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傍晚時分,克哉拎著一箱啤酒來到了小學的校園。

現在還是學園的寒假時分,克哉毫不客氣的翻牆進來了,反正就連管理員也不在岡位上,被抓到的機率根本是零。

既然還是在放寒假的時候,櫻花自然還沒有開始綻放,樹枝光禿禿的,漸晚的天色讓樹帶有一絲悲傷的氣息。

克哉把啤酒隨手放在樹下,抬頭看著這棵沒什麼太大變化的櫻花樹。

因為最後一次看見它的情緒是悲傷,所以才會認為這棵樹染上哀愁吧。然而,樹本身是毫無感情的,它看著一群一群的好朋友在這裡結識、深交、分離,但是它仍然毫無改變,依舊在一年一年的春天綻放著櫻花。

傳說中,櫻花不正是穢氣所化成的花嗎。

在落櫻下的友誼,當然是一定不得善果,因為是在穢氣化成的花下所發的誓言啊。

克哉坐在櫻花樹下,開了一罐啤酒便悠閒的喝了起來。

也許澤村會故意放鴿子,作為之前事情的報復,不過這種程度的報復頂多只會讓克哉有輕微的不悅感,等於是不痛不癢。

所以澤村不可能會放克哉鴿子,如果所謂的報復手段只是這樣,那就不是澤村了。只不過他約克哉來這裡是想要做什麼,就有待觀察了。

略顯遲疑的腳步聲走近,澤村的身影隨即映入克哉的視線。

澤村的手上同樣拎著一箱啤酒,他看見克哉帶了同樣的東西之後,微微瞪大了眼,然後笑了起來。

「克哉,這箱啤酒不會都放了藥吧?」

「沒有,不過這是我的,你不用擔心,喝你自己帶的吧。」克哉睨了澤村一眼,澤村曖昧的微笑,在克哉的身邊坐了下來。

天色已經完全的暗了下來,氣溫雖然降低了,身體卻因為啤酒的緣故發熱起來。

坐下來以後,澤村像是想把自己灌醉般的拼命喝著酒,一句話都沒有說,甚至也沒有再看克哉一眼,彷彿是想著自己的事出了神。

「喂、澤村,我一直沒有問,為什麼你還要稱呼我『克哉』?那種親暱的稱呼,你早就應該捨棄了。」

「不知道,習慣了改不過來吧。你倒是稱呼我『澤村』說得很順口嘛。」

「啊啊,只是名稱而已,真的想改就是很容易的事情。」

「很容易啊……克哉真是下定決心了呢。」

「是啊。」

下定決心要捨棄過往的一切,甚至因此借助R那個男人的力量,創造出另一個膽小怕事卻能平安度日的『克哉』,去面對這個給了原本的克哉太多惡意的世界。

然而這一些,澤村卻毫不知情。

不只是名稱,克哉在澤村的背叛之後,犧牲了遠比澤村知道的還要多的事物。

包括一種稱之為信任的感情。

如果只有捨棄慣用的稱呼而已,那真的太簡單了。

「克哉還記得在神社許願的事情嗎?」

「……啊啊,你說那一次。是過年的時候對吧。」

「嗯,我們還討論過神明需不需要錢的問題。那個時候真是天真啊。」

「我倒覺得這問題本身還滿值得討論,只不過跟我毫無關係的事情,我已經不會再去費心思了。」

「哼。克哉,你許的願是什麼?那時候說過的吧,『如果十年後紀次還記得問我,我就告訴你。』」

克哉難得流露出驚訝的表情,「……的確是這樣沒錯。」

那時候,相信一輩子跟對方都會是好朋友,即使將上中學分別在即,也不曾覺得這會使他們的友誼有所損壞。

然而那終究只是孩子的夢想。現實就是現實,而克哉選了孤獨一人的道路。

但是,沒有想到澤村居然還記得這個孩童時期的約定。

人生還真是諷刺呢。

「既然如此,那麼你應該也沒有忘記吧,說好是互相向對方說出自己願望。」克哉露出微笑。

「我當然會說啊,但是我先提起的,你先說吧。」

「嗯……」

那時候,許的願望是什麼呢?

