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I'd like to talk
花式滑冰迷戀中。
男單>
本命:Zhenya Plushenko&Lyosha Yagudin
大推:Takahashi Daisuke
關注中:Hanyu Yuzuru, Maxim Kovtun

女單:Yuna Kim, Ashley Wagner

冰舞:Weaver/Poje, Shibutani

雙人還沒有找到坑能蹲www

---RPS---
Lyosha/Zhenya
Patrick/Yuzu
Yuna/Mao

意味不明的一篇文章。OTL|||

最近迷上「天可憐見」這個鮮網專欄,她的正經文真的很棒,搞笑文...真的很沒形象,不過笑得出來就好了嘛,啊哈哈。

不過只要我迷上別人的文,我自己的文風就會受影響一小陣子,所以這篇真的是狂卡,卡到我覺得其實我的鬼月還沒完的那種。



下文設定就是史庫瓦羅在Choice前一個星期把山本抓去訓練的那個時候啦,最後一段有捏漫畫258話喔喔喔,小心食用~












篝火搖曳著明亮的火光,有些濕意的柴火發出了危險的嗶剝聲。然而史庫瓦羅並沒有特別在意,而山本則是覺得萬一出了事,他們應該都逃得開才對。

但是,在沉靜的氣氛裡,隨便一件小事都可以拿來當話題,即使他們都不在乎。

「史庫瓦羅,那些樹枝還有點濕吧,這樣燒可以嗎?」

「啊啊?」史庫瓦羅睜開了剛剛還在假寐的眼睛,瞄了山本一眼後又重新閉上,「那種小事,不去管也不會怎樣。」

說完後,史庫瓦羅又繼續沉默了。

山本也不再說話,只是用一旁的樹枝撥了撥篝火,在火星跳出時輕微的閃身避開。

無意的抬頭望了望天空,不知道阿綱和獄寺他們怎麼樣了。

今天是史庫瓦羅把山本帶來海邊訓練的第一個夜晚。

當山本在基地遭到史庫瓦羅出其不意的重擊而昏迷以後,再度睜眼就是這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了。

雖然史庫瓦羅說要親自訓練他,但是山本還是感覺有點不太協調。

也許是因為原本世界的史庫瓦羅,從瓦利亞之戰以後到現在都沒有跟自己說過話;然而現在的這個史庫瓦羅,卻一副很熟悉自己的樣子,所以才會覺得怪異吧。

話說,原本這個時代的自己,跟史庫瓦羅的交情到底好不好啊?

