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雲雀為什麼沒唱校歌雲雀為什麼沒唱校歌雲雀為什麼沒唱校歌......(怨念loop)












阿綱︰洗澡水好舒服,藍波他們也乖乖睡覺了,作業也勉強做完了,今天差不多該睡了。



里包恩︰我為這樣的你準備了新的作業哦,阿綱。



阿綱︰啊,什麽,里包恩,還沒睡嗎?啊,作業?



里包恩︰對,為了你,我安排了新的作業。



阿綱︰我才不要這種東西。



里包恩︰不必客氣。



阿綱︰我才沒客氣。



里包恩︰你做完這個,肯定會有一次成長,作爲黑手黨的首領。



阿綱:我不是說了不會當首領的嘛。



里包恩:首領有瞭解自己部下的必要,因此作業是,觀察雲雀恭彌1天,然後提交報告。



阿綱:誒——?!





※雲雀恭彌1日観察報告※





阿綱:里包恩那傢夥真是的,每次都亂來。害得我根本睡不著,只要一不小心接近了雲雀前輩…



(雲雀:找我有什麽事?咬殺!)



阿綱:不行,有幾條命都不夠…可是,如果不這麽做的話,里包恩會給我什麽苦

頭吃啊?



(里包恩:我說的話就是真理,做不到的傢夥就要…)



阿綱:不管哪個我都不要啊~不管哪個,我的性命都如同風中殘燭…啊,怎麽辦才好。盡管如此還是要去學校啊…我走了。



獄寺:早上好,10代目。我來接您了。



阿綱:獄寺同學,早上好。



獄寺:啊咧,10代目,您的臉色不太好啊。



阿綱:是嗎?



獄寺:您有什麽操心的事情麽。還是說有什麽看不順眼的傢夥…如果是那樣的話,我用這些炸彈去把他炸飛!



阿綱:不是,不是那樣的,別在這種地方把炸彈拿出來。



山本:喲,一大早就這麽精神,獄寺。



阿綱:啊,山本。



山本:喲,阿阿綱,早上好。



獄寺:幹什麽,棒球笨蛋,跟你無關,給我趕緊滾去晨練吧。



山本:今天沒有晨練,阿阿綱,發生什麽了嗎?



獄寺:我現在正在詢問,你給我滾開。



山本:哎呀,沒什麽的啦,我也擔心阿阿綱啊。說說看吧,阿阿綱。



阿綱:嗯…其實…




山本:誒,小鬼真會想些有趣的事情啊。看來他很中意雲雀。





阿綱:不是這個問題啦。



獄寺:沒關係的,10代目。對10代目來説,這種磨練算不了什麽。馬上去把雲雀那傢夥抓住,快點把報告完成吧。



阿綱:不,做不到的。



山本:首先要在學校找到雲雀才行。我們也會幫忙的,阿阿綱。



阿綱:啊,果然不做不行啊。



獄寺:說到雲雀,基本上都會在接待室。



阿綱:對哦,之前潛入那裏,被整得很慘。



山本:是啊,雲雀太強了,真讓人頭痛。



獄寺:對不起,10代目,當時竟然在您面前露出如此丟人的姿態,可是,現在我不會輸了,再一次跟他戰鬥…



阿綱:等下,獄寺同學,我說了今天不能被雲雀前輩察覺到啦。



獄寺:啊,是這樣,對不起。



山本:到了,接待室。



阿綱:雲雀前輩在不在呢?在的話很恐怖…



山本:怎麽樣,阿阿綱,在嗎?



阿綱:呃,啊咧,雲雀前輩,不在。



獄寺:逃走了麽。



阿綱:不,我想他不是逃走的。不過,到底去哪裏了呢。



山本:可能是巡視校園風紀去了。



獄寺:是了,難得你能說些有用的話嘛,棒球笨蛋。



山本:是嗎?那我們在校內轉轉吧。




阿綱:那邊嗎。



獄寺:沒在特別教室。



山本:操場上也沒有。



阿綱:那麽這次往這邊。爲什麽找不到呢。



獄寺:好奇怪,莫非是躲在什麽地方了。



山本:呐,今天雲雀會不會休息啊?



阿綱:誒?這點倒沒有考慮到。



獄寺:怎麽可能,那種超級愛校的傢夥,怎麽可能輕易請假。



阿綱:不過之前有次因爲染上感冒住院。我因此還被整得很慘。



獄寺:那傢夥住院?簡直是「鬼の霍亂」呢… (注:俗語,指身體健康從不生病的人生病)



山本:獄寺,你知道很複雜的詞彙呢。



獄寺:是因爲你太笨了!



