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以下內容建立在隱藏彈‧1的第一話故事背景之下(遠目)

隱藏彈的內容就大概是說──迪諾很弱,所以在黑手黨學校裡有不少人愛欺負他,然後某一天要被揍的時候史庫瓦羅亂入來救他,順手砍了情人的敵人一刀,迪諾被嚇到之餘跑回老家,結果老家正好被敵對家族攻擊(內含大叔戀情?!),老爸掛了以後迪諾終於勇敢站出來用列恩生出的安翠歐和鞭子保護了大家,然後成為跳馬迪諾,End。

然後這個故事裡面有些東西不是我寫錯,是史庫還不知道。譬如迪諾已經有人叫他「跳馬」啦、或是未來的自己加入彭格列之類的事情這樣。

而且這題目又偏題了啊囧

H字首我只想打一個H的字母當標題(喂)

所以,這故事不受我的控制又蹦出了H。(空白空白)

我不是故意的(跪)

廢話不說了,大家就...看吧。(奔)












一進學校的大廳,迪諾就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氣氛。

走在迪諾旁邊的里包恩僅僅是拉低了帽沿,並沒有說話。

在父親死後,迪諾重新回到黑手黨學校就讀了。然而當迪諾進來時,沒有人像平常一樣趨近嘲笑迪諾,反而是全都一臉複雜的表情──顯然這份複雜並不是為了迪諾的歸來。

「是……怎麼了……」迪諾喃喃出聲,旁邊的人這才注意到迪諾。

「啊,膽小鬼回來了。」

迪諾沒心思跟那人辯論,反正他本來就不覺得自己很強。

「為什麼大家都一臉凝重啊?」

「又不關你的事……」那人似乎不太想講,不過沉默了幾秒後還是開了口。

「那個很強的史庫瓦羅啊、他不見了。」

「咦?」沒想到是聽到這樣的消息,迪諾愣了一下。

「不敢相信吧!那個很強的史庫瓦羅耶。每次就算帶傷回來,從來也沒有過失蹤這麼多天的紀錄,大家都懷疑他被……」那個同學越說越小聲,終於沉默了。

在黑手黨學校裡面,當然不可能有什麼友情可言。每個人臉色難看的樣子,與其說是替史庫瓦羅擔心,不如說是覺得怎麼可能有人打敗的了史庫瓦羅──那個據說沒有在用劍上輸過的男孩。

「史庫瓦羅不見了喔……」迪諾不禁低語。

之前差點被斯科欺負的時候,就是史庫瓦羅救他的──雖然那樣的救法也是促使他逃走的契機。

「迪諾,你去找他。」一直沉默的里包恩,卻在此刻開口了。

「啊?」迪諾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去找史庫瓦羅,你一定找得到他。」

「迪諾,你要去找史庫瓦羅喔?」在迪諾還來不及大叫「我不要」前,旁邊的同學就用一種不敢置信的語氣先大叫了。

所有在大廳的人在聽見史庫瓦羅的名字時,都非常一致的轉向他們這邊。

「咦咦咦我沒有──」

迪諾著急地看向身旁的里包恩,「里包恩!你又擅自替我決定事情了!我怎麼可能找得到史庫瓦羅啊?他每天都在尋找劍術高強的人,我怎麼知道他在哪裡?!」

里包恩沉默了一下,唇角微微的勾起,那是跟捉弄迪諾時不同的笑容。

「就當報答他,你也非得去找他不可喔。黑手黨世界可是很注重義氣的。」

報答?是指之前替他放倒斯科的事情嗎?

周遭的人聽了里包恩的話,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喔,原來是為了報恩,所以自願去找史庫瓦羅啊。」

喂喂我自己都搞不懂了,你們在那裏拼命點頭是點什麼啊──

迪諾一瞬間很想這樣大聲吐槽他們,但是基於自己打不過他們的念頭還是忍了下來。

於是,迪諾最後還是被一大群師生歡送出校門,展開尋找失蹤的史庫瓦羅的旅程。

「可是、里包恩……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裡……」走了一小段路以後,迪諾聲音微弱地說道。

「他就在這裡,我猜是在附近的山谷裡面吧。」里包恩倒是非常輕鬆,此刻的他坐在迪諾的肩膀上,悠閒的看著報紙(迷你版)。

迪諾張大了嘴,「──你怎麼知道?」

大家都不知道史庫瓦羅的行蹤欸!