祈求天照神能夠替自己實現的事物。

「……大概是,可以兩個人都不要結婚,一直在一起之類的吧。」克哉決定不要說謊。本來他也知道,說出這樣的話好像澤村對他的影響力極大,但是無所謂。

也許是這棵櫻花樹在悄悄作用著。

即使不是落櫻繽紛的季節,在這棵樹之下,他從未欺騙過「紀次」。

至於對「澤村」……

(就連我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應該在面對他時有什麼心情。)

對「紀次」是毫無保留的信任,那麼對「澤村」時,到底應該用怎樣的相處模式?

「克哉,這是告白嗎?」澤村彷彿覺得有趣般笑了起來。

「你知道這只是小時候的願望罷了。」克哉冷覷他一眼,反問道:「澤村,輪到你說了吧?」

「……如果是我的願望,現在已經實現了。」澤村的聲音低了下來。

「什麼?」

「傷害克哉啊,我不是已經做了嗎?」

澤村又再灌了一大口啤酒,被嗆到般開始咳了起來,然後又開始發笑。

克哉看了他一眼,澤村是醉了嗎?

「是啊,不過反正那都過去了,現在的我已經毫不在乎。」

(沒錯,捨棄那些事物以後,我就必須成為支配的王。)

「克哉,你討厭我嗎?」

這下子,克哉可以肯定澤村醉了。

平常的他根本不可能問出這種會撕破表層良好關係的問題。

而且就連語氣,也變回了小時候的樣子。

克哉也有點醺然。望向如水般的夜色,克哉沒有直視著澤村。

「我不知道。」

很少說出這句話。

平常每一件事情都能夠輕易掌握在手心的自己,只有說過這句話兩次。

第一次是小學畢業典禮的那天,澤村輕蔑微笑,問克哉知道為什麼他這麼痛恨克哉嗎?克哉當時也是這樣回答。

跟澤村有關的喜歡或是怨恨,克哉從來就無法真正握住。

「真不像是克哉風格的回答。」澤村模糊的又笑了一聲,身體便往旁邊傾倒,正好倒在克哉的大腿上。

「喂、澤村!」

克哉扳過他的身體,發覺他只是睡著了。

(這傢伙……還真是放心啊,我現在要做其他事情可是易如反掌。)

雖然這麼想,唇角還是漾起了笑容。連自己都驚訝能夠不帶惡意的笑容。

坐了這麼久,澤村找自己來這裡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仍然不明白。

不過今晚確實很愉快。

連空虛的感覺都暫時的蟄伏了。

「……呵。」

連自己都不知為何的笑了一聲。

澤村仍然躺在自己的腿上,被飲盡的啤酒罐已經擺回原本的位置,然而空氣中還是混著啤酒微苦的味道。

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一點了,雖然很想就這樣喝到清晨,不過必須先把睡著的澤村送回去才可以。

克哉收拾了一下,然後就抱著澤村走向澤村的家。從小學到澤村家的路程,克哉依然沒有忘記。

其實說只要真的想忘就能忘掉的事物,最後還是會情不自禁的想起來啊……






克哉x紀次小說第五彈!!

當初真的沒想到寫了這麼長......(遠)

其實一開始只是覺得想寫而已,不知不覺竟然寫了這麼多啊。(苦笑)

現在這個情節才只是已經寫到的字數一半而已OTL

這樣也好啦,貼太快要修就麻煩了......

不過主線和非主線人物的小說,人氣果然還是有差呢。(遠目)

雖然兩個是一樣認真的寫啦。(笑)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
  • !!

    酒醉澤村好棒XD

    克哉誠實說出小時後的願望,
    感覺很有克哉的風格。
    真的好像在玩遊戲了。
  • 謝謝w

    朝歌 於 2010/11/20 10: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