……應該、不至於很差才對吧?史庫瓦羅都寄了101卷的劍帝之路給過去的自己當成劍技範例了……啊,希望至少不要差到會在這種時候挾怨報復。

「喂,你還要看天空多久啊,快點休息!」

不知何時,史庫瓦羅已經再度睜眼,看著山本的方向不客氣的大吼。

「這算是關心嗎?」山本笑道。

「隨便你怎麼想,反正就算你沒有體力,明天的訓練量也不會減少。」

意外的,史庫瓦羅居然沒有大聲否認,只是淡淡的結束話題。

山本稍稍的驚訝了一下,然後就露出與平常無異的笑容。

「嗯,這樣說也是呢。」

大方的躺在史庫瓦羅的身邊,抓過史庫瓦羅幾個小時前就扔給自己的毛毯,山本闔上眼睛,不一會兒就發出了均勻的呼吸聲。

史庫瓦羅為山本的速度無言了好一會,然後幾不可聞地嘆了口氣。

「……睡的還真快。」

確定山本是已經真正進入睡眠後,史庫瓦羅才坐起身子。

輕輕仰起頭,看向剛剛山本看的同一片天空。

銀色的長髮,隨著仰頭的動作而從肩上滑下,連頭部都感受到頭髮微弱扯著頭皮的重量。

海浪一波波的打上岸邊,溫柔得近乎悄無聲息。

遠方矗立著一座燈塔,在寂靜的黑夜裡綴著光。

然而那些事物,儘管看起來離史庫瓦羅是那麼的近,卻沒有一分一毫映在他月色的瞳上。

充斥在史庫瓦羅眼裡的,僅僅是那片夜顏。

──其實沒有必要。

沒有必要來日本,沒有必要離開正在吃緊的義大利戰線,沒有必要為了這件事還跟混帳Boss大吵一架,沒有必要特別把山本帶來這個當初他自己訓練自己的地方。

即使他不來,阿爾柯巴雷諾也會有辦法讓山本接受訓練,或許會比史庫瓦羅的訓練弱幾分,但是,大概也就那幾分。

然而,史庫瓦羅說,他只是淡淡的想起那個人在床上對自己說過的話罷了。

淡淡的,想起並不遙遠的回憶。

『──史庫瓦羅真的很會教人呢。』

『啊?』

聽見山本意味不明的話語,史庫瓦羅不悅的蹙眉。

山本笑著擁緊了他。

『嘛嘛,只是單純的誇獎而已,別那麼緊張。』

『……真是搞不懂你這個人到底在想些什麼……』

翻身背對山本,在他的懷抱裡。

那人低低的笑了。

一瞬間史庫瓦羅竟想回身過去看山本的表情,看那個成天只懂得笑的男人是不是學會了其他的情緒。

不過,他終是抑壓住了衝動。

於是,山本缺了表情的聲音,格外清晰的纏住了史庫瓦羅的耳膜。

『只是想說謝謝,還有,我愛你。』

史庫瓦羅沒有喝過糖漿,那種聞起來有著濃濃甜味的東西,史庫瓦羅從來就不打算去嘗試。

然而,山本的聲音,真的──好像糖漿。

濃郁的甜香,很多人會迷失在其中吧?

史庫瓦羅想說,他不喝糖漿的。他不喝那種東西。

但誠實而言……誠實而言,史庫瓦羅的內心已經說明白了,只是他沒再對山本複述一次。

山本的糖漿,一直都黏稠而緩慢的流在史庫瓦羅的心裡。

「每次跟你扯上關係的事情……總是會變得更濃。」

看著墨夜,自言自語。

感傷不是他的風格,不過就像史庫瓦羅自己說的──每次跟山本扯上關係的事情,包括偶爾懷念那個跟十年前自己交換以後就不知道變得怎樣了的他,一定都會變得濃郁。

「Days of summer your end is in sight……」

乍然聽到熟悉的歌聲,史庫瓦羅沒有多想就接了下去,

「So herald the birds on the wing……嗯?」

山本側躺著,一手撐著頭,黑檀色的眼睛正直直看著史庫瓦羅。

被這樣的眼神看著,史庫瓦羅頓時感到臉上的熱度似乎上升了。

不過畢竟是比「這個山本」大了整整十八歲,史庫瓦羅立刻調整了面部的表情,若無其事的說道,「喂、不繼續睡嗎?」

山本笑了一聲,「是啊,好像沒有什麼睡意呢。」

「真是麻煩的小鬼。」

史庫瓦羅嗤笑道,一臉無謂的說著,「我是真的要睡了。」

背對山本躺下,山本的聲音卻在史庫瓦羅閉上眼前先傳了過來。

「史庫瓦羅,來聊天吧。」

「……我們之間沒什麼好聊的吧。」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史庫瓦羅才真切的感受到,他所認識的山本是真的「不在這裡了」。

