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光看標題就知道了,我又對不起骸大人了。(挫敗)

大概是歡樂的鳳梨實在是看太多了的關係?

不,從第一句的蓮花我就敗了。(死)

然後H的時候又出現血腥情節,然後就......

一發不可收拾。Orz|||

算了我對不起的人還少了嗎(遠目)(被打死)

不行啊啊我好不容易回來的甜文怎麼又出門遠遊了呀啊啊啊────!

然後這篇真的超短,對話沒有幾句,一大部分的對話還貢獻給庫洛姆。(跪)

我一定會再寫一篇歡樂的綱骸!我一定要再寫一篇!可惡啦骸大人不可能老是當壞人的!!(打滾)













「骸很喜歡蓮花呢。」

某一次例行的早晨散步,彭格列看到他佇足在蓮花池旁,笑著如此說道。

「──不,我最討厭蓮花了。」

大概是因為自己說出他意料外的話,彭格列睜大了疑惑的眼。

他沒有打算多解釋,只是背過蓮花池。

「走吧,彭格列,早餐時間要到了。」



骸很常說謊,然而那一次是他少數誠實的時候。

基本上他會誠實,就代表他討厭那樣東西討厭到會說出「我討厭」這句實話。

骸非常討厭蓮花,儘管在他的幻術裡最常出現的是蓮花。

蓮花的潔白、蓮花的清香、蓮花婀娜的身姿,每一樣都讓骸感到厭惡。

──幻術最重要的事情,是施術者深深相信這樣事物的存在。

人類接受一件事物存在的方法,就是曾經親眼看過。

看過越多次,那影像就越具體。

而蓮花,是他看過最多次的花。

在無盡的輪迴裡。



在自己心裡的時候,骸總是一個人墜落,在深紅色的空間裡。

那深紅的顏色,近似血。



「骸……哈啊啊……!好痛……骸……!」

那一夜,彭格列熾熱的身體裡也流出那樣的深紅。從他們的身體緊貼的地方。

對方一次次的呼喚自己的名字,明明聲音包含著痛楚,卻還是緊緊的擁著他。

……有沒有……感受到一點點,一點點溫度?

那個人的眼淚如蓮花花瓣上的露珠,沾濕了那人的眼睫,卻是讓那顏色更加的美。

而眼前的人就像是蓮花,清純潔白到讓他有狠狠毀去的欲望。

「骸……」

「不要說了。」

說什麼呢?

明明他也只是,呼喚著自己的名字。

──你的聲音,像是每次輪迴的時候,呼喚我名的那份空靈,那份悲憫。

──所以,不要用那種聲音,喊著我的名。

對方沒再出聲,卻用他的唇貼上骸的,怯怯的像是易碎的花瓣。

想要讓人蹂躪的花瓣。

用力的咬了那人的唇,那人痛的嗚咽起來,腥甜的液體沾濕了他們的唇角。

往下吻去,那鮮紅在彭格列白皙的身上印出一個個痕跡。

蓮花染上了他墮落時的深紅。

「彭格列。」

骸微笑了。這是他們擁抱的第一晚裡,他露出的第一個微笑。

霧滿水光的眼睛矇矓的看向他,然後跟著笑了。

「原來這樣可以讓你開心。」

沒有諷刺或是其他情緒存在,單純為了他快樂而快樂的一句話。

身下的交合發出淫靡的水聲,彭格列潮紅的臉上盪漾著滿足。

輕吻骸的臉頰,對方露出美麗的微笑。

纖瘦的手臂環抱著骸。

即使那臉色已是如此蒼白。

依然是,讓人感覺清淡,在這充滿情慾的房裡。

「跟我一起墮落吧,彭格列。」

墜落,直到輪迴的盡頭,雖然輪迴不會有終點。

所以,這個邀請,成了變象的永遠。

「如果你記得抓住我的手,就不要再放開了。」

對方的嗓音輕輕的在骸的耳邊縈繞。

不要走。

不會走。

不要放開。

不會放開。

不要停止你的占有。

不會停止我的占有。



你,是我的。












一夜又一夜的交歡。

那是墮落,也是承諾。

骸知道其他的守護者都討厭他。

骸知道山本跟獄寺討論過只有庫洛姆就夠了,根本不需要把他從那個水牢裡拉出來。

骸知道藍波每次在自己出任務時才會回到彭格列的宅子。

骸知道了平刻意在走廊上避開他。

骸知道雲雀無時無刻都想把他殺死。

什麼都知道,可是,裝做什麼都不知道。

「你到底對十代目做了什麼?為什麼他的臉色越來越差?」

──但是,有些事情,即使不想去招惹,還是有人會過來煩擾他。

獄寺正怒氣沖沖的站在骸的面前。

「哦呀,為什麼你不直接去問他?」

「十代目他不肯說!你到底是……」

「他不說,是他不信任你吧?獄寺隼人,不要把怨氣發在我的身上……比較好呢,kufufu。」

骸成功的看見獄寺的臉上出現受傷的表情。

那讓他的心裡感覺到快感。

當夜晚相擁的時間,彭格列對他說:「骸,最近獄寺好像對我比較疏遠了耶?」

他也只是回答:「是嗎?你多心了。」

──跟我一起墮落,你答應過我。

──那麼,你的身邊,留我一個人就夠了。



「骸大人最近怎麼了嗎?」

庫洛姆小小聲的問著骸,骸微笑反問:「怎麼說?」

「最近……犬和千種來找骸大人,骸大人似乎都不見他們了。」

骸的笑容變得冷漠。

「已經不是小孩了吧,他們。那麼,就不用凡事都來找我。妳也一樣,庫洛姆,過好妳的生活就夠了,知道嗎?」

「骸大人……是的,我知道了。」

庫洛姆的表情變得非常傷心,然而還是像以前一樣,順從的接受了他的命令。

當庫洛姆離開房間的那一秒,骸的唇角劃出近乎妖艷的弧度。

我也除掉了我身邊那些圍繞著我的人了,彭格列。

蓮花的長莖在霎那間纏住骸自己的身體,莖上卻長出如玫瑰一般的尖刺。

把骸的身體化成,紅。

一朵白蓮在莖上緩緩生出花苞,在骸的鮮血滴落在花苞上的同時,千朵蓮同時燦爛的爆出,最先綻開的那個花苞,成為血紅色的紅蓮。

骸輕輕的笑了,神色迷離。

「彭格列……」

骸在蓮花的禁錮裡,捧住那朵極艷的血蓮。



一起墜落,在深深的絕望裡。

一起死去,在深深的、深深的──

愛裡



Down,

Downfall,

Down for me──






──Fin.











26單字文‧第四彈。(有氣無力)


最後那句Down for me我也不知道是誰說的(攤手)

雖然說是骸要阿綱陪他墮落,不過怎麼看都是阿骸被阿綱女王收服了陪他殉情(喂)

只是在打完那句之後,

我自己,眼眶紅了。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