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或許這會是篇誰也不懂的文章,或許明眼人一看便明瞭了。

不管如何,我只寫我想寫的,有關我的和很多人的事情。


曾經在日記裡寫過千萬遍的我愛你,然而不過是一場空虛的夢境。

當我回眸一瞥時,心中竟然如死水般無情無感。滿腔熱情化為一縷苦笑,我真不懂我自己。

朦朧的今晨我醒了,在空調的隆隆聲響中,模糊的我閃過一個念頭:我真喜歡你嗎?不,我不喜歡。

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我喜歡一個人會出現怎麼樣的情緒罷了。

而我,甚至狂熱於虛幻的事物,比關心現實的時候多......

只是因為虛幻沒有什麼可顧慮的,現實卻無時無刻的在折磨我。

但我卻用我最恨的現實套在虛幻之上,不禁感覺自己可笑。

那些人純潔的情感,我一輩子也達不到。從來我就是個自私涼薄的人,若果我幼時表現的天性是純良,只不過代表那時的我已經在掩飾。

而我現在確實對假裝這回事厭倦了。



其實我還是想說謝謝你。

謝謝你容忍我的無理,謝謝你包容我的脾氣,謝謝你接受我的任性。

然後,

我要走了。

不說再見了,可以嗎?




而我開始從懸崖墜落了。

這一次,不會再有人伸手拉住我。



突然又想到那個明亮的下午。

或許不該說是明亮,因為我的房間已經被厚重的簾幕圍成了一房陰暗。

隔壁的弟弟房間傳來歡快的笑聲,而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竟可以笑得如此開懷。

為什麼你們可以?

為什麼我卻在幾乎窒息的空氣裡,拿著剪刀?

坐在書桌前,除了隔房的笑聲,房間一片死寂。

淒涼嗎?並不。

只是空蕩蕩的,像是這房間連我這個人都已經不存在。

過年剪的火樹銀花依舊怒放,只是是死的。

裝飾的緞帶依舊絢爛,只是是死的。

身為他們的主人的我,應該也要死才對啊。

喔,對,我想起我為什麼拿著剪刀了。

不就是為了,想永遠結束掉我自己嗎?

活著好累。活著好累。

架上的書安靜的望著我,而我已經顧不得他們是否會為了我的行為必須陪葬。

第一刀劃過去肌膚,一瞬間出現閃電般的白色,然後化成一道粉色的痕跡。

第二道用力了點,然而仍舊沒有劃破肌膚。

果然用剪刀還是不行的吧。可惜我沒有美工刀。

我扔下剪刀,倒在床上,眼淚伴隨著頭痛發作著。




現在活著的我已經死了,只剩一縷靈魂為了虛幻燃燒著,拼命想留下一些隻字片語。

La mort de moi.




只是因為看到你,那些往事又像潮水一般回溯著。




我只是想毀了你純真的笑容




或許,我只是想知道,如果我死在你陽光映著的眼前,你會有些什麼情緒







或許

我只是,累了。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ve5300
  • 在你身邊周圍還有許多快樂的事正等著你去碰觸,
    只是你還未發現而已...
  • 唔嗯,平常我是很享受人生的人沒錯啊,只是人...嗯,偶爾的低潮期吧。
    謝謝你的關心:)

    朝歌 於 2009/07/25 09: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