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this blog
James McAvoy超絕迷戀中。

喔耶~

這篇是序,所以比較短...(大概吧

好吧其實我不知道這能不能真的變長篇...(掩面

總覺得我的長篇寫的非常之爛啊啊!

這篇貼了以後,下篇不知道在哪裡(遠目

附註:這篇是被我扔到hetalia裡面喔。










序‧K side

天還濛濛亮的清晨,一向淺眠的骸因為懷中失去平常都會擁著的溫度而醒了過來。

「真是的……綱吉過了這麼久還是會害羞嗎?」咕噥了一句,骸非常順手地把旁邊褐髮的人兒一把撈了過來。

幾乎是抱在懷中以後的0.01秒,骸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廢話他可是每天都抱著綱吉睡覺呢。

「……這是怎麼回事?」

他嬌小的兔子一夜之間長高了嗎?!

骸坐起身子,扳過那個還在熟睡的男人,在看到是不熟識的臉孔之後,臉色不禁難看起來。

雖然跟他家兔子一樣有著柔軟的褐髮,睡相也跟小兔子一樣邋遢──呃、純真,可是這個男人絕對不是他家綱吉啊!

綱吉去哪裡了?

這個男人又‧是‧誰?

骸看了看四周的房間布置,確定自己沒有爬錯床。

這裡的確還是綱吉的房間,一草一木都沒有改變。

唯一改變的,只有房間的主人消失了。

突然想到一件事,骸神色緊繃的掀開薄被。

──褐髮男人的身下,有著明顯的歡愛痕跡。交合的地方還有著乾涸的精液,至於一絲不掛的白皙肌膚上,自然也遍佈著紅痕。

看到這種景象的骸,五官都扭曲了。

他記得昨天自己和千種還有犬一起喝了些酒,之後趁著酒意爬窗戶進了綱吉的房間,然後……嗯……的確好像因為一時興起就不顧身下的人的拒絕就做了……

酒、酒後亂性?!

不可能。這不可能啊。就……就算醉了,可是應該不至於連戀人的嬌吟都認錯啊!更何況他家兔子是多麼難得的人間美味,他怎麼可能會誤認!沒錯,他昨天絕對沒有不小心爬錯床!

──與其說這是骸的冷靜,不如說他是在自我催眠。

自己察覺到這點的骸停下了無謂的掙扎,盯著床上的陌生男人,開始思考是該現在就毀屍滅跡了還是先抓起來好好拷打一頓問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不過,不等骸先想出一個解決方法,床上的人兒就先嚶嚀了一聲。

「嗯……路德,好冷喔,棉被還我……」

骸的身體震動了一下。

路德?是誰?

而且,面前的陌生男子使用的語言,居然是他的母語──義大利文!

骸的思維不禁導向了一個最糟糕的情況。

……殺手。肯定是敵對黑手黨想派來暗殺綱吉的殺手!

那麼,綱吉的失蹤、該不會是被眼前的男人……!

想到這個可能性,骸的理智線立刻斷得一乾二淨。

右手幻出三叉戟,眼睛裡的數字正打算變換成四──

男人剛好睜開了漂亮的淺褐色眼睛。

骸不禁為那其中的清澄一怔,擁有這種眼睛的人、一直以來,他都以為只有他的綱吉啊!這種眼神的人……怎麼可能傷害別人?

本來的殺氣,一下子就頹了下來。

就算他沒有彭格列的超直覺,他也知道眼前的男人絕對不可能是殺手。

但是,這樣事情不是就又回到原點了嗎?

骸嘆了口氣,還是開了口,「喂,你……」

然而不等他說完,男人驚天動地的哭喊聲就先劃破了清晨的日本天空。

「Ve──!對不起我有個親戚住在地獄所以請不要殺我啊啊啊!」

(羅馬爺爺云:乖孫啊,你爺爺我是住天堂哦,A……咳!片子不要給你爺爺燒錯地方了啊。)



