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這篇的前篇就是Giant那篇喔。基本上有些地方會跟Giant鑲嵌在一起,建議先看過Giant...(強迫推銷?!(喂






這是篇從昨天下午渣到現在的文。(累了)

老實說!這個字數其實在昨天就完成2/3了,可是為什麼會拖到現在呢?

......

完全是因為靈感打架了啊────!!!(吶喊)


是的,我家的溫柔靈感小姐(名言:綱受!綱總受!)跟沒血沒淚...不是,酷愛小言綱的靈感阿姨一言不和扭打起來了。


小姐:「阿綱就是應該羞怯的微笑說『Xanxus,生日快樂,這是你的禮物......』,然後Xanxus就霸氣的拉過他吻住他那紅豔可愛的小嘴,邪笑說道『不錯嘛,垃圾』才對啊啊啊──那樣才是王道!那樣才是萌!!」

阿姨:「妳屁!(阿姨冷靜啊!)...綱就是應該展現他十代目的冷情,讓Xanxus猶豫起冷掉的兔子跟熱騰騰的兔子那道比較好吃,最後驀然發現他兩道都喜歡,兩道都是王道一起來更好──!Xanxus老大欸?!他怎麼可能會邪笑要邪笑也是等回床...不是,回房!(阿姨兩個用詞有差嗎?)」

頭痛的我在早上小姐的陰謀...不是,誘導下,寫了Xanxus生日那段,結果阿姨怒了。

阿姨:「媽的(阿姨自重)!這樣後面的女王綱要怎麼解釋你說啊!你要刪了我那段嘛啊?!」

我:「QoQ阿姨我錯了你不要拿平底鍋(?)──!」



於是我把寫到一半的生日情節挪到下次寫,等於浪費了一個早上。

由於渣了一個早上,心情不爽的我到處找文看。

...在歡笑聲中又渣了一下午。


對不起!!(獄寺式磕頭)


於是大家就看吧......










------------------------------------------








從小的時候,生活在鬧區裡的Xanxus就認清了一件事。

這個世界,沒有力量、沒有權力,就只能淪落到被人欺侮。

Xanxus的母親是個成天只會幻想的女人,而Xanxus從未見過自己的父親。

鄰居都傳說Xanxus的父親是個黑手黨裡的小嘍囉,在玩弄過Xanxus的母親之後便無情的拋棄了她,Xanxus的母親才因此發瘋。

心情不好的時候,Xanxus會放出憤怒之炎嚇阻那些三姑六婆說長道短,但更多時候,Xanxus選擇的是無視。

「我回來了。」

Xanxus還是固定會去打零工的,不然他們家大概不出三天就會餓死了吧。

每天這個時候,母親都會笑著說:「Xan,歡迎回家。」

不過今天,似乎不太一樣。

「Xan,走吧。」

「去哪裡?」

「去一個你真正該去的地方。」

──只是一次「不太一樣」,然後,扭轉了Xanxus的一生。



「Xan…Xanxus?」男孩微弱的呼喚著單手撐著頭的Xanxus。

Xanxus看向有點膽怯的男孩,男孩縮了一下,可是還是努力正視著Xanxus。

總算好一點了。

之前他以瓦利亞首領的身分遞交公文給面前的男孩──彭格列的準下任首領‧澤田綱吉的時候,綱吉居然嚇到起立、鞠躬向Xanxus問好。

Xanxus頓時無言了。

無言後,就是臉色不佳。

『彭格列的十代目怎麼可以如此懦弱!』

難道以後每個屬下來這裡交代事情,這個垃圾都要這樣侮蔑一遍彭格列嗎?

就算Xanxus已經不再是彭格列的十代目候選人,但他現在還是在彭格列工作;他絕對不‧能忍受自家的首領這‧麼‧丟‧臉!

於是,Xanxus開始逼迫綱吉拿出威嚴來,第一步就是──正視Xanxus的眼睛,還有,不准發抖!

