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坐在露天溫泉的浴池裡,克哉輕呼出一口氣。

這禮拜是Inside Black的員工旅遊,但是在IB規模已經這麼小的情況下,老闆還藉故不來未免也太奇怪了。況且這群精明的員工還選在克哉老家的枥木縣,克哉內心不禁小小感嘆:這群員工,真不愧是自己挖角過來的人,拖上司「下水」的計畫各方面都設計的完美無缺。

從那天以後,澤村就沒再來IB商談Doris和Slender的事情了,克哉仍舊不疾不徐的掌握著月天庵和汀堂兩家店開發商品的速度,若是真的兩樣商品必須打官司,克哉自信一定沒有敗訴的可能。

但是,澤村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嗎?

無所謂,克哉不介意一次次撕碎獵物,從中獲得的快感仍舊高昂。

「好舒服~佐伯先生,來這裡真是來對了~」藤田一臉幸福的說道。

「嗯。」克哉敷衍回應道。

因為是小公司,克哉沒打算擺上司的架子,因此並沒有另外租借私人溫泉自己泡湯,所以現在是上司下屬和在一塊的局面。那些員工也沒有因此而覺得緊張或掃興,畢竟克哉的表面功夫還是做得極好。

順帶一提,女性已經先行泡好湯並準備出去逛街了,大概這就是女人的天性吧。

「佐伯先生,等一下的晚會務必要表演才藝喔!」另一名員工麻倉來申請出外許可的報告完後,興奮的又說了一句。雖然是女性,不過麻倉幹練的手腕絲毫不輸本多。身為一個公關經理,麻倉的應酬功夫是一流的。不過私底下的她就有點大而化之了。

例如現在。

克哉頓了一下。「……才藝?」

「是!我跟奈奈子都好期待能聽見佐伯先生唱歌呢!」麻倉順手拖了另一個員工來當擋箭牌。如果被奈奈子聽見,大概會一臉無奈的說誤交損友,然後順手把平常放在公司茶水間裡,麻倉喜歡的咖啡豆換成另一種品牌吧。

「……我拒絕。」這是當然的,他可沒興趣在自己的員工面前表演。

「咦?!佐伯先生,不可以這樣啦!」麻倉驚呼,然後又是一連串的喋喋不休。

「佐伯先生,你的聲音這麼低沉,唱起歌一定會很好聽,我也期待很久了~」連藤田都一副真誠想看見克哉唱歌的樣子,不時插入幾句話。

克哉不禁想要嘆氣。這些傢伙!

正在跟麻倉和藤田展開攻防戰的時候,克哉的耳邊飄過兩個男人的對話。

「紀次,一個人真的沒有問題嗎?」

「父親,我不是孩子了,只是泡個溫泉而已啊。」

「可是你之前一回家時那副無精打采的樣子,讓你母親和我都很擔心啊。」

「沒問題的,我已經恢復了不是嗎?」

「……好吧。還是你找以前的幾個朋友聚聚也好,就當放鬆。」

「嗯,父親,謝謝你。」

「那我走了。」

克哉揚起笑容。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見澤村,要不要上前打招呼呢?

不過似乎不用克哉選擇,因為澤村才剛回頭就看見了克哉,克哉很清楚的看到澤村的臉霎時變得僵硬。

「澤村,沒想到會在這裡碰見你。你是來拜訪你父母親的嗎?」克哉先行問候。

其實澤村的父母親他都認識,以前是好朋友的時候,克哉經常去澤村家拜訪。不過當然已經很久沒再見面了。

「……克哉。」沒回答克哉的話,澤村只低低的喊出克哉的名字。

「怎麼了?」心知肚明對方為什麼看到他就渾身緊繃,克哉仍然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