序‧H side

金黃色的陽光,透過潔淨的玻璃灑進充滿香氣的廚房時,路德維希正好將柔嫩的荷包蛋翻了個面。

平常的時候,廚房一向都是某個纖細男人的地盤,反正路德維希對做菜並沒有什麼興趣,而戀人喜歡待在廚房裡面研究新的義大利麵煮法,路德維希一向也是隨著他去。

不過說是這樣說,在抱了戀人一晚之後早晨還要人家起來做早餐──這種事並不歸類在路德維希會做出的事情範圍內。好吧、或許他是對昨晚自己的過分感到有點歉疚,明明已經第五次、戀人都哭著哀求說不要了,可是看到那人臉上如霞的紅暈,情不自禁就又開始不安分了,這種事情也不是他能控制的啊。……不,算了,其實他承認是他自己不想控制沒錯。不過,菲利的臉紅真的是太可愛了,讓人有種想欺負他的感覺、呃,有種想一直抱著他不要放開的感覺。

總之,為了內心的愧疚感作祟,路德維希一早就悄悄的下了床,隨手套上長褲之後,就輕手輕腳地走到廚房做早餐了。雖然平常都是菲利負責餐點,但是長期過著軍旅生活的路德維希手藝也不差。

手腳俐落的將已經洗好的萵苣擺上漂亮的白瓷餐盤,然後將香腸和煎蛋起鍋,順手倒了兩杯柳橙汁後,路德維希將兩人份的早餐端到溫馨的小餐桌上。

看著空蕩蕩的餐桌,路德無奈的扶額。

「菲利這麼累嗎……還在睡啊……」

當然也有可能只是單純的賴床,反正菲利賴床又不是多麼稀奇的事情。

不過萬一是因為昨晚做太多次,結果腰痛下不了床……

──嗯,還是去看看菲利的情況吧。

穿過明亮的迴廊,路德維希接近房門時,卻聽見了斷斷續續的哭泣聲。

路德維希的表情不禁僵硬。

因為那個聲音……絕對不是菲利!

哭泣聲細細的穿出房門。

「骸!你在哪裡……不要玩了,快點解除幻術……」

是菊的語言,可是不是菊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

路德維希當機立斷踹開了房門,眼睛正好與門內睜著含淚雙眸的嬌小男孩對上。

眼前的男孩有著跟菲利一樣顏色的淺栗色褐髮,但卻不同於菲利頭髮的柔順,而是蓬蓬鬆鬆的。白皙的身子只裹著一條棉被,露出的鎖骨上有著被吻咬出的痕跡。路德維希注意到男孩正緊緊地咬著下唇,顯然非常緊張。

不過,路德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另一件事吸引開了,「菲利人呢?!」

本來應該睡著菲利的房間,此刻卻只有這個陌生的男孩!

這裡可是路德維希的房子,能進來的只有跟他同為國家化身的那群損友,甚至連他的上司都無法踏進……

那麼,這男孩是怎麼進來的?菲利又為什麼會失蹤?

「你……」

本來想拉出一個微笑緩和氣氛,對方卻抖了一下……好吧,菲利曾經說過他的微笑需要加強訓練。

路德無奈的卸下微笑,用他慣用的嚴肅表情問道:

「你是誰?怎麼進來的?你把菲利弄到哪裡去了?」

男孩一臉迷惑。「菲利是誰?這也是骸的幻術嗎?」

幻術?亞瑟那傢伙說的魔法?「別開玩笑了!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呃!對不起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男孩嚇得差點哭了出來,「我叫澤田綱吉,是日本人……這裡是哪裡?你又是誰?」

日本「人」?

「……」



序‧K side& H side

「這是怎麼回事!!」

故事的開頭,就是如此亂七八糟的場景。
















最近真的好忙...補習班的事情、學校的事情,我突然發現甚至連每星期更文都快成了遙遠的夢......

現在我寫完了這篇,代價是勞作沒做完補習班功課未完成空英沒看星期一的英文小考沒準備物理化學該寫的進度也沒有......

知道只要別打文就可以省掉至少五個小時,可是卻沒辦法阻止自己。

啊啊,算了,不想說了。反正這些都是我自己選擇的不是?我又有什麼資格說後悔......

創作者介紹

Détruire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槐安
  • 這個好玩,骸以為自己爬錯床的部分真有趣^^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 其實我有想過要不要把骸寫成PTT喔喔XDD(喂
    感謝回文ˇ

    朝歌 於 2009/09/23 17: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