如果事情只有這樣,那還太簡單了。

之後的某一次,Xanxus無意間聽見別人的對話。

『那個十代目的義大利語真是差勁。』

『聽說老師都不想教了。』

──夠了。

教訓那兩個垃圾一次「彭格列大宅不准出現垃圾的閒言閒語」以後,Xanxus踹開綱吉的辦公室房門。

『從今以後,每天拿兩個小時過來我這裡,一個月內你要給我把義大利語學會!』

『Xan……Xanxus?可是里──』

『我絕對不准彭格列的首領是你這種被侮辱的垃圾!如果學不會就再跟我對打一次!』

『咦咦咦──!』

……於是,Xanxus就這麼變成了綱吉的義語教師。

據說本來打算親自上陣的里包恩聽到以後,只是微微地笑說:「那就拜託他了。」

其他的守護者對這件事或是緊張、或是輕鬆以對、或是什麼都搞不清楚、不然就是「哇噢」的反應,總之他們還是只能跟著自己的「正常」義語教師學習。

(當然了,已經學會的某些人是不上課的。)

所以,現在綱吉才會一臉不安的站在這裡。

「把桌上的文件念出來。」Xanxus的教學方式就是純義語,想當初綱吉完全聽不懂的前四天……真是一場災難。

「好。」綱吉先應了一聲,之後才拿起文件,雖然聲音小了點,發音卻很漂亮。

「夠了。」差不多到一個段落時,Xanxus制止了綱吉,接著說,「哪幾段有問題?」

「第三段,……」綱吉侷促不安的回答。

「嗯哼。」筆扔了過去,綱吉連忙手忙腳亂的接住,「簽名。」

「咦?」

「這份公文本來就是要給你改的。」

「是、是這樣啊……」

綱吉畫下最後一筆筆劃的時候,Xanxus如獵鷹般兇猛的眼瞪著綱吉,然後緩緩開口了,「為什麼今天聽到那群垃圾侮辱你的時候,沒有站出去?」

Xanxus指的是今天在走廊發生的事。

雖然Xanxus開始教綱吉義語了,可是大部分的人還是不認為綱吉有多少進步......閒言閒語蔓延的速度,一向都比真相更快。

所以今天又是這麼回事了。

本來綱吉是打算逃走的,但Xanxus卻看到了這一幕,並抓著綱吉站出去反駁那些不滿的聲浪。

即使綱吉最後還是漂亮的讓那些人心服口服了,Xanxus顯然還是很不滿綱吉姑息他們的態度。

綱吉抖了一下,可是大概也覺悟到Xanxus肯定會問他這個問題了,所以很快的做出答覆:「抱歉,下次不會了。」

Xanxus冷哼了一聲,「澤田綱吉,不要總是用那麼天真的眼光去看這個世界,從你真正確立為彭格列十代目的那一晚,你就已經失去這個資格了。再一次,我就發動叛變取代你。」

