一寫克紀就會發現,Spray的人設真的很厲害,基本上什麼類型都有......

傲嬌→御堂桑,這沒有反對空間吧?

菁英→眼鏡克、御堂,本多勉勉強強啦......

健氣→本多和太一

美型→其實每個都算美型啦...不過當初應該是設給秋紀吧

奴隸+寵物→這就是秋紀啦,另外我覺得R也有這種傾向...

大叔受→當然是片桐囉

乙女心→一樣是片桐桑的工作

下克上→克御線、克片線都可以算是這樣

青梅竹馬(?)→本克線比克本線的味道濃厚

藝術家→太一,日本人好像都有讓音樂家當BL主角的傾向= =

上流社會→御堂桑,品紅酒這種嗜好不是每個小老百姓都有的......

運動家→本多......

青少年→秋紀


所以啊、其實要再多創什麼新角色真的滿難,因為幾乎每個線都囊括了......

譬如寫紀次吧,其實紀次跟御堂很多地方相似,打完草稿以後才發現這一點。

同樣是傲嬌>w<

所以我決定要讓紀次更有手段一點,基本上我把紀次設成「不在乎犧牲身體,只要贏過克哉」這種超偏執想法的人。

什麼?那為什麼鬼畜R裡面紀次那麼氣克哉強暴他?

那當然是因為有第三人(御堂)在場,他害羞啊wwww

然後這個樣子那個樣子,反正打完小後記我又有愛了(大概吧,現在進行到中場沒有H的溫馨小時間......)

(明明在段考,這樣真的好嗎.....)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布魯
  • 超喜歡克御和御克的~
    克澤當然也很棒!強攻強受最喜歡了~
    傲嬌什麼得太萌了!!
    想當初玩R版的時候,一直以為可以追的……
    直到克哉被捅了一刀(我的心好像也被捅了一刀)
  • 一直以為可以追的+10086!!!!!!!!!!
    捅一刀什麼的......反正鮮血的結末也不是第一次了(望向片桐君)

    朝歌 於 2014/06/03 23:2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