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我正逐漸邁向ero之路(遠目)(被打)

這篇文章【】裡面的都是Ali Project-Narcisse Noir的歌詞,中文版我貼在下面......

其實我有推過這首歌啦XD

真的是很纖細的一首歌,意境很美!

有考慮過Xanxus老大是跟S娘還是綱兔,後來還是覺得S娘結局比較合理~

然後這裡的大家不知道,鮮網的大家,我食言了對不起!!(跪)

本來O是要寫G27...不過因為G27那梗太長,在下就...準備挪出一個系列給他們,所以Origin就......變成了是這篇(死

於是我的閉關計畫還是失敗了...什麼都沒做|||

明天要去旅遊,禮拜六才回來啊啊!!

真的很對不起大家!!(再跪)



架空有。


















【プレリュード】

那是一個下著雪的夜晚。

真是的,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啊、我。

一邊在內心嘲笑現在只能逃跑的自己,手中仍握著從廚娘那裡偷來的銀製餐刀。

無論如何,都不想再回去了──那個冰冷的、只有殺與被殺兩個選擇的地方。

哥哥倒在自己面前的血泊。

那絲甜美的、恐懼的、令人又愛又恨的血腥味啊──

從哥哥的屍體上,還有自己手中的刀面,飄到貝爾的鼻腔中。

「哈哈……哈哈……偷吃我的食物的蟑螂總算死掉囉,嘻嘻嘻……嗚噁──」

狂笑後,食道卻瞬間被酸液衝過,不可自抑的吐了一地。

血腥味立刻混上了難受的嘔吐物氣味。

然後,什麼都不管了。晚餐、甜食、娃娃……什麼都不管了。

衝出那家孤兒院後,貝爾漫無目的穿梭在小巷間,靠著直覺躲過一次又一次的追捕。

然而逃到了一條巷子的入口前時,貝爾卻遲疑了。

他可以感覺到裡面有人。

可是不是來追他的人。

如果不逃進去,他就有麻煩了。

但是、逃進去以後,等他的是什麼?

──如果敢妨礙我,就全部殺掉。嘻嘻嘻……

不再遲疑,貝爾踏入小巷。

夜晚的空氣,冰冷的像可以刺入皮膚裡面一樣。

從骨子裡竄上來的寒,有如一曲顫慄而迷人的樂章。



【あなたは兄様の友達、白い頬をした少年…】

貝爾被撿回這個奇怪的家庭,已經過了一個月了。

這個家除了貝爾以外,只有兩個人:父代母職的魯斯里亞,還有據說也是被魯斯里亞領養回家的哥哥──Xanxus。

那個雪夜,在巷子裡被刀指著的Xanxus什麼都沒說,只有灌了他一口威士忌以後,就一路拎著他回到這個小小的、位在森林邊緣的木屋裡。

前兩個禮拜,貝爾連肉粥都不太能嚥得下去,只能吃一些蔬菜;一直到最近,他才逐漸試著去適應肉味。

「哎唷,真是可憐的孩子呢,看起來不會超過十歲啊,怎麼這麼瘦……」魯斯里亞憐憫的看著貝爾。

「不過Xanxus會撿你回來真是個奇蹟呢,也許你們可以好好相處唷。」

Xanxus沉默寡言,脾氣看起來也不是頂好,然而在貝爾只能吃菜粥的那段時間裡,有些日子,是他餵貝爾一口口嚥下去的。

「……」貝爾沒回答,僅僅是再喝了一口粥。

到現在,他會叫魯斯里亞是媽媽了(魯斯里亞堅持要他這麼叫,分不清楚爸爸跟媽媽兩個稱呼差在哪裡的貝爾就乖乖叫了),可是他還是不肯叫Xanxus是哥哥。Xanxus似乎也不介意這件事情就是了。

