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此處有雷+H,慎入。不過作者自己很愛這篇XDD



靜默了好一下,澤村先開口了。

「一直以來……我就完全想不透這點。」

「想不透……?」

「克哉,我曾經在你的中學運動會時,去你的學校看過你。」

對於澤村突如其來的轉移話題,克哉選擇靜默。

「你真的徹底變成了另一個人。明明你有良好的體能,卻完全沒有上場;去你們學校的布告欄看你的成績,居然平凡得完全不像你。」

「那又如何……」

「我近距離的看過你,但是你好像完全遺忘了我,所以我並沒有出聲招呼。你說話的方式、笑容、聲音……沒有一樣是我認識的佐伯克哉。你的自信消失了,變成一個普通的中學生。」

「哦……這不正是你想要的樣子嗎?」

「我並不是想要你變成那種卑微的樣子!」澤村的臉出現了激動的神色。「我要的是你被我打敗,出現懊悔、失意,但不是用那種方式……」

「這不都是一樣的嗎。」

「你不了解!我要的是……你專注恨著我的模樣,不是像剛剛那樣,露出無所謂的悲憐神色……」澤村的聲音漸低了下來。

「剛剛……?你……」

「就算我再怎麼痛恨你,不,正因為我恨著你,所以我絕不會弄錯。剛剛有一瞬間,你已經不是你了,是當初那個中學的平凡克哉。」

澤村……居然看得出來……

甚至連自己的父母都以為自己不過是上了中學之後不太適應罷了,從來沒有想過他們的兒子已經轉變成另一個人格的可能性。就連大學時期的好友本多也一樣,在看見戴著眼鏡之後的克哉,同樣也只以為他不過是實力突飛猛進。

沒有人承認有兩個克哉的事。雖然或多或少都有感覺,卻沒人願意承認。

不管是否定哪一個克哉,結果都是否定「克哉」這個人啊。

然而眼前這個人,儘管他對另一個克哉的態度是輕蔑的,他卻承認了有兩個克哉的存在這件事情。

(「我」,你很高興吧。)

另一個克哉的聲音帶著笑意說道。

(很開心……你不也是嗎。)

回應了這麼一句,克哉重新面對現實待處理的事情。

「哦?所以你想說什麼?」或許是因為情緒未調整好,克哉的聲音帶有一絲笑意,而這似乎刺激到了澤村。

「我不准你用這種方式逃避我的報復!我不管你的身體裡有幾個靈魂,現在我要報復的是你這個克哉,我要折磨的精神是你,而不是另一個人!」

對於澤村的執著,克哉像是感覺到有趣般笑了。

「你還真是固執的鎖在我身上呢。澤村,為什麼你會有這麼強烈的恨意呢?」

「那當然是因為是『你』給了我痛苦!」澤村激烈的回答。

「如果你執著在『我』的身上,那麼你一輩子都報復不到『我』。」克哉慢條斯理的回答,等著看澤村的下一步動作。

「我不會讓你這樣躲避我,沒有這麼簡單!」澤村本來已經冷靜下來的神色瞬間又轉為瘋狂,儘管如此,克哉仍泰然處之。

(你在做什麼啊?為什麼要刺激他?)另一個克哉聲線轉為緊張,氣急敗壞的問道。

(別擔心。)對於另一個自己的關心,克哉僅僅是一句話輕描淡寫的帶過。

澤村解開了克哉的西裝褲,拉出裡面的肉莖。然後──

澤村,開始用嘴含著克哉的分身,用熾熱的舌頭給予情慾的刺激。

「喂、你做什麼!」克哉設想過很多狀況,但是現在的場面,就連他都未曾設想到──

澤村,居然在替自己口交?

「……我……不會讓你再逃開我,只要我……讓你抱我,你就不會用讓另一個人格出來的方式……逃開我的報復!」澤村喘著氣說道。

克哉難以置信的問:「你這是什麼邏輯啊?報復我,所以讓我抱你?」

「這場性愛……會是我來主導……而你,沒有逃避的餘地……」

克哉覺得可笑,卻又笑不出來。

真的恨我到即使犧牲自己的身體,也要報復我嗎?

