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傳說是悲向...吧,不過沒死人啦不要擔心這樣(喂










不知道為什麼,唯有這個單字,有「天才」之名的他卻背不起來。

「大概是因為你根本沒有用上這個字的機會吧,斯帕納……」學生時代開始的好友兼英語教師入江正一,按著額無奈說道。

「那種事怎樣都無所謂啦。」比起正一的無力,斯帕納的態度反倒是悠閒的。

「明明就只是六個英文字母的單字,如果不是知道你的個性,我真的會以為你說背不起來是在耍我。」有著輕微完美癖症狀的正一──雖然本人不肯承認──對這件事情顯然還是耿耿於懷。

「所以你應該知道我是真的背不起來啊。」斯帕納不在意的擺了擺手,「比起那個……正一,你覺得有辦法在不拆開這一部分的情況下,把這個零件擺進裡面嗎?」

「讓我試試。」正一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開了。

斯帕納記得最後有成功把零件擺進去機器裡面,他們為了這個還特別買了三明治當慶祝……不然平常他們都是一碗泡麵打發掉自己的肚子。

至於那個背不起來的單字呢?

嘖,都已經說背不起來了,怎麼可能會記得啊。那種事怎樣都好;換句話說,就是一點也不重要啦。



「斯帕納?」

一隻白皙的小手在他的眼前揮舞,斯帕納才從難得的沉思中驚醒,看向眼前的人。

綱吉的臉上毫不保留的露出擔心,「斯帕納是不是累了?這幾天跟入江一樣都沒有好好休息對吧。」

「……不,我沒事。」

「可是斯帕納的臉色好差。」綱吉不放心的拉住斯帕納的手,軟膩的手指緊握著他。

因為斯帕納是坐著的,站立的綱吉就彎下腰,想更仔細的觀察斯帕納的臉色。

斯帕納別開了臉,「我真的沒事。彭格列,你的訓練已經完成了嗎?」

「要說完成是不可能的吧,規劃訓練的人可是里包恩呢,肯定會想辦法讓我們練習到最後一秒吧。」綱吉笑了笑,「我只是暫時溜出來喝杯水。」

「那就快去吧,我的身體我很清楚,別替我擔心了。」

「……那我就先走了,斯帕納。」綱吉的左手貼上斯帕納的額頭,確認過溫度以後才終於離開房間。

斯帕納重新面對桌上的電腦螢幕,那上面跑著一行行精密的程式碼。

面對跟前Boss白蘭對戰的Choice,沒有人可以大意。

斯帕納知道,知道現在自己不該分心。

一向,他也不懂得怎麼從機械之中分心的。

不過……

咬著自製的草莓味棒棒糖,漫不經心想著從米爾菲歐雷帶來的存貨快要沒了,斯帕納的手指快速而精準的敲出Choice我方基地的防衛程式。

「斯帕納!」

一個才離開沒幾分鐘的聲音,又在斯帕納的背後響起。

本來還毫不猶豫敲著鍵盤的手指立即靜止。

「彭格列,怎麼又回來了?」

綱吉不安的遞給斯帕納一盒紅豆羊羹,「聽入江說,你很喜歡吃甜食……可是最近這幾天好像都沒有看你吃過,所以我拿了羊羹過來……」

「你其實可以不用那麼麻煩的,我已經有棒棒糖了。」嘆息一聲,斯帕納還是接過了綱吉送的羊羹。

綱吉的臉淡淡的浮上紅暈,「啊、對哦,我沒想到……」

斯帕納拆開第一個羊羹,咬了一口。紅豆的甜和羊羹特有的如水沁涼,在斯帕納的嘴中化開。

「還不錯。」

綱吉笑開,「太好了。那,我就先回去訓練場了,里包恩一定要罵我了……」

他轉過身,斯帕納卻扯住了他的袖子,綱吉不解的看向斯帕納。

其實連斯帕納都弄不清自己為什麼要拉住綱吉。

只是想拉,所以就伸手了。

「……彭格列,之前那套衣服呢?」

「衣服?」綱吉不解的歪著頭。

「就是之前我借你穿的那套工作服。」

「啊、那件衣服,我已經洗好了,可是破洞還沒補好……斯帕納想要回來嗎?」

看著綱吉的笑容,斯帕納揮了揮手,表示他不需要。

「只是很好奇你是不是扔了而已。」

「不會的,那是斯帕納借我的衣服啊。」綱吉眨了眨眼,然後笑開。「我要走了。」

「嗯。」斯帕納將剩下半口的羊羹送進嘴中,用面紙擦了擦手就繼續面對著電腦。

背後傳來機器門關上的聲音。

然而,斯帕納遲遲沒把手指再度搭上鍵盤。

──心神不寧。

每次看見彭格列以後,自己的腦袋就會明顯變得遲緩。

遲緩到連想出解決腦袋當機問題的辦法的基本運作力都沒有。

真是的,正一可是日夜不休的在工作啊,就連那個對他有點敵意的強尼二也是拼了命的完成正一的指示。

結果自己居然變成這種樣子。

但是……

看到彭格列,自己就會立刻聯想到把他帶回自己房間,替全身濕透的他換衣服的景象。

平常只記憶金屬片弧度還有鍵盤位置的手指,第一次記住了其他東西。

身為黑手黨卻毫無疤痕的肌膚,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替他脫去沉重衣物的時候,無意間觸碰到了溫軟的腹部,他的身體輕微的顫了一下,口中逸出如小貓般的輕吟。