而且里包恩這幾天都跟自己待在加百羅涅的地盤,他是怎麼知道的?

「所以才說你蠢。」里包恩毫不留情地說道。

「嗚!」

即使被罵了,迪諾還是不懂為什麼里包恩會這麼肯定的說出史庫瓦羅的所在地。

不過有個目標總是好的,迪諾轉向離學校最近的山谷走去。

「我說里包恩啊、你該不會連為什麼史庫瓦羅失蹤這麼多天都知道吧……?」

對於迪諾的試探,里包恩泰然回答:

「知道啊。」

咦──?

真的知道?不會吧?

難道打敗史庫瓦羅的就是里包恩嗎?不、不會吧?

里包恩瞄了迪諾一眼,然後用力踢了一下迪諾的臉頰。

「嗚喔!里包恩你幹嘛啊!」

「蠢蛋,史庫瓦羅只挑戰用劍的人。」

嗚哇──說得也是──

那里包恩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啦!

迪諾的好奇心以倍數成長著,然而他看了看里包恩,還是沒有惹他真的生氣的膽量。

兩人沉默著,終於到了唯一可以爬下更深山谷的懸崖邊。

「好了,到這裡以後你就自己走吧。」里包恩躍下迪諾的肩,然後這樣說道。

迪諾立即驚恐了。

「什麼!里包恩你不陪我進去找嗎?」

「這是當然的吧,欠他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嗚!」

無話可說。

「好了,別拖拖拉拉的,趕快下去。」里包恩一個飛踢,迪諾就在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跌入山谷!

「喂──啊──」迪諾的慘叫聲就這樣被淹沒在叢叢樹林間了。

「哼。」里包恩的嘴角漾出平常的邪惡笑容。



「好痛……」自己胡亂包紮身上比較嚴重的擦傷之後,迪諾這才站了起來,環顧起四周的環境。

午後的陽光從茂密的樹冠裡隱約射入,路上看起來沒有任何人踩出的小徑,倒是有像是野獸的排遺。

不會吧,我真的一個人待在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

站在原地哀悼了一下怎麼自己會有這種家庭教師以後,迪諾還是認命地找了個方向往前走。

「史庫瓦羅──你在這裡嗎──」迪諾一邊走一邊喊著,手則是拼命撥開眼前的樹叢。

好累喔……史庫瓦羅是不是真的在這裡啊?

迪諾不知道自己往前走了多久,只能從陽光射入的角度判斷應該至少三個小時以上了。

「史庫瓦羅──在的話就學鯊魚叫一聲啦──」已經無聊到擅自把叫人的詞句變成這樣了。

不過,有件事迪諾忘了。

在野外……特別是有野獸的地方,絕對不可以大叫。

──迪諾左邊的草叢,突然有了一陣動靜。

「嗯?」

一雙黃眼睛正好與迪諾的藍眼對上。

隱隱的吠狺聲咕嚕咕嚕的從佈著灰毛的身體裡響出。

「怎麼會有狼!」迪諾嚇了一跳,連忙抽出了懷內的鞭子。

然而狼看見迪諾拿出鞭子,似乎誤以為迪諾打算攻擊牠,低狺的聲音更加明顯,犬齒也兇惡的露了出來。

迪諾開始慌了起來,雖然只有一隻,跟里包恩的訓練根本不能比,可是他還是會怕啊!而且這隻狼看起來又那麼大隻!

狼可沒有讓迪諾有鎮定的時間,身體微一壓低,接著就撲向迪諾。

「嗚哇!」迪諾趕忙揮出鞭子,不過鞭子卻沒有像之前對付敵對家族時的得心應手,長長的鞭子居然不受控制的纏上了迪諾的身體。

完蛋了──就在迪諾閉上眼睛打算迎接死亡的時候,一陣溫熱黏膩的液體淋上迪諾的臉頰和手臂。

狼的口水?