「媽媽,我去森林裡面喔。」

最近,貝爾開始試圖探索這座離他們家很近的森林,當作是無聊時的打發。

「好~晚飯前要回來喔,小貝爾。」

魯斯里亞親了貝爾的額頭,不太習慣這種親暱的貝爾縮了縮身體,然後就衝出家門了。



「這塊地方好像還沒有來過呢,嘻嘻。」

好奇的抓起一隻想逃跑的兔子,又因為覺得無趣而拋開瑟瑟發抖的小動物。

「Xanxus平常是跑去哪裡了啊……」想到那個撿他回來的高大男人,貝爾小小的腦袋開始思考起這個問題。

也許是去鎮上的市集工作了,也可能去森林裡面砍柴回來燒。

貝爾想了想,決定往森林的深處走去。

他不相信這世界上有純粹的善意,尤其Xanxus看起來就是一副不管他人死活的模樣。

撿他回來肯定是有目的。只是不曉得為什麼。

去問清楚也好,要逃跑也比較容易。

沒錯,貝爾並不打算在這個家久留,身體一回復正常狀態,貝爾就打算逃離這個地方。

這裡離那個地方、離哥哥的血腥味還是太近了。

呿、他只是一隻蟑螂!我沒有哥哥!貝爾才不需要哥哥!

被金髮覆住前額的貝爾,眼睛裡的情緒沒有人看得見。

即使貝爾照鏡子,他一向也是看不到的。看不到的。

除非惡作劇撥開胞生哥哥額前的長髮,他才能窺看到自己的情緒。

然而那個除非,現在已經變成血腥味,只在貝爾的鼻腔裡若有似無的飄散著了。



森林裡面並沒有很亮,可是貝爾並沒有害怕的感覺,只一邊摸索著路一邊前進。

可能Xanxus不在這個方向吧。

貝爾冷靜的回頭,打算走回家吃晚飯。

然而,面前的樹木,每一株看起來都似乎一模一樣。

貝爾當然不可能承認他可能是迷路了。

握了握拳,貝爾試探的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光完全不見了。

偶爾抬頭,才看的見那細如眉的彎月。

這下可麻煩了。

不過即使坐在原地一整晚,魯斯里亞他們也未必會來找他。

他們又沒什麼利害關係,那些人哪可能對他這麼好啊。

雖然這樣想,雙腳還是無法抵抗湧上的疲倦。

稍微喘了一下,貝爾沒有放聲大哭,還是打算繼續走下去。

正打算舉步的時候──

「喂,從剛剛就一直看你往湖的方向走去啊。」

黑暗的樹林裡,突然傳出男人的聲音。

那聲音有點沙啞,不同於Xanxus的低沉。

「誰?」貝爾警戒的看著四周。

「我在這裡啦,已經跟了你一小段時間了,Xanxus家的小孩。」貝爾左邊高大的樹上,隨著話音躍下一個人影。

月光一瞬間的明亮,映在那人銀色的長髮上。

「你認識Xanxus?」

聽見這句話,貝爾不知為何,感覺有點放鬆。

不過那人卻因為貝爾的話僵了一下,「誰想認識那傢伙啊……根本是個損友!糟糕到極點的男人!」

嗯,認識,可是關係似乎很糟。

在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貝爾的心情突然好了起來。

「你是誰?我是貝爾。」

眼前有著美貌的男人,聽到貝爾自我介紹時,微微彎起形狀姣好的薄唇。

「我是史庫瓦羅,小貝爾。」

那聲音沙沙的,隨著那個男人在月光下漂亮的微笑,樹林裡拂過一陣清風。

沒有戴手套的右手伸了出來。

「走吧。我帶你回家。」

小小的、嫩白的手,有點遲疑地搭上那有著纖長手指的大手。

搭上後,就緊緊的握住了。

用不想再放開的力道,緊緊握住。



【私憧れていたの、たとえどんなに邪魔にされても
茨の庭を追い駆けたけれど、あなたの目にはいつも兄様が...映っていた】

「史庫瓦羅今天有來嗎?」一早起床,貝爾匆匆洗漱後,就奔向魯斯里亞所在地的廚房。

「小貝爾最近好黏史庫瓦羅唷,哥哥會嫉妒的。」魯斯里亞開玩笑般說道,遞給貝爾一塊三明治當早餐。

貝爾垂下頭,「才不會呢。」

「真是的,怎麼這樣說呢。Xanxus很喜歡你呀。」

「他喜歡的不是我,是史庫瓦羅!」貝爾難得生氣的大吼。

「喲喲,小貝爾在吃醋囉。」魯斯里亞並沒有被激怒,反而揶揄地說道。

貝爾氣得鼻尖紅了起來,魯斯里亞見狀馬上嚇得安慰起他:「小貝爾不要在意嘛,哥哥是真的很喜歡你……」

貝爾沒再聽下去,逕自出了門。



貝爾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

一邊跑著,貝爾卻又不知道自己是在生氣些什麼。

是討厭Xanxus看見史庫瓦羅來訪的時候,只會跟史庫瓦羅說話;

還是討厭史庫瓦羅明明不停抱怨Xanxus,但依然在有什麼好玩事情發生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Xanxus?

