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雲雀,有想要去哪裡玩嗎?」坐在並盛帝王對面的山本好像完全沒有發現對方散發的殺氣,一邊咬著薯條一邊問道。

「不要。」雲雀的回答非常直接,「我完全是看在漢堡的份上才出來的,想叫我去其他地方的話,就咬殺你。」

順帶一提,這家速食店從他們兩位踏進店門的那一刻就只剩他們兩個人,還有逃不了只能瑟縮在櫃檯後方的服務人員。

倒帶,VCR解釋這一切。

「放開。」雲雀非常不悅的看著山本非常、非常自然放到他腰上的手。

「雲雀會害羞啊?真可愛……」話還沒說完就被賞了一個拐子。

客人瞬間驚慌得跑了大半。

閃過第二支拐子,山本利用身高優勢拉過雲雀,低頭吻了雲雀的額際,毫不在乎其他小半客人驚恐的眼光。

雲雀一眼掃過剩下的人,嗯,場地就此清空。

VCR結束。

「是暑假第一天呢,好好放鬆吧?」山本毫不在意雲雀的拒絕。

「我很忙。你也要去棒球社那裡練習吧。」雲雀撐著頭,瞥眼看向山本。

「啊啊,今天不用,明天才會開始練習。」

「長髮的那邊呢?」

「史庫瓦羅今天跟Xanxus他們去泡溫泉了。」

雲雀挑眉,「哇噢,泡溫泉?」

暑假去泡溫泉似乎真的有點怪異,不過瓦利亞那些人是常理不可以判斷的。

「雲雀今天要忙什麼呀?暑假也需要處理公文嗎?」山本笑笑,反問雲雀。

「嬰兒說今天那個變態可以跟我打一場。」提起戰鬥,雲雀揚起嗜血的笑容。

……隱約聽見櫃檯後方傳來念佛號的聲音。

「哈哈,是戰鬥遊戲啊?那我也一起玩吧。」山本的笑容不變。

……櫃檯後方的佛號聲念得更響了。

「不行。」雲雀乾脆的拒絕了。




「這是我跟他的戰鬥,不要多管閒事。」




山本的眼睛一瞬間出現了闇影,但隨即陽光的「啊哈哈」笑了起來。

「嘛、雲雀總是喜歡一個人戰鬥呢。」

「弱者才群聚戰鬥,我一個人就夠了。」雲雀冷眼覷他。

「有同伴就可以互相幫忙啊!」山本說道,「──如果雲雀出事,我一定會去幫你的喲。」

「隨便你。」雲雀已經放棄要山本不要管自己了。

不管拿拐子咬殺面前這個人幾次,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睛從來都不曾出現過恐懼。

「那、雲雀,我可以當旁觀者吧?我不會出手。」山本轉向問道。

「你要看?」真搞不懂這傢伙在想什麼。

對雲雀來說,觀看別人的戰鬥沒有意義,親手咬殺別人才可以獲得快感。

別人是別人,自己是自己,這就是雲雀一向冷漠的價值觀。

──雖然這麼說,雨守戒指戰,他卻去看了。

只是,想知道可以阻止自己行動的人能戰鬥到什麼地步,可不可以成為自己的對手罷了。

「嗯,雲雀的戰鬥一定很精彩啊。」

山本的笑容,有時候反而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要來就來。」雲雀起身,沒有停頓的走向門口。

山本連忙追了上去。




……手,還是在並肩而行時,悄悄的攬上雲雀的腰。
 








「呀,你來了。」坐在破爛的沙發上,穿著墨綠色制服的少年沒有回頭,帶著笑意的聲音迎接雲雀冷酷的鳳眼。

「呿,居然要為這種事情浪費骸大人出現的時間。」犬不滿的哼了一聲,旁邊的千種推了推眼鏡:「麻煩。」

「又不是你要戰鬥為什麼要喊麻煩?」犬一向是有話直說的人。

「……」千種沒說話,只是再度推了推眼鏡。

「好了,犬、千種,你們先隨便去逛逛吧。」骸笑了笑,三叉戟不知何時已在他的手中。

千種默默的拉著犬打算離開房間。

千種擦過山本的時候,山本的眼神突然在瞬間銳利起來,時雨金時猝不及防的砍向千種!

