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利亞們的小故事。





























史庫瓦羅:喲,好久不見,富家子弟。算起來有8年了吧。

 

XANXUS:是你啊,真沒想到你還活著。垃圾。沒想到還能看到你的臉。

 

史庫瓦羅:你的這一點也還是完全沒變。XANXUS。

 

XANXUS:怎麽?

 

史庫瓦羅:我一直遵守著那時的誓言,即便在你沉睡的時候。

 

XANXUS:哼。

 

史庫瓦羅:你呢?在那黑暗冰冷的夢魘中,你的憤怒應該沒有被凍結吧。

 

XANXUS:那種東西怎麽可能消除我内心的憤怒。這次我一定要抹殺那個老不死的,把彭格列占為己有。

 

史庫瓦羅:哼,那就好。我從最初就決心追隨你,要拼盡全力放手去幹,好好期待著吧!

 

XANXUS:哼,我才不會期待你這種人。不過,你想為我盡力的話,就賭上性命來吧。

 

 

 

ヴァリアーの影

 

 

史庫瓦羅:喂!你叫我嗎,BOSS。如果你要給我半彭格列指環的獎賞,我會很樂意的收下的。啊,你在幹什麽!

 

XANXUS:贋品。

 

史庫瓦羅:假的?!

 

XANXUS:家光…出發去日本,把那些傢伙斬草除根。

 

史庫瓦羅:一點都沒留情的打過來。

貝爾:那是自作自受。啊~啊,都怪史庫瓦羅出錯,害得我們都要去日本,麻煩死了。

 

史庫瓦羅:吵死了,臭小子!你再這樣囂張,小心我把你大卸八塊。

 

貝爾:你能做到的話就試試看啊,話説在前面,我很強哦,別閙到最後你自己渾身是血。

 

史庫瓦羅:你說什麽!

 

路斯利亞:你們倆別吵了,貝爾也是,大家都是夥伴啊,而且爲了這點事受傷的話,BOSS會作何反應,肯定是憤怒MAX,你們倆全都化作焦炭。

 

史庫瓦羅:切。

 

貝爾:嗚哇,唯獨BOSS實在是不想跟他交戰…

 

瑪蒙:就是這麽回事。這邊就聽從BOSS指示,一起去日本奪還真正的半彭格列指環。我非常歡迎眼下的狀況,又能拿到出差津貼。

 

貝爾:出現了,瑪蒙的拜金情結,執著到這種地步實在讓人敬佩。

 

瑪蒙:我就當作讚揚收下了。

 

貝爾:真不知道你存那麽多錢有什麽用。

 

瑪蒙:對錢沒有興趣的傢伙才不可思議呢。

 

貝爾:因爲我是王子嘛。那種東西早看慣了。

 

瑪蒙:那還真是叫人羡慕。

 

列威:所以説一開始對我下達命令就好了。我絕對不會如此失態,並且迅速將半彭格列指環帶回BOSS身邊。

 

史庫瓦羅:喂,列威,你說這話是什麽意思。

 

貝爾:換作列威的話更不行吧?

列威:爲什麽?

 

貝爾:你不明白嗎?章魚。

 

列威:章魚?

 

貝爾:你這樣愚鈍的人,很快就會敗給門外顧問那邊的小孩,玩完。

 

瑪蒙:真敢說。

 

路斯利亞:啊,好啦好啦,別内訌。列威也是,男人的嫉妒很醜陋哦!

 

列威:什麽?

 

路斯利亞:我明白你想贏得BOSS的信賴,暴走的話可不行。這次的事件只是對

方比我們略勝一籌罷了,現在去把指環奪回來就好了。史庫瓦羅也別消沉哦,要不要我安慰你一下啊,仔仔細細的~

 

史庫瓦羅:鬼才要!

 

路斯利亞:啊啦,真冷淡,我也很中意你的身體啊。

 

史庫瓦羅:我可沒有一絲成爲你那詭異收藏品的意願!

 

路斯利亞:真是不近人情,無所謂啦,話説回來,日本啊……那邊有我喜歡類型的男人嗎。啊,對了,瑪蒙,那個,感覺稍微有點髒兮兮的。

 

瑪蒙:粘寫嗎?