「Xanxus……」綱吉好像想說什麼,欲言又止。

「不要拖拖拉拉的,有什麼話就說出來。」然後他聽到以後再考慮要不要生氣。

「為、為什麼你都可以不依靠別人呢?」

聽見綱吉的這個問題時,Xanxus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

以為要問的是什麼「為什麼你堅稱直屬在你想殺害的九代目之下」這種問題,結果居然是個Xanxus從未想過的問句。

「一有想要依靠誰的這種想法,立刻就會輸,垃圾。」

最後,Xanxus還是給了綱吉這句話。

「除了你的腿,不要倚賴任何東西幫你站穩。」

「因為我是澤田綱吉,彭格列的未來首領?」

綱吉的笑容,一瞬間變得飄忽。

Xanxus從他舒服的坐椅上站起,右手捏著綱吉的下頦。

「把那種玻璃一樣的笑容收回去。」

Xanxus的聲音,從來都是無情的。

「我不會花時間安慰你,如果你要抱怨,去找你那群守護者。」

「我……不是想要抱怨。」

被捏住下頦,綱吉還是努力的維持說話的清晰度。

「我只是,很想找一個人,見證我的死亡……而你最適合了,Xanxus。」

聽到這句話,Xanxus冷笑一聲,放開了綱吉。

「不要隨便說出這種話,這代表你還是很天真,根本沒有真正覺悟。」

「我是真的……」

「垃圾。我說你沒有,就是沒有。」

沉默一下之後,Xanxus繼續說道:「八年,給你八年的時間,把你真正的覺悟找出來。」

「八年……?」

「老頭跟我說,八年以後,你就是正式的首領了。」

Xanxus看著迷惑的綱吉,眼底燃燒得不是不甘心,而是審視。

審視眼前的人有沒有資格成為自己的主人。

「在那之前,給我從阿爾柯巴雷諾那裡獨立,我就承認你是十代目。如果沒有,你上任的第一天,就洗好脖子等著瓦利亞再一次的暴動。」

這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機會。

澤田綱吉,或是彭格列十代目。



那一天之後的澤田綱吉,開始變了。

改變並不是突然的,而是在碰觸到綱吉的逆鱗時,綱吉不再閃躲或是溫和的笑笑就假裝沒有聽到了。

當那大空之炎第一次不靠死氣丸就出現在綱吉的頭上時,本來在嘲笑嵐守戰鬥力不足的家族成員們居然全身發抖的跪了下來。

「不要讓我,再聽見你們辱罵我的朋友。」

金橙色的眸子裡,是和那溫暖火炎相比的冰冷。

──有些事情可以容忍,有些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退讓。

綱吉之所以會一步步踏上黑手黨之路,不就是為了保護已經受到牽連、再也逃脫不了的朋友們嗎?

那麼,怎麼可以在別人侮蔑他們的時候,反而退縮?

大空不該是包容他們而已,除了包容,還有撐起所有來自外界的壓力。

如果說守護者為了首領而戰鬥,首領就必須先保護他們。

天空……怎麼可以畏縮?

「綱吉,你總算可以真正成為一個十代目了呢。我的任務差不多也要完成了啊。」里包恩笑了笑。看見學生有所成長,老師總是會感到高興。特別是綱吉跟他經歷的事情,遠比迪諾和他要來得更多。

「雖然里包恩你那麼覺得,Xanxus卻一直沒有給我合格呢。」綱吉也笑了,只是那裡面比起開心,更多的是無奈和不解。

「……」里包恩沉默了一下,「對我來說,一個家族的首領能做出這種表現就夠了;但是Xanxus那個人……對這個家族的執著比我更深,不等你完全拋棄,他是不會甘心的吧。」

而要完全拋棄掉所有的天真,對澤田綱吉來說,果然還是只有讓他和……談談,才能完全釋懷吧。

不過,就連那個人,現在也是身陷迷惑的泥淖啊。

「……我會努力的。」對此,綱吉只是低低的說了一句,便不再說話了。

「不過,Xanxus真的希望你拋棄所有天真嗎?」里包恩意味深長的說道,接著毫不留情的踢了綱吉一腳:「訓練時間到了,快點去訓練室!」

「是是,知道了!」



今天的早晨,瓦利亞的飯廳本來應該還是一如往常的靜默。

雖然昨天是彭格列十代目的繼承晚會,而且繼承的人不是他們的老大Xanxus……但是既然Xanxus沒說什麼,瓦利亞的人也就沒有多加評論。

不過用「本來」這個字的話……

正常而言,由於戒指戰的複雜情結,守護者跟瓦利亞在檯面上是不一起吃飯的。

當然了,雙方總是有私交好的幾個人,不過通常那些人神經都挺粗的,為了不要挑起神經纖細的其他人爆發,平常大家還是維持檯面上的生疏狀態。

身為彭格列的十代目‧澤田綱吉,他一般來說也相當遵守這個不成文的規定,只跟自家的守護者聚餐。

然而,今天早上的時候,全瓦利亞的人──除了某個一向無視別人的老大,在進入飯廳時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悠哉的拿了第七把椅子,自行坐下的男人。

