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懶的改字了,因為是直接簡轉繁過來的,所以有些字會是錯別字...不過一個一個去改好累(懶了)





















京子:阿綱~

小春:有人在嗎?

阿綱:京子!還有小春……怎麼了?等、等一下……(去收拾東西了囧)

阿綱:怎麼了?突然到我家來……

小春:剛才和京子在蛋糕店前偶然相遇了~

京子:然後從蛋糕店老闆那裡拿到了一個收音機。

阿綱:哎?收音機?

京子:嗯,買了起司蛋糕、奶油泡芙……(以下省略,反正就是一堆糕點囧)之後蛋糕店的叔叔送的。

阿綱:啊……那真是太好了……(蛋糕買太多了吧……)那為什麼到我家來啊?

小春:因為蛋糕店的叔叔說“這個收音機在阿綱的家裡最容易收到電波”。

阿綱:哎?電波?我家?什麼意思?嘛……算了~~只要京子能來我家玩就行了~~~那收音機呢?

京子:嗯~是這個。

小春:裝在這個盒子裡~

阿綱:嗯……讓我看看……呃、這是……綠色的身體,左右兩邊揚聲器的部分是圓圓的眼球,大幅度彎曲的線好像嘴巴,天線就和尾巴一模一樣,這個……怎麼看都是列恩變的啊——!這個是蛋糕店的叔叔給的是吧,是個什麼樣的人啊?

京子:嗯……個子小小的、二等身……

小春:是個感覺好像嬰兒的叔叔~

裡包恩:這個收音機是買了那麼多蛋糕的謝禮,在阿綱家最容易接收到電波哦。

阿綱:果、果然是裡包恩啊!明明跟平常一樣說話,為什麼京子和小春都沒發現啊!啊!

京子:啊咧?收音機的開關自己開了……

小春:“在阿綱家裡容易接收電波”就是這個意思啊~

阿綱:原來如此……有這種事——?

裡包恩:R、E、B、O、R、N!這裡是並盛廣播~

阿綱:裡包恩的聲音……

小春:Hahi——!開始了!

京子:到底會播什麼節目呢~

阿綱:兩個人都沒有發現是裡包恩——?

裡包恩:並盛~人生諮詢欄目~今天好像也收到了充滿煩惱的來信。

小春:Hahi——是人生諮詢啊京子!

京子:嗯~會是什麼樣的諮詢呢~~~

阿綱:啊啊~媽媽也是這樣……為什麼女孩子都喜歡人生諮詢啊……

里包恩:首先是一直用卷軸寫信的イイピンコ小姐(一平子?囧)的來信~

阿綱:一平子小姐……是在說一平!?

一平:師父,好久不見了,每次都談及和師父長得很像的雲雀先生的事情,所以今天想談一談和我同住的男孩子……

阿綱:這不是一平上次寫的信嗎?而且這也不是人生諮詢……

一平:是個腦袋像西蘭花一樣的男孩子,名叫“藍波”,說實話我很難和他相處。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他頭上插著很多奇怪的東西。之前頭上只插著一隻鳥爪的時候,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而且在看電視時又很吵,看完後總是記住一些奇怪的臺詞。

藍波:我要摧毀你的人生——!

一平:哎……我怎麼會跟這種孩子住在一起……

裡包恩:這問題就讓我來回答吧——————因為是命運所以乖乖放棄吧。

阿綱:完全不能算是人生諮詢啊——!

小春:命運……好棒啊……

京子:嗯……但是,人生很辛苦啊……

阿綱:兩人都很贊同——?

藍波:哈哈哈哈——來追我啊——

一平:藍波!不許惡作劇!

京子:藍波……

小春:一平……

阿綱:喂!藍波!一平!京子她們來了哦,給我乖一點!(揍)

藍波、一平:好痛……

一平:對不起……

藍波:不是藍波大人的錯,是一平太煩了。

一平:————!!!

阿綱:一平……在生藍波的氣……不想想辦法讓他們和好的話……呐、一平,你總是和藍波在一起對吧,你們這種關係就應該稱作“青梅竹馬”……

一平:“青梅竹馬”?

藍波:是的是的!藍波大人知道的!“盡情放屁”……三、二、一、噗——

阿綱:啊——好臭——!

一平:我果然還是……討厭藍波!

阿綱:京子、小春,沒事吧?

小春:沒、沒關係……

京子:放屁是健康的證明嘛……

阿綱:京子……好溫柔……

裡包恩:並盛~民間傳說欄目~

阿綱:收音機還在播放?