「咦?你是……澤村紀次先生,對吧?哇,居然可以在這裡遇上佐伯先生的朋友,真是巧合。」見過澤村一次面的藤田在此時突然認出了澤村,隨即熱情的微笑打招呼。

「啊,你好。」對於藤田,澤村僅僅是點了頭做為回禮。

「既然澤村先生和佐伯先生在這裡遇見了,那我們先換到別的地方泡湯了。佐伯先生,我們等一下再過來喔!」

還要再過來辯那件事?真看不出來藤田有那麼堅持的一面。

毫無辦法之下,澤村只能坐在克哉的旁邊,本來就是要來泡湯,都脫了衣服了。

「澤村,之後你們怎麼擺平Slender?」澤村剛坐下,克哉就先問了這個問題。

「我們稍微修正了產品的標示,之後下一批就會按照那個標示做新的Slender,如此一來就不會和你們太過相近了。」澤村神情複雜的說道。

克哉暗笑在心裡。澤村,你還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呢。不過這就是輸家的代價啊。

「你已經知道我是回老家了,那麼你又是為什麼來這裡?」換澤村提問了,看他的態度似乎是打算絕口不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

「如你所見,員工旅遊。」

「你的員工倒是很用心,居然選了這裡。」

「你要那樣說,他們大概會很開心吧。」

「哼。」

溫泉水襯的澤村的肌膚更顯白皙,澤村的臉似乎開始泛起紅潮。若不是遠處的藤田和麻倉依舊好奇的望著這邊,克哉就會順從自己身體的慾望了。

(他還滿有成為一個禁臠的天分嘛……。)

好一段時間,兩人是靜默的。不過,這並不代表無話可說,而是各自在思索如何說出最有利於自己的話。

以前常常是想到什麼就和對方說,跟澤村相處時,這種靜默是很少出現的。不是克哉向澤村抱怨那群同學們的無聊行徑,不然就是澤村說一些克哉沒機會參與到的班上趣事,兩人開懷大笑。

有一次體育課前,克哉被那群看他不順眼的同學捉弄,膝蓋受傷而上不了體育課,只能在一旁坐著看其他人玩得不亦樂乎。結果那節體育課,澤村陪他坐在櫻花樹下聊了一整節的天。

或許當初那場捉弄也是澤村指使同學搞出來的吧。但是那天澤村犧牲他最喜愛的體育課,只為了不讓受傷的克哉無聊,確實使克哉從此以後把澤村視為他最好的朋友。

「克哉,難得回來一趟,想去看看學校嗎?」澤村突然說出了邀請。

當然,澤村指的是那個他們結交成好朋友,然後又決裂成陌路人的小學校園。

(大概是想利用過去的我受傷害的事情壓制我吧。果然是只有澤村會提出來的邀請。)

「好啊。什麼時候?」

克哉乾脆的答應了。他並不認為回到那裏就會讓澤村占上風,如果澤村要再次挑戰他,那麼他自然不會拒絕。

「今天晚上吧。」

「那麼,今晚見。」

澤村微笑,然後從溫泉池中站起。

「我該回去了,有時間的話我會順道去你家拜訪。」

對於澤村的話,克哉泰然自若的說謊道:

「那倒不用,我父母都去鹿兒島旅遊了。」

「那真可惜。」

澤村剛走,在一旁的麻倉和藤田馬上圍到了克哉的身邊。

「哇……澤村先生是佐伯先生的同學呀?兩位都是美男子呢,原來枥木縣這裡這麼多帥哥啊。」麻倉看著澤村的背影,一臉神往的說道。

「喂喂,麻倉,這樣不露痕跡的恭維上司好奸詐喔。」藤田在一旁打趣說道。

「什麼啊,我可是真心誠意的這樣覺得呢。」麻倉回嘴。

克哉在一旁看著下屬們不亦樂乎的嬉鬧著,突然想到一件事,嘴角的笑意愈加深了:「不過,既然澤村邀我敘舊,那麼才藝表演這件事,我就無法奉陪各位了,自己好好的玩吧。」

「咦──!」

藤田和麻倉v.s.上司佐伯克哉,克哉大獲全勝。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