兩個都討厭,貝爾兩個都討厭!

在那晚史庫瓦羅領他回家以後,史庫瓦羅就經常會來這裡拜訪他們。

有時候會給貝爾帶來一些零食,或是些有趣的故事書,離開的時候都不忘擁抱一下貝爾。

「Xanxus,你家這個小孩真的很可愛啊!」有一次,史庫瓦羅一邊揉著貝爾的金髮,一邊回過頭對正在看報紙的Xanxus說道。

Xanxus抬頭,淡淡的望了他們一眼後又低下頭去,「如果你嫁給我,這小孩就可以當我們的兒子。」

「什……什麼啊!你是因為這個才撿他回來的嗎?」史庫瓦羅的臉上馬上浮起艷麗的紅暈,刻意地模糊焦點。

「你說呢,笨蛋。」聲音帶了點難得的笑意。

「喂──!說這樣到底是什麼意思啦!」史庫瓦羅不滿的大叫。

「你要在這小孩面前了解是什麼意思嗎?」

貝爾不解地望著史庫瓦羅,為什麼史庫瓦羅的臉頰已經接近蘋果紅了呢?

「可惡……真是的,當初一時大意搞到現在是這種局面……」

史庫瓦羅喃喃自語,然後又一臉語重心長的對著貝爾說:「你不要學Xanxus那傢伙惡劣的個性啊,學你……呃、學你媽媽好像也……」複雜的短暫沉默以後,「……算了,你還是自由發展吧。」

史庫瓦羅的語氣好沉痛喔。

「不然我學你好了,史庫瓦羅。」貝爾想想以後,給出這個答案。

史庫瓦羅眼睛一亮,Xanxus卻再度淡淡的開了口:「學這傢伙的話,小心以後跟他一樣被人壓。」

「Xan、Xanxus!」史庫瓦羅憤怒的大吼。

「這是事實,認了吧,笨蛋。」

「嗚喔!」史庫瓦羅馬上一臉欲哭無淚的表情。

貝爾鼓勵般摟住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不要傷心喔。」

「小貝爾……」史庫瓦羅一臉感動的回摟住他。

史庫瓦羅的身上帶著一種香氣,月銀色的長髮被貝爾輕輕握住,如同水流般的滑順感幾乎讓他想扯扯看。

不過,「史庫瓦羅,被人壓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會被人壓住?」小孩是很好奇的。

史庫瓦羅瞬間嗆到,開始大咳起來,Xanxus唇角的微笑擴大了。

「你不錯嘛,有潛力。」

……?

