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隔天,沒有任何澤村的消息。

第三十七次心不在焉的轉筆、掉筆之後,克哉推開文件。

居然連工作也沒辦法麻痺內心的虛無感。

想要見那個人。

強烈的渴望,是成為鬼畜王以後的克哉從未感受到的需求。

克哉伸手拿起今早已經看了無數次的電話,撥了Crystal Trust的號碼。

「請問你們的研發人員,澤村先生在嗎?……他今天曠職,找不到人?」

掛上電話,克哉的心情更加煩悶。

(搞什麼啊,那傢伙跑去哪裡了!)

總機小姐冷淡有禮的嗓音在克哉的耳邊再度響起:「澤村先生的手機關機了,家裡的電話也毫無反應……已經去過澤村先生居住的大樓詢問,但是管理員說從昨晚就沒有看到澤村先生返家。」

(嘖……)

澤村不可能輕易拋下工作。

如同澤村非常了解克哉的行事作風,克哉同樣也了解澤村可能做出的行徑。如果排開澤村對克哉莫名其妙的報復行動,克哉完全可以說是對澤村瞭若指掌。

然而,曠職失蹤這種事,絕對不在澤村紀次這個人可能做出的事情裡面。

克哉思索了一下,又撥了電話到澤村的老家裡。

「由美阿姨嗎?我是佐伯克哉,有事想找紀次……請問紀次在你們那裏嗎?」

『不在喔,紀次已經回到公司上班了。』

「哦?那麼,請給我他的公司電話號碼好嗎?」

若無其事的要了早就有的公司電話做為掩護,克哉掛上電話時的心情轉為焦躁。

澤村真的失蹤了。

(還有哪裡有可能是他會去的地方……)

向藤田吩咐他要出外後,克哉搭電車前往枥木縣。

來到小學的校園後,克哉進去看了一下,學弟妹們正悠閒的嬉戲著,然而那其中並沒有澤村的身影。

靠在磚牆上,克哉繼續過濾著澤村可能會去的地點。

沒有了。一個線索都沒有了。澤村居然就這樣人間蒸發了。

(可惡……)

正打算親自再去澤村的公寓確認一次時,圍牆內傳來孩子們的談笑聲。

「怨靈就向菊子問,你想要獲得美貌以打敗那個女人嗎?菊子點了頭,於是怨靈就把菊子的臉孔變成一張非常美麗的臉孔;然後怨靈又問了阿月一樣的問題,阿月答應了,於是怨靈也把阿月的臉變成一張漂亮的臉龐。當兩個人相見時,她們同時被活生生嚇死了……因為,她們看到對方的臉,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樣──」

「嗚哇啊!和彥真過分,說這麼恐怖的事情──」

「不恐怖就不是鬼故事了嘛……」

克哉立住腳步。

一個怨靈,問了兩個女人同樣的問題。

「有朝一日,當你再度取回真正的自己時,你將會成為我要服侍的王……」

在腦海裡響起的低喃聲音,是R。

右手不禁因為這恐怖的想像而握緊。

(難道,跟R交談過的人,不只有我一個而已……?)

太多人說過,克哉和澤村的氣質很相近。

R是否也這樣認定他們兩個同樣具有成為鬼畜王的資質,分別和他們交談過?

(……混帳!)

沒有時間再拖了,從昨晚開始算,現在已經是澤村消失的第二天下午。

R那個男人,會對失敗的人做出怎樣的懲罰,克哉非常清楚──





「我的王,您終於來這裡了啊。請讓我為您服務,或是您想要召哪一個──」

R的笑臉相迎,只讓克哉有打碎他笑臉的衝動。

「紀次呢?」

「哦?您說那名新入社的奴隸嗎?他正在接受……公開調教呢。您也想上去好好調教他嗎?那奴隸一定會對您感激不已。」

……公開調教?

克哉望向Club R的舞台上,他曾經在那裏被五名奴隸服侍,享受王的待遇。

而現在,舞台上擺著一座長沙發,四隻大小不一的蛇正玩弄著躺在長沙發上的人──最大的那隻蛇進據了那人的窄穴,中等體型的兩隻分別玩弄著大腿和乳首,最小的那隻則盤踞在他的肉莖上。

旁邊的兩個猥瑣男人則指著那人嘻嘻笑著。

「紀次──」

台上的人眼神已經失焦了。他的身上縱橫佈滿了精液,一隻蛇用它冰冷的舌頭舔著紀次的乳首,紀次堅挺的分身再也承受不住,迸射出因為已經高潮太多次而變稀的精液。那道精液噴到了紀次的臉上,而他已經失神到連避開的動作都沒有。紀次的手、腳都綁上了黑色的拘束具,讓他只能以最淫蕩的姿態一次又一次的迎接高潮。

此時旁邊的男人突然掏出褲檔裡的陽具,放在紀次被綁起的雙手中來回擺弄,姿勢彷彿紀次正替他手淫一般,男人發出舒爽的叫聲,那道噁心的精液就這樣又成為紀次身上的一道痕跡。

克哉回頭,第一次用這麼憤怒的眼神看著Mr.R。

「你竟然做了我沒有允許你做的事情啊。」

「失敗者是要接受懲罰的,王。況且他冒犯了您,受到這點懲處是應該的。」

「如果今天紀次抱了我,現在在台上的就會是我吧。」克哉冷淡的說道。

Mr.R鞠了個躬:「您很了解我們這兒的規矩。」

「你還真叫人想要殺死你。」

「呵呵。我就把這句話做為王賜給我的禮物了。」

克哉不想繼續讓紀次被來Club R的客人們凌辱,他直接了當的要求:「放開紀次。」

「王,他是我們這裡的失敗者……」

「他敗在我的手下吧?既然如此,那麼他就是我的奴隸,我要如何對待他,不是你可以過問的範圍。」

「您真是愛護您的奴隸。」

對於Mr.R的笑容,克哉冷眼以對。

「你若是想要徹底激怒我,可以讓紀次繼續留在台上試試。」

Mr.R彈了指,舞台瞬間陷落,重新升上來時,紀次已不在那張長沙發上頭。

不一會兒,一個有著翅膀的人型妖精抱著昏迷的紀次走了過來,紀次似乎只有披上衣衫,並沒有徹底的清洗。

克哉接過紀次,毫不猶豫的轉身準備離開Club R。

「王啊,您對澤村紀次先生的情感,只是主人對奴隸而已嗎?」

對於R最後的問話,克哉沒有回答。








下一回就要貼我最喜歡的地方了啊啊啊!

哦呵呵玩完LL以後心情好愉快啊XDDDDD

岸尾桑真不愧是在翼之夢有一席之地的聲優(遠)

話說我一直覺得平川桑居然沒有子板塊真是太神奇了......

平川是神啊!(膜拜)

到現在他那首White Light還是百聽不厭XD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嘎啦啦

  • 那首White Lihgt我一直找不到
    快瘋了
    找了一個下午
    可以拜託大大把那首寄給我嗎
    拜託 感恩 ><
  • 那首歌的專輯是Contrast,載點放在我鬼畜眼鏡R連結的那篇文章喔。

    朝歌 於 2010/02/21 18: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