裡包恩:這個欄目專門播放我寫的一些童話。

阿綱:裡包恩寫的童話,那是什麼啊——!

京子:啊……小春~是童話耶~

小春:嗯!好有趣的樣子~~

阿綱:沒問題吧……

裡包恩:很久很久以前,雲雀出去打鬼。

雲雀:找我有什麼事?

阿綱:為什麼雲雀學長要去打鬼——?桃太郎的故事?而且雲雀學長……還出現在廣播裡!

裡包恩:把狗認作了同伴……

雲雀:我討厭群聚。

犬:誰叫我?我不是狗!雖然漢字寫成“犬”但讀作“Ken”!

千種:犬,誰都沒叫你啊。

阿綱:呃、這聲音是……

小春:啊咧?好奇怪,頻道混亂了。(敲收音機)

裡包恩:然後又把錦雞和猴子變成了夥伴……

雲雀:咬殺……

犬:錦雞就由阿柿當吧。

千種:那猴子呢?

骸:Kufufu~~~叫我?

阿綱:Hi——!這個聲音是——(敲)可惡……

京子:怎麼了阿綱?

阿綱:不、沒什麼……

裡包恩:然後,來到魔鬼島的雲雀,成為了萬鬼之首。

眾鬼:雲雀大人——!雲雀大人——!雲雀大人——!雲雀大人——!(無限迴圈)

阿綱:這是啥——!!!

犬:啊——啊啊——聽得到嗎?

阿綱:啊咧?(繼續敲)

犬:嘿嘿~沒用的~這邊錄音錄下來啦~

阿綱:Hi——怎麼這樣——

犬:犬的汪汪專欄~開播啦~

阿綱:這……這又是啥……

小春:啊拉?節目換了嗎?

京子:但是好像很有趣~聽聽看吧~

千種:犬、你腦子有問題啊。

犬:吵死了!首先來討論一下阿柿戴著的絨線帽子~~~阿柿,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千種:沒有。

犬:訪問結束。接下來是關於骸大人髮型的話題,那個髮型像鳳梨呢。

千種:小心我告訴他。

犬:沒關係,反我又不怕他。

骸:不怕什麼,犬?

犬:骸、骸大人!你好嗎~~~現在是收音機的實況轉播來著……啊、不打保齡球……

千種:犬說骸大人的髮型是鳳梨。

犬:不是“ナッポー”!我有好好說“パイナッポル(鳳梨)”啊!……啊……

骸:犬,我來幫你理髮吧~

犬:啊、不用客氣!我希望能自己決定髮型……制服已經由骸大人決定了……

骸:Kufufu~~~這樣啊,說起來還是因為對制服的設計很滿意,才決定呆在黑曜的呢。

犬:而且我們本來就是中學生。

骸:那當然,大人如果穿學生服的話,那是變態。

犬:巴茲即使不穿學生服也看起來像變態。

千種:蘭奇亞也看起來不像中學生。

骸:Kufufu~~~是這樣呢。

犬:啊、對了,請告訴我們骸大人的生日吧~~難不成因為是“鳳梨”所以根據“パ”和“イ”選在八月一日吧……啊哈哈哈哈……我開玩笑的……咦——?眼睛裡的數字變成了“四”……修羅道!!

千種:骸大人,犬以前還說過您是“鳳梨王國”出身。

犬:別在這種時候落井下石,河童!

骸:Kufufu~~~~其實啊……這種水果還是有我喜歡的部分的,鳳梨的花語是“完美無缺”哦。

犬:自己說了“鳳梨”!

骸:話說回來,犬,你有好好照顧庫洛姆的飲食嗎?

犬:啊?當、當然有……

千種:說謊。盡給她吃“ムギチョコ”(啥?囧)。

犬:閉嘴!混蛋四眼仔!不僅僅是這些,今天有給她吃草莓味的“ムギチョコ”……啊啊!骸大人眼睛裡的數字這次變成“五”了!!人間道啊!!!要被殺了!!!

阿綱:咦?又來了?

小春:啊啦啦~~~

京子:嗯?

史庫瓦羅:喂——————!

小春:Hahi——!

京子:呀!

阿綱:這、這聲音……難道是!

魯斯裡亞:真是的~~~史庫瓦羅你聲音好大,在聽廣播的各位聽眾都嚇到了啦~~~~~

史庫瓦羅:喂——你在說什麼啊,我們可是連哭鼻子的小鬼都要乖乖閉嘴的瓦利亞啊!怎麼可能有聽眾!

