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我終於找回我可愛的甜文了!!(哭了)

小貝爾真的好可愛唷ˇˇ

魯斯大姊你真的好居家(誤)

我總算擺脫悲向慎入H慎入的標語了~~














某一天,風和日麗的早上。

「今天老大剛好帶著列威出任務了呢……早餐的分量要做少一點哪。」在瓦利亞裡被隊員敬稱一聲「魯斯大姊」的魯斯里亞,此刻正扮演著稱職的媽媽角色,替全隊的Boss級做早餐。

當然了,魯斯里亞會替那些人做早餐,某方面也是迫不得已。畢竟如果早餐不合他們的胃口,先不提脾氣暴躁的長劍、詭異的小刀會直接砍了可能只是少放一粒鹽巴的廚師,老大一個人的憤怒之炎就夠毀了全瓦利亞了……

於是出於無奈之下的魯斯里亞,今天依舊努力地從差勁的食材裡變出跟昨天、前天、大前天……不同的菜餚。

抓過胡蘿蔔開始切丁,魯斯里亞邊哼歌邊背過身去的那剎那,恰好漏了一個頂著青蛙帽飄過的人影。



「前──輩,早安啊。」弗蘭走到大廳時,恰好看見貝爾躺在精緻的黑色皮沙發上,「又」在亂射小刀了。

想當初一進來瓦利亞的時候還無法理解為什麼老大不阻止貝爾的破壞行為,但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讓弗蘭徹底瞭解了一件事。

這就是瓦利亞的日‧常‧生‧活‧啊。

「嘻嘻嘻,小青蛙來了啊。」與面上笑容相反的是貝爾手中立即射出的小刀。

弗蘭不閃不避的讓小刀正中胸膛,語氣還是平平淡淡的說道:「前──輩,不要老是拿小刀亂射我啦,會痛耶。」

「呿。」貝爾的臉上收起了笑容。

本來射小刀就是為了聽別人的慘叫聲,弗蘭這種死樣子真是無趣。

弗蘭似乎張嘴想要再講些什麼,不過在弗蘭出聲前,某隻長毛的鯊魚就先闖入大廳。

「喂喂喂!貝爾你又在亂玩小刀了對吧!有隊員來投訴了啦!」

不同於面對弗蘭的冷淡,貝爾一看見史庫瓦羅時,馬上跳了起來用手臂環住史庫瓦羅的脖子,呈現整個人「掛」在史庫瓦羅身上的狀態。

「貝爾,給我放手!」

「不要,嘻嘻嘻。」

「真是的,都已經是二十幾歲的人了,做事還這麼像小鬼一樣啊。」

史庫瓦羅無奈的揉了揉胸前那一頭柔亮的金髮。

「哼。」整張臉埋在史庫瓦羅胸前的貝爾沒說什麼,只是把手環得更緊。

完全被忽視的弗蘭看著這一幕,再想到魯斯里亞剛剛說的話,加上平時貝爾對他的欺壓已經讓他快要忍無可忍……一切都在弗蘭的內心形成一個「有趣的」想法。

「長毛前輩,人妖前輩的早餐快要做好了喔。」

「唔哇哇哇!我還沒跟我的隊員們訓話!可惡──」俐落的從貝爾的懷抱裡掙脫,史庫瓦羅立刻衝向瓦利亞的訓練場,銀色的長髮颯爽地翻飛著。

計畫第一步驟,成功!