澤村濕熱的舌頭靈敏的刺激著克哉,克哉的前身開始分泌出興奮的液體,克哉俯視著澤村幾秒鐘之後,閉上了眼。

如果你想要這樣,那就這樣吧。

這樣,也算是真正和過去做一個了斷了。如此一來,到這裡見澤村的目的也達到了。

然而克哉的心裡非常空虛。甚至還隱隱作痛。

澤村的舌頭停止了煽情的動作。接著是衣物落地的窸窣聲,然後就是緊緊的肉壁觸感,澤村的喉嚨發出悲鳴聲,然而他的窄穴還是一點一點的吞進克哉昂揚的肉莖。

「哈哈哈……克哉,你輸了……哈啊……啊……」澤村得意的笑聲到後來已是聽來嬌媚的喘息。

克哉什麼都沒說。

澤村開始主動搖晃著身軀。克哉發出了情慾的低喘,澤村愉悅的笑了。表情更顯瘋狂,然而臉上也開始出現潮紅。

「嗯嗯……啊……」

「澤村,你到底……還要我做什麼,全部說出來。」

「我要你……只能被動的接受我,專注的恨我……」

「你……」

「啊啊、啊……我要你,記住你輸給了我──」

肌膚磨擦著。交合發出的水聲在黑暗的倉庫中迴盪,克哉感到澤村肉莖滴落的熱燙液體流到了自己的下腹部。

澤村細細的喘息聲,淫蕩的在克哉的耳邊繞著,若有似無的勾引著克哉的慾望。

「你啊、我真的從來不了解你在想什麼……」克哉低沉的聲音淡淡的響起。

「我不需要你懂……」

「你對我的情感,真的是恨嗎?」

「你這是什麼意思……當然是只有憎恨……!」

「要我專注的看著你一個人,對我的執著……真的,只是憎恨而已嗎?」

「我……!」澤村的表情一時之間空白了,然而交合的動作依然沒有停止。

「紀次。」克哉嘆息的喚道,澤村不明所以的抬起頭。

克哉的唇輕觸澤村鼻尖冒出的細汗,然後唇角一撇,露出了一抹微笑。

澤村彷彿被嚇到一樣看著克哉,細長的眼瞪大了。

「這是什麼意思……」

克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紀次,你放過你自己吧。」

克哉直視著澤村迷惘的眼神。

「你……」

「報復我以後,憎恨也應該消失了;那麼,沒有理由的執著,可以放下了吧?紀次……」

克哉說不上看著澤村這樣瘋狂的報仇時,內心的情感要歸屬在哪一種分類。

本來如果只是想復仇那一晚的恥辱,只要抱了克哉就可以。

然而澤村的執著卻讓他反而變成了被抱的那一方。

「沒有理由的……執著……」澤村喃喃自語。

澤村終於停下了動作。接著,他開始緩緩的離開克哉。

「你報復完了嗎?紀次。」克哉靜靜的看著已經站起來的澤村。

澤村沒有回答,「喀」的一聲,克哉手腕上被綁起來的束縛已經解開了。

「我不會放棄報復的,我要一次又一次的……讓你輸給我。」背過克哉,澤村拋下這一句話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倉庫。

克哉打理好自己,凝視著澤村離開的方向。

然後才突然意識到一件事,忍不住微微苦笑。

(我居然喊他「紀次」……)

澤村應該沒有發現吧。

唇上依然有著鹹味,那是剛剛他沾染的、澤村鼻尖的味道。

走出倉庫,外面的天色已經是黃昏了,打開被澤村關機的手機,裡頭有超過六封藤田發來的簡訊。克哉離開公司時沒有交代去向,所以藤田才會急得到處找他吧。

克哉打了電話回公司,向還留在岡位上的藤田吩咐他要直接回家了,不必繼續等他。

再度抬起頭,克哉抿緊了唇。

唇上依然有著近似眼淚的鹹味。







這地方開始澤村就崩了。(挫敗)

引筆墨紙硯大人的話來說:「可是“想要獨佔那個人”和“想要被那個人所獨佔”看上去似乎區別不大,但實際上可差得遠了,如果說想要讓那個人屬於自己是強勢的掌控欲與獨佔欲的最終體現的話,那麼想要被那個人所獨佔就是徹底的放棄自我的意志,成為那個人的附屬品,相對於澤村的自尊心來說,這個選項是根本不可能考慮的,而且切換成了以眼鏡模式存在的佐伯也是同樣,所以澤村只要自我的意志還存在,就絕對不可能主動的放棄自尊委身給克哉,就算是克哉消失也一樣。」

嗚呼!我果然不是寫同人文的料子~~(奔)

然後其實翼之夢那裏已經貼完了...

當然是跟那裏很多大人願意回我的文有一定的關係啦>^<

還有那裏一貼都是6、7千字在貼的(小聲)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
  • 沒崩沒崩啦 XD
    雖然覺得這邊讓澤村當攻比較合情合理,
    可是這樣也滿驚恐的(...)
  • 所以後來我看開了,反正跟眼鏡比起來澤村怎樣都不可能當攻啊w

    朝歌 於 2010/11/20 1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