「Xanxus!不要再教壞小孩子了!」

「你不也是教壞小孩的範例之一嗎?」

「喂喂,我才沒有!是你說那些奇怪的話──」

話音突然靜止,貝爾不明白地抬起頭。

史庫瓦羅的臉偏向一旁,剛剛還在罵人的唇,此時已被Xanxus的薄唇堵住。

他的眼睛緊緊地閉上,本來抱住貝爾的雙手,情不自禁揪住Xanxus襯衫的領口。

唇分開時,Xanxus看著說不出話的貝爾,笑了一聲,「現在你是共犯了吧,笨蛋。」

史庫瓦羅正過頭,正好看見貝爾迷惑的臉。

「!!Xanxus,你這傢伙──你要我以後怎麼面對他啊──」史庫瓦羅開始哀嚎了。

「哼。」Xanxus唇角掛著笑,然後就起身離開客廳了。

「真是惡劣,自我中心……」

貝爾像要安慰他一般,又撫摸了一次史庫瓦羅的長髮。

他也只能這樣。

因為史庫瓦羅的眼神,始終只投向Xanxus離去的方向。

無法明白他們之間互動的貝爾,那剎那──史庫瓦羅離開他的身邊,走向Xanxus房間的那一秒,貝爾頓時覺得距離他們,好遙遠。

鴻溝的一邊是無力挽留史庫瓦羅的貝爾。

另一邊是只用背影面對別人的Xanxus。

而走在跨越鴻溝的細線上,往Xanxus背影走去的人,是那個擁有飄逸長髮、深邃輪廓的男人。

那個貝爾永遠無法真正擁抱住的人兒啊。

你是多麼艷麗,如同那最美的罌粟花。



【ドアの影から抱き合う2人をはじめて見たとき、とてもキレイで胸が騒いだ】

「小貝爾,這個麻煩你拿去哥哥的房間好嗎?」看見貝爾在家中閒晃的身影,魯斯里亞便把手上的床單遞給了貝爾,「媽媽要出門買菜了。小貝爾在家要乖喲!」

貝爾點了點頭,魯斯里亞便放心的出門了。

貝爾拿著床單,有點不穩的走向二樓Xanxus的房間。

走近房間時,卻隱約聽見木門後方傳來聲響。

嗯?這個時間應該只有他在家啊。

貝爾悄悄的推開一道門縫,從縫隙裡窺看房間裡面。

一看之下,貝爾不禁張大了嘴。

應該在鎮上工作的Xanxus,居然待在房間裡面──

擁住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為什麼來了卻不叫我呢……?)

貝爾的心裡頓時湧起了複雜的情緒。

房內的兩人似乎沒發現貝爾,曖昧的喘息聲細細的迴盪著。

「Xanxus……不要……」

「由不得你。」

「手……別那麼急……」

「我忍很久了,史庫瓦羅……」

Xanxus一向不說史庫瓦羅名字的。

為什麼是現在說?

「啊啊……嗯……吻我,別讓我發出聲音。」

「嘖。」

似乎懂了史庫瓦羅的顧忌,Xanxus沒有廢話,唇舌就放肆的入侵了史庫瓦羅。

「嗯……我──」

沒再聽下去,貝爾抱著床單,靜悄悄地又溜了下去。

在抖。貝爾的身體在抖。

鴻溝越來越大了……怎麼辦?

怎麼辦?

他可以怎麼辦?

靜靜的蜷縮在角落,貝爾把頭埋入才剛曬好的被單裡頭。

史庫瓦羅染上濕意的聲音,一直在貝爾耳邊重複迴響。

甜美的呻吟聲……無力靠在Xanxus懷中的纖瘦軀體。

貝爾的下腹開始起了一些反應,青澀的貝爾什麼都不懂,單純以為是想去洗手間,便放下了床單,輕手輕腳地溜去方便。

但是……好像也跟想上廁所是不同的感覺……比較接近早上剛起床的時候……

腦袋一放空,史庫瓦羅細細的呻吟聲又開始在貝爾的腦中響著、響著。

『啊啊……』

『別、別那麼急……』

『吻我。』

「啊……!」貝爾的分身一瞬間痙攣了一下,接著吐出白色的精粹。

洗手間內立刻飄散出奇怪的腥味。

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的貝爾感到不知所措,但還是冷靜下來,拿旁邊的擦紙收拾。

走出洗手間的時候,Xanxus和史庫瓦羅正好打算從前門出去。

「咦?Xanxus你偷懶哦?」貝爾佯裝什麼都不知情。

「哼,只是有個東西忘在家裡罷了。」

「Xanxus記性真差,」扮了個鬼臉,然後又轉向史庫瓦羅,「嗨,史庫瓦羅!是陪Xanxus回家拿東西吧?辛苦了,嘻嘻嘻。」

「呃、嗯,是這樣沒錯。」史庫瓦羅不太自然的垂下頭。

貝爾捏了捏自己的手心,「那,拜拜囉!有空再來玩吧!」

揮手,目送他們出門以後,貝爾重新抱起床單。

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

咯噔咯噔地上了樓梯,打開Xanxus的房門。

隨手把床單扔到床上,貝爾走向垃圾桶的方向。

不用去看那是什麼,味道就已經飄了上來。

貝爾已經知道這是什麼了。

跟他十幾分鐘前聞過的腥臭味是相同的。

或許還是有差別吧,因為這其中也混了史庫瓦羅的,不是嗎?