如果是他,即使沒有話題,也會靜靜的擁住史庫瓦羅。

……可惡。混帳山本,你別想我會承認。我絕對不會承認我在想你,絕對不會。

「有啊。」山本的聲音帶著一份悠哉。

史庫瓦羅瞥了他一眼,「什麼?」



「可以聊一下這個時代的我嗎?我想知道。」



史庫瓦羅的身體僵住了。

他是真的沒想過山本會問這個問題。

「你……問這做什麼。」

乾澀地出聲問著,對方的聲音含著純粹的笑意,「感覺起來,史庫瓦羅跟這個時代的我應該很熟才對吧?所以想問問看這個時代的我是個怎樣的人。」

「喂、我跟你才沒有很熟。」

「騙人,」山本用沒有生氣的語調說著,「史庫瓦羅會唱『Days of Summer』的話,就一定跟我是好朋友。」

「小鬼,你那是什麼邏輯啊。我只不過是剛好聽過那首歌……」

「因為我唱這首歌的時候,起音都會偏掉幾個音啊。」山本戳破了史庫瓦羅略顯無力的謊言,「如果是聽過原唱再聽我的版本,光憑第一句話絕對猜不出來我是在唱這首歌喔。」

「……所以錯都在十年後的你還是個音癡這件事啊。」沉默了幾秒,史庫瓦羅還是鬆了口。

「啊哈哈,我想我是個音癡這件事應該很難改變吧。」山本不以為意的說道。

史庫瓦羅無語。

「吶、史庫瓦羅,十年後的我到底是怎樣的人呢?」

山本重新拉回了話題。

「一個笨蛋。」史庫瓦羅簡潔的給了這個答案。

「唔嗯?史庫瓦羅給十年後的我還是這個評價啊?」山本一臉驚訝。

「而且還是一樣天真。」

「天真……嗯,我還是沒變嗎。」低低的笑了。

史庫瓦羅在霎那間突然有了一種錯覺,幾乎要把山本的笑聲跟那個夜晚重疊。

這次,史庫瓦羅回頭看向山本的臉。

山本微微咬住他自己的下唇,閉上了眼睛,表情有些扭曲。

其實不用形容這麼多,只要說──那不是在笑的時候會有的表情,這樣就夠了。

「史庫瓦羅,你後來是怎麼跟這時代的我當朋友的?」

「如果你回去好好過日子,這種事遲早也會知道的吧。」史庫瓦羅並不想回答。

如果這個山本知道了以後回到過去,對過去的自己不是很不公平嗎。那樣太狡猾了。

況且他們當朋友以後沒兩個月就發展出上床的關係了……

說起來,進展會這麼快到底是什麼原因?

史庫瓦羅努力的回想那一天。

那個明媚的下午──是啊,下午,他們甚至連晚上都等不及──在山本突如其來的告白以後,史庫瓦羅自己就跟著莫名其妙的答應他了。

也許是因為窗外的鳥鳴聲撩撥了人心,也許只是單純因為他的眼神和手指的溫度。

那個笨蛋對這種事居然異常熟練,等到史庫瓦羅察覺潤滑這種事為什麼是山本對他做的時候,那個人就已經緩緩的進到他的身體裡面了。

在不知道是第幾次的快感襲捲後而想要昏睡的史庫瓦羅身旁,山本附在他的右耳邊,輕聲的唱出那首Days of Summer。

史庫瓦羅對英文的敏感度並不高,那時的他只單純以為這不過是首情歌,反正山本唱的就像是那麼回事。過了很久以後,他才發覺那並不是訴說愛情的曲調,而是一首不太適合山本唱的勵志歌曲。