貝爾:嘻嘻~~不明白嗎?我是王子嘛~很受歡迎的~~

瑪蒙:哼!愚蠢!明明一文不值!

魯斯裡亞:喂喂,你們別擅自說個不停啊,連報幕還沒報~~

列維:還不是因為你說話慢吞吞的。

魯斯里亞:知道了啦,真是的……來了哦~彭格列家族獨立暗殺部隊瓦利亞的路斯利亞三丁目——!嗨~~先來自我介紹~~~首先,瓦利亞是個大家庭,我當然是瓦利亞家的太陽——女主人哦~~~而老大就是我所愛的暴力丈夫~~~

瑪蒙:老大,別扔盤子,摔碎就太浪費了。

史庫瓦羅:路斯利亞,別說這種蠢話!

魯斯裡亞:啊啦~是哥哥~我們家有兩個上中學的兒子,哥哥史庫瓦羅是不良少年,一個家族的頭頭,但其實還有個媽媽。次男列維正處於思春期,雖然不讓我們進他房間,但他一直一個人在偷笑,是個笑容燦爛的孩子哦~~

史庫瓦羅:喂——!別添油加醋!

列維:誰是家裡蹲?

瑪蒙:哼哼~~說這種話真的好嗎——我知道的哦,經常一個人在自己房間裡想敵方的霧之守護者,還說什麼……

列維:霧之守護者……好妖豔……

阿綱:這、這都是些什麼啊……

小春:小春有些害怕……好危險……

京子:是啊……不過,感覺好像哥哥的朋友啊……

貝爾:嘻嘻嘻~~~路斯利亞,那瑪蒙和我又算什麼啊?

魯斯裡亞:這個嘛~~~貝爾是我們家的寵物,鼯鼠之類的怎麼樣?瑪蒙是座敷童子,莫斯卡是獨眼怪~~~不覺得這是很堅實的家族構成嗎?

貝爾:誰會覺得。

列維:中間還出現了妖怪。

瑪蒙:哼……嗚哇!老大,冷靜點。

魯斯裡亞:呵呵呵~~~爸爸好像也很高興呢~~~那就保持這種勢頭進行下一環節吧~~~瓦利亞的小、秘、密~~~其一~~~瓦利亞的雨之守護者史庫瓦羅的頭髮打理起來很麻煩。細緻的打理方法不合他的個性。

史庫瓦羅:首先用香波洗兩遍,再沖洗三遍,然後塗護髮素,最後用電吹風……怎麼這麼麻煩啊——!

魯斯裡亞:話雖如此,但是像男人般豪爽得處理的話……

史庫瓦羅:電風扇乾燥!!

魯斯裡亞:啊啦啦~~~頭髮翻卷得連獅子都要嚇一跳呢~~~

史庫瓦羅:喂……

魯斯裡亞:於是史庫瓦羅開始認真地打理頭髮~~~~

史庫瓦羅:喂喂喂喂喂——————!!!

貝爾: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不過真夠男人的~~~

列維:而且很纖細。

史庫瓦羅:喂……清爽飄逸。

魯斯裡亞:好孩子不要模仿哦~~~

史庫瓦羅:喂——!!這啥——!!

魯斯裡亞:瓦利亞的小、秘、密~~~其二~~~瓦利亞的雷之守護者列維爾坦的背上裝備有八把名為電器傘的武器。電器傘打開的話和傘一模一樣~~~~可是如果真的當作傘使用的話……

貝爾:嘻嘻~~~下雨了。列維,傘借一下~~~

列維:嗯。

瑪蒙:不會付租金的哦。

貝爾、瑪蒙:嗚哇——————————!(觸電囧)

魯斯裡亞:真是驚險啊~~~

列維:你這傢夥,在小看我的招數嗎?

魯斯裡亞:瓦利亞的小、秘、密~~~其三~~~瓦利亞的嵐之守護者貝爾菲戈爾……

貝爾:因為我是王子嘛~

魯斯裡亞:就這樣什麼都推得一乾二淨,在電車上也是……

史庫瓦羅:喂——!你踩到我腳了——!

貝爾:我不會道歉的,因為我是王子嘛~

魯斯裡亞:在飲食店也是……

貝爾:啊……真美味……

瑪蒙:喂!付錢啊!

貝爾:我不會付的,因為我是王子嘛~~~

魯斯裡亞:就算是在這種地方……

列維:這裡可是女廁所啊。

貝爾:因、因為我是王子嘛……

瑪蒙:王子100%是男的吧!