「哎呀呀?小綱吉怎麼來這裡?」最後還是一向最溫和的魯斯里亞發了話。

「偶爾來關心一下你們啊。」泰然自若的回道,綱吉轉向正在默默吃著魚排的男人。

「Xanxus,昨晚怎麼沒來繼承宴會?」

「不想去。」

「那真可惜,昨晚的宴會還不錯呢,我特別吩咐酒商買來的威士忌被喝完了喔。」

「哼,那我辦公室的那一瓶酒又是怎麼回事?」

「啊、你有先繞過去辦公室看啊,本來想給你一個驚喜的。」

「澤田綱吉。」

「嗯。」

「態度合格了。」

「謝謝。」

其他的瓦利亞成員面面相覷,不懂綱吉突然的談笑風生是怎麼回事。

平常的綱吉總是有一點點的膽怯,跟Xanxus這麼正常的聊天更是幾乎不可能。

天啊,聽說綱吉被里包恩抓去做酒量訓練,難道他已經讓酒精泡壞腦子了?那Xanxus的那句合格又是怎麼回事?

「王子今天的身體大概有點不舒服吧。」貝爾看著正在對Xanxus微笑的綱吉,開始懷疑自己的眼睛跟耳朵了。

「小貝爾,我們一起去看醫生吧……」魯斯里亞的眼神有點渙散。

「連我的幻術都想像不出來的場景……居然出現了。」瑪蒙的小叉子掉落到盤子上。

「情敵又多一個了。」列威默默的戳著培根。

坐在列威身旁的史庫瓦羅無言了。「又」?你的意思該不會是本來把我當情敵吧?

不過看綱吉居然可以和Xanxus自在的說話,史庫瓦羅似乎有點懂了Xanxus昨晚說過的那番「澤田綱吉變成十代目」的理論了。

是誰讓他改變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綱吉變成了「真正的十代目」。

蛻去那層稚氣之後,彭格列這個家族在綱吉的帶領下,會更加興盛的吧。

而這才是Xanxus想要的。

如果彭格列的實力不是比頂尖更加頂尖,Xanxus肯定會因為不耐煩而毀掉這個家族。只有彭格列這個名詞相等、甚至大於「最強」,「彭格列」才真正存在於Xanxus的眼中。

原來是這樣啊。

「Xanxus,今天跟我出去一趟吧?我從來沒看完家族的領地呢,這樣做為一個首領是不合格的,所以要麻煩你了。」

此時,彼端的綱吉露出湛亮的笑容,在瓦利亞的餐桌上投下第二顆爆彈。

……這真的是澤田綱吉嗎?這真的是澤田綱吉嗎!

所有人的內心已經不是驚歎了,全部都轉變成了驚恐。

「啊,我的公文已經全部處理完了,而且現在之後遞過來的公文,我也有自信可以在今天內完成。」綱吉笑著補了一句。

不,重點不是那個啊澤田綱吉!

你居然叫Xanxus陪你逛領地?你還記不記得Xanxus是誰啊?Xanxus可是那個你之前看到都會嚇得發抖的人喔!

Xanxus張開薄唇。

完了,小鬼上任的第一天就是你的忌日了,我們會去你的葬禮的……

「好。」

小鬼你要上天堂啊……啊?