事情發生得太快,看似千種必中山本的刀無疑,然而千種卻用敏捷的動作躲開了山本的刀,犬則是直接如霧一般的消失了。

「山本武,進步不少喲。」『千種』笑了笑。

「六道骸。」沒有因為山本的刀有所動作的拐子,此時已經架到『千種』,或是說,骸的脖頸上。

「如果就這樣輸了,未免也太不好玩了,不是嗎?」骸俊美的臉沒有因為近在眼前的拐子而有一絲扭曲,接著,他的身軀也開始霧化。

分散的霧變成五個有著一樣微笑的六道骸,右眼的數字開始轉換。

雲雀倒沒開始擔心,而是先冷冷的看向山本:「不是說不要插手嗎?咬殺你喔。」

「哈哈……雲雀,我只是不小心出手的。直覺啦、直覺。」山本笑笑,就地坐下,「好了,我不會插手了。」

雲雀這才看向六道骸,沒有注意到在雲雀的眼光離開山本身上時,山本臉上掠過的陰霾。

「六道骸,這次絕對會咬殺你。」雲雀冷冷的以這句話做了戰鬥的開場白,骸微笑:「我很期待喲,kufufu……」

流暢的拐子立即飛向骸的笑臉。

骸閃過,另一個骸執著三叉戟迎上雲雀,雲雀舉起另一支拐子擋住,手取出了備用的拐子攻擊骸的下腹,骸一個後空翻避開了那一擊,第三個分身卻又合同第四個分身攻向雲雀……

山本看著雲雀專注在跟骸的戰鬥上,嘴角常掛著的微笑終於放了下來,變成面無表情。

──六道骸這個男人,在山本的眼中跟棒球沒有兩樣。

當然不是指山本喜歡六道骸,相反的,六道骸這個男人在山本的心中,定義就是一顆應該被球棒狠狠的擊中以後,飛到全壘打牆外的棒球。

討厭六道骸這個男人有很多理由,包括想要傷害身為山本好朋友之一的阿綱,還有,無時無刻佔據了雲雀的注意力。

雲雀提到六道骸,總是會微笑,雖然山本的理智知道那種微笑是想殺死獵物的笑容,但就連這樣的笑,他都不想讓雲雀專屬給骸。

雲雀的每一個表情,在山本的眼中,跟老爹給他的時雨金時一樣珍貴。

所以,連一個都不可以給別人。

還在持續打鬥的另一邊,骸已經收起分身,正在用修羅道與雲雀展開對戰。

「雲雀,你很在乎山本武吧?」骸刺出三叉戟時,驀的帶著笑意,這樣說。

「說什麼蠢話。」雲雀避開,拐子的機關全開。

「哦,可是你的背是一直對著他的喲,不是信任的人,你不會這樣做吧。」

「我只是不想讓視野同時出現兩個礙眼的人。」雲雀冷哼道。

「說謊是不好的行為呀,雲雀。」

「老是使用幻術的人這樣說,沒有任何的說服力。」

「哦呀,所以你承認了你說謊囉。」

「我沒有。」

「偶爾應該要誠實喲,雲雀。」

「我沒興趣再跟你這個變態扯下去了。」

雲雀加快了攻擊速度,骸仍輕鬆應對。

異色的雙瞳瞥向山本,骸臉上的微笑擴大了:





 
「──既然如此,我佔有他的身體來攻擊你,你應該也無動於衷吧?」
 






在戰場外圍的山本不懂雲雀為什麼突然露出那種表情。

雲雀看著骸,手上的拐子卻突然僵硬了,而骸的動作也很怪異,明明是拿著三叉戟,揮動的動作卻像是在揮……刀?