不太適合你,史庫瓦羅有一次對山本這麼說,這不像是你會唱的歌,你每次都是笑著的,根本不需要特別唱這首歌。

沒關係啊,山本笑著回答,我很喜歡這首歌呢。

然後又是一個濃烈的吻,然後又是一次旖旎。

啊啊,那傢伙根本是每見到他一次就想把他拉去做,只有這個地方一點也沒有天真的模樣。

「史庫瓦羅。」

在他還沉浸在過去不算特別的記憶之中時,山本已經挨近他的身體。

雙手手臂驀然將史庫瓦羅圈進自己的懷抱,史庫瓦羅才清醒過來。

跟平常不同寬度的懷抱讓他下意識想要掙脫。

然而山本的氣息,卻阻止了他。



『喂,垃圾,這次去日本……不會看到那傢伙的小鬼模樣之後覺得都好吧?』

腦內閃過出發前一刻,混帳Boss彷彿嘲笑般的話語。

『嘻嘻嘻,這樣也差太多歲了吧,史庫瓦羅是那種吃嫩草的人嗎?』

『長毛前輩本來就是吧。』弗蘭面無表情的說道。貝爾的笑聲更為高亢。

『我才不會。』

記得自己好像閉上了眼睛,因為不想讓這些認識他太久的同伴輕易發覺他的情緒。

『我可不喜歡乳臭未乾的小鬼頭啊。』



──可是面對山本,史庫瓦羅其實沒什麼自信能這樣說。

一直以來,遇見的人們情緒都顯而易見。Xanxus、貝爾、魯斯里亞、迪諾……他們的心情──至少面對他的時候,都是很明白的寫在臉上。

後來遇到的澤田他們,大部分的人也是這樣清清楚楚的寫著情緒。

唯獨山本,唯獨那個只用刀背攻擊他、那個沒有因為他的強而畏懼退縮、那個只有因為他掉入水中才露出悲傷表情的山本,史庫瓦羅從來沒辦法弄清楚他的情緒。

山本始終是特別的,雖然史庫瓦羅同樣始終不肯承認。

「──可以把我當成替代品喔,史庫瓦羅。」

山本的聲音很近,貼伏在他的背上。

「什麼替代品……」

「史庫瓦羅很想念這個時代的我,不是嗎。」

史庫瓦羅的右手緊握,「你在說什麼夢話。」

「看著我,史庫瓦羅。」

「啊啊?」頭轉向山本的方向,史庫瓦羅內心的防線其實已經將近崩潰──

強勢的吻沒有猶豫地落到史庫瓦羅的唇上。

「你……!」

來不及說完的話,淹沒在久違的那人氣息中。

『不會連那人的小鬼模樣都好吧?』

『我很喜歡這首歌呢。』

『謝謝,還有,我愛你。』

明明是被吻住的,腦海裡閃過的最後一句話分明是他說著愛語的聲音。

為什麼、還是……如此寂寞。

「即使是替代品──」

細細的耳語,誰來告訴他這是不是愛情,或是其他複雜的情緒。

「我知道『我』會怎麼想。希望你不要露出那種悲傷的表情,希望你多愛惜自己一些。」

右手探向史庫瓦羅的左手,緊緊握住後又改為指尖交纏。

「我很討厭史庫瓦羅的左手,因為這就是你不懂得愛你自己的證據。」

感覺到山本的右手微微使了勁,但是……當然,史庫瓦羅是不會感覺到痛的。

「如果是我對著你唱出Days of Summer,那麼我肯定是在你的右邊唱出來的。在你的左手受傷以後,我希望我至少能夠護住你的右手……」

史庫瓦羅閉上眼,右耳彷彿斷斷續續的聽見山本低沉而略微走調的歌聲。

「自廢的左手可是我的驕傲啊,笨蛋。」

「那麼,右手就能不再受傷吧?」

「……誰曉得這種事,瓦利亞的存在就是為了戰鬥啊。」

只要戰鬥,受傷這種事自然無可避免。

山本沉默下來,卻沒讓史庫瓦羅離開他的懷抱。

兩個人的上衣都只是一件略嫌薄的襯衫,史庫瓦羅到現在才遲鈍的察覺山本的體溫正像平常一樣源源不絕的送到史庫瓦羅身上。

這就是替代品是同一個人的好處嗎?下意識做的事情居然一模一樣。

「Days of summer your end is in sight.

So herald the birds on the wing

Look to the heavens and see how they fly.

And hear well the song that they sing.



Southwards they're flying, their homes left behind.

Unchained by the nests that they've made.

They're following the sun as they always have done.

Not waiting, not wanting, not afraid……」



依稀聽見山本似乎又輕輕哼起Days of Summer,彷彿是樹林裡面的微風。

史庫瓦羅望向仍在拍打岸邊的波浪,那聲音似乎越加微弱。

唯一縈繞在耳邊的,只剩下山本輕柔的最後一句歌詞。





「沒有足以跟瑪雷戒指媲美的彭格列戒指,你是不可能贏過我的……史佩爾畢‧史庫瓦羅。」

面前的男人──石榴,正一臉輕鬆的看著史庫瓦羅。

暴雨鮫已經無法抵擋石榴狂暴的嵐之炎,做為動力的死氣之炎完全消失了,徒剩一具空殼。

史庫瓦羅後躍退開,抹了抹唇邊的血漬。

不行……這樣拖得還不夠久,他還不能倒!

