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喂、紀次!」

怎麼搖晃他,紀次都毫無反應,眼神虛無的看向虛空中的某一點。

如果說剛剛在Club R說想要殺掉R只是念頭,那麼現在就是認真的思考怎麼行動了。

(總有一天,我會要你了解動我的人有什麼下場,R。)

甚至連所有碰過紀次的人,克哉都想報復。

但是一直讓紀次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克哉開了熱水,用力的把黏在紀次白皙身軀上乾涸的精液洗去。

紀次的身體遍佈著被凌虐後的痕跡,身體也變得非常敏感,克哉只是不經意觸碰到紀次的脖頸,紀次居然就開始有了生理上的反應,然而眼神依舊無神。

如果再晚一步,紀次的身體就會徹底崩壞,變成只要一吹氣就會高潮的淫蕩身軀。雖然現在比起那種情況已經算好,受傷害的事實也不會改變。

待精液的痕跡被洗去之後,克哉的動作轉為輕柔,然而心情仍然滿溢著憤怒。

但是為什麼會有這份心情,克哉卻找不出理由。

沐浴乳的芳香氣味和熱水的溫度,終於讓紀次把眼神定在克哉的身上。

「克哉……是你。」

紀次的聲音變得沙啞,一出聲就馬上皺起眉頭。喉嚨大概很痛吧。

「既然你已經恢復意識了,那麼你自己洗吧。」克哉別開眼。

紀次應該不會希望他這副悽慘的模樣被克哉注視著。

在紀次已經被R毀了他的自尊之後,克哉想盡量不去刺激他的心情。

想要保護他,儘管眼前這個人前一天才說他痛恨著克哉,這份心情仍然出現了。

是因為憐憫嗎?然而,憐憫為什麼還會包含著心痛呢……

「我不是……被Mr.R帶去Club裡面了嗎……」紀次仍然努力想要問清楚。

「我把你帶回來了。」

「為什麼……你會認識Mr.R?」

「說來話長。你先把你自己洗乾淨吧,旁邊架上有浴衣,洗完以後你就先穿那個。」

紀次才彷彿意識到自己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開始拿起蓮蓬頭。

「累了就去房間睡,有事去書房叫我。」克哉說完後,快速離開了浴室。

坐在書房裡,克哉開始釐清這一天下來自己反常的心情。

先是出現想要見到紀次的慾望,打了兩通電話發現紀次真的失蹤之後,從東京一路搭車來到枥木縣找人,之後又去了Club R,難得的控制不了內心洶湧的憤怒,明明看到一再背叛自己的紀次成了那副模樣,居然沒有任何快感。

甚至還非常後悔。

後悔自己沒有早一點考慮到R這個變態的男人可能做什麼,才會讓紀次被帶走。

如果再慢幾步,紀次甚至會淪為R一個人的玩物,或是公眾使用的性奴。

(……我甚至在內心思考時都稱呼他是「紀次」了啊……。)

思緒突然插入這個小訊息,克哉唇角一彎。

不知不覺又過了半小時,克哉起身到房間中,卻發現房間內沒有紀次的蹤影。

(嗯……?他直接離開了嗎?)

為了確認,克哉推開浴室的門,卻發現紀次居然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又恢復成了兩眼失焦的狀態。

熱水仍在噴灑著,然而因為水已經淋了半小時,溫度已經逐漸轉冷。

「紀次!給我醒過來!」克哉關掉熱水,用力搖晃著紀次。

紀次緩緩看進克哉的雙眼,一句話都沒再開口。

「……混帳!」克哉低聲咒罵,然後粗魯的吻住了紀次微張的嘴唇。

唇舌在瘋狂中糾纏,克哉緊緊按住紀次的後頭部,讓這個吻更深入。

紀次開始急促的喘息,克哉才放開紀次。沒有給紀次猶豫的時間,克哉除下自己身上的衣物,深深貫進澤村的身體深處。

「啊啊……」紀次的喉嚨發出低吟,似乎終於開始有了反應。

「紀次,醒過來!你要痛恨我或是喜歡我都隨便你,給我醒過來!」

「克…哉……克……哉……」紀次微弱的喊著克哉的名字。

紀次的背抵著浴室佈滿水珠的牆,雙手鬆鬆的環抱著克哉,被克哉一次又一次的撞擊著。

每一次的深入,都包含了從未出現在克哉內心過的急迫。

「紀次……」

不要就這樣被毀掉了,不要就這樣再也無法面對現實的生活。

不要用這種方式離開我……!

