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這根本就不悲!!(吶喊)

骸大人我對不起你我沒有把雲綱寫得夠悲(這跟骸什麼關係)

反正...將就看?(混)

然後這篇跟題目感覺起來好像沒多大關係(PIA飛)










「再靠近我,就咬殺你哦。」

數不清幾次曾經說過這種話。對男人、對女人、對家人、對敵人。

那一天的最後,他也這樣說了。



「雲雀學長!好難得看到你會來遊樂園喔。」

當看到草食動物臉上大大的笑容時,雲雀恭彌的第一反應是下意識的離開。

「雲雀學長?等……等我一下!」然而即使他打算放過,對方似乎也不懂要盡快離去,居然還主動追了上來。

雲雀不耐的回頭,綱吉的手正好抓住雲雀的衣襬,可以看出他是多麼心急要挽留他。

本來想立刻揮開對方纖細手臂的動作因而停頓,然而語氣仍是一貫的冷。

「做什麼?」

「咦?呃……那個……」草食動物的眼睛反而因為他的問句瞪大,接著開始低下頭苦思,但手還是沒放開雲雀的衣服。

「做什麼呢……嗯……我也不知道耶,看到雲雀學長要走,就拼命追上來了……」

這隻動物真不是普通的蠢。

不過,「平常那兩個跟你一起群聚的人呢?」

難得看見他的身邊竟是沒有人。

「啊……山本今天要幫他爸爸做外送的壽司,獄寺君生病了,我是一個人來的。」綱吉一愣,但還是乖乖的回答了。

「哇噢,一個人來遊樂園啊,你不像是這種人耶。」雲雀的語氣帶了點諷刺。

弱者不都是群聚行動的嗎?像澤田綱吉這樣的草食動物,居然會一個人來遊樂園啊。

「雲雀學長,那你呢?你怎麼會來遊樂園?」綱吉似乎沒意識到雲雀的語氣,問道。

「這不關你的事。」雲雀冷冷的拒絕回答綱吉的問話。

其實只是突然很想來而已。

雲雀一向是隨興而至的人,來遊樂園這種事,他不覺得需要有任何理由。

「雲雀學長有來過這裡嗎?」綱吉瑟縮了一下,但還是再接再厲的問下去。

「嗯。」

不過像他厭惡群聚的個性,一次以後就沒再來過了。

然而雖然這樣,今天雲雀還是來了遊樂園。

雲雀不會承認不懂自己的心思,他只會把這解釋成突發性的感到有趣。

「那、雲雀學長可以讓我跟你一起走嗎?我第一次來這座遊樂園耶。」綱吉的臉突然興奮起來,褐色的大眼祈求的看著雲雀的眼睛,雖然身體為那其中的冷微微抖了一下,但是,沒有逃開。

雲雀發現自己居然愣了一下,「跟我走?」

「不……不行嗎?」綱吉緊張的把雲雀的衣服抓出了皺摺。

不行嗎?

看著那雙倒映著天空的眼,雲雀居然沒有任何拒絕的念頭。

可以嗎?