不是吧,這應該是……

腥臭的味道證實了迪諾的猜測,他連忙張開眼。

剛剛遍尋不著的某人一臉不耐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迪諾。

「喂喂,你是笨蛋嗎?居然把鞭子纏到自己的身上,很想死是吧!」

而且馬上毫不留情地開始教訓迪諾了。

「我才不是故意的……啊啊,這鞭子怎麼纏那麼緊啊!」迪諾拼命想擺脫纏住自己的鞭子,但卻怎樣都無法解開。

史庫瓦羅嘖了一聲,劍搭在迪諾的鞭子上就想直接斬斷。

「那、那個……」那個是我的武器耶!

不過下一秒,史庫瓦羅就皺了眉,迪諾則是張大了嘴。

鞭子居然斬不斷?

對了,這是列恩身體內出現的東西啊……

「這什麼奇怪的材質啊!」皺眉之後就是不爽了。

「我、我也不知道……」迪諾一邊努力地掙脫,一邊在內心祈禱著。

史庫瓦羅,千萬不要因為斬不斷鞭子就一怒之下斬了鞭子的主人啊!

對方站著看他手忙腳亂了好一陣子,終於受不了似的蹲下了身子:「夠了,不要動!」

被這樣近距離的大音量轟炸,迪諾馬上靜止了動作。

史庫瓦羅把劍插回腰間的皮帶,開始替迪諾解開身上的鞭子。

經過一分鐘之後,迪諾終於從自家鞭子的束縛裡解脫了,史庫瓦羅在迪諾道謝前,就先一針見血地說道:「我解開的那些結裡,至少有一半是你自己亂動多弄出來的。」

「嗚……」

何必說出來讓他難堪啊!

「喂,你在這裡幹什麼?」雙手抱胸,史庫瓦羅犀利的銀眼瞪著迪諾。

「那、那個是……我來找你啦。」

「啊?」史庫瓦羅的表情……難以形容。「你來找我?」

「嗯,我知道我很自不量力啦,對不起。」

史庫瓦羅的表情瞬間變得非常兇惡,迪諾嚇得想轉身就跑,但是如果跑了一定會死得更慘,所以他只能乖乖地接受史庫瓦羅的問話。

「問題不是那個,那你這幾天又跑哪去了?」

「唔嗯?就……回基地一趟啦。」

「什麼啊。」史庫瓦羅呿了一聲。

「那、史庫瓦羅,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換迪諾發問了。

史庫瓦羅本來打算離開的背影僵了一下,「不就是因為你嗎?」

「咦?」迪諾為這個答案愣了。

「莫名其妙就不見了,我就以為你逃學迷路到這裡來了啊!」史庫瓦羅回身大吼。

「所以你在擔心我哦?」

不知死活踩別人界線的下場就是被罵了。

「笨蛋!怎麼可能啊!」

「什麼嘛……」迪諾的心裡感到微微的失望。

「喂喂,你還要待在那裡多久啊,太陽要下山了,不找一個地方休息會被狼群襲擊。」史庫瓦羅的臉上出現慣常的不耐。

前一刻才為對方的否認喪氣的迪諾,聽見這句話以後卻笑了。

「知道了……還有,謝謝你,史庫瓦羅。」

迪諾真心地說道,史庫瓦羅卻只哼了一聲,就往前走去。



「哇……這裡就是你這幾天住的地方嗎?」迪諾一臉驚奇的看著這個還算寬闊的山洞。

地上有著簡陋的篝火,旁邊還有幾捆乾樹枝,甚至還有一片野獸的毛皮,以什麼都沒帶就入山的等級來說,這樣的佈置已經很舒服了。

史庫瓦羅把剛剛殺掉的狼屍體隨手扔到一旁,就開始自顧自的分解起他們的晚餐。

怕見血的迪諾刻意四處張望這個山洞,不時問史庫瓦羅幾句話。本來以為他應該會生氣,結果史庫瓦羅居然會簡短的回他幾句,迪諾就放鬆了下來。

史庫瓦羅不是壞人嘛。

「史庫瓦羅,你是怎麼找到這個山洞啊?」

「跟熊進來。」

「咦──這裡是熊住的地方啊?」

「我殺掉了。」

「殺掉了,嗯。……等一下,熊耶?你一個人?」

「很簡單。」

「史庫瓦羅真的好厲害……」迪諾佩服得五體投地。

史庫瓦羅居然笑了,「我倒覺得你居然有勇氣進來這裡,還滿讓我驚訝的耶。」

「啊?」不懂。

「這裡是死亡之山啊。可以有勇氣一個人進來找我,不錯嘛。」

死亡之山──?不會吧!