骸的三叉戟已經揮去了,似乎對雲雀說了什麼話,雲雀居然愣到沒有舉起拐子防禦。

「雲雀!」山本大吼,時雨金時已經準備好要進場介入。

雲雀猛然一顫,左手緊急舉起的拐子驚險的擋住了三叉戟的攻擊。

「哦呀,終於忍不住了嗎,山本武。」

「你剛剛對雲雀施了什麼幻術?」山本緊皺著眉。

「kufufu,猜呀。」骸悠哉的說道。

「骸……」

「閉嘴,棒球社的。」雲雀先一步截斷了他們的對話。剛剛短暫的暫停已經讓雲雀重新調勻了呼吸,現在的他已經恢復了原本從容的模樣。

「繼續打吧。」雲雀舉起了拐子,骸卻搖了搖頭。

「你這樣還會認真跟我打嗎?我本來就是為了結束戰鬥才弄出這個幻覺,再打下去也沒意思。」骸的身體漸漸消失,氣化成一片水霧。

結果骸根本不在這個房間啊。

「雲雀……」山本想走向雲雀,雲雀卻將兩隻拐子射入山本腦袋兩旁的牆壁,讓山本一時間動彈不得。

「雲雀?」山本大惑不解的看著頃刻間就奔到他面前的雲雀。

雲雀抓住山本的衣服,狠瞪的鳳眼卻隱藏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脆弱。

「不准背叛我。」

「啊?」

「不准再說那種話。」

「我聽不懂,雲雀……」

「給我安靜!」

雲雀狠狠咬住山本的嘴。

山本愣了半秒,然後就攬過雲雀,把雲雀暴力的發洩轉變成一個溫柔綿密的吻。

雲雀的口腔很溫暖,僵硬住不知道怎麼反應的舌也很可愛。

「我喜歡你,雲雀。」

放開雲雀,山本溫柔的說道。

「絕對不會背叛你。」

「我不相信。」雲雀冷道。

「我會一直站在你旁邊,跟你一起戰鬥。」山本的笑容不同於他平常的陽光,而是一種承諾。

答應成為對方永遠的夥伴的承諾。

「……如果你騙我,我就咬殺你一千遍。」雲雀的語調還是冷冷的。

山本擁住雲雀,臉頰貼住了雲雀細軟的黑髮。連頭髮也很可愛,山本不禁在內心想道。

「雲雀,請多多指教。我是你的夥伴,山本武。」

然後,也是你的伴侶,恭彌……

再度低頭吻住雲雀時,山本覺得,其實六道骸討人厭的程度也不至於需要到全壘打牆外,二壘壘包後面五公尺就夠了。
 
 

















「真是一對不誠實的情侶呢。」骸在門外咬著一片巧克力,輕笑起來。

剛剛聽見『山本武』的聲音說「我討厭你」的時候,明明就震驚到連動都動不了,現在人家把他摟在懷裡了,又開始嘴硬。

「這樣就還了你戒指戰救了庫洛姆的人情囉,山本武。」骸咬了第二片巧克力,微笑。
 
 
 



















──Fin.



















26單字文‧第三彈!(灑花)

2727文就順延了(燦笑)

總之有一天也必須要寫到的(遠目)




總覺得委員長老是被我寫崩(煙)

然後我明明最喜歡的人是骸大人,為什麼每次骸大人都被我寫成黑臉呢?

理解不能。(死)

明天D開頭的單字還沒決定是哪個,必要的話還是得翻老師的單字本了。(嘆息)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因為他是變態(指)

    XDDD
    雖然髮型跟個性都很奇怪
    但是我還是很喜歡骸
    ...同樣的理解不能啊(茶)
  • 原來如此(恍然大悟)(喂)

    對啊就算骸大人真的是個變態...不是,就算他真的有時候說的話很詭異,我明明還是很喜歡他的呀啊!
    下一篇一定要讓骸大人變回男主角(握拳)

    朝歌 於 2009/08/01 11:28 回覆

  • 阿稜噢
  • 噢我是上面那位的小堂妹這樣(死

    呀啊山雲好棒好棒啊

    光是看這一篇我就愛上你了大人(不要裝熟(揍

    委員長好可愛阿武也好溫柔啊啊啊(炸←六道骸無視

    啊好啦對不起我就是來鬧的(被拐飛
  • 噢噢歡迎妳來我家坐˙ˇ˙
    話說我也有看你的山雲(雖然只是潛水...)(←PIA飛)
    來鬧的也歡迎這樣XD

    話說我突然發現你留言的日期0818剛好可以變成8018耶(遠目)
    這是剛好嗎...?

    朝歌 於 2009/08/19 09:16 回覆

  • Everett
  • 原來我們2個發現的點一樣嗎?XDD
    我昨天看到時就想說了
    可是後來覺得為了這個留一篇感覺......(默)
  • XDD
    我覺得這個點還滿有梗的說~

    朝歌 於 2009/08/19 10:22 回覆

  • 阿稜噢
  • 對不起啦啊咍哈哈我就是故意的怎樣(踹飛

    為了這樣而留一篇感覺也好蠢(死
  • 不會啊,這可以證明妳對山雲的愛XD(沒誤)

    朝歌 於 2009/08/19 21: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