右手撫過剛剛還閃耀著成紅色光芒的手心,那美麗的火花蘊含的動力固然令人著迷,但更無法忘記的卻是他手心的溫度……

「啊──真是麻煩呢。」

斯帕納起身走向門口,然而金屬門卻先他一步開啟了。

門後是剛剛去確認可用材料還有多少的正一。

「斯帕納?要出去嗎?」真難得。

「……不,沒有。」沉默了幾秒,斯帕納嘆了口氣,重新回到位置上坐著。

正一怪異地看了他一眼。「你啊、不會累到神智不清了吧?」

「怎麼可能。」經過這樣的一站一坐,斯帕納的心思總算回到工作上頭了。

正一認真的看著斯帕納,然後下了個結論。「你的臉上第一次出現這種表情呢,斯帕納。」

「什麼表情?」斯帕納瞥了正一一眼。

正一躊躇了一下,然後說出他的想法。

而斯帕納因為他的話,內心居然微微的動搖了。

「那種……在壓抑什麼的表情。你平常不會克制自己不去做什麼的,斯帕納。」



「斯帕納?」

輕柔的叫喚聲,比起當初的那個人,聲音略低了些,卻帶了點嫵媚的味道。

在自己眼前揮舞的手,有著同樣的皙白,但漂亮的手指顯得更為纖長,指甲也像貝殼般圓潤而泛著光澤。

這是從一切事件結束之後,重新出現的「現代」彭格列首領‧澤田綱吉。

「彭格列,是你啊。怎麼會來機師的房間?哪樣東西壞了嗎?」說不上什麼情緒,斯帕納的嘴角在揚起苦笑的弧度後,才抬頭看著綱吉。

「不,「我」總是拿這種問題找你嗎?」綱吉無奈地說道。

「這應該問你吧……」斯帕納對這句話的邏輯感到有點好笑,卻又笑不出來。

為什麼?既然想笑,就應該笑得出來的啊、自己……是怎麼了呢?

「沒辦法啊,我還在整合那個「我」替我製造出來的記憶……有些不是以前的我做出的選擇,「他」卻這樣做了,所以很多地方都還有不太適應的感覺呢。」綱吉坐在斯帕納的身邊,卻沒有看向斯帕納,「很多新的情感、還有……」