全義大利的黑手黨都知道死亡之山,那個生還率不到1%的鬼地方……然後他現在腳踩的就是那塊該死的死亡之山?

「我完全不知道。」迪諾的表情非常精彩,回頭看他的史庫瓦羅居然笑了。

「喂喂,你真是少根筋耶。」

又不是我願意進來的──正想這麼說的迪諾瞪向史庫瓦羅時,才發現史庫瓦羅的身上居然有為數不少的傷痕。

剛剛因為樹叢的茂密沒注意到,現在在篝火的照明下,有很多處傷痕都還在滲血。

是樹枝的刮傷,還是這幾天跟野獸戰鬥留下的傷痕呢?

史庫瓦羅是為了找他才進來這裡的,而且不像什麼都不知道的迪諾,史庫瓦羅在踏進來前就知道這裡是一去不回的機率有99%的死亡之山了。

如果不是擔心他,根本不可能隨便踏進這裡吧。

「史庫瓦羅,真的謝謝你。」

史庫瓦羅正在切肉的手一頓,反駁的聲音有點僵硬,「就說我不是擔心你才進來的了,閉嘴喔。」

「好啦,知道了。烤肉要我幫忙嗎?」

「你會把肉烤成焦炭的吧。」

「才不會!我烤的肉有通過里包恩的味覺標準呢。」

希望至少能替這麼關心自己的人做一點事。

儘管討厭血淋淋的肉,迪諾接過來時的表情還是很開心。



不過狼真的沒有這麼好殺。

到了半夜時,迪諾就被由遠而近的狼嚎聲吵醒了。

「不會恰好那隻狼就是他們的Boss吧……」迪諾不安地說道,然後搖了搖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外面有狼耶……咦咦,你的身體怎麼這麼燙啊!」迪諾的驚叫聲讓史庫瓦羅的眼睛微微睜開。

「幹嘛啊?吵死了。」

「你發燒了嗎?」現在狼群不是重點了,迪諾著急的問道。

「大概吧,野外求生本來就會有這種事發生啊……」才說著,史庫瓦羅突然停頓了一下,狼嚎聲迴盪在整個山洞裡,「喔喔喔,是狼群啊。」

翻身站起,史庫瓦羅似乎打算出去全部殺個乾淨。

迪諾急忙把他按了下來,「等一下啦,你這樣出去根本是送死!」

就算史庫瓦羅再怎麼強,狼群的戰鬥力是單匹狼的倍數,更何況史庫瓦羅還生病了。怎樣都不可以讓史庫瓦羅出去。

「放開啦,你很煩耶!」史庫瓦羅不耐的大吼。

「不行!」迪諾難得的固執起來。

「狼群一進來還不是一起死?笨蛋也要有個限度。」

「可是……!」

「放手啦,我不會死的。」史庫瓦羅看著為難的迪諾,嘆了口氣。

雖然遲疑,但迪諾還是放開了手。

看著史庫瓦羅的背影,迪諾的心裡感到一陣不安。

握了握下午才纏住自己的鞭子,他低下了頭。

篝火的明亮,在迪諾的臉上形成了陰影。



「嗚喔喔喔!來吧!」

硬撐著連日來幾乎是逼到極限的身體,史庫瓦羅一邊狂吼一邊斬殺著狼群。

然而好像全山的狼都來了一樣,撲上來的狼怎麼樣都殺不完。

不一會,狼群就完全包圍住史庫瓦羅了。

但他絲毫不打算退縮。

他史庫瓦羅怎麼可能輸給一群動物啊!別開玩笑了!