鮫特攻再度攻向前方的男人,石榴卻悠哉的只舉起一隻手就擋下了史庫瓦羅的攻擊。

──太強大了,石榴甚至還沒有開匣,卻只用嵐之炎就將他重傷成這樣。

沒有給史庫瓦羅喘息的機會,石榴的右手正放出劍型的嵐炎,流暢的劈砍向史庫瓦羅持劍的左手。

史庫瓦羅的本能迅速給了他一個答案。

如果緊急迴身,犧牲掉右手的話,習慣持劍的左手就能保留。

然而,

『──至少右手能夠別再受傷吧?』

「唔喔喔!」

史庫瓦羅幾乎咬斷銀牙,斷手的痛苦,史庫瓦羅原本以為自己這一生也就只會經歷一次。

劍刃隨著史庫瓦羅半截左手臂飛出,斜斜插入地面。

石榴露出了輕蔑的笑容,「避不開那一擊嗎?瓦利亞NO.2,史佩爾畢‧史庫瓦羅。」

「……」史庫瓦羅沒有回話。

石榴臉上的笑容更加輕視,嵐之炎隨手放出,基地的出入口頓時被轟出一個大洞。

史庫瓦羅拼著最後的意識,用力大吼,

「快帶著優尼逃走啊!」

快逃啊,你們……!

目光無意識的看向山本,他清澈的眼睛正緊盯著史庫瓦羅毀了的左手……和完好無缺的右手。

也許山本想說些什麼。

也許他自己也想他說些什麼。

『Not waiting, not wanting, not afraid……』

史庫瓦羅終究還是移開了眼神。





爆炸聲四起,史庫瓦羅看著一行人快速逃離,閉上眼笑了。

石榴似乎飛去追他們了。嘖、這地方只剩自己了啊。

爆炸引起的熱風狂亂的四散著,史庫瓦羅終於支撐不了自己,倒在熱燙的地上。

好熱。

簡直像是待在沙漠之中的酷熱。

熱到讓人格外想念起──

那陣,樹林的微風。







──Fin.
















S娘用對山本的愛情替代了對X老大的忠誠啊~

總之這又是個偏題的故事OTL

不過我本來真的沒打算讓他偏題,一切都只能怪我癡呆到忘掉原本的劇情,於是只好隨便亂掰(跪

反正這故事就是暴走再暴走,從Days of Summer不知為何變成這故事的梗就知道他失控得多嚴重了(煙

我愛的配對總是寫不好(哭了



然後這故事其實是一邊聽Prisoner of Love一邊寫出來的(茶

朝歌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閃亮
  • 我覺得你寫的很好!
    非常喜歡這篇文章,山本跟史庫瓦隆的感覺得感覺都寫的非常細膩,真的很喜歡!
    因為你這篇文章,在我心中這對配對躍升為家教中第一名了!
    內心真的非常感謝!
    我也超愛他們的!!
    這篇裡有很多因為山本的話而影響史庫瓦羅行動的事,這樣的史庫瓦羅真的無法別開視線了!!
    嗚嗚,真的超好看的啦!
    不過後來還好山本有回去找史庫瓦羅,我等一下一定要在看一下那部份,嗚嗚嗚,真的超感動的!
    看完之後Prisoner of Love和Days of Summer都跑去搜尋來聽了,Days of Summer還蠻難找的,沒想到山本會喜歡這樣的歌呢!
    總之看完這篇的悸動,真的非常難以言喻,
    謝謝招待!
    文章非常美味!
  • 嗚哇──謝謝///
    總算山S推廣成功啦XDDDDD
    這兩個萌點真的超多...尤其是從未來回到過去的前幾分鐘山本居然特別找史庫道別(沒記錯的話),讓人真的開始揣測他們的(嗶──)情......
    Days of Summer算是老歌啦XP其實是我個人很喜歡那首歌XDDD

    朝歌 於 2010/07/20 10:20 回覆