阿綱:對不起,獄寺同學,我也不知道。



獄寺:10代目…對不起,我不過是一知半解,這種東西即便不知道也能活下去啦。



阿綱:哈哈,對哦,不過,交不出報告的話,我可能活不下去了。我死了的話,京子會為我哭泣嗎。



獄寺:別説這種話,10代目,對了,在校內引發騷亂的話,雲雀一定會出現。這裡就靠我的一枚炸彈…
阿綱:啊,學校會被破壞,住手,獄寺同學。



山本:不過,一直這樣找不到雲雀的話,阿阿綱會很困擾吧。



阿綱:嗯,確實。



山本:別放棄,阿阿綱。我們再想想其他辦法。呐,獄寺,你是年級中第一頭腦

好的,能想到些什麽辦法嗎?



獄寺:如果能輕鬆想到的話,早就直接對10代目說了!



阿綱:年級中第一…啊,對了,年級!



山本:阿阿綱?



獄寺:10代目?




了平:哦,怎麽了,澤田,你終於決定加入拳擊部了嗎?



阿綱:不是啦,京子的大哥。其實我有事情想問你。



了平:啊,什麽?



阿綱:你能告訴我雲雀前輩所在的班級嗎?



了平:雲雀的班級?



阿綱:對。因爲他比我們年級高,所以我想大哥或許會知道。



了平:不知道!



阿綱:誒?



了平:我沒和那個傢夥同班過。



獄寺:完全沒用的草坪頭啊。



了平:你說什麽,章魚頭。



獄寺:我說你完全沒用啊,草坪頭!10代目特地千里迢迢的跑來這裡,你竟然

讓他白跑一趟。



阿綱:獄寺同學…



山本:好了好了。



阿綱:不過,雲雀前輩和大哥確實是同級生,我們入學時,雲雀前輩已經隨心所欲地控制了學校。



了平:恩,這麼說的話我進這間學校的時候雲雀就已經是風紀委員長了



阿綱:誒?這麼說,雲雀比了平還要年長嗎?還是說,一入學就擔任風紀委員長了?



阿綱:(雲雀前輩的話,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



了平:因為沒有注意,也就無法判定了。哈哈~~~~~~



阿綱:這個人從入學開始就沒有變過啊



山本:可是這麼一來就麻煩了啊。線索又斷了



獄寺:只能老老實實地去找了嗎?嘖,好麻煩啊,十代首領,看來還是引起些騷動,把他
引出來好了



阿綱:誒,等……



雲雀:你們幾個聚在這裏幹什麼?咬殺哦



阿綱:啊,出現了!!!



獄寺:哼,終於找到你了



山本:時機掌握的真好
了平:哦,雲雀,澤田他們想知道些關於你的事啊,我正在和他們說呢



阿綱:了平~~~~~!!



雲雀:唔!?找我有什麼事?要戰鬥的話,隨時奉陪



阿綱:咿~~~~~~~雲雀前輩果然好可怕!!!!



了平:男人果然是以拳頭來加深彼此瞭解的,極限青春!!!!!



阿綱:了平,你在胡說些什麼啊!???



了平:對了,我想到了件好事啊,澤田!!



阿綱:啊,我有不詳的預感



了平:大家都來加入拳擊部吧!!!然後盡情地用拳頭戰鬥,以此來確認彼此間的友情吧!!



阿綱:嗚哇!!!果然沒錯!!!



獄寺:你在想些什麼啊,你這個草皮頭!!誰會做這種事啊!!!!



山本:我已經參加了棒球部了,應該不行吧



阿綱: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了平:拳擊很棒的哦,澤田,你就和我一起,把拳擊發揮到極限吧!!



阿綱:我就免了



獄寺:快放開十代首領!!你這個草皮頭



了平:吵死了,章魚頭!!!



山本:棒球也很有趣哦,阿綱,那麼大家也一起來試試看吧



了平:我說了要參加拳擊部的拉
阿綱:所以我說啊,不是因為這個問題了



雲雀:你們幾個,鬧夠了吧



阿綱:我忘記雲雀前輩還站在這裏了!!!!



雲雀:咬殺!!!



獄寺:你幹什麼啊!!!