這麼奇怪的味道,一定是因為Xanxus的混了進去的關係。

一定是的。

一定是的。



【Narcisse noir…何も知らぬ少女の日の初恋よ…
Narcisse noir…いまも、甘いあなたの声が聞こえる…】

『我愛你。』

「我愛你。」

『我……也是。』

「……」



【ある日兄様は家を出て、あなたも二度と来なかった。
母様は嘆き悲しみ、家には灯りも燈らない…】
「Xanxus!別去啊,求求你……」

某個晚上,他聽見魯斯里亞淒涼的呼喚聲。

沒有人回話,僅有一聲門鎖扣上的聲音。

「媽媽,Xanxus去哪裡了?」揉著還惺忪著的眼,貝爾問道。

一向開朗的魯斯里亞,坐在地上,茫然地望著窗外。

窗外距離這間木屋很遠很遠的地方,是一座城堡,據說是某個貴族的房子。

因為不喜歡去到鎮上,貝爾從來沒有近看過。

然而那座城堡,現在卻燃著紅色的火舌。

火光衝天,如血般的艷紅。

「Xanxus去哪裡了?!他去哪裡了,媽媽!」

貝爾拼命搖晃著魯斯里亞。

魯斯里亞眼眶中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

然後他彷彿現在才發現貝爾在他的身邊般,緊緊擁住貝爾。

「哥哥他……想要逃開命運。可是會失敗、會失敗的啊,就他們兩個孩子……怎麼可能成功……失敗是會死的啊,Xanxus……!」

「兩個?還……有誰?」貝爾敏銳的發現了問題點。

「史庫瓦羅啊,除了他還能是誰!為什麼那個人要反對他們……他們這麼要好啊……」

Xanxus。史庫瓦羅。燒起來的城堡。

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可以只有他不懂!

「媽媽,說清楚一點!」

魯斯里亞斷斷續續的話聲,總算讓貝爾稍微懂了一些,加上他自行拼湊的能力又很強,很快就瞭解了。

Xanxus原來是那座城堡的主人在外生下的私生子,恰巧被魯斯里亞領養回去。

本來他們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的各自生活著,但是現在那個貴族卻宣布要Xanxus回去家族裡面,並且接受已經為他安排好的政治婚姻。

Xanxus憤怒之下就決定直接殺死城堡的主人──即使被說是弒親也無所謂,那種拋棄他二十幾年的父親,沒有認的價值──跟隨他的自然是史庫瓦羅。

「為什麼Xanxus會生氣?可以當城堡的主人不是很好嗎?」

魯斯里亞只是抱著他,「你太小了,還不懂那些……」

「告訴我!」

「不能,不行,不可以……」

貝爾感覺溫度從自己的身上褪去。

他不知道嗎?