沒了拿來「掛」住自己身體的對象,貝爾一聲不響地收回手臂,兩手放在外套口袋裡,似乎打算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就在此時,弗蘭叫住了貝爾。

「前──輩。」

「啊?」貝爾回頭,「小青蛙,你還有什麼事嗎?」語氣不善。

不過這是不可能嚇倒弗蘭的。

「你跟長毛前輩都是用刀的吧。」

「廢物,我的小刀跟他的又不一樣,你要試試看嗎?嘻嘻嘻。」才笑著這樣說而已,手上的銀匕首已經亮了出來。

「才不要,me還不想死。」不過me想在me活著的時候看笑話,所以……「可是前輩跟長毛前輩到底哪個比較擅長用刀呢?」

「你是聽不懂人話嗎,我們兩個的類型又不一樣!」不耐煩。

「喔,所以前輩覺得長刀比小刀強啊。」弗蘭彎起唇。

「──廢物,我可是王子啊,王子是最強的。」貝爾的微笑收起來了。

「嘴巴比人強的王子。」

小刀射出。

「前──輩,不要遷怒啦。」

「這不是遷怒,本來就是在對你生氣!王子不可能會輸給那隻鯊魚,你看著吧!」

──於是,瓦利亞充滿歡樂的一天又開始了。

(魯斯里亞:哎呀?今天怎麼沒人來吃早餐呢?)



作戰方案一:正大光明地射小刀,背地裡用鋼線佈置陷阱。

「嘻嘻嘻,我可是王子啊!」

「貝爾,你又在發什麼瘋啊?」史庫瓦羅舉著左手的劍格擋著,皺眉大叫道。

即使是史庫瓦羅,面對貝爾鋪天蓋地的小刀攻擊外加鋼線埋伏也是需要認真起來的。

貝爾沒理史庫瓦羅的問話,兀自操縱著小刀一把把射出,如同最華麗優雅的圓舞曲。

嘖了一聲,史庫瓦羅的劍突然變快了,鋼線被銳利的劍鋒斬去,敏捷的身軀也躲過飛射的小刀,然後──

「鮫之牙!!」

──小刀全都落下了。

因為冰冷的劍鋒,只距離貝爾挺尖的鼻梁不到一毫米。

「……」貝爾面無表情的看著史庫瓦羅舉劍指著他。

反而史庫瓦羅嘆了一口氣,把手中的劍放下了。

「讓你見到自己的血又會開始破壞瓦利亞的基地了,我才不想自找麻煩……想跟我打的話就去排個時間,我陪你練。」

「……才不是這樣呢。」貝爾低低地說道,隨即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史庫瓦羅扶著自己的額頭,頭痛的看著走廊上散了一地的小刀和鋼線。

「小孩真的是越大越難懂了耶,小時候明明挺可愛的。」

自言自語了這一句,史庫瓦羅半無奈般的笑了。

「我怎麼用這種老人的口吻講話啊!」



作戰方案二:明殺不成就來暗殺。

算準史庫瓦羅從訓練場回來的時間,貝爾隱匿氣息,靜靜的貼伏在轉角處。

「那群笨蛋……只是跑個十五圈就哭天喊地的,瓦利亞的素質呢?全是一群垃圾……」

據說這條走廊足足有兩百公尺,然後史庫瓦羅好像才剛彎進這條走廊……史庫瓦羅的聲音真的很大耶。

不過話說回來,史庫瓦羅在當了Xanxus這麼多年的屬下之後,好像連口頭禪都要被老大給同化了。貝爾默默的想,那為什麼史庫瓦羅的口頭禪不會被自己同化呢?啊,對了,因為王子只有我一個嘛,嘻嘻嘻。

(弗蘭:好像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吧,前輩。)

另一方面,正走在回房路上的史庫瓦羅突然感覺到一陣不對勁。

雖然說不上是為什麼,可是都已經當殺手這麼多年,直覺不準的話史庫瓦羅早就死了,而且搞不好還是死在老大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上……

況且貝爾早上還突然跟自己打了一架。貝爾為什麼會突然跟自己打起來的事情可是困擾了史庫瓦羅一整個早上耶。

步伐沒有任何變化,一邊行走一邊不動聲色的把才剛卸下的劍刃重新綁回義手,史庫瓦羅決定佯裝什麼都不知道,見機行事。

──轉角要到了。

小刀無聲無息的射出。

然後,「鏗──」

沒聽到匕首掉落的聲音。

射中了嗎?