「太好了,今天請多多指教喔,Xanxus。」綱吉笑了。

「哼,你就不要後悔叫我陪你出去。明明就可以選垃圾鯊他們,隨便一個的交情都比我跟你好。」

「但是那樣就沒有意義了,Xanxus。」綱吉的笑依然柔和,只是含意似乎更深了一層。

Xanxus放下餐具,優雅的抹了抹唇後便站起身,拎起了大衣。

「是啊,你很了解嘛。」

「因為,」綱吉跟著起身,微笑的說道。

「我一直在等著今天。」



「這裡就是市集啊。」

「沒錯,彭格列有3%的收入來自這裡的繳稅。」

「是這樣啊,看起來這筆收入還滿穩定的。」

綱吉笑著對Xanxus說道。

看著綱吉明亮的眼睛,Xanxus默默的觀察著,然後評估。

「Xanxus,你真的很高啊。」通常話題斷了之後,綱吉都會主動在接下一個話題。

「那是你太矮了。」日本人跟義大利人的身高是不可以相比較的……那個名叫山本武的傢伙例外。

「真是毫不留情的說法呢。不過矮也有矮的好處啦。」話音剛落,綱吉一個彎腰躲過突射而來的子彈。

綱吉一邊微笑著,一邊吞下死氣丸。

「既然這裡是難得的固定收入,那就不可以用大範圍的破壞技了。」綱吉轉為淺金色的眸子,看著街角鬼鬼祟祟的黑色人影。

Xanxus的雙手也不知何時握住了雙槍,「利益判斷跟敏銳度,合格。」

「謝謝。」

轉瞬間,綱吉已經利用火炎的推進力迅速奔向敵人面前,手上的死氣炎壓縮成針狀,射入那人的右胸。

那個人的右胸無聲無息的爆出一朵血花,然後就此休克過去。

Xanxus冷靜的看了看現場,做出評價。

「戰鬥力合格了,不過做為一個首領的殘忍,你還不夠。」

第一次領到不合格的證書,綱吉瞪大了眼。

「唔?可是不是要審問他是哪個家族的人……」

「你不要跟我說,你沒看到那把槍上的徽章。」

「呃……」

被發現了呢。

「或許吧,要我弄髒手,現在還是辦不到呢。」綱吉無奈的笑了笑。

Xanxus冷冷的看著他。

不合格的下場,綱吉是知道的。

然而,綱吉仍沒有收回那句話的打算。

他只是很坦然的望著Xanxus。

Xanxus扣動了扳機──




目標,是倒在地上的那個人。





只是一發憤怒之炎,那人就連最後一點的聲息都沒了。

「看在這個攻擊可以讓人完全失去行動能力,形同死去的狀況下,這次就算了。但是,澤田綱吉,下次你必須自己親手解決。」

綱吉舒了一口氣,笑容很真誠。

「嗯,我會的,謝謝你,Xanxus。」

Xanxus收回雙槍,沒回答綱吉的道謝。

其實照他的性格,他應該不會原諒綱吉犯下這種錯誤的。

但綱吉射出死炎針的那剎那,Xanxus看見綱吉的眼中閃過一絲情緒。

那不屬於彭格列的十代目,而是之前那個痛苦說著「見證我的死亡」的那個男孩,澤田綱吉的眼神。

原來今天所有的表現,還是貼的比較讓人看不出來的面具啊。

在發現這件事後,Xanxus更驚訝的發現自己的情緒緩了下來。

為什麼?澤田綱吉沒有合格,他卻彷彿放下心中的石頭一般……彷彿,不再緊張?

他又在緊張些什麼呢……

看著綱吉的笑容,Xanxus的內心突然懂了。

──是不想失去吧,不想再也看不見他的這個笑顏。

如果「澤田綱吉」變成了「十代目」……

如果「澤田綱吉」只是貼上了「十代目的面具」……

彭格列需要十代目,可是Xanxus需要澤田綱吉。

Xanxus需要澤田綱吉。

「Xanxus?你怎麼了嗎?」

身旁那人的關心,喚回Xanxus因為震驚而一時失去的語言能力。

「……不,我沒事。今天就到這裡吧,你合格了。瓦利亞會效忠於你。」

如果眼前的人是十代目,瓦利亞會效忠他;

如果眼前的人是澤田綱吉,Xanxus會追隨他。

所以,測試什麼的已經沒有意義了。

Xanxus的臉上出現了自嘲的笑容。

早點發現的話,這八年就不需要等待了呢。

無論是不是那個天真的綱吉,是不是那個偶爾以為他沒看到時,小小聲念著「爸爸到底在哪裡……」的男孩,他──Xanxus,都一定會在這個人的身後,用他的憤怒之炎燃燒掉阻擋這個人的一切。

