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D-11倉庫的外面。

「克哉,要請你走進這個倉庫裡,我必須拍張照片向上司交代。」

「這還真是麻煩呢。」克哉嘴角一撇,似笑非笑的說道。

「放心吧,裡面有人……」澤村話音剛落,裡頭就有個男子的聲音傳出:「澤村,照相機搞定了沒?」

「人也到了,你在裡面也拍一張,這樣才夠表達那種危險感。」澤村向裡面應道。

「是你的同夥?」克哉問。

「是我屬下,他也不想做這種會觸法的事情,還告訴我萬一這次偽裝沒過就乾脆辭職算了。」澤村揚起笑意。

「哦?那麼,等一下介紹我認識吧。」

「好啊。克哉,進去大略看看再出來吧。」

克哉邁步向前,剛進去倉庫裡,腦海一陣警鈴聲卻突然響起──

不,這不合理,根本不需要克哉親自過來,只要派藤田來巡視,不是就可以向上司交代了嗎?──果然他還是被情緒影響到失去判斷力了啊。

(紀次,你又騙了我一次啊。)

來不及作及時的反應,克哉隨即陷入昏迷。



「紀次,學校後面怎麼會有這個小木屋啊?」

「或許是給老師還是管理員休息用的吧!克哉,很晚了,回去吧。」

「陪我去看一看嘛。黑了點也沒有關係啊。」

「真~是拿你沒有辦法呢。好吧,就這一次喔,下次我就不玩探險了,與其玩這個,不如你到我家來玩,我拿到新的收集卡了喔,是閃卡!」

「真的嗎?那我們等一下就去你家吧!」

……



雙手有被縛住的感覺,除此以外沒有其他地方被綑綁。衣物仍然留在身上,但是手臂被抬高綁在牆上,身體是坐在堅硬的地上。

克哉判斷了身體的狀況後,開始環視起這裡。

還是在D-11倉庫裡面,黑暗中隱約有個人影在晃動著。

「澤村。」克哉出聲,聲音依舊冷靜。

本來想要放出的信任又因此重新安分的待在內心的最深處了。

或許這樣也好吧,總是比深深信任以後才被背叛的感覺好多了。

「克哉,你醒了啊。認清你現在的狀況了嗎?」澤村的聲音透著笑意,也滲有一絲絲的瘋狂。

「你在枥木縣那晚的演技還真好,值得鼓勵。」克哉淡漠回應道。

事情變得非常明顯,澤村不過是要再度騙取克哉的信任罷了。

想必澤村也下了非常大的賭注。如果克哉真的又玩澤村一次是中等結果,被玩然後又不被信任則是下等結果。

然而克哉選擇了信任澤村。什麼也沒有對他做,只是和他一起聊著過去的事情。

所以、才會是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

澤村笑著走近克哉的身邊。

「你的同夥呢?」克哉問道。

這可是他被澤村騙倒的另一個因素,如果不是相信裡面有其他人,克哉不可能這麼容易走進倉庫裡。

「你說這個啊。」澤村晃了晃手上小型的錄放音機。

「哼哼……原來如此。所以你現在打算報復那晚的事情嗎?」

「你還記得你對我做了什麼事啊,克哉。我以為你已經無恥的全都忘記你讓我受到了多大的屈辱呢。」

克哉微笑。

「怎麼會呢,你那窄穴的觸感,嬌媚呼喚我名字的聲音,還有在燈光下迎合我的身軀,我連一個細節都沒有忘記啊……」

「啪」的一聲,澤村氣急敗壞的甩了克哉左臉一個巴掌。

「給我閉嘴!」

「哼哼哼……」克哉冷笑。「就算你今天抱了我,還是改變不了你被我上過的事實。輸了就是輸了,承認如何?」

「你──」

澤村一時氣得說不出話,繼之又鎮定下來。

「說得好啊,克哉,輸了就是輸了,你現在不也是栽在我手裡嗎?」

「哼。無所謂,悉聽尊便。不過當然了,我是沒那麼容易放過你的,你也別以為這種手段就能成功折辱我。」克哉冷笑,看著澤村的眼神中毫無畏懼。

王即使現在是一名階下囚,必然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而那一日,就是他的敵人膽顫心驚之日!

「你不要以為我做不到!」澤村暴怒,扯開克哉的襯衫。扣子叮叮咚咚的散落了一地。

克哉閉上了眼,面上仍然毫無表情。

然而就在意識打算遠離時,腦海裡的一個聲音卻突然出現了。

「『我』,讓我來面對吧。」

這個聲音,讓克哉驀的張大了眼。

「你……?『我』?」

(那是「我」,藉由R的眼鏡創造出的第二個人格……。)

自從取回本性後,克哉就沒有再聽見過軟弱自己的聲音了。

克哉一直以為他消失了。

原來,並沒有。

另一名克哉的意識開始在克哉的腦海裡說話。克哉清晰看見了那個軟弱的自己露出微笑。

「讓我來面對吧,我無所謂的。」

這個要求,讓克哉一時以為自己只是幻聽。

就算同是自己,也沒有必要代替克哉來承受被強暴的痛苦啊。

「……為什麼?」

「如果是你的話,一定會受不了的。」

他們兩個都深知彼此的性格。

克哉的自尊心一向很高,從來就只有他折辱別人,沒有淪落到現在的局面過。

(如果是你,我害怕你會崩潰。)

另一個克哉沒有說出來的話,克哉依然聽得見。

「你還真是笨啊。只要待在我的意識之下,你就不會有任何的感覺,可以繼續安穩的沉眠不是嗎?這是我所造的因,不需要你承受這個果。」

「我正是因為這種場面而被你創造啊。讓我來吧……像以前一樣。」

另一個克哉露出沉穩的微笑,那是沒有在懦弱的他臉上出現過的笑容。

克哉一時怔忡了。

(像以前一樣……)

年幼的自己逃避不了被背叛的傷痛,所以才需要另一個自己保護。

難道在成人後的現在,依然要選擇這種方式逃避嗎?

克哉突然發現,原來自己一直是被那個有點傻氣的自己所保護著。

微微苦笑,克哉拒絕了另一個克哉的提議:「不必了。我會報復回來的,你不用擔心了。」

「不行,我不能看你崩潰啊!」另一個克哉難得的強勢起來。

「喂、你在做什麼!」

克哉感覺到一向安靜的另一個自己,居然開始爭奪起身體的主導權。

「唔……!」

頭部開始劇烈的疼痛,視線似乎模糊起來。

克哉隱約感覺到澤村的動作停了下來。

(回去!)

另一個克哉總算暫時安靜了下來。

克哉等視線穩定後看向澤村。澤村也正凝視著他。





克哉君疑似要被壓了?!XDDDD

其實這地方很水仙啊= =

害我一瞬間有萌起克克的說......

從鬼畜R之後我就覺得普通克超可愛XD



然後這其實是打算當紀次的生日賀文......

不過莫名其妙的在五天內打完以後(30000字!=3=),離11/10......還好久OTL

我在考慮,如果這篇文不是很多人追的話,那我就把最後的結局和H延到那天去好了?

不過翼之夢那邊應該會先貼完吧......

反正到下禮拜二為止,如果每一篇的人氣都沒有超過50的話,我就延到11/10貼結局囉XD

(看樣子這種事是很可能發生的啊......)

(反正我自己最喜歡的部分也不是結局= =

是下下次(或下下下次)會貼出來的地方......

那裏連我都哭了...OTL(妳哭什麼...))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WKW
  • 那段克克腦內會議實在是太棒了!!!
  • www

    朝歌 於 2011/06/21 10: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