他知道,他懂。

「史庫瓦羅、Xanxus!」下意識的,貝爾就往門外衝去,但卻被魯斯里亞拉住了。

「小貝爾,別去送死!不要讓我第二個孩子也死去啊,拜託你……拜託你……」

看著死死拉住他的魯斯里亞,貝爾緊緊攥住拳頭。

不知不覺已經生活那麼多年了,他、魯斯里亞、還有Xanxus。

雖然對魯斯里亞的親暱偶爾會感到困擾和不耐、對Xanxus搶走史庫瓦羅的事一直耿耿於懷……

可是早就、已經是家人了。

窗外,城堡的火舌已經漸小,煙則是變大了。

曉得那是什麼意義,魯斯里亞幾乎沒辦法支撐身軀,也放開了貝爾的手。

魯斯里亞無力地往地上癱去時,一雙手卻扶住了他。

他往上一看,貝爾正緊緊地咬住下唇,臉頰變得潮紅,扶著魯斯里亞的手也在顫抖著。

「小貝爾……」

魯斯里亞無法再說下去,他們的悲傷是同等的。

他只能握住貝爾的手,跟著他靜默地望向那恢復黑暗的天空。



【大人になるまで知らずにいたわ、街外れの湖に2人は…沈んだと。
神に背いた愛の報いだと人々は囁くけど、私は目を閉じるだけ──】

「聽說了嗎?那座湖的事情。」

「又有情侶被引誘到那裡跳湖自殺了啊。」

兩個提著菜籃的女人竊竊私語著。

出來替魯斯里亞買生活用品的貝爾視若無睹地走過。

「哎呀,那孩子……」

「就是當初其中一個男人的弟弟吧。」

「不知道那種『病』有沒有流傳下來……」

「他們家爸爸本來就有點神經病啊!」

忍不住了。貝爾笑著回頭看向那兩個女人。

「你們要試試看當我的標靶嗎?這幾把銀刀可是新磨的,嘻嘻嘻。」亮出懷裡的小刀,貝爾的微笑毫不掩飾地散發著殺氣。

「叫你哥哥安分一點才對!是他們不好,誰叫他們兩個男人要做出那種不知羞恥的事情,被沉到湖底也是應該的……」一個女人大著膽子回嘴,貝爾憤怒的扔出小刀,劃破了那個女人的長裙,她們才恐懼的尖叫逃走了。

已經過了將近十年了,從那一晚以後。

但是流言不曾放過他們。

魯斯里亞已經心力交瘁,跟著貝爾繼續在郊外相依為命。

──Xanxus和史庫瓦羅的屍體,據說被沉到森林的湖裡了。

那個湖有多深,沒有人知道。

連讓他們埋到土裡都不肯。

這種父親……

貝爾望向那個城堡。

眼睛裡的情緒,依然沒有人看得到。

睫毛垂下的陰影,隱在瀏海的下方。



【Narcisse noir…水の畔、そっと咲いた水仙は
Narcisse noir…ああ、どんなに妖しく香ったでしょう…】

將用品交給魯斯里亞後,貝爾獨自一人漫步到森林裡。

不像當初八歲的他,現在貝爾已經對這個森林瞭若指掌。

有時候,他會去Xanxus的伐木場出神一下午;有時候,他會坐在當初史庫瓦羅躍下的樹上,遙望向遠方沒有邊際的地平線。

但是今天,貝爾沒有去這兩個地方。

而是到了他當初差點走到的湖畔。

陽光照射下,湖水泛著一種溫柔的藍綠色。

Xanxus和史庫瓦羅,就睡在這裡面啊。

貝爾凝望著湖水,一把小刀投入,湖水立時出現了漣漪。

然後又逐漸歸於平靜。

貝爾撇開了頭,彷彿對湖水失去了興趣,卻聞到一陣奇異的馨香。

是什麼?

沒有找很久,那兩株黑色的水仙,生長在旁邊的亂石堆旁,妖異的味道令人難忘。

「嘻嘻,是黑色的水仙啊。」貝爾乾乾地笑了一聲,走過去蹲下來觀察著。

那黑色,如同Xanxus的髮色一般。

而中心潔白的花蕊,卻是史庫瓦羅的白。

「好礙眼的花啊──」貝爾皺眉。

小刀毫不留情地砍了過去,兩朵水仙頓時無力飄下。

然而花香味消失後,貝爾驚訝的看著流出汁液的花莖。

那汁液竟是紅色的,鮮紅得如血液般。

鑽進貝爾鼻腔的味道,是最開始的那個夜晚。

──誰?誰的血味讓我從此記住?

忘了。

太久了,發生太多事情了。

多到貝爾的記憶開始混亂。

血腥味……是Xanxus的?史庫瓦羅的?不……更早以前……

那是誰呢?



【Narcisse noir…あれから私、どんな人も愛せない
Narcisse noir…いまも変わらぬ、あなたの姿が見える…】

抱住自己的頭,貝爾跪在已經死去的兩朵黑水仙前面。

是誰?

是誰?











「嗚……」

頭痛欲裂。

貝爾沒有再猶豫,直接跳入冰涼的湖水之中。

吶、貝爾。

貝爾。

貝爾。

是誰的血呀?

貝爾的身體越沉越深了。

會這樣一直到湖底嗎?

一直到……他們,長眠的地方。

往下、往下、往下。

無止盡的事物,太多──

「!」

──背部撞上一個冰冷的物體。

貝爾在水中吃力的轉過身去,眼前豁然出現一塊巨大的冰山。

(這個是……)

裡面的兩個人影,太過熟悉。

(Xanxus……跟史庫瓦羅。)

兩個身軀相擁著,在冰中狀似只是沉睡。

(為什麼是在冰中?)