儘管鬥志高昂,史庫瓦羅的身體還是逐漸緩慢了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史庫瓦羅後方的狼群卻突然轉向,兇惡的狺著。

最靠近後方的狼似乎撲了過去,然而隨即哀嚎著被揮動的鞭子逼開。

「可惡!我也想保護我重視的人啊……」

後方的狼群嚎著,卻不敢靠近逐漸走近史庫瓦羅的人影。

揮著的鞭子在空氣中發出危險的訊息。

「無論如何……我這次絕對不會在重要的人受到傷害以後,才開始行動了。」

迪諾的藍眼認真的看著驚訝的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似乎想說什麼,最後還是沒發出聲音。

鞭子開始清理起周遭的狼群,開始有一些狼隻往後退去。

一旦團隊裡有膽怯的人,其他人就會跟著退卻。

狼隻也不例外。

如同潮水般的狼群終於離開了,而史庫瓦羅的身體搖了搖,差點無法站穩。

「我扶你回去啦。」迪諾想攙扶史庫瓦羅,然而史庫瓦羅卻拒絕了。

他真的很愛逞強耶。

無奈的迪諾只好跟在史庫瓦羅的身後跑回山洞。



「史庫瓦羅?」

……好像在生悶氣。

到底怎麼了嘛。

兩個人這樣裸著上半身,相對無言的情況很奇怪耶。

為什麼會半裸,當然是因為狼血的味道太濃了,穿著很不舒服,所以就被他們捲一捲扔到角落了。

「史庫……」迪諾想靠近史庫瓦羅,然而對方卻別開臉。

「到底為什麼要生氣啦。」

「我才沒生氣!」反應這麼激烈,這樣還叫沒生氣?