「克哉……我……啊啊……總是一直…輸給你……」露出一抹微弱的苦笑,紀次低語了一句。

克哉卻感覺紀次的語氣裡包含著空白。

「紀次……不要走……!」

「我、已經……」

紀次臉頰上滑過一道水痕。

然後他主動吻了克哉。

這個吻比起剛剛的吻顯得溫柔許多,克哉感覺到紀次的唇瓣柔軟的觸感。紀次持續閉著眼睛,克哉則直視著紀次的臉。

兩人的唇離開時,克哉伸出舌尖舔了自己的唇,唇上帶著鹹味,像是那一日他親吻紀次鼻尖留下的味道。

克哉的心劇烈的疼痛起來。

從來沒有感覺過的心情。

紀次。紀次。紀次……

他們兩個人同時高潮了。克哉並沒有立刻退出紀次的體內,而是維持著兩人交合的姿勢緊擁著紀次。

「已經……夠了,克哉。」紀次在克哉耳邊,用微弱得彷彿吹氣般的音量說道。

「你保證我沒有看見你時,你也可以維持正常的樣子。」

「我答應你。」

克哉才放開紀次,替紀次重新洗淨身體。然而紀次的這種溫順讓克哉更覺得不安。

「今晚先留在我這裡,明天再回你家休息吧。」

「何必這麼關心我呢。」澤村別過頭,但並沒有拒絕克哉的提議。

躺到床上時,克哉看著背過身去側躺的紀次,從後面擁了上去。

「喂、克哉!已經說了我沒事……」澤村驚慌的說道,微微的掙扎。

「……我只不過是怕你半夜夢遊又被誘拐走罷了。」

克哉的臉埋在紀次的微濕的頭髮後,話音顯得有點模糊。

紀次沒有再出聲。

於是兩人維持著這樣的姿勢,逐漸入眠。





隔天清晨,克哉發現紀次已經走了。

桌上有一張紙條,客套的說著感謝克哉收留,他要回去了之類的話。

(那傢伙還是不願意留在我身邊啊。)

捏緊了紙條後又鬆開,克哉轉身回到臥室,開始準備去公司。

經過昨天,已經很複雜的心情又染上了其他情緒。

這樣的心情,究竟要怎麼為它命名……?











這‧章‧我‧好‧愛!

雖然克哉崩了紀次也崩了可是我為他們流淚了啊啊啊!

明天開始不貼了,一直到人氣超過50人次或是有人回文,不然我就把剩下的延到11/10貼。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LingYe85224
  • 我直到今天才發現這文章囧
    沒有標註鬼畜我就忽略掉它了,看到澤村的那篇文章我才知道囧

    嗯嗯 我馬上去看XD
    不會不會(淚目
  • ???我有加啊(飄..

    朝歌 於 2009/09/23 17:53 回覆

  • LingYe85224
  • 是我太笨沒注意到 (?)
  • ...人都有閃神的時候(?

    朝歌 於 2009/09/24 18:27 回覆

  • 嘎啦啦
  • 我也有跟上面那位一樣的問題ㄋ(目小?)
    呵呵
    不過我真的超喜歡大人寫的文章
    還把網誌加到我的最愛
    一有空就上來看看(變態!?)

    那個......
    我想問您翼之夢的網址
    我也想去那看看(害羞>////<)
  • 謝謝(受寵若驚)
    雖然說我可能暫時不會更文了Orz
    高二下是個麻煩的階段啊~(遠目)

    翼之夢的網址在這裡:
    http://www.otomedream.com/index.php
    這個論壇很棒喲˙ˇ˙

    朝歌 於 2010/02/21 15:05 回覆

  • 嘎啦啦
  • 那個........6@.@
    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帳號的說.....
    拍謝

    不過高中真的混辛苦呢(感嘆)
    加油^^
  • 我的帳號就跟這個部落格是一樣的唷XD

    謝謝~

    朝歌 於 2010/02/21 18:1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