湖底不應該會結冰的啊。

況且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了……無數個春夏秋冬的日子,難道未曾改變過他們的姿勢嗎?

史庫瓦羅的頭靠在Xanxus的胸膛上,一手貼住Xanxus的臉頰。

Xanxus一手按緊史庫瓦羅的頭,另一手摟住愛人的腰。

──他們相擁著度過了十年。

──不為他人所威脅、不為命運所掌控。

何嘗,不是幸福。

貝爾狠狠的一拳擊在冰山上面,差點因為這樣喝進一口湖水。

(混帳……讓我跟媽媽難過了這麼久……居然在這裡你儂我儂。)

兩個人的臉上,隱約都有微笑。

據說,微笑會傳染。

湖水把貝爾的瀏海帶得飄了起來,從冰上的反射,貝爾第一次看見自己的眼睛。

原來那雙眼睛,是在笑的啊,是在笑的。



【Narcisse noir…何も知らぬ少女の日の初恋よ
Narcisse noir…いまも、甘いあなたの声が聞こえる…】

白水仙的神話,是因為美麗的男子,愛上了自己美麗的倒影。

黑水仙的傳說,是因為美麗的男子,愛上了一個英俊的男人。

啊,神哪!

您賜予我們最美好的情感,是愛情。

但是愛情卻往往為我們帶來毀滅──

雖然,我們……不曾後悔,依舊。





──Fin.














我一定要先吐槽。

魯斯你台詞是很好,可是我只要想到你那模樣演悲情媽媽我就想笑啊啊啊───(仰天)(去死

尤其是城堡失火那段!那段我第一次重讀是有被感動到(其實是想到APH裡面的亞瑟...),可是!他*的第二次!我在腦中構想那情景的時候狂笑了啊啊啊啊啊!!!!!

對不起(跪

我失控了...呃......

反正吐槽是在下面,會感動得還是會感動啦!!(應...應該吧......)



















(中文歌詞)

你是哥哥的友人,有著白皙臉龐的少年
我曾經憧憬著你,不管受到什麼樣的阻撓
但即使在荊棘的庭園中努力追逐著,你的眼中卻總是……映照著哥哥的身影
當我從門影初次看見擁抱著的兩人,那畫面太過於美麗,讓我心紛亂不已
黑色水仙……那毫不知情的少女歲月的初戀啊
黑色水仙……即使現在,也能聽見那甜美的、你的聲音

某天哥哥離家而去,你也不再來訪
母親傷心地歎息,家中連燈火都不再點亮
直到成人為止我都不明瞭,在遠離城鎮的那座湖……你們已沉入其中
「那是報應,因為那樣的愛情違背了神的旨意」即使人們如此竊竊私語,我只能選擇無視
黑色水仙……在水邊,悄悄綻放的水仙
黑色水仙……啊啊,該會有著怎樣的奇香呢…

黑色水仙……在那之後,我再也無法愛上任何人
黑色水仙……即使現在仍能看見,那毫無改變的,你的身影

黑色水仙……那毫不知情的少女歲月的初戀啊
黑色水仙……即使現在,也能聽見那甜美的、你的聲音…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所以小貝爾是"少女"?
    (噗哧)
  • 是啊XDD
    他還挺適合的不是嗎(喂

    朝歌 於 2009/08/27 20:56 回覆

  • 槐安
  • 這個......明明是悲傷走向,但是如大大的吐槽--
    魯斯里亞媽媽讓我從頭到尾都顏面神經失調,我嚴肅不起來啊啊啊啊啊啊囧
    (於是掩面奔......)
  • 所以說魯斯是個好用的梗啊(喂喂喂!
    因為我自己都笑到搥地,所以我是不會怪你的這樣(茶

    朝歌 於 2009/09/09 17:51 回覆

  • = =
  • 看了有點想哭......
    XS大好啊啊!!
    不過......
    魯斯你是來亂的嗎!
  • 只要不去想那個畫面,我對這篇的催淚度還是有自信的www

    朝歌 於 2010/11/28 14:39 回覆

  • 過客
  • 好文啊!!!!!♥
  • 謝謝w

    朝歌 於 2014/09/11 23: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