你必須一個人走在佈滿荊棘的道路上──

如此,我才會跟隨在你的身後,為你獻出我的火炎。

「是這樣嗎?太好了。」

對此,綱吉沒有其他驚訝的動作,僅僅是這樣說道。

Xanxus看不出綱吉其他的情緒。

「Xanxus,時間還很多,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好。」

無論你要去哪裡,我的火炎以後都會守護你。



綱吉帶著Xanxus來的地方,是位在彭格列宅邸後方的斷崖。

「Xanxus,你知道嗎……每次我從我房間的落地窗望出來,都是這片斷崖呢。」

綱吉柔柔的開口,Xanxus應了一聲:「我知道。」

綱吉彷彿沒想到他會這麼說,驚訝的張大了水靈的大眼。

「那個房間以前是我的。」不過後來他去了瓦利亞,當然就從主宅邸搬走了。

「啊、所以,Xanxus以前也跟我一樣,每天看著同樣的景色呢。」

綱吉很開心般的笑了。

盯著綱吉的笑容,Xanxus不想說出他以前並不常從窗子眺望。

「那麼,那張床以前也是Xanxus睡的啊?」

「沒有,床跟我一起到瓦利亞的宅子了。」

「是嗎……」

沉默了一下,看著蓊青的山谷,綱吉的聲音細不可聞。

「Xanxus,會做夢嗎?」

「不。」

很神奇的,到了彭格列之後,Xanxus從未做過夢。

或許是因為……夢是反應大腦想法的產物;而來到彭格列,被視為下任首領候選人的他,已經不需要有其他想法了吧。

但如果是這麼說的話,為什麼在戒指戰──他的希望正式破滅之後,Xanxus還是沒有做夢呢?

不過Xanxus是很少去思考這些的。

夢不過是虛幻的產物,在夢裡呼風喚雨的權力,並不能搬來現實。


「我總是不停的在做夢呢,尤其是昨天爸爸離開以後,夢一個一個的過來……」綱吉的聲音依然有如耳語般輕細。


Xanxus閉上血紅的雙眼,沒有去看那個眼神望向遠方的人。


「我知道了,放棄了,選擇了其他的道路……可是夢卻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明明已經原諒爸爸了。」

「可是我給自己的罪,卻一條一條的壓在胸口,好難過。」

「我不能再問怎麼辦了。我已經真真正正是一個人了。」


斷斷續續的,飄在空中的絮語。


「吶、Xanxus,我說過,希望你當那個看著我死亡的人。」

綱吉的聲音更遠了。


Xanxus張開雙眼,綱吉的雙腳站在懸崖的邊緣。

「不要、過來。我不會跳下去的,給我合格的你應該知道,彭格列十代目只會死在戰鬥裡。」

「那麼,不能跳下去的你,站在那裡又是為了什麼。」

「為了讓自己不要再做夢了。」綱吉的眼睛似乎因為從山谷吹上的風而閉了閉。



「為了告訴自己,懸崖邊的兔子,是連一隻野狼都不肯過來的。」



意思是把他Xanxus當成什麼了,一隻野狼?

「說那是什麼蠢話。」

Xanxus冷哼,然後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

拉過綱吉,擁在自己的懷裡。

「Xanxus?我並不是要你同情我……」綱吉的臉埋在Xanxus的胸膛上。

Xanxus沒有回話,逕自說道:

