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標題是山本的經典名句,不過很不幸的──我這個人的副標題就是在專嗆我的標題。

所以,全部的標題是這樣的:「嘛哈哈──*咧。人生怎麼可能老是笑著過去啊。」






老實說,最近不怎麼順心啊。

話說我這個女人選了叫做二類組的恐怖東西,它驚悚的程度甚至到連我叔叔都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我,好像這個他看了十六年的姪女其實是個外星人一樣。

總之我為什麼選了二類組的原因就別問了,重點是選了之後讀得天昏地暗,差點想要一頭撞在白牆上暈過去算了──免得還要等物理化學親自抓著我的頭往牆撞。

每天都過得很累,每天早上起來都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走,每天下課都在挑戰極限......看我能不能在四十分鐘內看完一整個星期的空英分量,看我能不能在下課十分鐘內搞清楚亞佛加厥波以耳還有查理這三個人除了曖昧關係以外的關係,看我能不能在看見總是無法及格的理科考卷時不要落淚。

明明在學校這麼忙,回家卻又有著難以理解的空虛。該做的事那麼多,想做的事一件也沒有。

我的克哉說過,「我的存在感...好像,越來越虛無了......」

而我在看見玻璃帷幕上映著的自己身影時,想著這句話笑了。

看哪。那上面,不正活脫脫的映著一隻鬼嗎?

但是我不敢後悔,不是不能,而是不敢!

後悔以後,我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考上名校這件事,居然變成我人生後退不了的障礙。

往前走,是虛無,是空。

後退一步,又要重回那個我熟悉的地獄。






我真的很羨慕山本。

我真的很羨慕綱吉。

我真的很羨慕菲利。

我真的很羨慕路德。




為什麼,可以每天都笑著......?




為什麼,可以任何時候都有人陪伴......?











為什麼我的笑容只能因為你們而綻放,卻無法為我自己微笑......


















為什麼在深愛你們的同時,我是如此的、如此的...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





















我好愛你們。

因為,除了這個,我再也沒有理由,阻止我往頂樓走去。























今天遇見了一個人,他向我打了招呼。



然後,我知道我的內心閃過了什麼。








那句話,我忘不掉,儘管我是因為遺忘才萌生這句話。








但是,一輩子都會記得的:


我唇角的那抹最悲哀的苦笑。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