說著,綱吉卻又沉默了。

「其他守護者好像都沒有這種情況吧。」斯帕納隨意扯了句話接下話題。

「嗯,是啊。只有我一個呢……這樣也好吧,或許。」

勉強地笑著回答道,綱吉問了斯帕納另一個問題。

「斯帕納,對那個「我」……是怎麼想的呢?」

斯帕納沒有回答,只有沉默的從懷中拿出羊羹,然後用他靈活的手指拆開包裝紙後咬下。

紅豆的甜擴散在他的嘴中,綱吉不發一語的看著斯帕納慢慢地品嘗著羊羹。

很像的場景,只是有些事情變了。

一片寂靜中,只有包著羊羹的玻璃紙在指尖摩擦的聲音。

「嗯……這點跟記憶裡面的不太一樣,斯帕納應該是喜歡吃棒棒糖的。」

終於,綱吉打破這份死寂。

「是啊,在我不需要懷念任何人以前。」

低著頭端詳著另一半的羊羹,斯帕納如此回答。

在不需要懷念誰以前,他只需要能夠幫助自己專注的棒棒糖。

在需要以後,只剩下紅豆羊羹能待在斯帕納的懷中。

只能懷念跟追憶而已。

那人好好的活著,卻只會活在跟斯帕納相對的過去。

眼前的人也是他,斯帕納很清楚這一點。

但是,這個綱吉沒有斯帕納眷戀的事物,他的火焰不同於「他」,他的溫柔和語氣也不是「他」。

或許「他」成長後就會變成現在這個有著不同笑容的綱吉,但是那對斯帕納來說沒有任何的說服力。

就算會變,「他」也應該要待在斯帕納的身邊,讓斯帕納一天天的去適應。

像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化,要怎麼讓他相信兩個人是同一個人呢。

「我果然……沒辦法完全接下他留給我的所有情感呢。」聽到斯帕納的話,綱吉反而綻開了笑容。

「……」

「同樣的、別人也沒有辦法用對他的態度對待我吧。」輕柔的、半自嘲的,綱吉補上了這句話。

「嗯。」

也不知道是應和還是什麼。

僅僅是,點頭。

「真是殘忍。」綱吉語氣輕鬆的說道。

「因為這就是我想說的,彭格列。」

手指輕輕將剩下半口的羊羹推入口中。

退開的指尖,掠過鼻下時似乎都帶上了羊羹的甜味。

「斯帕納,不懂得壓抑實話呢。」

「我……並不喜歡壓抑自己的想法。進了米爾菲歐雷也好、救了你而被當成叛徒也好,因為我都是順從我自己的願望去做的,所以從來不曾後悔。」

斯帕納看向綱吉,對方美麗的眼角正掛著清淺的淚液。

「這樣嗎……」

「──只有一件事……我壓抑了自己,所以直到現在都在後悔。」

綱吉總算正過頭看著斯帕納了。

「是什麼?」

眼睛對著眼睛,斯帕納觀察精細的眼看出更多細微的不同之處。

臉頰瘦了,皮膚保養得更好了,耳上穿了兩個耳洞,唇微微的抿著。

然而,整體來說,他還是綱吉。

斯帕納閉上了眼,試圖讓綱吉身上的氣味迷惑自己的感官。

僅僅這一次也可以。

因為他再也沒有機會觸碰那個人了。

「我的心裡想著吻他,卻沒有這樣做過。」

左手掌將那人的頭輕扶著。

柔軟的唇相接。

綱吉的淚水,滑得更多更急。

兩人的唇分開時,綱吉低低地說道,「我已經……我已經知道了,謝謝你,斯帕納。」

「是誰的記憶,誰的道謝呢,彭格列?」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也許我們都有。」

綱吉總算站起身子,卻沒打算拭去淚水。



「我們都愛著你,然而你愛的那個我只能活在我的過去,而你無法愛上我。」





「正一,我終於背起來那個原本記不住的單字了。」

「哦?是那個六個字母的……」

「是啊,Quench──壓抑欲望。」

只是壓抑住欲望後,我才發現,已經一無所有了。





──Fin.










盡量趕在兩個窩發文(這裡跟鮮網),Free talk大家就腦補吧拜拜((喂這種東西是能腦補的嗎






-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Everett
  • 所以...斯帕納是戀童癖嗎?(←被莫斯卡揍飛)
  • 這種 事實 就不用說出來了嘛XDD(喂喂

    朝歌 於 2009/09/13 18:40 回覆

  • 槐安
  • 後悔壓抑吻綱吉的衝動呢......嗯,有點悲傷,但是箇中情緒溫柔的讓我很喜愛^^
    換衣服的那部分雖然沒有闖紅燈,但也是色氣瀰漫呀(臉紅)
  • 換衣服那段有苦惱一小段時間的說XP
    如果有寫出效果就太好了^_^

    朝歌 於 2009/09/17 17:58 回覆

  • 閃亮
  • 這是目前我覺得看到現在(從A開始)
    到現在題目取的最好的一篇,有別於其他篇,這篇與本文真的相輔相成,最後那一句
    "只是壓抑住欲望後,我才發現,已經一無所有了。"
    真的好感人喔.....
    這次的也非常美味,謝謝招待。
  • 我自己也滿喜歡這篇的...不過看到後面自己設定的地方很多人看不懂就有種想Orz的感覺w

    朝歌 於 2010/07/22 10:54 回覆

  • 閃亮
  • 吃飯的時候又一直想劇情,所以又留了一篇
    後來又看了一次,第一句和最後一句真的是首尾呼應,寫的好好。
    又看一次之後,我真的差點要哭出來了........
    把史帕納(我看單行本是這樣的名字)為什麼幫助了阿綱的原因寫了出來而且沒有不協調的感覺。
    還有阿綱記憶的部份處理的很好,對於這樣的使用並不討厭。
    後來看到史帕納改了自己吃的點心,真的又差點哭出來(要崩潰了)
    不過,無法想像阿綱穿耳洞的樣子,十年後的阿綱(嗚,作者就是不畫阿綱跟里包恩)大概會蠻像初代目的吧。
    不過,為什麼皮膚會保養的更好?
    史帕納無法愛上十年後的阿綱.....感覺跟[山S]substitude這篇以點像....
    雖然是同個人卻又好像不是,這種感覺真的不是很舒服....
    無奈....
    謝謝招待,看完這篇,我也想去吃洋羹了...
    這次吃的洋羹一定有淡淡的苦味...(苦笑)
  • >>吃飯的時候又一直想劇情
    嗚哇──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惶恐了啊///
    謝謝喔>///<
    我寫這篇的時候是看連載的,單行本還沒出w原來單行本翻史帕納啊......(←很久沒看了這人)
    因為同人本裡的十年綱都被畫得很美艷(無誤),皮膚保養得更好...因為他後宮多了嘛(PIA死)
    www不過羊羹是很好吃的(話題偏了啊喂)

    朝歌 於 2010/07/22 11:0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