「澤田綱吉,知道獅虎這種動物吧。」

「知道是知道啦,可是……」

「獅虎因為是雜種,不論是獅的群體或是虎的群體,都不會接納。牠們從一出生,就只能靠著自己與生俱來的力量,在草原上活下去。」

「Xan……」

「為了活下去,只要可以抓住的,牠們都會緊抓不放──」

綱吉抬起了臉,不知何時,臉頰上已經佈滿淚痕。




「包括,一隻在懸崖邊的兔子。」




無論如何,都會把你拖回草原。

那裡才是你該待的地方。

「澤田綱吉,我決定把我的合格收回去了。」

對Xanxus的宣言,綱吉苦笑。

「是啊,我果然還是太……」


「──但是,在你還沒有合格的時候,你可以依靠我。」



『為、為什麼你都可以不依靠別人呢?』

『一有想要依靠誰的這種想法,立刻就會輸,垃圾。』



不是。不是這樣。

因為如果想要依靠誰,就沒辦法讓人依靠了。

如果想要依靠媽媽,那麼誰去掙晚餐?

如果想要依靠屬下,那麼那群廢物出了事誰來收拾?


希望自己是被依靠的那個人,一開始才自己站穩腳步。

那麼,多了眼前這個人依賴自己,又有什麼關係。


「咦?」

綱吉先是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的表情。

然後很安心的微笑了。

「啊,Xanxus你這樣說的話,我會不想合格呢。」

「垃圾,不要給我得寸進尺。」



你必須一個人走在佈滿荊棘的道路上──

如此,我才會在你真正孤立無援的情況下,伸出我的手,握著你一起前進。





──Fin.


















還好是HE...心悸猶存。

有錯字我會盡快修的這樣。

老實說還有一段的Free talk,不過我就先發文了...阿姨在罵人了......




----我是阿姨沒看到的分隔線----



老實說,由於小姐的文實在是綱受不得翻身(?),有一度我是想要把這篇寫成綱X,這樣的話小姐那篇就可以當O的Octorber......

不過再怎麼崩我都無法接受X老大被綱吉壓了的事情!!接受不能能能──(回音)

於是小姐的那篇靈感完成時間無限延長......

也許國慶日那天不用被功課折磨的話就能變出那一篇...?



M的Mistake已經寫完了這樣,所以下篇直接進到Allx綱的「N」囉。

上帝保佑我明天寫的完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感想,阿們。






---阿姨踹我過來補的分隔線---


補一句,綱吉到Xanxus說他合格了那句話之前都是在演戲,一直到看著Xanxus老大深紅色的雙眼,才忍不住把內心真正的感覺說給Xanxus聽XDD

是的,包括下不了手都是綱女王的演戲!

只是小兔綱那瞬間有抖了一下,結果被Xanxus看見了......

所以女王綱以為Xanxus會轟了他,本來他是這樣打算的,因為在做了一晚上的夢,讓他只能從四點失眠到天亮之後,綱就有點崩潰了......

那些夢的內容,因為是Xanxus視點,所以沒辦法提...不過就是戒指裡面的罪孽而已,因為綱吉決定繼承「十代目」,所以排山倒海的倒了過來,綱吉小朋友畢竟不可能跟老爸談談就一下子有了承受那些黑暗的勇氣,所以灰心到想乾脆讓Xanxus結束自己算了......

有時候覺得自己辦得到的事,真的去面對才懂那些痛苦。Giant的結尾是光明的,這篇Lipard的結尾也算正向,但是在我的這些文字裡頭,有連我都不想去面對的怯懦與悲傷,還有血腥。

不過Xanxus畢竟原諒了這樣動搖過的綱兔,我想今後就算有動搖,綱兔也可以緊緊抓住Xanxus的袖子,不用害怕自己跌倒後沒有人攙扶自己吧。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verett
  • ──為了不要挑起"神經纖細"的其他人爆發──
    呃,看到這句不知為何我笑了XD
  • 我絕對不是在指某個叫做獄●隼人的人XDD
    (被炸飛)

    朝歌 於 2009/08/21 20:55 回覆

  • X綱愛好者...路過
  • 最近瘋狂迷上此CPˇ

    喜歡=ˇ=

    要是有更多的文章就好了







    H?XD
  • 如果我能完結另一篇X綱就會有H...(遠目
    我也是很喜歡X綱的說XDDD這對真的超可愛的~

    朝歌 於 2009/10/22 17: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