史庫瓦羅:喂——當然不可以——!

魯斯裡亞:犯錯的時候決不乖乖認錯~~~

貝爾:居然敢洩露王子的秘密!

列維:不可原諒。

史庫瓦羅:喂……這樣的話……

史庫瓦羅、列維、貝爾:瓦利亞的小、秘、密~~~其四~~~

魯斯裡亞:嗯?是什麼是什麼是什麼?

史庫瓦羅:喂——!瓦利亞的晴之守護者路斯利亞……

列維:是個很容易被遺忘的角色。

魯斯裡亞:喂!一上來就說我壞話,太失禮了吧!

貝爾:唔嘻嘻嘻~~~也許大家不是記得他的名字,而是因為他是個……

列維:人妖。

貝爾:才記得他的吧~~~

魯斯裡亞:不好意思啊我是人妖!

史庫瓦羅:喂——!他的特點就是那翹起的小拇指!

貝爾:嘻嘻~~~玩“彈橡皮”遊戲時就是用那小拇指來彈的吧~~~

魯斯裡亞:什麼“彈橡皮”遊戲!太老土了吧!!

貝爾:但是,這樣的路斯利亞……

列維:果然是個變態。

魯斯裡亞:什麼啊,完全沒有往下接嘛!!你們給我記住——!!

瑪蒙:哎呀哎呀~~~

貝爾:啊咧?瑪蒙的秘密呢?

瑪蒙:哼!不給錢的事情我才不會做呢。

史庫瓦羅:喂——!是誰!

瑪蒙:是老大。丟椅子就表示肚子快餓了。

貝爾:嘻嘻~~~躲盤子~~~

列維:老大請冷靜——!

史庫瓦羅:廣播室裡哪來的食材啊!

魯斯裡亞:啊——不行!放置發信機的桌子……

阿綱:啊、斷了……

京子:想都沒想就聽了,但是好有趣啊~~~

小春:是啊~人物一個個冒出來~~~

阿綱:還以為是廣播劇之類的!!啊?這曲子……

裡包恩:並盛~民間傳說欄目~第152回~

阿綱:什麼時候放了這麼多!

裡包恩:很久很久以前,雲雀偶遇了一隻被欺負的烏龜。

雲雀:不准群聚。

裡包恩:非常感謝!作為救我的謝禮,我帶你去龍宮吧!

裡包恩:雲雀被招待去了龍宮,在那裡乙姬公主正等著他,鯛魚和比目魚在跳著舞……

雲雀:群聚過頭了。

裡包恩:龍宮被毀了。

阿綱:這怎麼行——!

裡包恩:讓大家聽了這麼久,本次廣播也將接近尾聲了。

阿綱:呃……終於要播完了嗎……

京子:好有趣啊~

小春:是啊~節目內容好豐富~~~

阿綱:呃?這是什麼聲音?

裡包恩:順便說一句,本次廣播結束時收音機會自爆。

阿綱:哎——!怎麼會!Hi——!列恩!把尾巴鬆開!丟不出去了!

小春:Hahi——!阿綱、冷靜點!

京子:怎、怎麼辦!

裡包恩:你們好~

京子:裡包恩?

小春:裡包恩從收音機裡鑽出來了!?

阿綱:裡包恩?

裡包恩:大家聽得愉快嗎?

小春:Hahi——那廣播是裡包恩做的嗎?

裡包恩:是啊。因為最近阿綱好像有很多麻煩的樣子,就想讓他開心開心。

京子:啊……裡包恩真偉大~~~

阿綱:一點也不偉大!我一直在擔驚受怕啊!

小春:那個……

阿綱:哎?什麼?

小春:好像還可以聽到計時器的聲音……

阿綱:哎——?為什麼?裡包恩不是出來了嘛!

裡包恩:已經說過了吧,廣播一結束就自爆。

阿綱:怎、怎麼這樣——!啊——!

小春:Hahi——

京子:阿綱,沒事吧?

阿綱:嗯、嗯……(為什麼只有我……)

裡包恩:大家聽得愉快嗎?啊、對了,這張CD也是,一聽完就會爆炸。不會死的所以安心吧~~~那麼再會吧~~~Ciao~Ciao~~




















其實我只是想貼瓦利亞那段上來= =+

王子那段我笑抽了......

然後吐槽魯斯媽最狠的人其實是列威啊囧囧囧

人不可貌相!(錯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