不過有一件事,迪諾從剛剛就在擔心。就算史庫瓦羅莫名其妙生起氣來也一樣。

迪諾的手放上史庫瓦羅的額頭,另一隻手則貼上自己的:「運動之後,流了汗果然燒有退耶,太好了。」

史庫瓦羅的身體晃了一下,一句話都沒說。

「可是不睡也不好吧?史庫瓦羅,你不休息嗎?」

「……不要再講話了。」

史庫瓦羅好像在忍耐什麼一樣的說道。

「咦──」迪諾偏過頭開始思考,到底什麼地方惹史庫瓦羅生氣了呢?完全沒有頭…緒……

迪諾瞪大漂亮的藍眼看著眼前放大的史庫瓦羅臉龐。

唇在思考到一半時猝不及防被侵略了。迪諾驚訝的直覺反應就是張開嘴,於是裡面也順理成章地被攻城掠地。

身體被壓倒,史庫瓦羅的吻甜膩得不像他冷酷的外表,第一次接吻的迪諾幾乎要喘不過氣。

「是你一直靠近,笨蛋。」

「啊?我的錯?」

「本來不想對你做這種事,現在你就認了吧。還有,我是不會負責的。」乾脆地說完後,史庫瓦羅很快脫下了迪諾的長褲,溫熱的唇覆上了迪諾的玉莖。

「史庫……哈啊!史庫瓦羅……你在幹嘛……」

「做我想做的事情。」

「那為什麼用嘴……很髒的……」

「我高興就好了。」

「啊啊……嗯……這樣、我會受不了了的……」

想要忍住,興奮感卻節節攀升。

「好舒服喔……史庫瓦羅……」

汗珠細細的出現在迪諾白皙的皮膚上。

雙頰開始出現情慾的潮紅。

「喔,這樣不是很好嗎。」

看不見史庫瓦羅的表情,但是語氣卻讓迪諾更加害羞。

「什麼啊……為什麼突然這樣做……」

完全沒有這方面經驗的迪諾只能緊抓著史庫瓦羅銀白色的短髮。

「我要……我要射了,史庫瓦羅……!」

高潮的衝擊讓迪諾失神了好一陣子,當他再次清醒時,熱燙的肉塊正抵著他私密的地方。

「嗚……會、會痛,史庫瓦羅……好痛喔……」

「應該等一下就會好點了吧?你是第一次……」

「好痛……」手指不禁用力的在史庫瓦洛削瘦的背上劃出痕跡。

「喂、做這種事的時候,你也挺凶狠的嘛。」

「史庫瓦羅的聲音也變得好低喔、嗚嗯!」

臀肉觸上了毛髮的感覺。

「全部都、進去了喔。你做得還不錯喔。」

迪諾迷迷糊糊的看著眼前的史庫瓦羅,他笑了耶。

「好熱……滑滑的感覺是什麼……?」

看了看以後,「血。」

「我又不是女生,怎麼會流血啊……?」迪諾不相信。

「我怎麼知道,我可是第一次跟男人做耶。」史庫瓦羅一邊回答,一邊開始慢慢的動了起來。

「史庫瓦羅……啊啊……」

「迪諾。」低沉的聲音,帶著一種濕潤感。

這是第一次,史庫瓦羅叫了迪諾的名字。

然而叫起來卻是那麼自然。

「哈啊……史庫瓦羅……」

「叫名字啦。」史庫瓦羅不太開心的說道。

「可是我叫習慣了……嗯……」

懲罰似的,史庫瓦羅加重了力道。

「好、好啦……史佩爾畢……」

總算回到剛剛比較溫柔的力道了。

「史佩爾畢……我從來、從來都沒有叫過……」

「做的時候叫名字比較有感覺啊。」

「是這樣喔……」似懂非懂的點了頭。

史庫瓦羅看著眼眶泛著淚意的迪諾。

璀璨的金頭髮和美麗的藍眼,這些都是他原本只在遠處看著的事物。

他一直沒有打算接近,也不認為他跟他有什麼交集。

然而當這些他注視著的事物消失的時候,煩躁感卻促使他到處找尋。

迪諾‧加百羅涅。

今晚那場華麗的戰鬥,讓史庫瓦羅多給了他另一個名稱。

跳馬。那美麗的身姿,彷彿是躍起的怒馬。

但是現在,身下這個哭泣著擁住他的男孩,只有一個名字。

迪諾。他只被稱做迪諾。他只被自己喚做迪諾。

靜靜的貼住高潮過後不支睡著的他,史庫瓦羅悄悄回擁住對方。

迪諾。我──



當迪諾從山谷的出口走出來時,里包恩正雙手環著胸,大眼睛緊盯著迪諾。

迪諾被盯得很不自在,臉悄悄的紅了。

里包恩的嘴角翹了起來。

「史庫瓦羅呢?」

「不、不知道!」

把迪諾帶上來以後,史庫瓦羅什麼都沒說就走了。

心裡有一點失望。

至少隨便說點什麼都可以呀。

而且他們昨天還……做了那種事……

不過,昨晚那場本來就只能當成夢吧。史庫瓦羅可是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喜歡自己。也許只是單純發洩慾望而已,只是我自作多情。

「找到人了就好。」意外的,平常嚴厲的家庭教師居然沒繼續追問。

看著走路還有點不穩的學生,里包恩看向遠方的天空。

迪諾也有了新的際遇了呢。

他今天跟史庫瓦羅的這一段,總有一天用得到。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但是,殺手的直覺不可能錯的。

清晨的天空有著魚肚白,如同陣雨後初時的天空一般。



迪諾,以後可能不會再見面了。

因為我不打算加入任何家族,

而身上有了紋身的你,注定是加百羅涅的首領。

然而,驕傲的我卻首度有了一個自己完成不了的願望。

迪諾──

記得我。記得我。



──Fin.














嗚喔喔喔你們這麼甜是想閃死我嗎(遮眼)

想寫SD很久了,可是老實說自己一直在拖稿啊囧

大家放心,從今以後我只會更拖(被打死)

沒辦法啦暑假都過2/3了,混也要有個限度吧我。

以後大概得過兩天到三天發一篇文的日子了......

然後我還是沒決定好下一對CP這樣。(遠目)

X綱不想那麼快寫,然後對藍波又沒有愛......

是說我最近看完同人誌以後,突然想寫山R欸。

大家沒看錯,就是山R。

真是找死欸我。(煙)

反正下一對CP怎樣都還是要蹦出來的,應該不會那麼快寫到這麼嚇人的CP吧......(嘆氣)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所以里包恩是負責把迪諾騙去被史庫瓦羅吃掉的嗎?!

    山R...
    青春十二物語的18題嗎XDDD
  • 沒錯XDDDDD
    突然發現在我筆下,里包恩快要變成紅娘了(笑倒)

    雖然說真正想寫的導火線不是因為那份問卷,不過也許最後真的會用那份問卷的梗吧XD
    其實一開始只是發現獄綱的同人子配對不是山雲就是(隱)山R,然後我就很想把那個隱字去掉(←找死)

    朝歌 於 2009/08/12 20: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