 

路斯利亞:沒錯沒錯,能不能用那個粘寫來幫我看下日本是否有好男人。

 

瑪蒙:我的粘寫可不是占卜。

 

貝爾:也挺好啊,你給他看下能有什麽結果。

 

路斯利亞:就是啊,稍微用下沒關係啦。

 

列威:路斯利亞,適可而止。我們可不是去玩的。

路斯利亞:可是,連這些樂趣都被剝奪的話,我堅持不下去的。最近符合我眼光的男人幾乎沒有。

 

瑪蒙:S級別的2倍報酬。不,出3倍的話我可以給你做哦。

 

路斯利亞:誒?瑪蒙好過分。

 

瑪蒙:少1歐元都不行。

 

路斯利亞:再便宜點啦,我們是夥伴啊。

 

瑪蒙:不行。

 

路斯利亞:那我給你三個甜點。

 

瑪蒙:不是錢的話我不會做的。

 

路斯利亞:那我給你五個甜點。

 

瑪蒙:別浪費我的粘寫。

 

路斯利亞:啊,這個姿勢是拳擊吧。我路斯利亞可是柔道摔角最強的,陪你玩玩~

列威:果然雷之守護者不是你而是我。不需要你這樣的傢伙,消失去死吧!

 

貝爾:不管逃到哪裏都沒用。

 

路人:別過來。

 

貝爾:日本的殺手除了逃跑就沒其他的了麽。

 

路人:放過我吧,我什麽都沒做啊。而且,你對我出手的話,組織不會坐視不理的。

 

貝爾:不坐視不理會怎樣呢?

 

路人:救命啊!

 

貝爾:殺手竟然求饒,真是悲慘,算了,你死吧。切,無聊。

 

瑪蒙:真招搖啊,貝爾。

 

貝爾:又在偷看啊,瑪蒙。

 

瑪蒙:因爲你擅自離隊,我才被派來監視你的。

 

貝爾:辛苦你了,有追加獎金吧?

 

瑪蒙:那是當然,貝爾,任務行程中去殺當地的殺手玩,可不好噢。會打亂黑道社会的秩序的。

 

貝爾:我才不管什麽秩序呢。因爲我是王子嘛。

 

瑪蒙:還有,現在根本不是玩的時候吧。今晚是嵐之指環爭奪戰,輪到你出場。你輸了的話我們的形勢會很不利。

 

貝爾:不用白操心,我怎麽可能會輸。對手也是,看起來超單純的。稍微設下陷阱就會中圈套,這就了結啦。

 

瑪蒙:可別疏忽了。現在,路斯利亞輸了,雷之指環若不是對方BOSS出手制止,列維也該輸了。

 

貝爾:那是因爲他們太弱了。

 

瑪蒙:我可不這麽想。對方的守護者很行哦。彩虹之子站在他們那邊就是最好的證據。他們可沒閑到會去支持完全沒有看頭的傢伙。

 

貝爾:果然會在意。

 

瑪蒙:BOSS究竟怎麽想的我們也不清楚,這次的爭奪戰並非單純為了奪取彭格列指環這點是很明確的。

 

貝爾:BOSS在考慮的事情我們怎麽可能明白。想也是白想。我只要能砍殺別人就夠了。

 

瑪蒙:BOSS真正的目標是什麽,恐怕史庫瓦羅了解。

貝爾:説起來他們認識最久吧。史庫瓦羅接受那樣的對待,竟也能心甘情願追隨他。當然,如果叛變的話,立刻就會被抹殺。

 

瑪蒙:史庫瓦羅絕對不會叛變,跟我對於金錢,你對於尋求的快感,是存在根本的差別的。

 

貝爾:怎樣都無所謂啦。

 

路人:Varia,竟然殺了我弟弟!

 

貝爾:來了來了,殺了他弟弟我就知道會出現。知名度攀升的兄弟殺手。

 

路人:我要用它將你刺穿!去死!

 

貝爾:這傢伙也辜負我的期待。真是無聊,今晚的戰鬥能盡興點就好了。

 

貝爾:指環,I'M WINNER!好痛,爲什麽王子渾身是傷。

 

瑪蒙:醒了嗎,貝爾。

 

貝爾:瑪蒙,指環戰,怎樣了。

 

瑪蒙:你那個坏習慣,真要糾正一下才好。每次看到自己的血,就喪失記憶,總覺得甚至可能會襲擊我們。

 

貝爾:是嗎,那傢伙讓王子流血了。指環呢?

 

瑪蒙:不是挂在你脖子上麽。完成后的嵐之指環。

 

貝爾:原來我贏了,果然王子是不會輸的。

 

瑪蒙:哼,贏了就好。

 

貝爾:那只要再贏一場就是我們的勝利了。

 

瑪蒙:對,今晚是雨之守護者戰,史庫瓦羅出戰。

 

史庫瓦羅:喲,BOSS,看起來你心情不是很好嘛。

XANXUS:有什麽事嗎。

 

史庫瓦羅:沒什麽,今晚是雨之守護者戰,輪到我出場了。只是想暫且來跟你打聲招呼。就要進入高潮了。

 

XANXUS:哼,我才沒有期待你。

 

史庫瓦羅:什麽!切,跟那時比起來你真是一點都沒變。算了,看著吧,我會取勝。

 

XANXUS:哼,哥拉莫斯卡,你也很期待嗎。哈哈哈,對,這次我要得到一切,不讓任何人打攪!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