貝爾不敢大意的夾著另一把小刀,打算閃身過去一探究竟。

然而史庫瓦羅已經不耐煩的走了過來,「喂喂喂!貝爾你到底……」

──啊、糟了,刀的鋼線。

絆到、貝爾剛好閃出來讓史庫瓦羅無法躲避開、撲倒。

三個動作一氣呵成。

於是貝爾看著放大的史庫瓦羅的臉,對方同樣瞪大了漂亮的眼睛。

撲倒那瞬間的動作是這樣的:史庫瓦羅的左手還綁著劍,為了不要刺到貝爾,所以被迫彎起,單靠右手是沒辦法支撐住史庫瓦羅的,所以臉龐被迫撞在一起,然後好死不死相接的部位就叫做嘴唇。

(弗蘭:從me的角度來看,就是他們接吻了。)

史庫瓦羅趕緊從貝爾的身上爬了起來,一劍把天殺的鋼線給砍斷。

早知道應該把刀打下來,而不是讓它刺進牆壁裡面……

「貝爾你沒事吧?」明明是被暗殺的那個,在被迫接吻以後,史庫瓦羅還是努力想安慰貝爾:「這只是意外、意外!不要想太多了!」

「……」貝爾頭非常低,史庫瓦羅看著貝爾整個紅了的耳朵和脖子,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

糟了啊,貝爾好像一直沒交過女朋友?

(Xanxus:暗殺部隊需要什麼女朋友?垃圾。)

(列威:老大你說的對!(含情脈脈))

(瓦利亞的其他隊員:……(暗自垂淚中))

這麼一來……剛剛那不會是貝爾的初吻吧──?!

可惡啊啊啊!老大,這全都是你害的!

「Xanxus這次一定要你開放瓦利亞交女朋友──!」怒吼的鯊魚就這樣揚長而去了。

(弗蘭(悠閒的喝茶看熱鬧中):長毛前輩,你這句話在親過一個男人以後說,感覺起來很奇怪吧。)

「哎呀,小史庫終於到了欲求不滿的年紀了嗎?」恰好經過案發現場的魯斯里亞掩著嘴說道。

貝爾似乎全身都在發抖。

「啊呀?小貝爾,今天還沒吃飯對吧?我做了三明治唷,要吃嗎?」魯斯里亞看向依然低著頭的貝爾。

「嘻嘻嘻……」

「咦?」

下一秒,魯斯里亞看著貝爾亮出了一排銀晃晃的刀子,不禁滿頭冷汗。

貝爾一直隱藏在瀏海下方的血紅雙眼發出一種恐怖的光芒。

「竟然敢這樣耍王子……鯊魚你這次一定會被王子分屍來餵熊!」

然後就這樣一邊陰笑一邊飛奔而去了。

「小貝爾的殺氣好重呢……我剛剛說了什麼刺激到他的話了嗎?」魯斯里亞用一根食指抵住臉頰,偏頭說道。

「人妖前輩剛剛說長毛前輩是欲求不滿,所以貝爾前輩覺得自己是被當成洩慾用的對象了吧。」

「別叫我人妖啦。不過原來是這樣啊,我沒那個意思的。……等等,弗蘭你怎麼在這裡?」

「me在看戲。」

魯斯里亞凝視了毫無表情的弗蘭好一會,然後嘆了一口氣。

「……這樣啊。那要一桶爆米花嗎?」

「……好啊,謝了。」



作戰方案三:直接憑著一股殺氣殺入對方的房間。

「鯊魚你去死吧──」爆走狀態的貝爾衝至史庫瓦羅的房門口,臉上詭異的笑容跟身上的殺氣完全搭不起來。

(弗蘭:貝爾前輩完全失控了呢。(嚼爆米花))