但他從不和任何人群聚,他一直都是孤單一人。

「我不知道群聚有什麼意義。」雲雀凝視阿綱的眼睛說道。

「嗯、就是不想要一個人吧。」

草食動物的回答讓他覺得好笑。

然而,回答卻是那麼流暢:「你要跟就跟吧。」

「太好了。」綱吉笑了。

那個笑容裡包含的喜悅,讓雲雀的唇角淺淺的揚起。



「雲……雲雀學長,你都不會怕雲霄飛車嗎?」剛吐完,正在喝水壓驚的綱吉有氣無力的問道。

「那種東西有什麼好怕的。平衡感好一點、適當調整好自己的角度以後,根本沒有什麼感覺。」雲雀嗤之以鼻。

「可是不是每個人都像雲雀學長可以適當調整啊……」綱吉苦笑。

「你還真是徹徹底底的一隻草食動物耶。」

「雲雀學長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是這樣沒錯。

「我倒是很好奇你到底不怕哪些東西。」

綱吉非常認真的想了一會。

「唔嗯……摩天輪吧。」

雲雀真的完全無言了。

「摩天輪……那你到底是來這裡做什麼的。」

綱吉不以為意的笑了笑,「因為不怕,所以不會想坐呀。來這裡就是要挑戰自己嘛。」

雲雀沉默幾秒後說道,「既然如此,那我根本不需要來這裡。」

以雲雀對自己身體的平衡掌握度,大部分利用風壓使人驚嚇的設施對他都不足一提。

果然一時興起是最毫無意義的事情了。

「咦咦!」在雲雀說完後,綱吉反而驚慌起來,「雲雀學長,不要走!還……還有很多設施的嘛,也許哪一個會讓雲雀學長覺得好玩呀。」

雲雀瞥了綱吉一眼,目光看向遠方歡笑的人群問道:「為什麼你好像一直在留我?你不是第一次來對吧。」

「哪……哪有。」綱吉的頭撇向旁邊,分明是心虛的表現。

「剛剛一下雲霄飛車,你連看地圖都沒有就跑去廁所了。」

「呃!那……那是因為……」

「想再繼續騙我嗎?草食動物。」

「嗚!……可是,我是真的很想跟雲雀學長一起玩。」

雲雀的鳳眼因為迎面而來的風而閉了閉眼。

「跟我?」

「嗯,那個時候看見雲雀學長也是一個人在遊樂場裡,第一個想到的念頭就是……」說一說,綱吉又一臉難以啟齒的表情。

「說。」

「就、就是跟雲雀學長一起逛遊樂園啦。」綱吉的聲音帶著自暴自棄的感覺。

「呵。」

綱吉一臉驚訝看向雲雀。

連雲雀自己都有些驚愕,居然為了這個草食動物的話,心情好到笑出聲來。

不過,他一向是很隨興而至的人。

「這次你騙我的事情就算了,再有下次就咬殺。」

綱吉的笑容非常開心,「嗯!」

雲雀細長的手指撫向彎出美麗弧度的唇,然後挑起綱吉的下頦。

「雲雀……」

薄唇疊上了觸感柔軟的誘人部位。

僅僅是輕輕的印壓而已,雲雀一向不喜歡和人有過深的肢體接觸。接吻,眼前睜大眼睛的草食動物是第一人。

雖然只是如同蝴蝶在手指上的駐留般,很淡很淡的吻。



旋轉木馬,雖然覺得無趣,雲雀還是耐著性子陪想坐的綱吉坐了,綱吉在下馬的時候還差點跌倒,結果是被他像抱小孩一般抱下來。

海盜船,一樣是綱吉嚇得緊緊抱住他的手──雖然要抱應該是抓前面的安全桿──而他享受著高處清涼的空氣,一點也不受影響。下船的時候綱吉的腿都不受控制的顫抖了,然後還是雲雀出借肩膀跟手扶他下來。

反而是咖啡杯讓雲雀有微微的不適感,不過遲鈍如綱吉當然是不可能發現的。雲雀當然不可能說出來,因為那隻草食動物居然笑著說很好玩。

黃昏了,遊樂園裡開始吉祥物的嘉年華巡迴,許多孩子靠在分隔線後,拼命的朝那些卡通人物揮著手。

「雲雀學長,今天的夕陽好漂亮喔。」綱吉的笑容如同那些孩子一般滿足。

「……」雲雀沒有回答。

漂亮,會嗎?雲雀並沒有感覺。

但是既然是黃昏了,就代表草食動物要向自己說再見了吧。

──所以,雲雀最討厭群聚了。

只要有群聚,就代表有分離的一天。

為了不要分離,從一開始就不要有任何的群聚。

群聚應該被消滅。

記得第一次出現這個念頭,也是在這個遊樂園對吧。

「滿足了吧,那麼你可以走了。」

不想讓綱吉先開口說道別,雲雀望著滿天橘紅的雲霞說道。

「咦?那……雲雀學長……你呢?」

「不關你的事。」

「怎麼這樣,剛剛不是還很快樂嗎……」綱吉的語氣很悲傷。

雲雀的心微微刺了一下,但只是微微。

「那是你吧。我可沒有。」

綱吉聽了卻沒有生氣。

他的手輕輕的摸上雲雀的臉頰,然後環住雲雀的身體。

「雲雀學長雖然這麼說,我卻覺得雲雀學長現在的心情是想要哭泣。」

「說這些有什麼意義。」雲雀冷哼。

「因為我不希望雲雀學長哭泣啊。」

放開雲雀,綱吉的眼睛看著雲雀的側臉。

「再不走的話,咬殺你喔。」

綱吉終於站了起來,臉上的笑容依舊不變,依舊……溫暖。

「明天學校見,雲雀學長!」

削瘦而孤單的背影漸漸消失在雲雀的眼前。

那一刻雲雀是想過追上去的。

然而只有那一秒。

最後他回家的路上,依然只有自己的拐子和影子伴隨著自己。



『再靠近』是在我的圈子外面;『再不走』是已經在我的圈子裡面了。

澤田綱吉,你一輩子都不會知道的吧;

而我,一生不會告訴你──

曾經,你距離我非常近。





──Fin.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verett
  • 很棒啊~這種有點灰暗、有點溫柔的氣氛....
  • 唔嗯,我自己是覺得我沒寫到我想要的感覺Orz
    本來是想把「ひとりぼっちの運命」這首歌裡雲雀的心情寫出來,結果還是失敗了......
    越想寫得好有時候寫得越爛...(遠目)

    朝歌 於 2009/08/09 12:34 回覆

  • Everett
  • 噢噢~
    其實有感覺到你想寫「ひとりぼっちの運命」這首歌裡的雲雀
    雖然不悲
    但是這種小品文的感覺也很棒啊~~~>"<
  • 謝謝>^<
    不過沒有寫悲總覺得對不起被我寫死的骸大人...

    朝歌 於 2009/08/09 14:55 回覆

  • 小泫
  • 您的文章,我很喜歡,有種很溫柔的感覺
  • 謝謝XD

    朝歌 於 2013/04/14 21: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