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嗚呼!我沒辦法把Betray那篇寫完了啦啊啊──(哭)

我沒辦法把可愛的骸大人寫成壞人!てきないー

可是!可是!

嗚哇啊我好糾結──(奔)



一直以來,我寫的文沒有過真正的悲哀,沒有真正的絕望過。

我知道這是我的弱點,我辦不到讓我筆下的主角真正走投無路這件事。

但是我就是沒辦法寫。

我太不敢去面對人性的黑暗了。

小雛菊裡面,女主角被輪暴這種事,我絕對寫不出來。

追風箏的孩子裡,眼見哈山被強暴,阿米爾竟然逃走這種事,我也不可能動的了筆。

我是個太過軟弱的作者,除了給他們一個痛快的死,我做不出其他折磨的行為。

或許是因為這樣,明明是鬼畜眼鏡的延伸文Complicated Emotions,才會寫得不盡理想吧。

眼鏡克哉太溫柔,紀次太容易動心。

可是我怎麼能去毀掉我的孩子?

每個角色都是我的孩子啊,我一筆一劃刻下的人物剪影。

所以做不到。



所以,Betray可能會棄坑。






或是,我挑戰我自己的能力,有沒有辦法真正扭曲一個角色。






有沒有辦法表現早就知道得很清楚的,人性裡頭的自私。







骸會逃。


骸會在最後一刻躲進那個老人的身體裡面。





是的,現在會有些人看不懂。


然而只要了解一件事便好。







骸會被我扭曲掉。








儘管最傷心的那個人是我,最不想相信這個橋段的人也是我。





可是我必須寫出來。







我知道的,知道骸根本不在乎雷歐,骸不像重視庫洛姆一樣重視雷歐,當雷歐的身體不能使用的時候,骸就企圖想逃走了,不是嗎?



他沒有規劃雷歐清醒後的逃走路線,他本來是打算自己走的。




不管是白雷或是骸雷,雷歐注定都會傷心啊。

沒有人重視他,古伊德......

大家只是把他當成一個殺了十五個人的凶惡犯,可是為什麼他會殺掉十五個人呢?

一定也是有理由的。

只是這樣說著的我,似乎又開始懦弱起來。

懦弱得不敢承認也許古伊德真的不過是一時興起,毫無理由的殺掉十五個人。




我其實也很自私。

不敢背負讓一個人深深痛苦的罪。





所以,我會不會棄坑?



必須要說,這是很有可能的。





因為我下不了手,



我無法成為一個劊子手───












直到我有了真正成為一個寫小說的人的覺悟為止。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嘛...

    之所以會產生同人文這種東西
    不正是因為對原作抱有缺憾嘛~

    現實已經夠殘酷
    能在自己筆下有個Happy Ending不是也挺好的?

    有時候考慮太多就會變成坑
    請順著自己的心意寫下去吧(拍肩)

    (話說回來...驗證碼是BLccc是怎樣...= =a)
  • 嗯嗯,我也是這麼想啊,所以我的文一直都是歡樂取向居多......

    可是順著我的心意我自己寫不下去OTL|||
    反正我就是沒辦法讓自己喜歡的角色當壞人就對了T^T

    這個驗證碼好強啊囧

    朝歌 於 2009/07/26 22: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