「等、等一下啦,貝爾……我現在不太……」關著房門,史庫瓦羅居然欲言又止。

以下的話證明貝爾真的完全失去理智了。

「你根本是在裡面藏女人吧!史庫瓦羅是個親了我又跑去找其他女人的淫魔!大變態!」

(弗蘭:貝爾前輩你喊太大聲了,全瓦利亞的人都聽到了喔。(繼續嚼爆米花))

「喂喂喂!我才沒有幹這種事!」史庫瓦羅似乎怒了。

「誰會相信你啊!」

貝爾的小刀毫不猶豫的分解了史庫瓦羅的房門,然後衝了進去。

史庫瓦羅似乎才剛淋浴完,身上只鬆鬆的披了一件浴袍,一臉愕然的看著呆立在房間內的貝爾。

請注意,史庫瓦羅的浴袍帶子才繫到一半。

貝爾似乎不知道該走還是繼續站著,然而在他有動作前,史庫瓦羅就已經先擁住了貝爾。

「我真的不知道你今天到底是在想什麼耶,貝爾。我做了什麼讓你生氣了啊?」

「……你親了王子。」

「那是意外啊!」

「你親了我,可是沒有說喜歡。」

「我就說那是意外……啊?」

「你每次都把我當小孩,可是我們已經認識十八年了,史庫瓦羅。」

「所、所以呢……」

「我喜歡你。」

貝爾細瘦的手臂擁住了史庫瓦羅。

不是像平常開玩笑般的掛住史庫瓦羅的脖頸,而是攬住史庫瓦羅的腰。

「貝爾,你在開玩笑嗎?」史庫瓦羅的臉上難得出現了狼狽。

「因為王子說喜歡你了,所以你也要說你喜歡王子。」貝爾的頭垂了下來,滑下的金髮露出頸子,那裡已經出現出賣主人的緋紅。

看到這個的史庫瓦羅笑了,那是非常溫柔的笑容。

如同他第一天看見貝爾的表情一般。

「好啦,知道了。我喜歡貝爾喔。」

「……」

貝爾沒說話,只是把史庫瓦羅抱得更緊。

「戲都看到這裡了,剩下的就放過兩個前輩吧。」弗蘭現出原本一直用幻術隱住的身體,然後用幻術替被破壞的房門補成原本的樣子,順手再掛了個「勿進」的牌子在門上。

在房門成型的前一秒,隱約看到史庫瓦羅把貝爾的頭抬了起來,然後低下了自己的頭湊近。

……唔、其實真的很想再看下去啊。



「弗蘭,老大他們快回來了,可以幫我擺一下餐桌嗎?」魯斯里亞穿著圍裙,手上端著兩盤義大利麵,在瞥見弗蘭的身影時叫道。

「好吧,今天心情很好呢。」

「哎呀,看完戲了嗎?」

「是啊,還看到一些不錯的情節。」

魯斯里亞看了看弗蘭,「你笑了唷。」

弗蘭沒回話,唇邊的笑意卻難得的加深了。



「老大啊,因為你不准瓦利亞交女朋友,所以瓦利亞開始交起男朋友了耶。」

「……」

第一次看見無話好回的Xanxus,這算是看戲以後的附加價值嗎?

無論如何……

「隨便他們,我不想管了。」

似乎不會再有風波呢,可喜可賀?



──Fin.














這篇我想要粗字吐槽的地方太多了XDDDDD

不過這樣下去1/3都是粗字吐槽了(炸)

然後史庫用的是劍不是長刀啊小貝爾,用長刀的是個名叫腹黑別稱山本武的傢伙(喂)

話說我一邊想像全瓦利亞的人在內心OS「想不到史庫瓦羅隊長是這樣的人」一邊在電腦桌前狂笑(茶)

呀呀下一篇的配對好希望自己寫的出X綱啊~~

如果我的空英寫完的話。(死了)

張愛玲為什麼妳的小說這麼難懂!(掀桌)

爾虞我詐的地方太多了我好頭痛...果然還是該寫遠藤的「深河」當感想就好了,沒事找事耶我......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