阿綱:咿!!!!!
(中間是阿綱他們的慘叫聲= =)




阿綱:啊啊,已經放學了嗎?結果不要說觀察雲雀前輩一整天了,還被他揍了。還連累了獄寺君他們真是不好意思啊,根本就是想要他們幫忙完成里包恩的作業的我不好。真不想回去啊~~~一想到要見到里包恩就覺得好可怕~~~就到屋頂去消磨一下時間吧,給點時間自己覺悟吧~~



雲豆:綠色綿延,並盛的



阿綱:哎呀?這個聲音是?



雲豆:不大不小剛剛好



雲雀:你啊,有點跑調了



阿綱:雲、雲雀前輩?



雲雀:難得我來教你唱,你怎麼就記不准調呢?我唱的校歌應該是完美的旋律才對啊



阿綱:噗!教那個雲豆唱校歌的是雲雀前輩啊!?而且自己唱的?



雲豆:雲雀,雲雀,拍手!拍手!



雲雀:而且,你竟然還要求和我握手!?臉皮真厚啊



阿綱:我也這麼認為。不過,雲雀前輩,在和鳥在正常對話,平時總是聽他說:“群聚的話,就咬殺”這麼嚴肅的話



雲豆:雲雀,咬殺!



雲雀:你,膽子不小啊



阿綱:噗!啊哈哈哈哈哈



雲雀:誰在那!?不要躲了,快給我出來!



阿綱:被發現了!!!!



雲雀:你不出來的話,我就過去了哦



阿綱:是!對不起!!我並沒有想打擾你的!!!



雲雀:是你啊?找我還有什麼事?



阿綱:不,只是想來這裏而已。沒有想到雲雀前輩在這裏。打擾你了真是對不起!!



雲雀;無所謂,你現在也沒有群聚



阿綱:誒?



雲雀:像個弱者一樣群聚在一起,雖然在我眼中你也是這樣,但有時卻讓我搞不明白



阿綱:哈?這是什麼意思?



雲雀:雖然我覺得你是個柔弱的食草動物,但你有時也暴走,和敵人戰鬥



阿綱:啊哈哈,那個是因為……(被里包恩射了死氣彈的緣故啊)……



雲雀:真正的你到底是怎麼樣的,現在就在這裏確認一下吧



阿綱:咿!!!不,還是不要了!!我只是個食草動物罷了!!真的很抱歉,我現在就回去了!!
阿綱:(好,好可怕啊!!不過,發現了雲雀前輩令人意外的一面啊。原來他也會

流露這麼溫柔的表情啊!?)



雲雀:這樣就可以了吧?小嬰兒



里包恩:恩,幹得漂亮!!幫了大忙了哦,雲雀



雲雀:因為是你的委託啊。不過,你要我在一日之內在學校內部不停地移動,我還以為你想幹什麼呢,那些食草動物們到底想做什麼?我還以為他們想來被我咬殺的呢



里包恩:只是個簡單就能完成的作業罷了,沒有什麼意義。如果不是像你這種高水準的人的話



雲雀:你可不要以為可以利用我啊,就算你是小嬰兒也不行



里包恩:我知道的拉,你天生就是一隻孤獨的狼,正因如此,阿綱才更需要你



雲雀:和我沒有關係,我討厭群聚那個草食動物,我再稍微期待他一下好了。現在咬殺他的話,也沒有什麼意思



里包恩:啊,不過,那個傢伙,可不是能輕易被咬殺的哦,因為是我的學生啊



雲雀:呵



雲豆:雲雀,雲雀,好高興好高興



雲雀:高興?是啊,我可能真的在高興呢。現在開始正要發生些有趣的事呢。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所以這一篇變成雲綱了?
    媒人又是里包恩嗎?!!!
  • 這篇性質應該是All綱/雲綱這樣ˇˇˇ
    里包恩牽紅線無數了...頒月老獎狀一枚XD

    朝歌 於 2009/08/26 08:30 回覆

  • 嘎啦啦
  • 哇嗚嗚
    雲剛萬萬歲阿啊啊~
  • All綱我都萬歲ˇˇ

    朝歌 於 2010/02/12 20:08 回覆

  • 嘎啦啦
  • 阿啊
    阿綱的綱打錯了
    重來一便

    雲綱萬萬歲阿啊啊~
  • 綱吉會了解你的愛的(拍(何

    朝歌 於 2010/02/12 20:0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